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達人專欄

何妨吟嘯且徐行──第三章 (射鵰英雄篇) - 3 (金庸穿越同人 for 人氣超過五萬)

空澗飛湍 | 2022-04-27 21:50:02 | 巴幣 1034 | 人氣 125

連載中何妨吟嘯且徐行(金庸同人,長篇)
資料夾簡介
現代人穿越到金庸武俠世界中,改變劇情、避免悲劇,的故事。

愉快!小屋人氣超過五萬 ~
謝謝喜歡、支持筆者分享的朋友們!
放金庸武俠穿越同人 ──《何妨吟嘯且徐行》的第三章〈坐對韋編燈動壁〉之三 ~

~~~~~~~~~~~~~~~~~~~~~~~~~~~~~~~~~~~~~~~~~~~~~~~~~~~~~~~

前言:

筆者看金庸武俠小說多年,
獲得許多快樂的同時,
也因書中人物的遭遇,累積了深深的怨念 ~

終於,
在讀小說走火入魔之餘,
在一次次為書中悲劇輾轉難眠之後,
我開始寫同人小說《何妨吟嘯且徐行》~
改變一些原著中的故事,安撫自己“受創”的心 XD

同人中的每一個字 ......
或許 ......
都是一柄曾想寄出的刀片!笑 ~

~~~~~~~~~~~~~~~~~~~~~~~~~~~~~~~~~~~~~~~~~~~~~~~~~~~~~~~

第一章《來去無牽掛》在此 ^^

第二章〈遊於是乎始〉在《天龍八部》的世界

第三章〈坐對韋編燈動壁〉-1 在《射鵰英雄傳》的世界,連結在此
人氣超過四萬,放兩段;人氣滿五萬後,放另外兩段。

黃藥師的形象,或可參考
1983 曾江版
2017 苗僑偉版

以下是第三章〈坐對韋編燈動壁〉- 3 ^^

~~~~~~~~~~~~~~~~~~~~~~~~~~~~~~~~~~~~~~~~~~~~~~~~~~~~~~~

次日,林湘緩步而歸。
她已熟悉島上路徑,此時沿途瀏覽景致,時而想到武功,時而連至琴曲,有時思索相應之易理,更多時則心無所繫,只縱情領略晨間秋意。待回至院內,心中倒有些不捨。

「林師弟!」
轉頭看去,迴廊下,陸乘風正領著武罡風、馮默風走來。林湘一笑招呼。
「師父下個月要教落英劍法和笛語了。走,一道去挑把劍。」陸乘風道。

劍室不大,其中收藏的數十柄劍卻皆是上品。陸乘風一一解說,並讓林湘等自試。
林湘不敢妄動那些神兵利器,卻喜一外形素雅,劍身輕靈的。
不一時,見武、馮二人各選了把中意的,林湘也取了眼中這柄。眾人雀躍,閒話不表。
十多日倏忽而過,在林湘等熟練了基本運劍技巧後,黃藥師開始傳授落英劍法。
由於眾弟子先學過落英神劍掌,此時觸類旁通,進境甚快。閒暇時,便以布裹住劍刃,過招為戲。
曲靈風和陸乘風之前練過其他劍法,對劍的掌握更勝其餘三人。
開始時,一場比試下來,林湘等常連挨十七八劍。
雖劍尖上包了厚厚布團,但劍去一疾,刺到身上,仍難免瘀傷。
雖傷痕累累,她倒也不覺苦,只細細琢磨對方和自己的劍勢、身法,半月之內,已大有進益。
但,一頓飯功夫中,仍會中個四五劍。

這日,林湘醒來,她伸伸筋骨,又曲了曲手指。
「雖然昨天兩劍挨得重。今日弄笛,手倒不會發抖。還好!」
攜了竹笛,施展輕功來至清音洞,對著天光雲影,先練了前日學的“曦明”,再吹了曲“鳥鳴空山。”
「嗯,還生疏的很。不過吹笛當真好玩,和品聆別人彈奏又自不同。」
「嘿,現在腦中自言自語也用起“當真”、“又自”這些字眼了。我真是融入古代了?」
她哈哈一笑,又倚樹想了會曲中意境。一陣風過,微覺寒涼,林湘收了思緒,緩步離開。

回到院中,練劍、拆招,上午速過。
午後,黃藥師講解六十四卦的一個變陣。
林湘正聚精會神傾聽,黃藥師忽道:「咦,老頑童周伯通來了。」又道:「你們先想想這個陣怎生破法。」便走了出去。
群弟子微微一愣。「老頑童?」林湘已快步跟出。
但,雖見黃藥師閒步從容,一轉眼,卻已望不到影子,林湘只有向其消失的方向提氣追去。
跑了片刻,隱約聞得一聲音:「黃老邪,老頑童找你來了!」那聲音又叫了兩回,便即住口。

「老頑童見到黃藥師了嗎?怎麼到沒聽到他們說話?嗯,想來剛才的話是用內力送出的。不管怎樣,往這跑就對了。」
林湘又奔了半晌,果然聽見:「黃老邪,你說你夫人不會武功,只是好奇想看看九陰真經。你們卻把書騙了去。你倒說說這是什麼道理?」
只聽黃藥師大笑道:「伯通,咱們當時說好比打石彈,你輸了,就把經書借拙荊一觀。拙荊瞧了一個時辰便已把書交還,你不是還在旁守著?」

周伯通道:「我是在旁守著,書也是還我了沒錯,但是...…」
黃藥師道:「我後來讀的經書,是拙荊默給我的。我們可有哪一點違背了當初的約定?」
周伯通道:「這,…...好像…...好像倒是沒有。但是,不對呀,...…你們明明是使奸!」
黃藥師笑道:「我們怎麼使奸了?」
林湘心中好笑:「唉,老頑童想辯贏黃藥師。下輩子了!」不過,專心聽他們對話,腳下卻不免慢了。

這時,忽聞得馮衡的聲音道:「周大哥,數年不見,一向可好?」林湘有些奇怪:「師娘怎麼會在那?」「喔!是了,師娘說帶蓉兒去拾貝殼。恰在附近。」
那邊,周伯通見馮衡走來,道:「黃家嫂子,你來的正好。當初你們…...。咦,這個小女娃是你們女兒呀?」
黃藥師道:「這是小女蓉兒。」

周伯通道:「果然是黃老邪的邪女兒。小丫頭啊!你長大後可千萬別學你的邪爹爹,專門給人吃苦頭。老頑童可給他整治得好。」
馮衡噗哧一笑,黃藥師也不禁莞爾。
周伯通道:「不對,我是來興師問罪的。剛才說到哪?喔,黃家嫂子,當初你們打賭贏了,你說要看經書,如何卻把書背了去!還騙我那是占卜用的雜書!」

馮衡笑道:「你可有說只許看不許背嗎?」
周伯通語塞:「呃...…。」
馮衡接著笑道:「不過,小妹開了個玩笑,說那書在江南人人皆有,累周大哥一怒之下毀了九陰真經原本。這倒是我的不是了。小妹給周大哥陪禮。」
周伯通喜道:「還是嫂夫人講理。」
馮衡微微一笑,道:「不如再來打個賭......。」

馮衡話還沒說完,周伯通已連連搖手道:「不賭,不賭,同你們打賭,有輸沒贏。」
這時,岸邊傳來一女子的聲音:「伯通,我聽見你了,你在哪?」
黃藥師剛要問:「那位是?」
卻見周伯通慌忙四顧,宛若驚弓之鳥,留了句:「別說見到我。」就拔腿逃向桃林深處。

黃藥師夫婦大感奇怪,不知周伯通何故驚慌。眼見其沒命價奔遠,黃藥師笑了一笑,回頭用只有馮衡能聞的聲音道:「阿衡,半年前,你身子不適時,我就已立誓今生今世不練九陰真經。」
馮衡輕輕嘆了口氣,道:「不過,你說過要由九陰真經下卷創出上卷,不創出,不離桃花島。現下下卷沒了……我知道你的……。」

黃藥師道:「下卷可再讓靈風他們去尋,就算真的尋不著。」黃藥師目光轉向遠方,略停片刻,隨即微微一笑,輕輕摟住馮衡,道:「你明白,無論九陰真經、快意江湖、或放舟四海都不是我心中最重要之事。」
馮衡不再說話,只甜甜一笑,靠在黃藥師肩頭。
此時無聲。天清雲淡下,唯有涼風徐徐,秋葉豔豔,圍繞二人。


林湘聽得周伯通一句:「別說見到我。」
便見一人影自樹叢間竄過,雖未睹其面貌,但辨其衣色,可知並非黃藥師或馮衡。
「周伯通!他在躲人?瑛姑?」林湘追了數步。她的輕功進境比掌法劍法都還要快些,此刻短程疾走已可勝得馮默風,但要跟上周伯通,自是休想。

見周伯通的背影隱沒在樹後,林湘停步,調息片刻,尋思:「看老頑童橫衝直撞的,似乎不管東南西北,只往林木茂盛處躲。朝這個方向跑去的......看來也許繞一大圈後會到......」
林湘看向左側的一條小徑「嗯,去等等看。」

約莫一刻鐘後,林湘徘徊樹下:「應該沒錯吧?怎麼還沒來?」
正翹首而望,忽見林中一個人影,沿著小徑,埋頭狂奔,確將向此而來,聽其彷彿還唸叨著:「黃老邪這島能有多大?我能藏到哪去?大事不妙,老頑童這次要糟糕!」
此時,這人一個拐彎,見此處有個身影,轉頭就要逃走。

林湘忙叫道:「老頑童!」
這人一驚停步,片刻後,回過身來,吁了口氣:「原來不是她。」
近前,搔了搔頭,道:「咦,小兄弟,你認識我呀?」此人正是老頑童周伯通。
未待林湘回答,又急著問:「對了,先告訴我,這裡何處隱密些,你可知道?等等,適才有個人跟著我,那身形好像......,那人是你嗎?」

林湘笑道:「是我。」
見這人年紀比黃藥師大著幾歲,此刻卻一臉孩童般的慌忙與困惑,倒真貼切他老頑童的綽號。
只聽周伯通奇道:「你功夫練多久了?」
林湘答:「練了半年。」
周伯通納悶:「才練了半年。嗯,聽得出你內力不高。但是,你怎能趕到我頭裡,這倒奇了!你練的是什麼輕功?教我成不成?我拜你為師。」
提到武功,周伯通興奮起來,倒暫時忘了逃命。

林湘一笑出聲,道:「我跑得沒你快。能趕到你頭裡,只是因為這裡是桃花島。」
周伯通不解:「因為這裡是桃花島?」
林湘道:「對。這些樹木都是經過佈置的。我抄了近路。」
周伯通搔搔頭道:「又是黃老邪的鬼門道。倒是,你跟著我作啥?」
林湘問:「你是不是在躲“四張機,鴛鴦織就…...」
話還沒說完,只聽周伯通叫了聲:「媽呀!」便風也似地不見了。

林湘哈哈一笑,又皺了皺眉:「糟糕,這次路線比較難算。」
看著周伯通離去的方向,撿了根樹枝,在地上畫起圖來:「只能算到這了。快去!」
一炷香功夫後,一山洞前,林湘匆匆趕到:「不知錯過了沒?」
這時一人由洞內躍出,同時「哇!」地一聲怪叫,正是周伯通。
林湘出期不意,嚇退了一步。
周伯通大是得意,笑道:「你嚇我兩次,我只嚇了你一次,還欠一次。」

林湘奇道:「我幾時嚇你兩次了?」
周伯通哼了一聲,道:「適才害我差點掉頭跑,現下又累我往山洞裡躲。想賴嗎?」
林湘笑答:「好吧!下回要嚇我前,別忘了先說一聲。」
周伯通問:「你跟著我做什麼?」

林湘道:「想看看故事會怎麼發展。」
周伯通奇曰:「什麼故事?」
林湘卻搖搖頭:「沒什麼。」
周伯通道:「哼!你這人不老實。」
林湘手一攤,聳聳肩,道:「是沒你老實。」

周伯通道:「這句話倒還算坦白。」又問:「對了,你是誰呀?」
林湘說了。
周伯通道:「林湘?沒聽過。」
林湘笑:「嗯,你更坦白。我是江湖上的無名小卒,現寄居桃花島。」

周伯通道:「你怎麼知道那首......那首......。不是她讓你來找我的吧?」
林湘問:「她是誰呀?」
周伯通囁嚅:「是......。」
林湘問:「你真的那麼怕見著......劉──瑛──。」

周伯通聽到這名字,身子一顫,側耳聽了聽,待確定劉瑛尚未跟來後,搖了搖頭,喃喃道:「也...…也不是怕見著她。而是見了她的話,老頑童對不住師兄的朋友,也害師兄對不住朋友,等於也對不住師兄,......,唉,總之,......總之,那是件錯事,老頑童對人不起......。」

林湘心道:「神鵰俠侶中,周伯通知道瑛姑的相思之苦,和他們兩人曾有一個兒子,但已被打死之事後,終於想通,去和瑛姑相見。如果我現在告訴他這些事...…。不過,如果這兩人的故事改了,郭靖怎麼學雙手互搏、空明拳、九陰真經?還有,萬一日後黃蓉還是被裘千仞打傷,誰指點她去求醫?…...說不定也會影響到神鵰裡萬獸山莊史叔剛的內傷治療。…...唉,瑛姑,對不住你了,襄陽城需要郭大俠和黃幫主。」

這時,只聽周伯通嘆了口氣,道:「唉,我是不能見她的。」又問:「你可知道躲去哪好?藏在哪不會被她找到。」
林湘問:「你想躲在她找不到你的地方?」
周伯通道:「正是。」
林湘道:「世上最安全之處不就是桃花島嗎?島上園林乃以奇門之術佈成,不懂此法之人難以進入。除非有人帶領,否則劉瑛無法進來找你。」心想:「我不是個好人。」

周伯通大喜:「當真?」
林湘道:「不妨一試。」
周伯通忽向林湘身後道:「黃老邪,你也來了。那劉…...劉...…她…...走了嗎?」
林湘回頭一看,黃藥師正從樹後轉出。
黃藥師道:「那女子不懂陣法,現困在林內。」

「困......困在林內......」周伯通一愣,訥訥道:「黃老邪,看在我們相交一場,讓她走吧。」
黃藥師頷首:「放她可以。不如,你同她一起去吧!」
周伯通大驚:「不,不,不,我不同她一起去。我就住你這了。」
黃藥師微訝,笑道:「桃花島上可沒地方你住。」

周伯通道:「我就住這山洞裡了。打死我也不出去。」
黃藥師笑曰:「這山洞裡什麼新鮮玩意也沒有,可別悶死了老頑童。」
周伯通道:「我...…我就在這練武。練個十年八年也不會悶。」
黃藥師一晒:「隨你。」
周伯通喜上眉梢,道:「就這麼說定了!」

林湘心中竊笑,暗道:「這就是後來郭靖遇到老頑童的山洞吧?郭大俠果然洪福齊天!」向黃藥師一禮,先行離去。
邊走邊想:「瑛姑來得像是比原著早了些。不知她怎麼知道老頑童要來桃花島。是遇著了丘處機嗎?」
忽聽身後傳來周伯通的聲音:「倒是,黃老邪,你每日來陪我打打石彈,成不成?」

創作回應

省世三爺

『 改變一些原著中的故事,安撫自己“受創”的心 XD』
哈~三爺現在終於懂了,
飛湍的創作動力就跟三爺看見醜爆的刺青一樣,
只好動手畫一下安慰自己“受創”的眼睛,呵呵

這原著實在太不應該了,竟害飛湍輾轉難眠,
所以三爺挺你,盡管給它改寫就是了!盡量寫~
哈哈哈
2022-04-28 09:22:40
空澗飛湍

哈哈哈哈,謝謝三爺支持!

我寫金庸和紫川的同人小說,都是被氣得 [e38]
都是覺得原著寫得好,而且寫得厲害到 ~ 讓我難得地 “有心有肺” XD
不過作者又深諳 “悲劇” 要旨:把美好打碎給我們看。

無法快遞 “飛刀 + 良心” 給作者的我,
只能自己動手寫同人改編,安撫自己不平之氣、受創的心 [e36] [e38] [e35]
2022-04-28 21:23:27
省世三爺

嗯...如果因為『作者又深諳 “悲劇” 要旨:把美好打碎給我們看』
所以飛湍才會為了『安撫自己不平之氣、受創的心』而動手提筆改編的話,
那麼,沒有文采也從不識金庸,只認得飛湍經典分享和原創著作的三爺,
是不是其實也要感謝一下原著把您氣到難得地 “有心有肺”?
所以我們才有好文可欣賞?哈哈哈

無論如何,忠實粉絲的立場肯定是...
您怎麼開心怎麼寫就是了~
2022-04-29 10:56:44
空澗飛湍

三爺的意思是氣得好?XDDD
2022-04-30 09:19:42
空澗飛湍
其實在金庸武俠中被悲劇的通常不是主角,除了喬峰以外 (那部有三個主角)
只是剛好我喜歡的配角常被悲劇 XD
我喜歡的角色常不太得金庸喜歡?XDD

《紫川》裡被悲劇的、我喜歡的角色帝林,則也許算第二主角。^^
2022-04-30 09:23:47
省世三爺

不過飛湍果然是與眾不同的...
所以特能欣賞出配角不刻版的設定吧?
哈!所以,也不知原著比較厲害還是飛湍比較厲害?
可以把配角寫得讓飛湍氣到想丟幾萬隻刀片給原著!?[e36] [e37]
哈哈哈~
2022-04-30 11:40:37
空澗飛湍

原著的文筆厲害!![e35]
我的脾氣厲害?XDD [e38]

個人猜測:
同一個作者筆下的不同主角,雖然有著差異,
(特別是像金庸這樣的小說泰斗,筆下有很多風格不同的主角)
但是可能還是有個範圍限制,起碼大致符合作者的價值觀。
而配角則較可以千變萬化。XD

看金庸武俠時,如果我沒誤判,可以大概感覺到金庸對小說中角色的偏好,
但是,很難能可貴地,
金庸對於他不偏愛的一些角色類型,還是肯定其存在、尊重其價值,
雖然偶有襯托主角的行為,
但是還是讓我看見了那些不同的特質、風格、人生信念。

這點,很謝謝金庸![e34]
2022-04-30 17:10:11
追蹤 創作集

作者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