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WOW】已宰的羔羊《四十三》

月亮熊 | 2021-09-11 11:32:34 | 巴幣 214 | 人氣 111


  「別這樣,別故意⋯⋯說這種話。」蘇查爾垂下頭假笑,不想再看那片黑暗,以免自己被男人牽著情緒走。「去旅行不好嗎?去任何地方,去看看雪⋯⋯?」

  「那是我們真正的願望嗎?」謬吉斯無所謂地說著,手指抬起,指向女孩低垂的臉龐。

  是嗎。

  她不知道。她不確定。
  她可能終究還是會離開他。
  他們不可能平穩地度過餘生,她體會到的喜悅遲早會淡去,她會察覺自己其實不愛男人,甚至無法愛上任何一個人的事實。她只是受到了魅魔的影響,想要嚐嚐自己從未體驗過的情緒,等她體驗得夠多了,她就會發現那份戀心是他們之間曇花一現的幻覺,是連大腦都錯判的誤會。

  這就是謬吉斯想說的嗎?

  「那你呢?你的願望是什麼?」她抱著肚子吃力地說。
  謬吉斯專注凝聚著魔法,聽見她的提問後,眼神卻變得深沉起來。「我想吻妳。」他說。
  她身體一熱,「少來……」

  話未說完,他已經將臉湊上去。
  像以往那樣,他總會帶著深刻的情緒進入她,狂烈又沉重,讓人忘卻現實,忘卻他不經意流露的殘忍。或許就連他自己也想忘卻。

  「嗚唔、哈⋯⋯啊⋯⋯」
  蘇查爾喘著氣,沒想到這男人能在這一堆狗屁爛蛋之後還能厚顏無恥的吻她。她此刻好想咬爛謬吉斯的脣舌,用中指狠狠戳瞎他的雙眼,但自己的身體卻不爭氣地放鬆下來。他媽的。
  蘇查爾快要喘不過氣了,這種感覺舒服得好痛苦,好虛假。就像以往的好幾次歡愛,他們沒日沒夜地在房間內交纏,在狹小的床上反覆達到高潮,卻什麼也不談論。
  他們從不提這趟旅程的終點,不提那些扭曲了彼此的過去,甚至不再確認他們到底是否真的愛著彼此。

  是啊,為什麼不談?
  或者反過來問——為什麼要談?

  「我曾經想過答應妳去奧克蘭特。」他伸手貼向女孩臉頰,五指緊緊箝著讓她無法逃跑,在雙唇交纏的空隙間吐出嘆息。「妳所想過的事,我都想過了。」
  「住⋯⋯」
  她想垂下頭來,閃躲那股舒暢的感受,卻又還是被男人逮住了,他們持續吻了許久,蘇查爾感覺自己像溺水,強烈的感受與情緒像湧浪般將她捲入深淵,即使伸手也找不到任何支點。

  那不是愛吧。她心想。
  那明明不是愛。
  那是——

  她最後反擊的機會。

  她從那股足以麻痺精神的快意中抽離,像是甩脫漫天濃霧,思緒頓時變得清澈不已。她悄悄抽出大腿上藏著的短刀,謬吉斯教過她,別表現的像是記得小刀的存在。她確實讓自己忘記了,然後在該記起的時刻用上它。

  刀刃唰地一聲沒入男人的腹部。
  但是沒有實感,她只是刺入一團混沌的黑暗。

  謬吉斯停下吻她的動作,她臉色刷白,趁機甩脫男人往後退開。
  只見那高大的人影正逐漸化為黑暗,像暮光下的幻影,像帶著微笑的夢靨。
  ——又是一次精神控制。
  她深深吸著氣,努力讓自己別顯得太過憤怒,以免落入男人下懷。
  ——沈住氣。至少她現在甩脫了。

  「我讓妳心碎了嗎?」黑暗帶著笑意問。
  她舔著被吻到火燙的唇,讓自己看起來和往常一樣高傲。「如果想刻骨銘心,你下手就得再狠一點。別讓我有機會振作。」

  說出這句話後,她感覺自己好多了。
  比起虛偽的騙局,她更擅長應對直接的進攻,畢竟她看過無數黑暗,看過那些人如何想把她也拖進黑暗。如果謬吉斯也只是其中一個想在她身體烙下記號,並且引以為傲的男人,那她不會再上當了。

  果然,黑影扭動了幾下,像是丟出幾道魔法攻擊,蘇查爾輕鬆抵擋下來,但她知道那只是幌子,黑影是打算趁隙回到前方的森林作為掩護。她追了上去,腦中卻閃過一道念頭——別纏鬥了,現在就往別的方向逃走,同樣也能結束這一切——不過她也很快地甩頭揮別那道荒唐的想法。

  別傻了,那樣才不可能結束。
  她已經容忍太多次了,結果每一次屈就的都是她自己。

  蘇查爾咬牙加快腳步,在森林中追上那道黑影。
  黑暗在稀疏的月光下停下腳步,森林彷彿隨之甦醒過來。她感覺到力量,而力量選擇站在她那邊。於是她站穩腳步,雙手緩緩抬起擺出施咒的架勢。

  別怕,蘇查爾,不會怎樣的。
  就像驅逐酒館的客人,很簡單。

  「妳比我想的勇敢多了。」黑暗嘆息。
  「那不會比較輕鬆。」她微微喘著氣,然後吞嚥著口水,忍住痛苦凝視那黑暗中的銳利目光。「不過,有件事我倒是願意告訴你⋯⋯」

  「——有時候,我會羨慕自己的母親早就放棄思考。」

  她不確定自己是否真的說出這句話了沒有。
  或許說了,但同時口中也吐出黑暗的咒語,掩蓋了她真正的聲音。
  忽然間所有的原則都不再重要。是自己的力量也好,芮絲的力量也好,墮落多寡在此刻已經毫無差別。蘇查爾任由雙眼再次陷入嫣紅,成為凋零前最後一刻盛放的玫瑰色。

  手中不再是青色的火焰,而是一團暗色的詛咒濃霧,又像是在空氣中扭曲的能量漩渦,接著,她的腳下鑽出一隻滿身疙瘩的惡魔獵犬,醜陋地伸出細長舌頭,動作迅速地撲向那團黑影狠狠撕咬,在口中品嚐牠剛吞下的一塊黑暗。

  蘇查爾伸手一揮,將殘餘的黑暗包覆在烈焰中,燃燒著的男人朝自己揮出武器,可能是匕首,上頭八成也帶著魔法。她往後閃躲,惡魔的力量讓她反應速度快上許多,她手中立刻也拋出兩團能量回擊,都被男人的匕首化解掉了。果然有魔法。

  黑影的動作很快,好幾次她在短刃快觸碰身體的瞬間才成形防禦魔法,近身戰會讓她無法主導局勢。

  她再次暗中呼喚芮絲,於是一道道火焰從樹葉間竄出,如火雨般驟然落下,將他們之間的距離拉開。她再次抓住自己擅長的攻擊距離,讓地獄犬與黑暗纏鬥。

  忽然,潔白的光芒自黑暗中展開,像一道瞬閃而逝的聖光護盾,將獵犬用力彈開,獵犬像是渾身焦黑發燙,在地上抽搐抖動,接著消散回到虛空之中。

  她沁出冷汗。

  黑暗再次逼近,匕首是唯一閃爍的亮光,在蘇查爾眼前炫目揮動,她只好加速使出數道魔法箭矢,打中男人的身體,雖然不是要害,但應該有造成傷害才對。不,話說回來,最早腹部那一刀應該就確實傷到他了。

  蘇查爾垂頭,發現黑暗的腹部處魔法氣味特別濃烈,像是要掩蓋那看不見血腥傷口。這表示他來不及施展治療術,傷口還在,可能只是抹上了魔法粉末。他並非真的毫髮無傷。

  她驚訝地抽氣,立刻轉換自己的魔法,不再是凝聚瑪納的一般攻擊魔法,而是藉由血液催動的術士魔法。他的血。

  「唔!」

  她的攻擊終於奏效,一片血霧從黑暗中迸發,染紅了她的裙子、胸口與臉龐,她哈著氣,魔法鎖鏈從男人的四肢旁鑽出,成功困住他的動作。她只需要退開,任由詛咒由那腹部的傷口蔓延痛楚、撕裂男人的身體,她不能停止唸咒。

  她用力閉上眼,忍住雙手的微顫,不去聽那痛苦的悶哼,但這股令人窒息的時刻比她預期的還要快結束。他的掙扎並未持續太久,就失去了聲息。可能他早就負傷了,只是蘇查爾沒有發現,他一直掩飾得很好,他總是如此。

  「哈⋯⋯」她喘著氣,看著黑暗從男人的身體上消散,揭露出真正的模樣。映入眼簾的是一個沾滿血跡倒地的身軀,臉龐埋在草地間,金髮底下勉強可見那熟悉的輪廓,她用力呼吸,卻只是讓更多腥味灌入體內。她大概永遠都忘不了這種感覺。

  「芮絲,出來⋯⋯」

  魅魔芮絲聽從呼喚在女孩身旁現形。「哎呀,哎呀。」黑色的蹄子輕輕踏在草地上,魅魔發出滿意的輕嘖,欣賞這片血花四濺的凌亂景色,彷彿耽溺於這件藝術品中。
  「去確保他死了。」蘇查爾垂下頭來,一手握拳抵著自己胸口,想壓下心臟深處湧來的疼痛。
  「不需要確認,他顯然斷氣了。」芮絲口氣輕鬆。
  「還不夠,不能讓他⋯⋯復活。」她說這句話的時候都快吐出來了。
  「那我會建議先分屍,然後再燒成灰燼。」芮絲呵呵笑了,但那笑法更像是在欣賞自己主人狼狽的反應。芮絲的手輕輕撫過蘇查爾的頭髮,然後以勾人的嗓音說道:「交給我,親愛的主人,一切都會沒事的。」
  「別碰我,做妳被命令的事情就好。」她煩躁地撥開芮絲的手,「做完就滾回虛空,我不會再呼喚妳了。」
  「主人,雖然我們的契約沒有限制這點,但妳確定嗎?」
  「滾開。」蘇查爾不去看她。
  「⋯⋯遵命。」芮絲嘴上的笑意更濃厚了。

  接著芮絲來到那具身軀前,手中不曉得何時出現了一條軟鞭與閃電狀的短劍,蘇查爾很快便看出那短刃的鋒利程度,惡魔的力氣遠比他們外表看起來更大,蘇查爾不懷疑芮絲的能力,她只是覺得陣陣反胃。

  「妳最好別看接下來的畫面,主人。」芮絲背對著她翹起臀部輕笑。

  蘇查爾確實不想待在這裡。
  她往森林外的方向走去,努力不去注意背後傳來的聲音,這一切都太瘋狂了。不管是芮絲、老黑爪、李斯特、還是⋯⋯他們都一樣。為什麼呢,她似乎就是會吸引一些瘋狂的人靠近,挑戰她的界線,卻還將之稱為愛。她以為謬吉斯不一樣。

  不過現在,她終於把這一切都推開了。

  但是接下來呢?她被老黑爪帶走,之後又被謬吉斯帶走,現在呢⋯⋯她要去哪⋯⋯不,這樣的她還能去哪裡?  
  她想著想著,身體逐漸失去了支撐。她靠在樹幹上,

  「蘇⋯⋯!」

  舒爽的風中,有人喊著她的名字。
  是誰,她聽不出來。但不管那是誰,她都不想理會了。

  「咳、蘇查爾,等等⋯⋯」那聲音靠近了,急促且粗魯地抓住她的手。

  ——放開我。
  ——拜託,不要再涉入我的世界了。誰都一樣。

  她想著,卻沒有力氣開口。
  那雙手將她緊緊摟進懷裡,溫暖的觸感使她悲傷又顫抖。
  蘇查爾閉上雙眼,完全失去了意識。





一次兩話完結。
還有下一話馬上發布唷!

創作回應

天樞D奧古斯特布麗
加油啊!小蘇!(樞仔們坐在螢幕前吱吱喳喳的搖旗)
2021-09-11 12:14:13
白煌羽
辛苦啦
2021-09-11 13:02:31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