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我的女友有著把我變成她女友的超能力 71

暗黑使徒 | 2021-11-29 08:00:01 | 巴幣 1028 | 人氣 191



機械系的課程十分繁重,即使是大學一年級,也同樣擁有著許多需要花費大量心力準備考試的科目。

而由於老師們也知道這件事情,通常都會將期中考試的時間排到表定的期中考周的前後一兩週內,以防有學生因為一周考好幾科的主科而準備不及。

因此,機械系的期中考通常不被稱作期中考周,而是期中考月會比較貼切一點。

「說是這樣說,但社長妳看起來為什麼跟沒事一樣?」因為千心正如火如荼的待在宿舍跟著室友備考,因此來到遊戲社的就只有我們二年級的。

但社長明明也是機械系的,怎麼感覺她都不用準備考試。

「考的東西太簡單了,不用讀也會寫啊!」社長雲淡風輕的說,據書榮所言,社長是可以隨意決定自己指考成績的那種可怕的聰明人,之所以會到星星大學,純粹就只是想要跟書榮待在一起而已。

這裡的考試對社長來說實在是大材小用了,事實上有時候我還看到社長無聊地把國考的題目拿來練手,雖然不知道寫的是否順利就是了。

這樣聰明絕頂的社長,在遊戲裡也是立於不敗之地。

就像現在在跟書榮玩遊戲王卡一樣,每次都只會聽見書榮......

「哎呀,輸了。」社長將手牌蓋在桌上,一臉無奈的說。

欸?

我正懷疑自己有沒有聽錯的時候,書榮又補了一句:「沒辦法,這就先攻遊戲。」

欸?

如果沒意外的話他們都是以猜拳來決定先後攻的,這代表書榮贏下了猜拳嗎?

「書榮贏了喔?」由於太過於震驚,我甚至忘記了書榮早就沒有了「不會贏」的體質。

換言之,現在的他就只是個普通人而已。

我驚訝的望著他們的牌桌,但上面的東西我都看不懂,社長注意到我的視線後,向我解釋:「這畢竟還是個帶有運氣成分的遊戲,我不可能每次都贏的。」

「之前會一直贏,純粹是書榮的體質問題。」

社長說的簡單,但其實在這個遊戲社裡,我一次也沒有贏過她。

「啊你的話一直輸就純粹就是你爛而已。」社長就像是偷看劇本一樣,精準地補刀。

「別隨便讀人家的心好嗎,我本來就不擅長這種東西嘛!」雖然我的超能力跟撲克牌有所關聯,但其實我不怎麼會玩這些東西,頂多就只是上手而已,算牌、做牌等等的我一竅不通。

反觀千心,她就很喜歡看那些賭博漫畫,所以她一看到社長的手法就大概知道那是什麼套路,然後反出千回去,到最後都在比誰比較會出千而已(通常是社長),這社團真的是遊戲社嗎?

結果就是被這兩人做過手腳的桌遊不計其數,就連我愛用的撲克牌也幾乎都被摧殘過了,要是有人敢來這裡挑戰,只會被虐的體無完膚而已。

不過,在星星大學的學生眼裡,這裡並不是用來玩遊戲的地方。

而是......

就在社長跟書榮互相幫對方切牌之時,門外突然傳來了一陣急促的敲門聲:「扣扣扣!」

「請進!」社長隨口應答後,門外的人怯生生地將門打開,卻只探了頭出來。

「那個......不好意思......我想找思齊。」來者有著一頭象徵著活力的棕髮,以簡單的方式綁成馬尾,突顯出她的青春以及好動。與形象相反的是,她目前躲在門板後方,只敢探出頭來跟我們對話。

這個敲響遊戲社門板的女生,不是別人,正是我們社服社的社長aka電機系系排王牌aka電機系系花的辣個女人,吳翎涵。

而她每次來遊戲社都只會帶來麻煩,尤其是只找我的狀況,上次已經有花雨的碟仙事件作為前車之鑑,這次八成又是有關於怪力亂神的委託。

沒錯,在星星大學的學生眼裡,遊戲社已經成為了專門處理怪力亂神事件的地方,就因為我之前幫花雨解決了碟仙事件以至於名聲大躁,現在不只有幽靈會來找我委託,就連活人都會來。

雖然都是來問自己有沒有被附身之類的蠢問題罷了。

「這次有什麼問題,上次是碟仙,我猜猜看,這次該不會是地縛靈之類的吧?」我故作輕鬆的問,但翎涵卻一臉嚴肅地對著我說:

「這次的問題可能會比較嚴重......」

翎涵這次的態度很明顯跟以往不同,上次是擔心花雨,再上次是與父親訣別的感傷,都能算得上是正常的反應。

可這次她給我的感覺,更像是擔心著我的安危。

就像是在做心理準備一樣,翎涵深深吸了一口氣,才緩緩的道出她這次來的目的:



「這次的問題是鬼王。」



此話一出,我們所有人都倒吸了一口氣。

---分隔線---

「總之先說說發生什麼事情了吧!」我拉開椅子示意翎涵坐下,一邊在腦中思考翎涵話裡所代表的含義。

鬼王。

這個鬼王只要是星星大學的學生都會知道代表的意思是什麼,即為棲息在綜合教學大樓樓頂上的厲鬼,每年會吸引一個學生上樓跳樓自殺,以靈魂作為食糧壯大自己。

可是,在去年十月的時候,我遇到了一名名為鱟的幽靈,並且以星星湖的傳說成功的讓鱟與鬼王一起了結遺憾,並且升天成佛。

因此,照理來說鬼王應該已經不復存在了,翎涵現在來到底是為了什麼?

「是這樣的,去年十月的時候,在綜大樓上有個演講,那個演講所有人都在同一個時間點裡面失去了意識,沒有在此前後的記憶,甚至還上了新聞,思齊知道嗎?」翎涵用著鬼故事般的語調說。

但......這不就是當初在對付鬼王的時候發生的事情嗎?不過翎涵那個時候還不認識我,沒有把我跟這起事件聯想在一起也是理所當然的。

「......那個是歷史系的演講喔!」我貼心的提醒翎涵。

「欸?思齊你怎麼會知道?」翎涵一臉驚訝的説,這個人不知道我是歷史系的嗎?

「......要說為什麼,我本身就是那起事件的受害者啊......」雖然事件是因我而起就是了。

「欸欸欸?思齊你當初也在上面嗎?那果然還是不能找你去,太危險了!」翎涵擅自下了結論,但我目前聽到跟我知道的都一樣,意思是我完全沒聽到新的資訊,但翎涵似乎想要轉身就走,站了起來。

「等等,至少先把話說完吧!」我連忙抓住她的手,想把她拉回位置。

翎涵被我抓到時有點被我嚇到,身體剉了一下,但我不能就這樣放她回去,至少也要摸清為什麼鬼王會回歸,不然太危險了。

翎涵露出了擔心的神情,我連忙出言安撫:「放心吧,我上次都沒事了,這次一定也沒關係。」

實際上,距離出事只有一步之遙。

翎涵嘆了一口氣,坐回了座位繼續說:「實際上我有個朋友,她本身就有點靈異體質,因此她在事件發生的當晚與其他人的狀況比較不一樣。」

翎涵稍微停頓了一下,暗示著接下來的話是重點。

「不是說大家都是去意識一段時間嗎?可她恢復意識的時候,發現自己在綜大樓下的草地上。」

我倒吸一口氣,突然想起那天晚上還有這件事情。

距離死亡比較近的人,在歷史系裡還有一個。

她曾在事件發生之前看見過鱟,被嚇得不輕因此跑去收驚。

在事件發生的當下,她被鬼王舍奪並躍出了13樓的窗外,是我拼死才將她搶救回來。

之後我就去處理鬼王跟鱟的事情了,完全忘記這個人的存在了。

我用指尖按住皺緊的眉頭,試圖在腦內還原當時的狀況。

流星雨的當下我把社長跟千心移動到附近的椅子上,然後再把永豪跟書榮搬回會議室,接著假裝自己也昏倒......

嗯,沒錯,我完全忘記她了!

就在我還在回憶的時候,翎涵繼續說了下去:「她嚇得要死,但之後發現大家都一樣被鬼王弄到,自己只不過是稍微特別一點,就沒怎麼放在心上了。」

欸小姐,這超值得放在心上好嗎?這種危機管理意識真的沒問題嗎?不懷疑一下自己為什麼出現在草地上嗎?我回憶著她的名字.......她叫林妤芳的樣子,妤芳!有點危機意識啊!不過我跟她完全沒交集,就只是單純的同班同學而已。

「結果最近到綜大的時候,她又感覺到一股寒氣,她仔細回憶後才發現,跟去年十月的感覺很像。」

「然後被YT的演算法推到星星鬼王的傳說之後,才發現自己可能被鬼王盯上了。」結果是演算法的鍋啊!可是還是說不通啊!鬼王再怎麼說已經跟鱟一起甜蜜升天了,那那股寒氣到底是哪裡來的?

我不禁又回想起碟仙那次事件,這該不會又是自己騙自己吧?

「實際上,她還發生了一些事情,比如說電梯自己搭到頂樓,然後每次走進綜大都會感覺頭昏目眩,然後一個不留神自己就在欄杆邊緣等等的。」

「......這超嚴重的欸,這不應該找我吧?應該要去找那些專門的道士吧?」而且這到底是哪來的異常?難道鬼王還會自己生成的嗎?

「我現在也這麼想了,但星星鬼王是出名的凶,聽說以前學校請道士來也沒有什麼用處。」

「這資訊哪裡來的?」翎涵為什麼會知道啊?

「YT啊!就是她給我看的那部影片。」

......好哦。

「那妳希望我做什麼?要我驅逐鬼王是不可能的,跟恐怖份子談判也要有籌碼才行。」我的意思是,新生成的鬼王不可能因為我去說個兩句就離開,雖然不知道到底有沒有「新生成」這種事情就是了。

「總之先去看看吧,思齊你能看見鬼王嗎?」

「大概可以吧......」雖然我語帶保留,但其實我已經見過了。

「那好!因為我那個朋友好像也有一點陰陽眼,她總是說綜大上面環繞著一股陰氣,我們等等一起去確認吧!」

翎涵站了起來,拉了拉我的袖子作勢要往外走,我突然注意到一股視線,發現是社長在看我。

「怎麼了嗎?」我讀不出社長眼神裡所傳達的訊息。

「沒,只是在想你會看到什麼而已。」社長若有所思的說。

「要是什麼都沒看到是最好的了......」我這次可沒有流星之類的東西來對付鬼王啊!

「這個也帶去吧!」在我準備轉身離開的時候,社長抓住了書榮的後頸,把他踢了過來。

書榮一臉懵的撲到了我的身上,社長接著解釋:「要是真的遇到什麼還有一次的機會。」

......但上次試過書榮的能力不是對鬼怪類的沒用嗎?我把這個疑問留在了心裡,也許社長只是想讓書榮再試一次看看。

但僅此一次的機會用在這裡真的好嗎?我一樣沒有問出口,只是默默地跟著翎涵離開遊戲社。

---分隔線---

之後,翎涵將我們帶到了綜合大樓前,有一個女生正在那裡的樹下等著我們。

「終於來了......欸?書榮跟思齊?」沒有意外的,那個女生就是另一個可以看見鱟的人,也是我的同班同學,林妤芳。

「呦!妤芳。」我隨意的打了招呼,妤芳看見我跟書榮有點驚訝,但我早就知道了,所以十分從容。

「你們認......」「為什麼翎涵會知道你們是靈異體質,啊我不知道啊?」妤芳跨過正準備介紹我們的翎涵,直逼逼地上來質問,放翎涵在旁邊尷尬。

「沒有我,只有思齊而已。」書榮一邊滑手機,一邊隨口就把我賣掉。

「上次幫翎涵朋友解決碟仙事件之後,翎涵只要遇到類似的事情就會找我......」我一臉怨恨的望向翎涵,而翎涵則是回以一個道歉的表情,既然要道歉就展現妳的誠意啊!

「那你上學期十月的時候有遇到幽靈嗎?就叫你不要來這裡的幽靈,有嗎?」是在試探我的虛實嗎?不只有遇到,我還能跟祂溝通勒。

雖然幽幽現在不在身邊就是了。

「有遇到啊!嚇都嚇死了,還好上學期的時候只有暈倒而已。」我假裝自己跟妤芳是同一陣線的同伴,順著她的話講。

似乎是終於遇到同伴了,妤芳笑得很開心,指著綜合大樓的上面問:「那,那裡現在是不是有股陰氣的感覺?」

聽她這樣問我才想到現在是來調查鬼王的,我朝著她手指的方向,瞇起眼睛仔細查看。

......還真的有。

雖然不知道其他人的視角是長什麼樣子,但在我看來,綜大的樓頂壟罩這一股半透明的陰暗。

硬要去形容的話,就像是工廠的廢氣(沒有很濃的那種)一直停留在那個地方一樣,跟我當初看見鬼王的樣子是不一樣的。

畢竟當初看見鬼王的時候,我只能辨識出一片黑而已,這樣看來現在的等級已經比當初還要減弱不少。

那基本上可以確定上面那東西不是鬼王,但不能保證這裡就不會生成一些古怪的東西。

也許綜合大樓本身就是什麼類似烏森之地的東東,所以特別容易吸引鬼東西,只是之前一直有鬼王壓制而已。現在鬼王升天成佛離開了,那自然就有可能出現別的東西。

「有一團黑霧。」我簡要的說明,而妤芳聽到之後露出了一個你懂我的表情,看來她看到的東西跟我是差不多的。

不過還是有差別就是了,像現在至少有兩個幽靈在我們旁邊飄,但妤芳似乎是看不見的。

也就是說,她的陰陽眼只能看見特別強的幽靈,跟鱟說的一樣,她可能只是接近死亡,不像我一樣是整個都撲上去。

「那......妳打算怎麼做?」書榮提出了疑問。

「欸?什麼怎麼做?」妤芳一臉呆滯的回應,看起來什麼都沒在想。

「就......妳特地找翎涵把思齊帶過來了,難道只是為了證明那東西存在嗎?」書榮指了指綜大的樓頂。

「嗯?不然呢?那不然思齊你能解決掉這個嗎?」

「要是可以我就不用在這裡念大學了。」開玩笑的,我確實是解決過一次沒錯,但這次我手上什麼牌都沒得打,完全束手無策。

「對吧,我們也不能幹嘛啊!」

書榮跟翎涵都徹底傻眼,他們沒辦法想像有人會為了證明自己這麼的大費周章,不過這種事情千心幹的多了,所以我很習慣。

「而且接下來要考試了,哪有時間搞這個啊!」妤芳理直氣壯的說,書榮青筋暴露,一臉想揍斷眼前這個女人鼻樑的樣子,但最後還是忍住了。

也許有人會問,欸當初對付鬼王的時候也沒看我做多少準備,怎麼這次就這樣慫了呢?

現在的狀況跟上次不一樣了,上次有個新手教學的嚮導在旁邊啊,現在不要說是鱟了,幽幽都不在身邊,我連最基本的溝通都做不到,何況還要與其對抗。

我今天會跟著翎涵出來本來也就只是想看看情況而已,只是我沒想到妤芳只想證明自己看的到怪異。

而且最重要的是,我沒有跟上面那東西開幹的理由。

不能因為我認為他是假的鬼王,就去把祂除掉吧?

翎涵會這麼緊張,大概也是以為妤芳想要從根本解決這東西。

不過既然這傢伙就這麼待在這裡也不會怎麼樣,放著也沒差吧?



-----我原本是這麼想的。



漫佈雨聲的夜裡,周遭的事物噪雜的寂靜無比,震耳欲聾的耳鳴使我無法聽見任何聲音,只有眼前所看見的一切烙印在了腦海裡。

警鈴閃爍著如夢一般的節奏,員警四處奔走,腳步在柏油路上濺起了紅藍相間的水花,而擔架上所流淌的鮮血被雨水沖淡,與泥沙一起回歸大地。

在「中心」處,那個「人」站了起來,宛如還未發現自己的下場,慢悠悠地望著周遭的人群。

接著,「鬼王」突然出現,將其吞噬殆盡。



------我完全忘記翎涵曾敘述過的那件事情。

以至於失去了拯救一條生命的機會。



在燈火通明的夜裡,我在雨中無助的放聲痛哭著。

---分隔線---
作者的話:鬼王回歸目前就只打算寫這樣而已,先放著,下一章大概也是日常(突然發現這章超水),最近去看了盜墓筆記的最新篇章(燈海尋屍跟萬山極夜),小時候那個看盜筆的感覺都回來了,雖然我中間空白了一大段(蛇沼鬼城之後就沒看了),但真的很爽,而且也是YT演算法推給我劇情講解我才去找來看的,不得不說YT演算法有時候真的蠻厲害的。

另外就是我收到台GG的徵才面試邀請ㄟ,雖然實驗室裡的同學們都有收到就是了,該去賣肝了嗎?

開玩笑的,也不一定會上,但要是上了我會很開心的,只是設備輪班的話我可能真的會沒時間寫小說,暫定是12/15線上面試,這段時間我要來好好準備了。

創作回應

卅氣@皮卡
面試加油
2021-11-29 08:16:37
暗黑使徒
我會努力的
2021-11-29 11:11:05
o159654333
GG輪班救台灣
2021-11-29 08:40:30
暗黑使徒
十萬青年十萬肝
2021-11-29 11:11:35
迷茫小呈
加油[e12]
2021-11-29 09:35:50
暗黑使徒
我會加油的
2021-11-29 11:12:10
上上下下
我到現在看到潘子的結局還是會哭
2021-11-29 10:22:04
暗黑使徒
雖然沒看到那裡,但聽說是豪華大便當
2021-11-29 11:12:41
水果拼盤
肝硬化的未來
2021-11-29 13:50:11
暗黑使徒
我的肝在哀嚎
2021-11-29 13:59:46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