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達人專欄

克蘇魯系列--任務再開 V

鱷魚蘇打 | 2022-06-25 02:56:00 | 巴幣 1306 | 人氣 261



    從花蓮逃離之後的這兩天,江子瞻幾乎沒有好好睡過。內心的震撼與恐懼強占他的大腦。每當夜裡他闔上眼就會想起阿峰以及柯爾悽慘的死狀。當然還有那個迷霧,閃著迷離黃色光芒的團塊,伸出各種不知名且致命的觸角的哈斯塔。詭異的是,就算如此深刻且恐怖的景象在自己面前上演,但江子瞻至今仍然沒有辦法描述黃衣之王真正的模樣。每次回想,黃衣之王的形象似乎又會有些改變。
 
    「我夢到的就是這些。」江子瞻對著以前看似醫生的女子訴說自己這兩天夢見的場景。
 
    「我什麼時候可以離開這裡。無端人呢?」
 
    「等我們確認狀況真的『安全』後就會讓兩位離開。至於您的姪女,她的狀況跟您比起來可以說是好到不可思議,所以請不用擔心。」醫生說。
 
    江子瞻多疑地看著女子:「你們不是國際外星人聯盟的人對吧?」
 
    「我個人的話。當然不是,我是心理醫生。」
 
    「我是說你們的組織!你們憑什麼限制我們自由!」
 
    女子捏了捏眉心,說:「我只是外聘的醫生,我恐怕沒辦法回答──」
 
    「那就由我來回答吧。」診間的門打開。史考特‧艾登走了進來,他神色自若地向江子瞻舉手打招呼:「喲!」
 
    「你這個──」江子瞻衝上前揪起史考特的衣領。一旁的醫生嚇得拿起桌上的話筒要叫保全,卻被史考特阻止了。
 
    「你們根本不是國際外星人聯盟!那些傭兵跟邪教徒,還有舊日支配者──你們到底還隱瞞了什麼!」這是江子瞻第一次激動到連話都說不清楚。一股腦湧上的情緒以及資訊讓他大腦頓時當機。
 
    一旁的醫生看著自己平板上的數值,接著冷眼看向史考特說:「史考特先生,多虧了您。江子瞻先生好不容易穩定的精神值又不穩了。」
 
    史考特撓著後腦杓苦笑說:「啊啊,抱歉抱歉。」他拍了拍子瞻揪住自己的手說:「當然我也必須向您道歉,江子瞻教授。」史考特的表情變得正經。江子瞻放開他的衣領,史考特隨即向江子瞻鞠躬:「我確實不是國際外星人聯盟亞洲分部的負責人。」
 
    「是啊,你確實是該道歉,因為你這個混蛋騙我們去送死!」江子瞻一拳揮了過去,但他弱小的拳頭隨即被史考特一把抓住。
 
    「堂堂學者就這麼動粗不太好吧?雖然確實是我的錯就是了。」史考特放開江子瞻的拳頭:「不過國際外星人聯盟現在確實由我們接管,我們可以調到任何他們所收藏的資料。所以嚴格來說,您還是可以認為我們就是國際外星人聯盟的人。」
 
    江子瞻忿忿不平地收起拳頭:「你們到底是誰?」
 
    「我們是要從那群外星人手中守護世界和平的人,您可以這樣認為。至於我們的組織,由於牽扯到很多國家跟機密,我建議您不要知道太多會比較好。」
 
    「……我們什麼時候可以離開?」
 
    「等我們確認一切都安全之後,就會讓你們離開。畢竟,你知道的,那些邪教徒的殘黨不知道會不會埋伏你或者你姪女之類的。我們是真的要確保你們的安全,這點我保證。」
 
    江子瞻冷靜一想才發覺史考特說的話有道理。黃印兄弟會如果有殘黨的話,的確有可能會再次對自己或無端出手。
 
    「雖然我這樣說很厚臉皮,不過我們現在有另一個任務想藉助您的力量。」
 
    「你覺得我有可能答應你嗎?」
 
    「黃印兄弟會打算復活身處台東外海遺跡裡的舊日支配者。如果它復活了,整個世界都會陷入危機。所以看在世界和平的面子上,可以請您協助我們嗎?」
 
    「然後你就繼續待在安全的辦公室裡,翹著腳喝著咖啡,看其他人去送死。」
 
    「如果我上前線然後死了。誰來指揮調度跟統整資源?您當時在逃離花蓮時在車上昏倒了所以可能不知道,但在你們失聯之後,是我派直升機過去把你們接出來的。」
 
    「也是你讓我們深陷險境的。想去那種鬼地方就自己去吧!」
 
    「好吧!我不會強迫您。等我們調查完,確認安全之後就會放您跟您的姪女回去。這段期間還請安心地在這裡休息吧!」史考特說完便轉身離開。
 
    ※
 
    夜裡,江子瞻早已熄燈,卻不敢上床睡覺。他開啟書桌的檯燈,坐在書桌前。他提起筆,看著眼前的筆記本,卻什麼也寫不出來。江子瞻想起出發前想要一展抱負的自己就覺得滑稽,到頭來自己只是被利用的對象罷了。(而且還差點丟了小命。)
 
    他看著空白的筆記本。悵然若失之感隨之而上。舊日支配者根本就不是人類應該接觸的對象,更不用說外神了。江子瞻在年輕時曾經遊歷中國,買下了一本叫作《冥蟲夜鳴》的古書。他從該書中得知舊日支配者、外神,以及許多古老而禁忌的宇宙知識。當時的他滿懷熱血,想要將這些知識分享給世人,然而卻沒有人相信。江子瞻最後淪為跳樑小丑。
 
    該是時候放棄了吧?這些知識根本就不應該被公諸於世。而且在這次事件之後,江子瞻徹底體會到自己到底有多無力。自己在舊日支配者以及魔法師面前什麼都做不到其實也就算了,但是就連早上要給史考特那混蛋一拳都做不到。自己究竟要無力到什麼地步才行?這種沒沒無聞,庸庸碌碌的人生就是自己最後的人生寫照了嗎?
 
    「所以叔叔這次有要去海底遺跡嗎?」坐在床邊的無端問。
 
    「哇啊!無端妳什麼時候──」
 
    「我剛才有敲門喔!可是叔叔你都沒有回應。那你會去嗎?海底遺跡?」無端的表情隱沒在漆黑房間的一角。
 
    「無端,經過這次的事件妳應該也學到教訓了吧?那種東西不是我們能應付的。甚至我認為,人類根本就不應該試著去了解或接觸它。」
 
    「面對未知的時候恐懼是很正常的,但是如果就此退縮了。我們就離真相愈來愈遠了。」
 
    「也許這樣才是好的。」
 
    「這樣真的好嗎?理解愈少才愈容易陷入危險吧?萬一哪天舊日支配者主動出擊呢?南美洲的原住民可沒有主動去找歐洲的殖民者過來劫掠自己喔?」
 
    「……妳說就像是他們要復活克蘇魯一樣嗎?」
 
    「是啊!還是說叔叔認為我們要坐以待斃,等著看全台灣的人陷入瘋狂與絕望?」無端站起身說:「能行動的只有我們這些知道真相的人了!」
 
    「我──」子瞻轉過頭,卻看見一個高大的身影站在自己房門前。他之所以看見那個身影並不是因為門是透明的,而是那一雙如羊一般的瞳孔正從門上方的副窗看著自己。江子瞻從來沒看過這麼高大的人。他還沒來得及反應,對方便將門轉開,低下頭從門口鑽進房間。
 
    「你是誰啊?」身高176的無端在女生當中算得上很高,但在這個男子身旁卻顯得十分嬌小。子瞻目測男子身高至少在230公分以上。
 
    男子看了無端一眼,接著再次將目光轉向子瞻:「我是威爾‧沃特雷。聽說你這邊有中文版的《死靈之書》。它在中國應該被翻譯成《冥蟲夜鳴》。」
 
    威爾向子瞻伸出巨大的手掌說:「可以請你把書借給我嗎?」


封面來源《H.P. Lovecraft: The Early Stories》:https://www.books.com.tw/products/F014709636?sloc=main

創作回應

愛德莉雅.萊茵斯提爾
原住民與歐洲那段形容得挺貼切的,不去處理,事情還是會主動找上門( ´・ω・`)
2022-06-25 11:00:56
鱷魚蘇打
沒錯,怕的就是麻煩主動找上門
2022-06-25 11:27:56
weiting
我們不是國際外星人聯盟 我們是復仇者聯盟(X
2022-06-25 11:26:52
鱷魚蘇打
可惡,你比較有梗xd
2022-06-25 11:28:43
冰鳩
但是調查員也往往這樣越陷越深
2022-06-27 10:23:38
鱷魚蘇打
這裡面水很深(然後跳進去
2022-06-27 12:34:04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