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WOW】已宰的羔羊番外—夢見彼此

月亮熊 | 2022-01-22 12:35:48 | 巴幣 156 | 人氣 174


  酒館已經打烊了,蘇查爾才剛將餐廳區的燈熄掉,忽然一陣背脊發涼,升起不好的預感。她迅速來到酒窖,一手提著燭燈進行打烊前的最後確認,果然在最角落處看見一道人影,某個男人把蓋在酒桶上的布巾當成地墊,躺在陳列的木酒桶間躺好,一副隨時準備入睡的慵懶模樣。

  她已經好幾個星期沒有見到謬吉斯了,甚至忘記了他的存在。
  雖然知道自己不可能甩脫這個傢伙,卻沒想到再次重逢會是用如此戲劇性的方式。
  
  「嗨。只是在這裡待命,不用管我。」
  「你是不是越來越——」她勉強收聲,沒有說出「囂張」那個用詞。「你要待命什麼,先生?」

  「我要跟一個線人接觸,約在花園區談話,時間是凌晨。」
  「是談話還是偷襲?」她瞄了一眼男人掛在腰際上的魔法匕首。
  「偷襲不成再看看能不能談話。妳確定要知道細節?」
  「我不在乎細節,只是你的可能存在會破壞這個酒窖的溫度。」
  「如果妳會因為我的存在而渾身發熱,那確實有可能。」
  「我是要請你移駕到餐廳裡。」她捏緊燈台,以免自己失手丟出去。
  「這就不必了,酒館需要上鎖,但我從這裡走通道會比較方便。」他擺擺手做出驅趕的動作,似乎沒有興致與女孩再聊。「妳去睡吧,我會安份地待在這裡,保證不會偷摸妳的酒。」
  
  蘇查爾瞪著他。「你說什麼?」
  「頂多只嚐一口……」
  「我好像夢過這一幕。」她脫口而出。
  謬吉斯沒有回應,但明顯散發出震驚的情緒。
  然而蘇查爾的沉思僅持續了兩秒,旋即平靜地轉身離去。

  「沒事了,晚安。」
  「等等,妳不能這樣。」他猛然起身,拉高音調喚住她。「妳夢見我!這可是會讓所有男術士嫉妒我的重大勝利,妳不能輕描淡寫地帶過話題,多說一點。」
  「我也會夢見其他被我打跑的男人,你又不是第一個。」她語帶困惑。
  「前言就不必了,能繼續我的話題嗎。」
  「我沒有要談!」她扶著額頭,煩躁地閉起眼。「以陰影之名,你總是——」

  她感覺自己思緒忽然斷了。
  究竟是夢過這一幕,還是這些對話在以前就出現過?她竟然一時間也搞不清楚了。
  酒館彷彿在震晃,像地震一樣。他們同時感受那短暫的天搖地動,不過一切也很快地恢復平靜,甚至連開口談論都顯得多餘,蘇查爾看著昏暗無光的天花板,確認酒窖沒有異狀,然後才對上謬吉斯的視線。

  「我也夢見了妳。」或許是見蘇查爾沒有離開,他自顧自地開了話題,但果然不是談論剛才的震動。「同樣的場景,在這裡,充滿了陰冷的空氣跟誘人的酒桶香氣……」
  「那不是夢,是你正在發生的現實。」她本能糾正。
  「但有時候夢會太過現實,對吧?」他又說了下去。「或許我們就只是在另一處現實重逢了,來到了翡翠夢境。」

  「翡翠夢境?」
  「所有生物的精神都會在夢境世界內連結,由綠龍看顧著我們,注視著我們對夢境的影響。妳沒有聽說過這些事嗎?」
  「我不知道。龍是離我們很遙遠的生物。」她仔細回想以前課堂上學到的知識,不論是貝爾娜還是黑爪,都很少提及到龍的事情。
  「看來妳只是單純離元素比較親近的人,真有趣。老實說,會覺得龍很遙遠是好事。畢竟龍很強大,同時也很擅長惹人生氣。」他眼神一沉,注意到蘇查爾想要開口譏諷的表情。「嘿,我不是在說我。跟龍比起來我覺得自己算挺溫柔的。」

  她感覺謬吉斯在暗示什麼,但她無法理解。
  其實蘇查爾大可離開這裡,而不是順著那話題繼續閒聊。偏偏她就是無法移開腳步。
  「所以,你很了解龍。」她感覺自己是無意識地開口說話。
  「基於某些原因,我需要研究龍,不過還是沒有他們對我們的了解多。例如說現在,綠龍或許也正在看著我們。」
  「你說『現在』?」她語氣一頓。
  「我剛剛是這樣說的嗎?」他含糊地沉吟,重新躺了回去。「看來妳需要睡眠的程度跟我一樣嚴重,好啦,這次真的得說晚安了,好女孩。」

  蘇查爾遲疑地半掩上門,卻還是狐疑地盯著那個躺下的身影。然後,她決定重新推開門,來到男人身邊坐下,看著這一切發楞。

  ——夢裡發生什麼事都有可能。如果是夢。

  她彎下身,做了一件現實中她絕對不可能做的事。
  世界在這瞬間再度天搖地動。

  在清醒前的瞬間,她確信自己看見了一地翠綠。


  「老師?」
  一道溫柔的少年喚醒了她。
  溫暖的沙發椅、明亮的火光、呼嘯的風雪。她花了點時間感受這些細節。
  她伸出手遮起自己的雙眼,她不想看見自己現在臉上的表情,也不想被羅德亞看到。

  「我做了夢。」她脫口而出。
  「噩夢?還是開心的夢?」
  「大開殺戒該算是在哪個範疇?」

  「我不知道,這可能得由妳的感受來決定。畢竟夢是未知的力量。」羅德亞說出令人意想不到的話。「矮人很敬畏夢,也會認真看待夢境帶來的啟示。」
  她疲倦地吐著氣。「是嗎?那矮人怎麼看待龍?」
  「龍夢是最強大的。」羅德亞先是閃過一抹驚訝,然後很快地笑了。「無所不能、無所不在。那是很驚人的連結。」

  「你說話開始像個法師了。」她跟著微笑。果然換來了少年的臉紅。
  「妳還好嗎,老師?」
  「我好多了。」她起身,刻意避開羅德亞不安的目光,來到梳妝台的鏡子面前。「羅德亞,你能不能替我——唔?」她吐出困惑的哽咽聲。

  「怎麼了?」
  「不、沒事。」她恍惚地摸著自己的臉,眼眸中沒有半點紅色。「已經沒事了……」


  遺憾的是,她至今還無法理解那場夢背後的意義。


(完)

一樣是想玩什麼就寫什麼。
但我為什麼要把番外寫的像主線,這樣我以後出本番外該怎麼收錄?
頭痛痛......

創作回應

白煌羽
辛苦了
2022-01-22 15:02:48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