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題 達人專欄

【法環五四三】污穢不堪的塞爾維斯

大理石 | 2022-06-11 13:04:13 | 巴幣 1016 | 人氣 412

儘管在這個瘋狂的交界地裡很難以道德界定一個人的好壞,但魔法師塞爾維斯絕對能稱得上是個貨真價實的變態。

任誰一眼都能看出來那套在亮麗的教師衣袍下藏了多少壞水,那張以金線封口的面具擋的不是拉達岡的秘密,而是塞爾維斯那眾所皆知的齷齪的淫念——將人類製成活生生的人偶。可以想像在那座屬於塞爾維斯所有的秘密地窖裡,身為支配者的他曾多次對著自己張羅來的蒐集品大聲地朗誦著那些不受認可的艱澀理論,甚至大聲批判或嘲笑在外頭不能張揚的卑賤下流之事;在專屬於人偶大師塞爾維斯的舞台前,所有人都是受無形之線控制的小配角,服從、聽令、拍手鼓掌,諸位觀眾還請磕頭膜拜,雖然塞爾維斯不是卡利亞之月,但卡利亞之月只能在他的掌中盤旋。

當然這些都是不能張揚的狂妄之舉,來到了晝光之下,就算塞爾維斯擁有稀有技術的頂尖專家,真正的他依然只能屈居於卡利亞王室之下,說是互相利用也好、說是寄生蠶食也罷,真正的人偶終歸是塞爾維斯,也許就是這份懷才不遇的屈辱才使得他意圖從絕對的支配中獲得滿足吧。

雖然塞爾維斯總是表現出一副目中無人、高高在上的模樣,但依據經典理論來看,像他這樣自戀的老男人卻極有可能是個純正的被虐狂?說到BDSM,著實是一門大學問,而發生在塞爾維斯身上的狀況正是他將自己心中的臣服慾望以製作活人偶的形式表現出來,是束縛癖的一種。

被剝奪自由、被強者束縛,塞爾維斯日復一日地演練著連他那顆聰明腦袋也看不清的深層慾念,直到那名走在為王之路的褪色者到來,可悲的塞爾維斯才誤把那種被支配的醜陋情慾當成了想找夥伴的歪念,為此他一邊對褪色者表現出露骨的嫌惡感、一邊又在褪色者耳邊著無數下流的秘密,彷彿已經把對方當成了同道中人。高傲自負的塞爾維斯自認自己不會看錯人,他認為那名被月之公主菈尼招募而來的戰士能理解人偶的奧妙,對方是個爛到骨子裡的渾蛋,就和名為塞爾維斯的魔法師如出一轍。

實際上塞爾維斯只是想讓褪色者成為屬於他的強者,用那隆起的筋骨緊緊地束縛住自己。都甚麼年紀了還像個下賤的處男一樣,想必入夜的時候塞爾維斯都在做春夢吧。

夢中的塞爾維斯被做成了人偶,而就像他本人曾製作過的所有活人偶一樣,塞爾維斯雖然動彈不得,但意識和眼睛卻是清醒的。此時那個老男人還穿的衣冠楚楚,就和平常沒甚麼差別,除此之外他還感覺到自己身體的每一分細節都被完好地保存了下來,彷彿調製琥珀藥水與打磨偶線的人就是塞爾維斯自己,無論如何,能將他這種脆弱的個體製作成如此漂亮的人偶,想必下手的人肯定也是個技術高明的專家吧。

就在塞爾維斯還沉溺在這股惺惺相惜的情緒之際,不遠處便傳來了一道命令,那道沉重又有力的聲音要塞爾維斯卸下身上的衣物,此令雖然讓那個注重儀表的老男人大為憤怒,但他卻無從反抗,只能眼睜睜地看著那雙不再屬於自己的手俐落地拆下那層象徵權力與能力的外殼。

一旦沒了卡利亞授予的魔法教授服裝,塞爾維斯就只是個尋常的老頭子,不突出、不強大、不受重視,然而不知道出於甚麼原因,下令者並未要塞爾維斯卸下面罩,好像他就是個見不得人的奴僕,連露臉的資格都沒有。

接下來呢?接下來還會發生什麼事情?塞爾維斯驚恐地想著。

他頂著難以言喻的恥辱感站在空蕩蕩的地窖裡,而這一站不知道過了幾個小時、甚至是過了幾天。奇怪的是,明明被製作成能半永久保存的人偶了,塞爾維斯卻依然能感受到肉體發出的抗議聲,當下寒冷的空氣包圍了他逐漸虛弱的心跳、黏稠的血液使他的四肢微微顫抖,這是生物才有的、邁向死亡的過程,一切都是那麼的不合理,除非——除非他並沒有變成人偶,塞爾維斯僅僅是無法反抗那個人的命令,他是比奴隸更加低賤的存在,乃屬精神上的玩物。

終於,那個人回來了。塞爾維斯感覺到對方來了,那個褪色者,對方不發一語地從塞爾維斯的身後出現,濃厚的喘息聲徘徊在塞爾維斯的面罩旁......

......像這樣擁有強烈主張的夢,就算醒了也忘不了。儘管塞爾維斯不願把它當一會事,但當他看見褪色者將那瓶本該用在涅翡麗身上的藥水回來時,心中竟也翻起了一陣漣漪,不知眼前那名骯髒的垃圾接著會把藥水送進哪個幸運兒的嘴中,也許那個人就是自己......

......下回!『我與鬥士有個約會』!

創作回應

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