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往
大廳
小說 達人專欄

何妨吟嘯且徐行──第三章 (射鵰英雄篇) - 1 (金庸穿越同人 for 人氣超過四萬)

空澗飛湍 | 2022-03-07 21:50:03 | 巴幣 2028 | 人氣 386

連載中何妨吟嘯且徐行(金庸同人,長篇)
資料夾簡介
現代人穿越到金庸武俠世界中,改變劇情、避免悲劇,的故事。

高興!小屋人氣超過四萬 ~
謝謝喜歡、支持筆者分享的朋友們!
放金庸武俠穿越同人 ──《何妨吟嘯且徐行》的第三章〈坐對韋編燈動壁〉之一 ~

~~~~~~~~~~~~~~~~~~~~~~~~~~~~~~~~~~~~~~~~~~~~~~~~~~~~~~~

前言:

筆者看金庸武俠小說多年,
獲得許多快樂的同時,
也因書中人物的遭遇,累積了深深的怨念 ~

終於,
在讀小說走火入魔之餘,
在一次次為書中悲劇輾轉難眠之後,
我開始寫同人小說《何妨吟嘯且徐行》~
改變一些原著中的故事,安撫自己“受創”的心 XD

同人中的每一個字 ......
或許 ......
都是一柄曾想寄出的刀片!笑 ~

~~~~~~~~~~~~~~~~~~~~~~~~~~~~~~~~~~~~~~~~~~~~~~~~~~~~~~~

第一章《來去無牽掛》在此 ^^

第二章〈遊於是乎始〉在《天龍八部》的世界

第三章〈坐對韋編燈動壁〉在《射鵰英雄傳》世界
共一萬六千多字 (一萬六千多刀片 ~ XD),分四段放。
人氣超過四萬,放兩段;人氣滿五萬後,放另外兩段。

黃藥師的形象,或可參考
1983 曾江版
2017 苗僑偉版

以下是第三章〈坐對韋編燈動壁〉-  1   ^^

~~~~~~~~~~~~~~~~~~~~~~~~~~~~~~~~~~~~~~~~~~~~~~~~~~~~~~~

一時天旋地轉,忽如身在太空,周遭似有無數流星穿梭。突然一道強光閃過,林湘忙閉上雙目。當她睜開眼時,面前已是一望無際的大海。清風徐來,只見沙鷗點點,碧波盪漾,不覺胸懷一暢。雖然還是頭暈,但,比起穿進天龍時,不適之感已減輕了不少,「看來穿越也需要習慣?」林湘一笑,自言自語道。

忽覺淡淡芬芳襲來,林湘回頭一望,只見葉聚蔥蘢,花綻繽紛,薄霧之中,卻是一座桃林。
林湘心道:「周伯通說他和黃藥師在一屋外空地比石彈,倒沒說附近有這麼美的樹林。不知那屋子在哪裡?也不知是客棧還是飯館?」

林湘四下一望,看不到人煙,便往桃林中找去。一路桃花爛漫,鳥鳴啁啾,只覺如詩如畫。她不知該往何去,只有隨興而走,行了約莫一頓飯功夫,仍在花海之中,但她貪看美景,倒也不覺疲累。
「難怪唐寅要說:“酒醒只在花前坐,酒醉還來月下眠了。」林湘停步,看著面前一枝枒,枝上幾朵桃花兀自含苞,葉上凝著晶瑩朝露。她微微一笑,輕輕避過,回首一望之際,忽見屋宇清幽,正隱於桃林深處。

「是那嗎?」心中一喜,朝屋宇走去。走沒兩步,便被桃樹所阻。當她繞過桃樹,卻不由一愣:「記得是這個方向的怎麼。」只見處處花繁葉茂,房舍已無影無蹤。
林湘在花樹間東拐西繞,始終看不到一磚半瓦。她心中奇怪,拿出了指南針,又轉了近半個時辰,卻仍徒勞無功。林湘嘆了口氣,坐於石上。一瞥眼,卻見一枝斜出,綠葉掩映中,幾點麗色含芳未吐,正是先前所見枝枒。不知如何,竟回至了原地。她走到先前所站之處一瞧,一屋宇確靜靜屏於花林後方。但,百來丈之遙,卻是可望而不可及。

林湘大感困惑:「這桃花林倒成了迷宮了。難道是武俠世界中的什麼五行陣法嗎?」「啊呀!桃花林、五行陣法,這裡是桃花島?
「書上明明說周伯通是在去埋九陰真經的途中遇到黃藥師和馮衡,怎麼會是桃花島?」「對了,黃盤說過,若劇情作了改變,時空儀的精準度會受影響。」「那,黃藥師和馮衡在附近?他們已經回到桃花島了?現在是什麼時候?馮衡還活著吧?」

躊躇片刻,林湘朝著房舍朗聲道:「後生林湘,求見桃花島主。」等了一會,沒有回應,林湘又大聲說了一遍。又隔了一炷香功夫,斜後方傳來一聲「呃
林湘回頭,見是一十四、五歲的少年。少年拱手言道:「這位公子,家師不見外客。你還是請回吧。可需我引你出去?」神態間帶點羞怯。

林湘抱拳道:「在下真有要事,還望黃島主惠賜一面。」
那少年面露難色,曰:「家師近日實是事煩,連我們弟子也見不著。還望海涵。」
林湘道:「那,見黃夫人也是一樣。不知能否引我拜見?」心中忐忑,不知劇情已發展到哪。
少年歉然:「實不相瞞,師母她身有微恙。不知兄台有什麼話,可要我轉達?」

林湘暗叫:「還好,還有救。」略一思索,雙眉一蹙,道:「還請轉達尊師,小子有九陰真經的相關消息奉告。」
少年頗為訝異:「九陰真經?呃…我去試試。你請稍待。」一彎,一拐,便已隱沒在花海之中。
林湘在原地等候,尋思:「我把九陰真經都端出來了,黃藥師總會要當面問幾句吧?」又想:「剛剛那少年是黃藥師的徒弟,看年紀應該不是曲靈風或陸乘風,倒不知是武、馮哪一位。」

過了半晌,那少年面帶喜色從樹後出現,道:「家師有請。」
林湘眼睛一亮,心中喊了聲:「耶!」笑道:「多謝。」
她跟著少年在花樹間穿行。一路上,只見繁花似錦,但左一轉,右一彎地,實是難辨東西。那少年走在其中卻毫不遲疑,彷彿一切都是如此自然。

林湘問道:「還沒請教尊姓?」
少年答:「敝姓馮,馮默風。」
林湘心想:「就是那個向來退讓,不與人爭鬥的小徒弟馮默風。」
馮默風問:「適才聽見兄台自道,姓林名湘,對嗎?」
林湘道:「是的。」

馮默風面帶笑容,道:「師父待在靜室裡近一個月了。剛剛托林兄的福,是我這二十多日來第一次見到他。」
林湘笑了一笑,問:「尊師閉關練功嗎?」
馮默風半自言自語地道:「還不是為了陳師兄和梅師姊偷去了九陰真經。」又轉過頭來,猶豫了一下,道:「林兄,…待會在我師父面前最好留神一二。家師心緒不佳。」
林湘點頭,道:「多謝提醒。」心想:「這馮默風是個好人。」

兩人又聊了幾句閒話,一雅致院落已在面前。馮默風引林湘到外廳,道:「林兄稍坐,待我稟報家師。」
這時,一冷峻聲音傳來:「我早知道了。進來吧。」
林湘挑了挑眉毛,暗笑:「好,武林高手,果然早聽到了。」用眼神問馮默風:「往哪?」
馮默風歡快一笑,當前領路。七轉八折後,來到靜室,門已敞開,只見案旁坐著一青袍人,青袍人轉過頭來,用冷電般的眼神打量林湘一下,道:「坐。」

馮默風躬身一禮:「師父。」
林湘知這青袍人便是桃花島主-東邪黃藥師。眼見黃藥師約三十來歲年紀,面貌清俊,不修邊幅,舉目投足間更帶山林曠逸之氣,確不負原著中丰姿雋爽、蕭疏軒舉的形容,但此刻面色陰沉,令人望而生畏。

黃藥師看向馮默風,微一點頭,將目光轉回林湘,問道:「你知道什麼九陰真經的消息?」眼神中似帶有一絲奇怪。
林湘替自己壯了下膽,道:「九陰真經的事再說不遲。黃島主,你可知道尊夫人身體不適?」
黃藥師面上閃過詫異:「阿衡?」看向馮默風意示尋問。
馮默風道:「師母想把那本書再默出來已苦思了幾天幾夜,我們師兄弟苦勸,師母卻不肯稍停。現在神困力乏,厭倦粥食…」

黃藥師一驚站起,怒道:「怎麼不來報我?」
馮默風垂頭道:「師母不讓說…」
黃藥師瞪了他一眼,青衣一晃,便不見影子。
林湘看了看馮默風,心想:「在書裡,你們是這樣被逐出師門的?」

過了一會,不見黃藥師回來,卻聽一響亮聲音道:「小師弟,你怎麼把師父請出來的?當真好本事!」
馮默風道:「武師兄!」向門口迎去,才走兩步,便道:「曲師兄,陸師兄,你們也來啦!」
林湘好奇心起,跟了過去,只見當先一人大步走來,年紀和自己差不多大,一臉明快。這人之後進來兩人,左側之人約二十五、六歲,略顯落拓,右側之人約二十二、三歲,衣履精潔,似是世家子弟。

馮默風道:「這位林兄和師父說了師母貴體不適,師父一聽,立馬便衝了出去。」
那略顯落拓之人向林湘笑道:「多謝林兄了。」
幾人通了姓名,原來這落拓之人是三師兄曲靈風,衣履精潔的是排行第四的陸乘風,一臉明快之人則是老五武罡風。接著馮默風大致描述了適才情狀。

陸乘風笑道:「比起九陰真經,師父還是更關心師母。」
武罡風也笑道:「早知道這麼一句話就能夠請出師父,就算要挨師母罵,我也早說了。」
曲靈風沉吟道:「師母總是說她的身子她自己知道,要我們別勸她。但是師父今日這麼緊張…。」
陸乘風笑道:「不管怎樣,現在師父出關了,就算天大的病也醫的好,師兄你還擔心什麼?」
幾人說說笑笑,不一時,已是晌午。一啞僕過來比手劃腳,表示飯菜已備。

武罡風一拍馮默風,道:「走,我們去請師父師母。」兩人快步而去。
曲、陸二人邀林湘一起來到秋風軒。穿過翠竹,只見牆上題著:「且樂生前一杯酒,何須身後千載名」林湘雖不懂書法,卻也覺此字清奇磊落,大是不凡,不由問道:「這是何人所題?」
曲靈風道:「此為家師所書。」

林湘問道:「聽說黃島主文才武功、奇門五行、琴棋書畫等無一不精,是真的嗎?」
陸乘風歎道:「是呀!真不知何時才能學得師父的一半本事?」
曲靈風也是一臉神往之色,忽問道:「林兄也學過奇門遁甲,是嗎?」
林湘道:「心嚮往之,但是,從未學過。」

曲靈風奇道:「那你是怎麼走進桃花林的?一般人走不到馮師弟找著你之處。」
林湘搔了搔頭,道:「我本來不知這桃花林暗藏奇門之術,只是隨意亂走,也不知走到了哪。當我見到房舍,想走近時,卻怎麼也過不來了。」
曲靈風若有所思。
陸乘風問道:「師兄又領悟了什麼?」

這時,腳步聲響,武罡風匆匆走進。林湘瞧其臉露憂容,不由心中打了個突。只聽曲靈風問道:「師父、師娘?」
武罡風道:「師父說師母傷了真元,情況…不太好。馮師弟去煎藥了。」
聞得此言,三人面色頓時沉重,屋外陽光似也黯淡下來。

陸乘風安排林湘在客房少住,林湘謝了。接連多天,黃藥師皆未露面,只見曲、陸、武、馮煎藥的煎藥,踱步的踱步,就算拿起書看,似也心不在焉,氣氛凝重而嚴肅。林湘並未出言相詢,只看四人面色來推測狀況,似乎馮衡尚未脫離險境。

再等了幾日,情況依舊如此,林湘開始心焦:「這裡沒什麼我能做的了。是不是該直接去下一本書,或許回去時還能趕的上學校註冊?」「但,馮衡到底是死是活.…」雖然,她知自己的分數進的了前三志願,但是想到書裡…「為了小說中的角色放棄入學機會是傻的很!但是,現在,他們都是活生生的真人…。

「算了,重考就重考吧!還是想看到馮衡沒事。何況,碧血、雪山、倚天三本書也未必容易解決,說不定得待更久呢。」主意一定,腦中重拾萬事不縈於懷的清明。

三日後的清晨,窗外微雨,林湘臥在床上,已將易筋經翻至最後一頁。
「閒著無事,要不要練練看?」林湘臉上泛起一絲頑皮的微笑「那個無名老僧說練少林武功要用慈悲之心來調和戾氣,我可沒有什麼慈悲之心。不過,笑傲江湖裡方證大師對修練易筋經的描述是猶如一葉扁舟漂浮在大海之中,這倒是我喜歡的。我到底能練嗎?」

「嗯,蕭峰的說法是這易筋經博大精深、溫源固本…。」
「溫源固本!馮衡是心力交瘁,不知這有沒有幫助?」
林湘打了傘急急來到黃藥師夫婦屋外,「這時敲門會不會擾人清夢?唉,不管了。」「叩叩叩」門從裡面打開,是黃藥師,目光有些微遲滯。
林湘道:「冒昧打攪,尊夫人現在貴體如何?」

彷彿有極短暫的安靜,方聽黃藥師一字一字地道:「拙荊她,沒事了。」
林湘見黃藥師一臉疲憊,帶著黑眼圈,但此刻眼中已閃爍著極其喜悅的光芒,心下也自安了。
「太好了!恭喜。」
黃藥師看了一眼林湘手上的易筋經,道:「多謝。」

創作回應

省世三爺

哈哈~介紹不敢啦,
但強推飛湍現在先斜槓『作家』,
多出幾篇文章以饗讀者~[e35]
將來專職之後,請會長當專業經紀人,
幫您處理人際事務,讓您能專心寫作,
這生涯規劃讚吧~[e35]
2022-03-08 11:16:12
空澗飛湍

謝謝三爺大大的建議 ~ [e34]

「......多出幾篇文章以饗讀者」
那個 ...... 您確定這句話真的很 ...... 良心嗎?XDD
2022-03-08 20:35:06
追蹤 創作集

作者相關創作

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