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甲冑少女終將在戰場上逝去》一九二

黑霧 | 2022-01-07 09:14:27 | 巴幣 14 | 人氣 77


  美妮這些想法,是她從合理角度,也就是從邏輯的層面來推論,因此直覺上很容易以為這是對的,只不過要是她對人事方面有更深入的瞭解,就不會陷入反直覺的誤點。

  現實並非總是那麼複雜,實際上「敵策局」的內部軍事法庭是獨立的,憲兵的存在就是為了監督組織,因此巴頓是真的無法做出任何干預,畢竟這個部門從政治層面來說就是為了牽制「敵策局」而設,儘管實際作用有多少在內行的人看來實在顯而易見,但至少這確實是形式上的存在。

  就只是美妮沒想到自己會遭受什麼處分的背後居然與墨菲斯有關,哪怕經過與巴頓的那一席話瞭解到人類高層並不算很重視「甲冑少女」而他們當前又被其他事物吸引住目光,不可能聯想到的事情就是不知道,產生誤解確實怪不了她。

  總而言之,在美妮面前不知道有沒有把心放在聆訊上的多國籍軍官就真的只是單純讓「外人」依照「敵策局」的規則來審理局內的人員行為問題,並非刻意針對美妮而安排的。

  不過僅從這場聆訊的本質來說,美妮確實看得透徹,實際過程與內容基本上不重要,就只是走個程序罷了。

  等到美妮一口氣述說完後,三名老軍官只是相互望了一眼,就連交流意見都沒有做,由坐在中間一直主導的老軍官開口:「我們充分明白貴官的想法了,一切都是基於對組織的忠誠以及戰友的愛護,就只是以錯誤的方式表達出來罷了,要是失去這麼為了人類未來著想的熱腸子戰士,這不只是局方更是人類的損失吧,這肯定也會對士氣造成不必要的打擊,只是違規行為依然是違規行為,因此必須依法處置。」

  美妮對於這番裝模作樣的說法並沒有多在意,她在意的是其他地方,而那軍官也注意到她臉上顯得微妙的表情,因此中斷了本來的話語詢問:「貴官有任何疑問嗎?」

  美妮之所以僅是在臉上產生變化而非說出來,就是為了避免節外生枝,如今對方問及,也只能硬著頭皮回應:「沒什麼,就只是想著這就是所有了嗎而已。」

  「貴官這種說法,就像還做了一些違法行為?」

  「不。」美妮藉著短暫的時間想了到藉口,「我以為還會談及在『第一城』內作戰的細節,像是現場的戰術調整。」

  「目前尚未接到有關方面的報告,假若查明有什麼違法行為,屆時就要請貴官多走一趟了。」老軍官迅速下了定論,「如果沒有其他問題的話,那麼我要宣告關於貴官的懲罰。」

  看清楚這場聆訊本質的美妮並沒有多緊張,甚至可以說她確實有點期待會怎樣處理她一個狀況。

  「考慮到貴官肩負為人類而戰的使命,即使如此也不代表容許法規之外的行徑,希望貴官能深刻反省這一點,因此判處貴官禁閉一周,期間不允許與他人接觸,亦不能自由接收外界消息,靜心思過。」

  「禁閉……一周?」美妮感到意外而複述了一遍。

  「是的,貴官有任何不滿或者想要反駁嗎?」

  「不,沒有,我會好好反省。」

  至此聆訊結束,美妮跟從憲兵的帶領前往禁閉室——比起軍事基地更像是研究中心的鳴石基地,還真的沒有那種具備最基本生活條件的單間,結果居然是把宿舍的頂層當成隔離空間,嚴禁美妮在禁閉令結束之前離開該處。

  一切生活所需或者特殊事務都會由看守的憲兵處理,確切地執行禁閉懲罰,自然不可能由美妮的副官來做這些事了。

  美妮待在只有自己的房間中,透過窗戶看著有點刺眼的藍天白雲,輕咬著牙罵了一句:「還真的被擺了一道……」

  美妮並非因為失去自由這一點而不爽,而是這個懲罰精準地抓到了她的痛處。在「雷光作戰」才剛結束不久的現在,任何與作戰相關的情報可謂最重要,亦是她最想要知道的事,可一周的禁閉且刻意封鎖外界消息這一點,實在叫她心癢難耐。

  不過美妮沒有因此一直讓自己處於心煩意亂的狀態,她做了幾次深呼吸讓思緒沉澱,也不是為了尋求安慰,而是冷靜且客觀地試著以另一個角度來看待這件事:「不過這未嘗不是一件好事,畢竟這意味著『敵策局』還有餘裕。」

  這想法背後的思路很簡單,美妮不會自視過高,認為沒有了自己不行,但不可否定的是,那個「演出」目前只有她能夠做到,僅是這一點就應該很需要她的經驗分享,假若僅是如此的話禁閉期間她也能做到,只要寫好報告上傳即可,然而這種事情要是能單方面傳達的話那也真的想得太美好了,肯定是需要不斷討論與試驗才會有成果。

  「甲冑少女」的戰鬥力對「敵策局」而言毫無疑問是十分重要的,此刻卻把有可能提升戰鬥力的關鍵封存一周,美妮便是以此判斷「敵策局」還有餘裕。

  「應該是從『雷光作戰』確認到一些訊息吧,判斷敵人短期內不會再進一步擴張勢力,甚至說不定從一開始就沒有要擴張的打算,只是佔領這個地方挖掘地底資源,在取完之前應該會就這樣待在這裡,不過沒辦法知道地球上會不會有其他地方有相同的資源,屆時牠們會否轉移陣地就是了。」

  藉由這些思考美妮已經重新回到書桌前,啟動被限制了上網功能的「甲冑少女」專用裝置,連接好外接鍵盤後開始文書工作,總之先從自己能做的事情做起。

  不只是關於作戰的記錄,美妮心中對「甲冑少女」其實也有幾個想法,打算寫幾篇建議書給巴頓看看他會有什麼看法——絕對不是為了報復這次的懲罰。

  這些工作能不能填滿這七天的空檔,美妮實在說不上,只是她萬萬沒想到,禁閉令在第一天就出現了例外。

  

創作回應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