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往
大廳
小說

我的女友有著把我變成她女友的超能力 99

暗黑使徒 | 2023-11-22 11:41:41 | 巴幣 1112 | 人氣 104



「好啦,連假過爽爽吼你們這群大學生,別忘記下禮拜就要準備期末考了啊!」

連假結束的隔天,我們回歸了日常生活,也該是時候從旅行的氛圍中收收心了。

話雖如此,但旅行過後對我跟千心之間關係的改變實在是太大了,以至於我現在都還有點無法適應。

畢竟從幾近分手的崩潰邊緣轉變成了每晚夜夜笙歌的關係,這種落差極大的反差幸福感是個人都招架不了,老實說今天我上課也都沒有在聽,只想要等下課後回家跟愛人纏綿......

不過,現實往往不盡人意。

除了關係變化之外,旅行帶來的意外還有另一項,也就是我跟千心不知道為什麼人格互換了,而我們正為此煩惱著。

昨天我們回女宿千心洗完衣服後,勉強用烘衣機把衣服弄乾(女宿竟然有烘衣機!)才回到我的租屋處。

而我們原本預計昨天就要處理的人格互換,在書榮一句『明天上課再說』就給打發掉了,而當天晚上他也沒有回來,看來連假的大學生想做的事情都是一個樣。

雖然我認為延續昨天的模式乾脆就讓千心長住於此也不是不行,但今天不論如何千心都得回女宿待著,不然她們那裡似乎會有查勤的問題。

也是啦,假日就算了,平日的話社管的確有必要監控宿舍人數,避免出現一些宵小侵入或是失蹤案件之類的事情,但為什麼男宿都沒有這些管制呢?我自問自答地在心裡默默地給出了眾所皆知的答案。

總之,今天的千心勢必得回女宿住了,但這衍生出的問題可不是三言兩語就能說清楚的。

首先,我們兩個人格交換了,那麼,應該是擁有千心身體的我要回去嗎?還是擁有千心人格的她要過去?

另外,即使不考慮性別上的問題,鄰近期末考的現在也得考慮要如何考試了,要我頂著男版千心的臉考試還是讓千心用我的身體代考呢?這兩個選項怎麼想都不會是最佳解。

隔行如隔山,至少我確定我代替千心去考機械系的考試的話她一定會被當死。

距離期末考還有一個禮拜的時間,至少要在這些時間裡解決這個問題。

能簡單想到的方法,就是透過書榮那邊的辯才天。



『不,絕對沒辦法的。』抱著滿心期待的我,被辯才天果斷且堅決的回絕了。

在今天上午的課程結束後,我跟書榮一起回到了租屋處的客廳,一邊享受著外帶回家的午餐一邊詢問交換身體的解法。

「蛤?為什麼?我再幫妳多發幾篇文章不行嗎?」

就跟都市傳說一樣,辯才天的力量是來自於相信,只要有人知道或是相信辯才天的存在,那麼辯才天就真的存在,而且越多人相信力量就越強。

因此,只要我放出一些有關辯才天的文章,讓知道這個神存在的人變多,那麼因為我許願而耗費掉的辯才天的力量就會被我補回來,甚至會增強更多。

我本以為這是一筆划算的交易,沒想到辯才天拒絕了。

『......這不是我幫不幫忙的問題,以前書榮能用「他人的言靈」許願是因為那時候有制約,力量被放大了,而制約被你們破壞了啊,我現在能做到的,就只有改變運氣跟認知而已。』

換言之,辯才天已經做不到改變現實了。而我跟千心目前的狀況看起來並不是什麼改變運氣就能變回來的,事實上我們根本就不知道性格互換的原因,要找到解法恐怕難上加難。

正當我低頭沉思苦惱的時候,書榮輕輕舉起了手,示意著我將注意力放在他的身上。

「抱歉我打個岔,但我覺得沒有什麼必要把變回來當成第一順位欸。」在一旁聽著我跟辯才天說話的書榮一邊咬著便當的配菜,一邊輕鬆的說:「當然並不是說就從此就這樣子了,而是要先以期末考為重吧?」

書榮指了指我們發在群組裡各自的必修課成績,仔細算一下就會知道,我這學期課堂中並沒有隨便考也能過的。

「反正人格互換最重要的『性別』問題千心隨手就能解決了,那麼你們各自跟自己生活圈的人說明一下不就好了嗎?」

書榮說的確實有理,我只要頂著男版千心的身體上課就完全不會有上廁所或是去宿舍之類的問題,千心那邊當然也是一樣,只不過這種超現實的狀況跟熟人們說他們真的會相信嗎?

似乎是看出了我的顧慮,書榮又接著說:「你看你甚至都沒有跟我解釋,只是說了句:『我跟千心互換了!』我不就相信了嗎?」

「你不一樣,你身上的超現實不比我少。」而這點對於社長也是一樣的,說老實話我身邊的人們大體上都對我有這種超自然的力量已經很熟悉了,但千心那邊呢?我非常擔心不善交際的她會不會因此而受到異樣的眼光看待。

「我是在擔心千心那裡。」我坦言道。

「喔這樣的話你才是多慮了,她那裡過的比你還好。」書榮滑了幾下手機後,把畫面轉過來給我看。

那是一段噪雜的影片,發佈在IG的限動上。

雖然背景音很吵雜,但還是能聽到其中的旋律:『Lonely loli loil kami kourin......』

欸等等這歌詞是......

順著旋律往下,鏡頭的持有者把焦距拉大,特寫了畫面中央兩名少女。

是社長跟千心。

然後,限動的標題上大大的寫著:「這就是機械系的救贖鎮魂曲嗎?」

接著,畫面中的兩名少女,隨著音樂開始起舞,跳出了那段遠遠看就足以讓在場所有人被逮捕的舞步。

然後,在臨時成型的小舞台周圍,有著角色扮演成警察的機械系女學生們。

而直到限動結束為止,拍攝者身旁的躁動都沒有停止,群眾們就這樣隨著旋律跟對白激動著唱著那首歌。

我看完後徹底無言。

「聽說千心是在解釋自己為何變成這樣的時候被抓去玩這個了。」

「......難怪她今天音訊全無......」

「聽說機械系打算在今年的星星湖畔音樂祭表演這首。」

「......這所學校各方面都沒問題嗎?」星星大學的頭上都要冒出星星了喔!是對警察開槍會出現的那種星星喔!

先不談這所學校有多自由(荒謬),說到星星湖畔音樂季,是星星大學歷年都會舉辦的音樂慶典,基本上跟校慶運動會同一個性質,只是相較於運動會是以學校為主辦,這次更像是學生自發組織的小活動。

而歷年各屆有參加的系所不在少數,因此聽說一個系所大概就只有一首歌的時間而已,雖說如此,感覺也不用把故事聽到最後再說再見,因為這首歌唱完前觀眾大概全部進監獄了。

「總之,千心她那邊過的比你想的還要順利,唯一要擔心的是被蘿莉控抓走。而且,考試的事情大概也不用擔心,因為我相信助教們根本就不記得你們長什麼鬼樣子。」

書榮隨口道出的一句話把我剛剛所困住的思考模式給打開了,說的還真沒錯,仔細想想,以往的期末考教授本人根本都不會出現,只是讓助教在前面監考(滑手機)而已。

結果交換身體後出現的最大危機竟然是怕千心被蘿莉控抓走,這所學校真的沒問題嗎?我一邊這樣想著,一邊把快要冷掉的便當一口氣掃入口內。

---分隔線---

放學後,遊戲社的社員們照著慣例依序抵達了社辦裡,當然,在鄰近考試的現在,往例的讀書會也開始如火如荼地進行著。

「欸欸書榮,能幫我看一下這題的答案O不OK嗎?」好久沒有出現在故事裡的賢宇,在寫完學長給的考古題後,把答案卷遞到了書榮的面前。

「你寫的我覺得老師會直接槓掉......」書榮只是拿過來撇了一眼,就直接宣判了賢宇的死刑。

而因疲憊而打著哈欠的永豪,則是正在筆電上飛快的演奏著以文字為譜的樂曲,完善著我們組別期末報告的PPT。

四人一組的報告,通常都是我們租屋室友的四個直接組隊了,但考慮到賢宇的必修學分告急,所以目前只有我跟永豪在趕進度。

至於書榮,他正在處理社團的業務,偶爾提供我們三個幫助。

雖然我不知道這破爛社團能有什麼業務,不過看書榮低頭沉思的模樣,就知道這不是一件能輕易完成的事情。

然後是女生組那裡,不知不覺間我們身旁的所有人都已經熟悉了我跟千心互換身體,就連來嚕貓的翎涵都很自然的把坐在千心腿上的橘子抱起來玩,然後一邊回答千心有關於微積分的問題:「啊部分積分的要把它前後拆開,記公式就好,u抵v等於uv減v抵u。」真不愧是電機系系排一,翎涵竟然可以一邊把臉埋進橘子的肚子裡面一邊隨口說出跟咒語差不多的可怕公式。

「哦哦哦公式口訣原來是把積分符號省略了,原來如此,我完全搞懂了!」感覺千心完全沒搞懂,我晚上再來問她一次這個什麼大楷積分要怎麼積好了。

至於社長,她好像去開什麼社團會議了,也因為如此她才把工作先丟給書榮做。

撇除掉一些怪怪的地方,現在這個空間和樂融融的啊......考慮到我前兩天還在處理大量鬼魂和翎涵的事情,就覺得現在的日常更加難能可貴。

順著思考,我突然意識到一事情,於是兀自地站起身來走到翎涵的旁邊,稍微搔了搔正在被拍拍的橘子。

「翎涵,妳還能看見幽靈嗎?」我一邊搔著貓咪下巴,一邊有點不自然地開口。

一聽到這句話,原本在紙上振筆疾書的千心突然抬起了頭,似乎是注意到自己的動作有點太大了,她連忙又像是沒事發生一樣把注意力放回了講義上。

「呃......老實說,完全能看見呢,而且看得似乎比妤芳還清楚......」翎涵指著社辦的窗外,那裡正是綜合大樓的所在地。

我朝著綜合大樓看去,才明白翎涵的意思。在星星大學眾多的教學大樓中,我卻能一眼就認出綜合大樓的樣子,這除了要歸功於我們已經在此就讀一年半以外,還有一個更加簡單的原因。

那就是綜合大樓的頂部,一直都環繞著一圈黑色的迷霧。只要是能看見這股景象的人,任誰都會認為那裡正在發生嚴重的火災,可這股光景已經持續了好一陣子,便說明了這是只有「看得見的人」才能見到的景色。

不只如此,這黑霧似乎還有越來越濃的趨勢,至少我感覺比上次看到的時候還要更黑了。

「果然是鬼王嗎?」翎涵擔心的問。

「我不知道,但妳大概不用擔心祂會對妳造成什麼影響。」因為鬼王本鬼早成佛了,因此那裡的東西就連我也不知道是什麼(也不敢去窺探)。

「......傳說綜合大樓一年要跳一個下來欸......我有點害怕思齊你們中招......畢竟你們系所不就在那上面嗎?」翎涵壓低了音量,似乎是不想被其他在室內的人聽見我們討論的話題。

「沒事啦,我畢竟還是搞這種幽靈萬事屋的,對那種牛鬼蛇神我有一定程度的反制手段。」嘴巴上雖然這樣說,但在書榮體質被削弱,我也沒有任何牽制鬼魂手法,更沒有鱟在一旁下指導棋的現在,我只要中招還真的會死得很慘。

我只是說給翎涵放心的,畢竟鬼王是真的在我們的幫助下了解遺憾了,所以那上面現在盤踞了什麼妖魔鬼怪,我心裡完全沒有想法。

只能祈禱祂不會出來害人吧!

「對了思齊,你現在能看見這個嗎?」翎涵似乎是意識到氣氛變得有點詭異,連忙轉換話題,把自己的左手伸出來。

因為那東西非常透明,所以我剛剛也沒有注意到翎涵的手上有這個。

游動的花紋在繩子的表面浮動,宛如活靈活現的蝴蝶停滯在充滿生氣的枝椏,那條通透的紅線就這樣以蝴蝶結的方式綁在了翎涵的手上。

「又是紅線......可這次型態不一樣......」我仔細地端詳翎涵的手,將臉湊近,試圖想要把紅線的狀態結構都搞清楚。

可能是被我的突然接近給嚇到,翎涵突然把手縮回去,我連忙抱歉道:「啊啊抱歉,靠太近了。」

「不,沒關係,因為我怕思齊你不小心把它弄掉.......」

「弄掉?」我應該是碰不到紅線的吧?

「呃,其實是這樣的......」

翎涵說明了當時紅線解除之後,她跟酒鬼女之間的對話。

「......也就是說,等我遇到真的想在一起的人時,我就把這條線解開就行了。」

「所以我怕如果思齊你不小心碰到,又要發生一樣的事情了......」翎涵抓住自己的手抱在胸前,用愧疚的眼神看向坐在我身旁寫考古題的千心。

此刻的千心早已停筆,只是靜靜地聽著我們兩個的對話。

「......這個嘛......畢竟學長是個被現任女友甩掉才想到要吃回頭草的渣男,翎涵學姊妳可得小心點啊!」千心露出了小惡魔般的微笑,而她的話語裡不只充滿了戲謔,更多的是將之前那件事情一笑置之。

畢竟我們分手過了嘛。



「嗚哇思齊,你好糟糕,怎麼無縫接軌腳踏兩條船啊!」偷聽我們對話的賢宇完全不看氣氛的插嘴,而我則毫不留情的回嘴:「窩草閉嘴啦你這一輩子都交不到女朋友單身狗!」

「哇啊啊啊啊,我好受傷,我等等就去綜合大樓跳了算了!」賢宇一邊擺出誇張的肢體動作,一邊使用棒讀到不行的方式說出對白,我看了都覺得欠揍。

「跳了啦!吃飯了啦!好餓!」見到氣氛歡快了起來,永豪蓋起電腦,傳達出幹飯的訊息。

「好啊好啊要吃什麼!小火鍋?燒肉飯?拉麵?」

「吃什麼都好,我想離開這裡!」

「那來吃我的ㄐㄐ啊!」

「好啊來啊現在褲子脫下來啊!」

「哇啊啊啊啊!有變態要脫我褲子啊啊啊!」

背景的喧鬧逐漸遠去,而我在加入熱鬧的放鬆時刻前,轉頭向著那名曾向我告過白且甩掉我的少女問道:「那要一起吃飯嗎?」



「有何不可呢?前男友先生。」

聽見這句話的瞬間,我臉上的微笑瞬間僵掉,與此同時,兩名少女爆出了歡娛的笑聲。

「呀哈哈哈!我就說嘛,學長的反應一定是直接呆掉的!」

「啊哈哈!千心,妳好厲害!」

顫抖的雙肩與抵著嘴唇的手背都無法阻擋自翎涵嘴裡露出的笑聲,而我此刻才終於發現,我似乎沒有像這樣聽過翎涵發笑。

「好啦好啦,吵死了,走啦,出發了啦!」

「欸欸欸?學長,生氣了嗎?你該不會生前女友的氣了吧?」千心嘲諷的話語讓翎涵的歡笑停不下來,兩人接連的嘲諷實在是讓我打從心底感受到無可奈何。

不過,當我望著狂笑不已的兩個前女友(無誤)時,卻僅希望時間能夠停留在這一刻。

這充滿歡笑,戲謔,無厘頭,卻又美好自在的空間。

然而,此刻的我不可能注意到。

這樣的時光,終會消逝。



遠方的黑霧,在未曾有人抬頭的觀望的天空裡,露出了滲人的邪笑。

---分隔線---

小番外:

「欸等等學長,照流程來說,你完全就是被現任女友甩掉後還不知悔改跑去跟前女友上床的超級渣男欸!」

「我還真沒辦法反駁妳說的話欸前前女友小姐......」

---分隔線---

作者的話:今年我已經沒有遺憾了,看到老鬼奪冠我的青春都回來了,另外之後的劇情親密的描寫應該會少一些,畢竟已經沒有必要了,然後下一話就是值得紀念的第一百章,我在想要怎麼寫會比較好呢會比較好呢



創作回應

卅氣@皮卡
等等 永豪跟賢宇是誰
2023-11-22 12:07:59
暗黑使徒
對ㄟ,這兩個是誰啊,老實說我連賢宇姓啥都忘了
2023-11-22 12:17:49
泡泡飄呀飄
笑死作者怎麼忘了 不是大學住同一個宿舍的嗎
2023-11-22 17:02:52
暗黑使徒
賢宇:希望大家忘記我被抓到偷打手槍
2023-11-22 17:08:51

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