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甲冑少女終將在戰場上逝去》一九零

黑霧 | 2021-12-31 09:23:52 | 巴幣 206 | 人氣 106


  巴頓不會把「甲冑少女」視為怪物,但是聽到美妮這番說法,實在難免聯想到這種「形容」,不過也就如此而已,這方面的驚訝不至於叫他反應不過來,「好吧,這確實是很合理的推測,倒不如說我希望其他人也能夠這樣想,省卻我一些麻煩。」

  「這番話我會乖乖當成保密協議的範圍之內,不會跟其他人說的。」

  聽到美妮打趣的回應,巴頓便站起來宣告對話結束,「接下來醫療部會確認妳的身體狀況完全正常後,憲兵就會來找妳,期待妳的復歸。」

  美妮敬禮目送巴頓離開,儘管最後的對話已經恢復那種沒有要事的平常感,但看到巴頓真的離開後,她才總算真的放鬆下來,吁了一口長長的氣。

  美妮雖然很想啟動放在床旁邊櫃子上的「甲冑少女」專用裝置,盡快瞭解目前的狀況,但當下她決定先下床活動一下僵硬的身體,也順道讓腦袋休息一下。







  在美妮吁著長氣的同時,來到病房外面讓看守先行離開的巴頓,趁著短暫沒有人的機會剛好做了一樣的事情。

  「會不會真的是當局者迷,黑刀看到了我看不到的事啊……」巴頓喃喃自語,臉上緊繃的表情並沒有因為吁氣而放鬆,倒不如說更像多了條皺紋。

  巴頓當下想的事情,自然是美妮曾經所發表的「背叛人類論」,儘管當時他故作鎮定,堅決否定了美妮所提出的見解,那並非演戲而是他心底裡也如此認為,但要說到墨菲斯的城府能有多深,那肯定是深不見底。

  就像那個隱藏在黑暗之中的人類與敵人核心融合計劃,墨菲斯其實在背後有更複雜的計算,或者該說做那一切的最終目的雖然確實是驅逐敵人,但這不代表當中沒有為了祖國的心。

  身為軍人,身為自願投身於危險中保衛家國的國民,巴頓自問對這種心情有充分理解,有時這份心情甚至能凌駕於個人原則或者理性,他目前接受任命效忠於「敵策局」,但骨子裡並沒有忘記自己從哪裡出生、吃著什麼成長。

  只不過巴頓心裡很清楚,這又是一個得不到答案的問題,質問墨菲斯不會有任何意義,這個問題的重點只有自己相信什麼才是真相罷了。

  「黑刀,妳還真給了我一個難題……」巴頓肯定這心裡的疙瘩難以消失。

  其實除了墨菲斯的事外,對於美妮的事巴頓也依然頭痛,他心底裡很在意美妮沒擔憂甚至思慮過被捨棄的事情。

  這一點或多或少是屬於巴頓自己的問題,他是從低往上爬的將官,以愛國心作為支柱,雖然能克服很多問題,但還是有懼怕的東西,例如害怕被當作數字,被視為可以單純替換的存在,說白了某程度上就是希望得到承認,這既能維持精神支柱亦是一種動力。

  巴頓自以為算是對美妮有一定的瞭解,特別是經過多次重新認識之後,知道她有多異質,知道她確實不是會刻意去送死的人,是經過思考瞭解危險之後承擔下來去面對,可是相對的她並沒有執著於活著,她眼中的最好狀況並不包含自己必須活著。

  這麼一談下來,巴頓對於摯友所說的「沒有野心」有了更深切的體會,一個不會規劃未來的人,自然不可能有什麼野心,而這一個問題已經在幾天之前和美妮談過了,此刻卻又深陷其中,他不得不恥笑自己的無能。

  正當巴頓意識到自己真的應該休息而再次邁開步伐時,潔白通道的前方傳來急速的腳步聲,在他輕拍自己臉頰重振精神之後,少女們的身影便從轉角處現身。

  來的人中有蒼彈巴頓自不意外,畢竟對方本來就暫時待在這裡休養,剛才他來的時候為免任何不必要的意外命她退到醫療部門外,亦安排了門衛在那裡看守嚴禁任何人進入,在他發出撤收的指示後,待在外面的蒼彈自然會回來。

  巴頓想不到的是那一行人中還有幻焰與蝕蜂,以他所知幻焰並非值班中,在這凌晨時分應該好好休息,明天才有精神勤務,至於蝕蜂則是值班中,更不應該出現在這裡。

  不過比起理性地批判這個事實,思考是否應該責備二人,當看到少女們都一臉擔憂的神色時,巴頓僅是維持著平常那張臉,等到少女們走近並敬禮之後,率先開口:「黑刀才剛醒,沒什麼大礙,探病適可而止,別忘了自己的責任。」

  蒼彈出現在這裡本身沒什麼問題,因此對巴頓這番話僅是點了點頭,不過幻焰與蝕蜂的立場就不同了,她們各自都做好了被指責的心理準備,卻沒想到巴頓居然只是提醒,甚至話也沒多說一句就離開了。

  這樣的異常似乎叫人值得深思,只不過幻焰與蝕蜂更在意美妮的狀況,所以在相視一眼後也沒多說什麼,緊跟在蒼彈後面前往美妮所在的病房。

  當一行三人抵達美妮所在的病房,蝕蜂急不及待想要開口時,對眼前的景象三人不約而同傻眼了。

  本來只是為了活動一下僵硬身體的美妮,在活動起來後覺得身體狀況良好,便繼續給身體稍微——在她眼中看來的程度施加壓力,那些舉動在別人看起來就似在做肌肉鍛鍊。

  常時保持身體在最佳狀態,不懈鍛鍊對「甲冑少女」來說是還好,不足以叫人感到多意外,不過這個前提是那並非是傷者剛醒的時候。

  就連美妮也不知道該在這個氣氛彷彿凍凝結起來的狀況做些什麼,幸好的是雖然在那一瞬間也跟著傻眼的蒼彈很快就恢復成平常那個冰冷的樣子,以簡單一句「看來妳身體沒什麼問題」重新讓現場暖和起來。

  在這之後就是正常的對話了,不論是慰問還是感謝,不是以「甲冑少女」的身分,而是朋友間的輕鬆談笑。

創作回應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