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題 達人專欄

【法環五四三】一份鬥士加大辣

大理石 | 2022-06-13 12:29:37 | 巴幣 210 | 人氣 358

鬥士,純粹的戰士、無與倫比的頂級運動員,在初代艾爾登之王葛弗雷當政的那個年代,一場場充斥血腥的搏鬥既是獻給黃金樹的神聖儀式、也是國家級的娛樂盛事,為此交界地還搭建了三個巨大的競技場,它們分別在蓋利德北部的海崖、寧姆格孚的風暴城史東威爾旁側、與亞壇高原的王城羅德爾旁側,每個建物的體積都碩大無比,其內部功能齊全完善,規模堪比一座小型城寨。

在黃金王朝最鼎盛的時間點,三大競技場肯定每天都是高堂滿座,除了戰場之外,沒有任何地方能比這些競技場還要熱鬧。

可惜自從女神瑪麗卡的第二任王夫拉達岡當政後,野蠻又神聖的獻鬥儀式與競技場即被雙雙廢除,本來地位就不高的鬥士們更是成了過街老鼠,畢竟那些人只是用生命取悅萬物的演員,為了神與人而不斷訓練與搏命的鬥士充其量只是個高級消耗品,被嚴酷職場給逼瘋的劍鬥士甚至就這麼被丟上了戰場當作棄子,不會有人願意施捨半點憐憫,如今沒了戰鬥的舞台,他們多半只能躲進墓地裡成為守墓者苟且度日,下場可謂不勝唏噓。

當然,鮮少人會懷念那個身為每天與死亡為伍的鬥奴生涯,但除了戰鬥之外,鬥士們可說是一無所有,博得諸神與觀眾的喝采是他們活下來的唯一目標,那身幾乎能將皮膚脹破的緻密肌理已經說明了一切,如果有朝一日它們能重新回到黃金樹照耀的那座競技場,鬥士們就算不願接受,那份渴望獻鬥的心靈多少也會掀起些許悸動吧。

淪落到在墓地任職的鬥士雖然卸下了廝殺的職責,不過長年累積的習慣總是會讓他們不由自主地追尋肉體的極致,因此可以想見那群在陵墓中巡邏的硬漢們身上仍散發出比常人還要更高的體溫,對比於充斥著極寒靈火的死亡地窖,鬥士們可說是極為突兀的存在。也許就在地下墓穴的某個角落,褪色者還能找到由他們親手打造的訓練場與訓練器材,只要是沒當班的時候,鬥士就會抓緊時間完成一套套的訓練菜單,槓舉、跑步、交互蹲跳,他們燃燒的熱汗讓房間中的本來冰涼的石磚都被燻熱了,有了像這樣盈滿生命力的人鎮守死亡之地,恐怕就連死誕者也不敢任意妄為吧。

鬥士平常已經習慣了清涼的衣著,袒胸露乳已經是基本形式了,幾乎和內褲沒兩樣的短包與色情度滿點的前兜更是不可或缺的武裝,畢竟在於他們鍛鍊出的肉體本來就是為了被觀賞而存在的,若是用防具或布料把身體包的密不通風,無疑是一種褻瀆。不過這樣裝扮對身處墓地的他們而言果然還是太單薄了吧,所以在折衷考量之下,成為守墓者的鬥士還是得披著一件老舊又厚重的斗篷做保暖,可是一旦遇上戰鬥,他們就會毫不猶豫地把斗篷拋開,以原本近乎赤裸的軀體面對敵人。

來吧,讓我們看看誰能站到最後。鬥士無言的架式如此吐露著。

此時褪色者能看到鬥士粗壯手肘上纏了以蛇為主題打造的青銅飾品,那東西和對方頭盔裝飾的蛇首同為背叛黃金樹的象徵,只要戴上這種充滿挑釁意味的裝飾品,就算是不忍心觀看血腥搏鬥的人們也能藉由角色帶入而緩解心情、甚至是燃起了折磨叛徒的激昂殺性了吧,不過褪色者終究是屬於不知幾代之後的放逐者末裔,不可能理解交界地中的文化象徵,所以鬥士反而會覺得奇怪,為何對方沒有任何反應,連主動出擊的想法都沒有。

但此等的小插曲無損於鬥士好不容易獲得的舞台,他抓起沉重又浮誇的武器走向對手,纏在鬥士身上的鐵鍊無時無刻都在呼喚敵人的注目,當下他蠻勇的股四頭肌跳進了褪色者眼中,隨著兜布的晃動、腳步的踏形,美妙的肌肉束有如蓄勢待發的獵豹之足,缺少脂肪層阻攔的爆發力凝聚在薄而堅韌的皮膚之下,那種綻放前的緊張感讓人也忍不住心跳加速;而撐起四肢的是被鍛鍊的寬實粗大的主幹,乍看之下有如古老而剛實的原木,而那容納了無數場血腥喘息的上胸更是雄壯無比,為了保護脆弱的內臟,他們的胸腹線條顯得比其他部位更加厚重,肉眼可見的力量沉澱在淺而豐厚的陰影線中,想必摸起來就像炭火一樣熾熱吧。

能活過比賽的鬥士雖然總是傷痕累累,不過身為神的取悅者與激發民眾鬥志的運動明星,他們也必然受到了極好的醫療待遇,所以無論受了多少傷,那些傷口都能在惡化之前就完全癒合,現在留在鬥士軀幹上的只有歲月與重勞動留下的滄桑軌跡,粗糙暗沉的皮膚與寬大的骨架讓人一眼就能知道站在場上的男人是個狠角色,此刻他那雙能輕易揮舞著重兵器的石膀鐵臂盈滿了興奮的汗水,麻痺腦袋的生死狂熱使之無所畏懼。

只是那名沉溺在過往榮景中鬥士並不明白,眼前的對手既非鬥士也不能算是一個光明磊落的戰士,而且接下來還有更多關於獻鬥之外的骯髒之事即將發生......

......來吧!戰鬥吧!

下回!『瑪莉卡的玩心』!

創作回應

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