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甲冑少女終將在戰場上逝去》一八九

黑霧 | 2021-12-26 10:04:46 | 巴幣 18 | 人氣 65


  巴頓重拾冷靜,他知道這種事情只是自己的感傷,美妮那樣的想法嚴格來說沒有錯,更不可能因此責怪她。

  巴頓看著美妮那副若有所思的模樣,知道她肯定是察覺到自己的情感而在想些什麼了,只是此行的目的基本達成,他不想浪費時間而輕咳了兩聲把她拉回到現實:「那麼非得要當下說的話已經差不多了,接下來就到妳自身的事情。」

  美妮以不帶半點緊張的眼神望向巴頓,她確實是做好了承擔一切後果的覺悟。

  「之後妳會被移送到軍事法庭。」巴頓直接宣告答案,看到美妮沒有什麼反應後,便補充了一句:「『敵策局』內部的。」

  聽到這刻意的補充,美妮有點疑惑地確認:「內部的軍事法庭嗎?」

  「看來總是什麼都會去思考的妳,不記得的事當然是無法想像的吧?」巴頓雖然覺得美妮不需要這種安慰,但還是以較輕鬆的口吻述說,「入伍的時候有一大堆說明,不過當時妳大概一心一意只顧訓練,所以沒看清楚吧,在役期間如果犯下罪行或者嚴重違反紀律的問題,『敵策局』內部有自設的軍事法庭能處理,但同一時間那人所屬國籍的國家也有權提出自行審訊,始終要整合各國法務對一個組織來說太困難了。」

  「權力的平衡嗎?」美妮其實不太在意這番解釋,某程度上她是怎樣都好,但既然巴頓都說明到這個份上,唯有接著這個話題說下去,「既然這樣的話肯定是回國受審比較好吧?不只是能夠偏袒的部份,還有……」

  「不,這是一種交換,要召回去的話等同於讓『敵策局』有理由開除兵籍。」巴頓看到美妮還是沒有什麼反應,難免有些意外,以為心思細膩的她應該會聯想到他所想的事情上,「妳的國家沒有放棄妳……」

  美妮聽到這裡不禁微微歪著頭,「有沒有放棄我有什麼關係嗎?我本來就是因為罪行的關係強制在『敵策局』之下服役,倒不如說『敵策局』會想開除我?」

  巴頓當然知道美妮的來歷,亦理解她與一般的士兵不同,很可能真的欠缺那種愛國心,畢竟她不是自願入伍,就只是沒想到會乾脆到這個程度。

  不過比起這些,巴頓處於管理著「敵策局」的立場,實在不可能放任這種發言,「這發言聽起來真危險呢……妳是真的本著奈何不了妳才敢做那種事情?」

  「不,我很清楚那樣做會有後果,只是當時非得那樣做不可,就像我在學校所做的那樣。」

  「黑刀,我得嚴肅提醒妳,這意味著只要認定為必須做的事,就可以無視一切規則。」

  「在那之前我會提出請求取得准許才行動。」美妮毫不退讓。

  美妮倔強的個性巴頓不是不知道,她就是那種雖然能聽進別人的意見,但統合完做出決定的話,就會毅然採取行動的人。

  「妳真的認為那種做法能算是提出請求並且得到准許?」

  「姑且算是?」

  美妮這個回應顯然知道自己的論點站不住腳,就是這樣才特別叫巴頓感到頭痛,假若沒意識到的話只要教導就好,知而為之可是最叫人感到恐懼的。

  「唉……之後再想想怎樣處理吧。」巴頓一時之間也是束手無策,在心裡決定暫時忽略後,便繼續本來的話題:「總而言之,妳要適當地編一個合理說法,絕對不能透露今天的對話內容,知道不?」

  「了解。」美妮舉手承接了命令,「不過編一個說法嗎?我以為會提供故事大綱,又或者已經私下談好。」

  「故事大綱……妳以為是哪裡來的作者嗎?」巴頓沒好氣地應了一句,「軍事法庭是獨立部門,不論是我或者總長都『無法干預』,妳就好好『期待』有什麼懲罰吧。」

  聽到刻意強調的語氣,美妮也不多問只是自行領會解讀,特別是關於懲罰方面,她雖不承認自己有什麼被虐狂傾向,但是真的希望那是公正的懲罰,畢竟她心裡明白已經被判死刑的自己,基本上是沒有更重的懲罰,正如剛剛巴頓的指責,她不希望給人一種自己有一面免死金牌可以亂來的感覺。

  看到美妮老實的模樣,巴頓也就不再多說,重新思考了一遍確定沒有事情遺漏之後,認為是時候結束這場對話:「那麼我要說的就是這些了,妳有沒有問題?」

  「沒有。」美妮回答得非常乾脆,這確實是她當下的想法,始終她才剛醒來,還有太多事情尚未整理,況且她認為大多事情都能透過「甲冑少女」專用的裝置調查得到,應該沒有必須從巴頓那裡才能知道的事。

  這詢問本應是慣例般的結束台詞,只不過巴頓似乎對得到這樣的答覆頗為意外,重新問了一次:「真的沒有?」

  這種問法就像心底預設了美妮應該有問題想問一樣,當下她也不急著回應,而是認真梳理思緒,說不定自己有些應該要提出來的事情沒提出,又或者可能是巴頓對她有所期待,雖然要去回應這種不知道從哪裡來的期待也是麻煩,但要是真的有自己應該要詢問的事情,那麼那就是她的責任。

  只是美妮花了些許時間依然得不出個所以然,最終只能把問題丟回給巴頓:「我應該問些什麼嗎?」

  「嗯……」巴頓有點猶豫,但既然是他帶起的話題也只好直說:「我以為妳會問關於救援作戰的事。」

  美妮先是皺了皺眉頭,她當然知道救援作戰要救的是留在「第一城」的人員,只是她第一時間無法理解為什麼她非得詢問,推想了一下才總算猜到理由:「是閃光她們關心這件事?」

  「妳說得自己好像不太關心一樣?」

  美妮知道這個回應等同自己猜對了,「與其說不關心,應該說不擔心吧。」她誠實地說出自己的想法,「長官不是會作無謂犧牲的人,假若必要當然會決斷,就像當時讓他們留下來免得拖累我們,但後續既然要攻略『第一城』,那麼救援的部份自然會是計劃之內,甚至可能是某種作戰驗證的前哨戰吧。」

創作回應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