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Sdorica】幽冥末路#1

月亮熊 | 2021-10-09 15:21:02 | 巴幣 1064 | 人氣 380



  她走在染血的宮殿長廊中。
  她以前曾來訪過此地,卻還沒有真正深入過這個富麗堂皇的地方,如今宮殿內部已經接近半毀,她跟在戴菲斯身側,打量這個陌生又熟悉的環境。
  「現在,妳能自由打點這個地方了。」戴菲斯朝她溫柔吐出信語。她沒有否認這點,甚至覺得這會是好的開始。

  「我們在寢室內發現兩具屍體。」為首的衛士回報。
  「是他們?」戴菲斯問。
  「他們在房間內逃不出去,可能畏罪自盡了。」
  於是戴菲斯回頭看著身後的女孩,像是要確認什麼。
  她微微彎起眼說:「帶我去看。」

  然而,她一看見屍體就知道了。
  火勢退去後,華麗的寢殿如今已經完全焦黑殘破,看不出原本的格局,兩具屍體倒在牆邊,男人還抓著蜥蜴女孩的手,看起來像是要逃走,又像是要拉著她後退,保護她的安全。
  「可能在火燒來之前就失去意識了。」戴菲斯說。
  「是誰放的火?」她摀住口鼻,對那焦臭的氣味感到厭惡。

  「不知道⋯⋯我們這邊的軍隊沒有下令縱火,也有可能是油燈在戰鬥中打翻,或者⋯⋯」
  「夠了。」黛安娜舉起手示意戴菲斯住口。「那是假的。」
  「喔?不靠近點看?」
  「我了解那女孩,而且,更了解雷薩。」她的視線落在女性屍體的手指上。
  「呵呵,明白。所以,他們是想重現當年那一幕嗎?」戴菲斯像是看穿黛安娜此刻的想法。

  她被戳痛傷口似地顫抖起來,臉上反而勾起燦爛的笑,彷彿眼中還有道惡火尚未熄滅。

  「他們逃不遠的。」戴菲斯自然將那反應看在眼裡,於是自顧自接話下去,轉頭對其他衛士下令。「到外面去,搜索王宮四周,別讓他們溜了。」



  暗夜下,港口外圍的偏僻民房門外站著一名船夫,疲倦地瞪著站在他面前的一對男女。
  「不接。」健壯的男蜥蜴人立刻說。
  「這已經很多錢了。」兜帽底下的男人惡狠狠地瞪著船夫,他提起手中沈甸甸的金幣袋,聲音沙啞無比。「你承諾過會載她離開沙漠王國。」
  「當年是當年,現在是現在。」男蜥蜴人雙手交疊,同樣氣焰十足。「現在十倍價也不收,你搞清楚狀況⋯⋯」
  「該搞清楚狀況的人是你!」男人再也按捺不住情緒,直接衝上去一把抓住蜥蜴人的衣領。
  「我們想想別的辦法吧,這樣沒有用。」男人身後的女蜥蜴人忍不住出聲,同樣以兜帽與面紗遮起自己的模樣。然而她的呼喊並沒有達到效果,而是讓男人更加兇猛地壓在蜥蜴船夫身上,短刀直直抵住船夫頸側。「夠了!住手!」

  「好啦,別在半夜那麼大聲——」房內走出一名年邁的蜥蜴人,「姪子不載,讓我載你們。金幣拿來。」

  男人喘著粗氣,這才從船夫身上離開。
  他們沿著避人耳目的小路搭上小船,連油燈都沒有點,僅憑著模糊的月色前進。年邁的船夫回頭看了看那沈默的兩人,接著又轉回頭來確認風向與海象,一邊划槳向前。

  「別誤會,不是要陷害你們。姪子也怕被士兵追究。」年邁船夫說。「妳在任時很努力,我們港口的也受惠不少,不管是不是真的女王,我自己可是很感激妳的。只可惜,之後又要混亂一陣子了。」
  「⋯⋯對不起,將人民牽連進來。」這大概是她上船後的第一句話。「只要我消失,這件事很快就會平息的。」
  「是嗎?那也得看新女王想不想平息囉。」船夫諷刺地輕笑。

  她哽咽著答不上話。
  確實,為了清算政敵與穩固政局,黛安娜需要藉口出兵,她肯定會在王國內製造混亂,並讓自己有個平息混亂的理由。只是那手段也太殘忍了,而且不論如何,受苦的終究還是底下的人民。以前的黛安娜不可能做出這種事。
  如果她沒有逃走,而是在宮殿內欣然赴死的話,能夠將這場動亂的傷害壓至最小嗎?甚至,有機會與黛安娜見面,讓她明白自己真正的想法⋯⋯

  「別想太多,苜蓿。」男人的聲音從一旁傳來,聲音中的沈重並不亞於她。「我會讓妳安全的。」
  「你知道我在想什麼?」
  「我不知道。」他低哼。「但肯定是想些對妳自己沒幫助的事。」

  她胃一沉,不禁伸手握住了他。
  她能感受到男人兜帽下的驚訝,但是很快地,那隻大手回應了情緒,用力回握住她,那隻手如此寒冷,只能與自己的掌心摩蹭,憑藉著這少少的熱度安穩下來。

  她同樣不知道雷薩在想什麼,或是抱著什麼心情回應自己,但她現在僅想著一件事——
  從今以後,她是真的只能依靠這個男人了。


(待續)


我其實也不曉得自己有沒有機會寫完
但是雷亞真的是太無情了......

創作回應

白煌羽
辛苦了
2021-10-09 20:53:03
喵君
[e19]
2021-10-10 07:07:11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