前往
大廳
主題 達人專欄

【遊戲雜談】雖然以空洞稱之但本體卻毫無空洞之處的《空洞騎士》

大理石 | 2022-07-17 01:08:29 | 巴幣 1220 | 人氣 1107

《空洞騎士》(Hollow Knight, 2017)

發行於2017年《空洞騎士》在五年後的今天依舊一款優秀不凡的作品,儘管單就作品的幅度來看,本作中的場景規格並不大,它實際給人的空間感其實遠不如地圖上表現的那般寬闊*1,此外遊戲裡有沒有特別艱澀的設計,極度簡約的戰鬥系統對於習慣了豐富介面或換裝強化的玩家來說可能會顯得有些過於單調,可是令人訝異的是,製作組確實做到了去蕪存菁的地步,幾乎沒有任何一點浪費。

它的場景小、但路線配置與背景架構卻異常的豐滿,此外每個場地主體之間的切換都恰當好處,幾乎沒有體驗上的撕裂感,對於以蟲為題的聖巢世界觀來講,它的地圖設計完美兼融了蟲視角的細緻與輝煌文明的宏大,滿滿的創意近乎無人能敵;它的戰鬥系統簡約、但有操作卻極具趣味性,相比於比較常見的類銀河戰士惡魔城遊戲會將設計重心偏向選擇上的多樣性*2,而《空洞騎士》則更強調動作要素,更直白來說,跳跳樂才是《空洞騎士》的本體,而戰鬥只是跳跳樂的延伸,好就好在這款遊戲的跳跳樂做得非常有趣,連帶也讓簡約的戰鬥系統充滿了意想不到的變化性*3。

不過老實說該作品其實並沒有能深入談論的機制,畢竟就和很多2D橫軸動作遊戲一樣,它的本質跳脫不出系統賦予的框架,所以用小品一詞來形容《空洞騎士》的確不算過分,但實際情況卻並非如此,用小來形容實在太貶低這款遊戲了,而且《空洞騎士》若是真的只是小品,那它就不會在五年後的今天仍備受矚目。

如果要問究竟是甚麼要素才會讓《空洞騎士》擁有此等難以撼動的地位,那無疑就是它在格局上的深度與完整性了,只是談論何謂格局上的深度與完整性並非一件容易的事,反過來講,假如只是遊玩性上的扎實,那無非就是一款隨處可見的精品,但遊玩性、美術設計、音樂、敘述手法與劇情設定,五者兼具的《空洞騎士》可謂為獨立遊戲中的利維坦,而這也是我曾說過它遠超越許多當代3A級遊戲的原因之一*4。

總之我可以大膽地說,Team Cherry做出這款遊戲簡直堪稱全方位的完美。

論及美術,雖然這方面比較主觀些,不過《空洞騎士》在美術方面的刁鑽程度可以說是完美地呈現了諸位獨立遊戲作者們力求完美的心態,豐富多樣的角色與敵兵設計、鮮活的場景規劃、不怕你找只怕你找不完的海量細節,同時那簡樸的卡通造型中還流露著能讓人過目不忘的獨特線條,更加讓人意外的是這樣可愛的美術風格竟然有辦法完美襯托出了遊戲中的末日感,可見其用心之深厚,足以稱得上是繪本等級的產物。*5

而音樂就更讓人驚艷了,當初我玩的時候根本沒想過該作的BGM竟然如此豐富多變,從伴隨著風聲的空靈哀歌、輕快的琴聲、變奏的戰鬥曲、激烈的英雄曲,那些辨識度極高卻又不搶鋒頭的音樂遍布每個一場景,就一個2D動作遊戲而言,如此規模配樂簡直只能用奢侈二字來形容,但《空洞騎士》確實值得這樣子的音樂。

至於敘事手法,以小見廣、借微顯巨,Team Cherry熟練地掌握著每一分細節,玩家不會覺得自己只是在一座無聊的小蟲窩、甚至是在某個人類遺留的花園中瞎逛,那座聖巢就是整個時空的縮影,也是個由蟲群與諸神為主軸打造出的宏大世界的一部分;另一方面,儘管哀傷的史詩調性貫穿了整個作品,然而有趣的是,絕望與悲傷並非《空洞騎士》的全部,雖然曾經偉大的聖巢如今只是個陷入末日的衰敗之地,有數之不盡的蟲被吸引至此、並與困於此地的蟲子一同化為瘋狂的一部份,可是在某些角落、在某些尚未瘋狂的蟲子身上,玩家仍能見到那股不屈於環境的頑強鬥志,而也因為這種生命獨有的頑強鬥志,因此蘊含其中的殘忍也變得更加鮮明了*6。

最後談到劇情設定。空洞騎士的劇本其實很單純,簡單來說就是:身為空洞騎士的小騎士在某天回到了聖巢*7,最終以自身為代價解決了導致聖巢文明覆滅的神祇——而在如此直白的劇情之下鋪墊著的,是厚實到不可思議的史詩級設定。

講到這裡真的要誇獎一下Team Cherry的劇本擔當,他們以隱晦但不隱瞞的方式將聖巢的歷史呈現給玩家知道,每個關卡都會留下最關鍵的線索、每個人口中講的話都是箴言金句,這個世界沒有無意義的產物、沒有毫無道理的存在,尋找意義與道理就是玩家前進的最大動力,而當所有的意義全部回歸到小騎士身上時,那份感傷真的讓人難以忘懷。

不過誇獎歸誇獎,我還是得說,這是款頗有難度的2D動作遊戲,本作不能調整難度、沒有強到能破壞平衡的裝備(護符)*8、也沒有能夠偷步的外道機制,雖然也不至於說是難到無法玩下去,但它絕對是個對手殘黨懷有惡意的作品,需要有點毅力才能通關,相對來說,它絕對值得你花毅力去挑戰,若是因為難度而放棄這款遊戲可就虧大囉。

話說回來,最近《空洞騎士》的二代《空洞騎士:絲綢之歌》終於也快要出來了,不曉得在那部以大黃蜂為主角的故事裡是否會延續一代的劇情呢?總之就讓我們拭目以待吧!



*1:雖然我對於遊戲內的傳送系統有些微詞,我也能理解這個遊戲的地圖並沒有大到需要給玩家休息點傳送裝置的地步。

*2:老實說找裝備換裝備還真的挺有趣的,某種層面來講,這也算是延長遊戲時長的一種探索機制吧。

*3:要知道何謂有趣的跳跳樂,只要去體驗一下不有趣的跳跳樂就行了。我個人是推薦UBI早年出品的《新波斯王子》。


*5:這邊說的繪本等級不單純是說完成度等同於繪本,而是連同畫面表現力有能和繪本一較高下。《空洞騎士》很有那種上世紀九零年代兒童圖書的風格,而且還是那種內容特別硬派的作品。

*6:我真的非常佩服《空洞騎士》老是搞些用可愛畫面幹些殘暴行為的橋段,而且遊戲中雖然只是用無意義的聲音表現角色的話語,而不知是否就是因為這種原因,所以蟲子們尖銳的痛叫聲就顯得特別的引人注意,甚至讓人感到有點心痛。

*7:製作組好像從一直都沒說明過為啥由白王與白后製造的空洞騎士會從聖巢外頭回來,而且另一方面,似乎有不少蟲子都具有空洞騎士的黑身+雙角白骨頭的特徵,像是除了大黃蜂這位由白王+野獸王后赫拉製造出來的子嗣外,初始村德克茅斯的蟲長者與同樣從外地來到聖巢的左特也是如此,許在聖巢覆滅之後,那些有缺陷的空洞騎士就因此流落在外並再次形成了一批新族群,而像是小騎士、蟲長者、左特這些人其實都是先代空洞騎士群的後嗣。

*8:強的護符其實很多,但護符裝備有護符孔的限制,而護符越強需要的槽孔洞也越多,所以不可能讓你把強的護符全部裝滿滿,不過防禦者紋章+發光子宮組出來的臭蟲爆破流的確滿厲害的,如果卡關的話可以試試看。

創作回應

追蹤 創作集

作者相關創作

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