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路過 戰鬥吧!派出所女子的禮拜四

達斯緋奏 | 2021-11-08 00:11:59 | 巴幣 0 | 人氣 115


2021秋

在財團X研究的姐姐通知我,又出現罪惡印章的什麼鬼東西,有幫死亡之徒的邪惡組織要用來毀滅世界之類的…
(假面騎士REVICE的世界)

我不管了啦!…我現在只想把我的乃木商業的業務搞好就行了,我還是要賺錢吃飯的啊!

來到琦玉縣的町山,
為了在乃木商業裡擔任研發的桐生戰兔(假面騎士Build)的要求,接洽特定的零件供應商後,
另一方面因為之前與欅商事的渡邉理佐,日向新創的加藤史 兼職飛電科技的特殊業務組(假面騎士01),
也順便看看這區活動的仿生人(HumaGear)有沒有什麼異常...
我怎麼這麼勞綠命啊!Q_Q

不知不覺來走到接近郊區的一處,就突然肚子餓了...(五郎飢餓貌)

正在找尋餐廳時,
看到路上指揮交通的警用仿生人(HumaGear)被騎著改裝車的小混混惡意衝撞倒地
倒地的警用仿生人的雙耳接收器迴路露出紅光...
警用仿生人迅速爬起後追上小混混並拽了下車

糟糕!這樣不行,不能讓仿生人產生惡意暴走攻擊人類,法規也就算了,要是又要怪到飛電頭上就糟了

左手拿出[旋風昇華器改]繫腰上,右手拿出[鋼岩蝗蟲的昇華滅絕鑰]插入驅動器
----
[旋風昇華器跟鋼岩蝗蟲的昇華滅絕鑰]

這個原本是飛電社長的父親-仿生人(HumaGear)飛電其雄 開發給自己變身假面騎士用的變身器雛形
但是在(假面騎士令和The First Generation)歷史改變後,變成飛電的AI衛星澤亞內的開發資料,
衛星澤亞對白木使用門矢 士給予的Decade騎士錶頭感到存疑,製造出來給白木折衷使用

衛星澤亞故意將仿生人(HumaGear)用的變身驅動器給人類用
第一次使用變身時白木痛苦難耐,只能發揮不到5成的力量...
不過這也是衛星澤亞推測可能會出來的結果,
衛星澤亞也跟伊絲說過這可能是做過最不穩定的預測了

在財團X科學家的白木姊姊-陽 推測使用Decade騎士錶頭可能有的副作用,
Decade騎士錶頭產生的時間能量,會對緋奏有同化現象,讓緋奏逐漸變成Decade
天才物理學家-戰兔也推測,世界時間線不斷變動也有可能是DCD錶頭的影響...

白木也順水推舟,旋風昇華器給在乃木商業做研發工作的戰兔改造,
調整成白木專屬的變身器-旋風昇華器改(Custom);
拿到給風都的菲利浦(假面騎士W)解析搖擺蝗蟲昇華滅絕鑰的數據後,
再託財團X製造出了DECADE 跟ZI-O 兩個傳奇騎士昇華鑰,
成為白木主使用的假面騎士變身驅動器
----

拉起驅動器的板機
「変身!」

我變身成 假面騎士1型 快速接近暴走的警用仿生人(HumaGear),繞其身後,
雙手貼至仿生人的雙耳接收器,
執行修復(Repair)程序,暴走的仿生人一瞬間就停止活動,
將休止的暴走的警用仿生人置地後,等警察來帶回去重啟就好了

解除變身

突然身後有兩個女警
一個有菜味的妹妹頭長得像永野芽郁,一個綁馬尾看起來幹練長得像戶田惠梨香
兩個人看的出神

妹妹頭的女警突然開口 「藤前輩!卡卡...面賴打ㄟ!!」
綁馬尾的女警 「啊~我也是第一次看到現場...」

看著這兩個...我只能說 「仿生人(HumaGear)就麻煩你們了帶回去重啟了,這樣」

我想要腳底抹油的時候,綁馬尾的女警拉住我的肩膀說
「先生不好意思,想請你跟我們去署裡說明一下,你是仿生人(HumaGear)的相關人員嗎?
還有,你怎麼會變身假面騎士?」

我也說了「我只是路過的飛電智能科技業務而已,目前是我的在乃木商業勤務時間,只是順便而已」
綁馬尾的女警 「請你一起回警署說明,要不然就要把你當破壞公物的嫌疑人逮捕...」

靠杯啊!!哪有這樣誣陷的!所以我不喜歡警察啊!

我們仨人將警用仿生人(HumaGear)抬上警車後,一起回到了町山警察署
下車時我問了綁馬尾的女警-藤,「請問...警察署有沒有東西吃,我肚子好餓...」
妹妹頭的女警-川合「警察署沒有供餐,非常抱歉」
扛起警用仿生人的我說 「不是有審問犯人的豬排飯嗎?那個也可以」
藤 回頭跟我說 「你是不是電視劇看太多啊...早就沒有這個習俗了!」

進警署 不知道為什麼直接來到刑事課

一打開門
只看見亂哄哄的辦公室,看到一堆流氓樣,還有飛機頭的大叔在那邊忙來忙去的

其中一個很眼熟的女性身影在看著電腦...
我仔細多看了一下...那不是娜醬(西野七瀬)嗎?

在我旁邊的藤 對我說「那位是誤入刑事課叢林的小白兔-牧高 你認識嗎? 」
「應該不認識,只是看很像我朋友」
牧高抬起頭,突然跟我對上眼,只見牧高好像抬頭貧血暈 歪了一下,

牧高回神之後那個眼神...啊...完了!是娜個女人沒錯!
牧高拿著資料跑到我們面前,跟藤、川合 說了目前抓到一個炸彈嫌疑犯
現在在緊急找炸彈位置

藤跟川合就跟刑事課的同事了解狀況...

牧高來到我身邊,揪了一下我的耳朵小聲說「你是怎麼來的」
我有氣無力的說了剛剛發生的事...
牧高突然瞪了我說「你是不是把DCD騎士錶頭帶在身上!」

我把錶頭拿了出來
牧高看到之後扶了額頭說
「戰兔不是說了嗎?這個錶頭你這樣帶著很容易穿越到別的世界的,給我!」

牧高把DCD騎士錶頭搶了過去收到口袋,遞了一小袋巧克力給我
「跟你交換,快吃吧!看你一副血糖低下的樣子,錶頭回家後還你,給我鎖在保險箱!
上次你跟宝生永夢亂入[アンサングシンデレラ 病院薬剤師 葵みどり]就讓我夠頭痛了!」

接過之後感動得痛哭流涕的說 「娜醬謝謝內~」

牧高雙手抱胸說 這裡是[ハコヅメ〜交番女子の逆襲〜]的世界,
「還好你一來我就回復成西野七瀬的記憶了,要不然不知道怎麼cover你了」
牧高又嘆了一口氣說
「算了!來了就來幫忙吧!」

嘴巴還在大口嚼著巧克力的我說「豪der~」
牧高手肘頂了一下我肚子「給我吃下去再說話啦!」

大概了解這裡的狀況了,目前抓個炸彈嫌疑犯,詢問了快4小時,刑事科的偵訊的王牌-源也沒轍

我悄悄進入了偵訊室,

副署長在喊著,偵訊室的是誰在跟嫌犯說話?
牧高舉手說「是我認識來幫忙的」
女警-川合 藤 張大眼睛看著牧高

川合 「我是第一次聽到牧高學姊有認識刑事科外的異性...」
藤 「等等!他不是我們帶來的嗎?」
川合 「對厚!他在偵訊室幹嗎?」


偵訊室內
我觀察著炸彈嫌疑犯,一副流氓樣怒視著我
我靠著椅背跟嫌疑犯對看著...
「你放心,我不是警察,只是要跟你聊聊」
我將身子往前傾,手跨在桌上
「外面那群笨刑警們知道你製造大規模傷亡,正搜索著車站及百貨...」

炸彈嫌疑犯不語

「看來是刑警們弄錯了,不是車站跟百貨啊... 是小範圍一點的地方嗎?」
炸彈嫌疑犯 「不知道你在講什麼?」

「讓刑警們搜搜超市嗎?」

炸彈嫌疑犯依然不語

「開玩笑地,不搜超市了,那搜市場商店街吧!你覺得如何?」

炸彈嫌疑犯依然怒視著我

我打開門對外面的人說「商店街!炸彈在市場商店街!」


飛機頭的係長對我說 「你怎麼能肯定是商店街?犯人一句話都沒說!」
「他剛告訴我啦!你們偵訊的觀察訓練是上好玩的喔!」

刑事課的偵訊的王牌-源 恍然大悟說「犯人表情?!」

我開始解說
一開始說車站及百貨時 犯人有竊喜,
然後犯人反駁時肩膀的不自然晃動表示開始信心動搖
最後說了商店街的時候,犯人臉上出現了不屑且怒的表情,這就是答案了
要是你們婚姻還有交往看到對象有最後這個微表情,那就慘了!

飛機頭的係長 大喊讓可動員的警察去收搜索了商店街
跟川合、藤、牧高 一起整理著警用仿生人等待著搜索結果

副署長對我說「你哪個單位的!」

「我只是路過的飛電智能業務員,啊!這個警用仿生人整理好了,重啟後就可以用了!」

副署長拿出了仿生人操縱器按下重啟後警用仿生人恢復正常

30分鐘後,
有警員在商店街找到了兩枚管狀炸彈,結束了這場緊急事件
一群刑警無言只能目送我離開,
辦公室口,牧高跟我LowFive擊掌

兩個派出所女警一副不可思議的表情,
這時候川合 問著「牧高學姊,他到底是誰啊?你怎麼跟他很熟的感覺?」
牧高 尷尬的笑容解釋「他叫做白木緋奏 乃木商業的業務 只是業務上的認識啦!」
這時候 藤 一個驚覺的表情 說「風都之牙的那個白木嗎?」
川合 「風都之牙?」
藤 「當年在警校聽到的傳說,風都有個高中生受到怪人誣陷,不僅自己平反了誣陷,還幫風都署設計了逮捕怪人的SOP」

快到警署大門時
一個剛在裡面的刑警,好像叫山田的吧,拿著把海賊刀,在門口堵我

山田 「你是Decade吧!來破壞這個世界嗎?」
我不否認我是Decade,畢竟之前變身登場了不少次,但是我沒有破壞這個世界的打算啊!

山田 將兩把刀往空中一拋,拿出個手機將鑰匙插入
「豪快Change!」

(看來海賊戦隊豪快者的世界混入了阿!)(テン・ゴーカイジャー)
山田變身豪快藍 接回兩把刀後朝向我攻擊


我戴上了[旋風昇華器改],插入[鋼岩蝗蟲的昇華滅絕鑰]
變身 假面騎士1型 接下了豪快藍的雙刀還在正面對剛的時候

一個剛在裡面的刑警,鈴木 敦 出現在我身後

鈴木從西裝裡拿出一個大印章 一臉悲憤樣對我說
「你這傢伙跟牧高是什麼關係?!」
我撇了頭說「現在是問這件事的時候嗎?笨刑警!」
鈴木一臉悲怒交加的表情「啊~反正你也不會老實說,大家都在隱瞞我,我才是牧高的搭檔啊!」

不行了!這傢伙的情緒負面到失去理智了...

鈴木按下印章上面按鈕
發出了聲音 沙羅曼蛇(ファイアサラマンダー/Salamander)

沙羅曼蛇?!
----
一聽到沙羅曼蛇就勾起白木高中的回憶
白木到風都高中就讀時被參雜體(Dopant)誣陷是殺人案兇手被通緝,
後來在鳴海大叔幫助下找到了犯人是沙羅曼蛇參雜體
在鳴海不得不變身假面騎士Skull,
假面騎士Skull苦戰時,白木趁機使用劍術:劍無式-離
打中沙羅曼蛇參雜體 的蓋亞記憶體解除變身,但是還是被犯人脫逃;
確認嫌犯是沙羅曼蛇參雜體 後,讓白木解除通緝,
在鳴海莊吉保證下,白木在犯人找到前要給風都警署監視著

假面騎士W登場後 左 翔太郎、菲利浦發現再度犯案的沙羅曼蛇參雜體,[24.5]
菲利浦在[地球圖書館]查閱之前案件,但是只要查白木的資料時,被財團X鎖上,不能打開
                                                
整件事件 白木總是先一步比翔太郎跟照井龍到犯罪現場
讓照井 一度認為白木就是沙羅曼蛇參雜體,因為出現時機都太巧合   
最後在白木的幫助調查下找到犯人,甚至沙羅曼蛇參雜體出現也是被白木牽制之下
W跟Accel合力才將沙羅曼蛇參雜體打倒才撤底洗清了白木的罪嫌,
只是白木藐視警察的態度,讓照井 一直找白木麻煩
----

鈴木將啟動的沙羅曼蛇罪惡印章往自己身上一蓋,
一瞬間從鈴木的身上出現了一個像是火人的惡魔 沙羅曼蛇・死囚 後,
鈴木癱軟了下來

沙羅曼蛇・死囚 噴了幾團火球,打向我跟豪快藍

由於我是背對著沙羅曼蛇・死囚,
好幾發火球打在背上,火球爆炸後衝擊把我炸向了大門口

爆炸衝擊很大,滾地後強制解除變身,
還好沒大礙,我馬上爬了起來

沙羅曼蛇・死囚 來到了我面前時,豪快藍也過來給了他兩刀...

看到川合、藤、牧高 一起趕來

我大喊一聲「娜醬!把Decade的錶頭還我」

牧高隨即把口袋裡的DCD騎士錶頭丟給我
接過錶頭後 摁下錶頭,回復成DCD驅動器
我從置卡盒拿出Decade卡片

「変身!」

將卡片插入驅動器,暴力單推
變身假面騎士Decade

沙羅曼蛇・死囚 對著我一直使用爆炸火焰

不過,這不是我第一次看過這種攻擊了,跟沙羅曼蛇參雜體差多了...
輕鬆閃避之後,拿出假面騎士Wizard 騎士卡片

驅動器發出
KAMENRIDE Wizard
Hi Hi Hi...
 
變身成假面騎士Wizard Form
用了水鞭,打退了沙羅曼蛇・死囚

再拿出FINNAL ATTACKRIDE卡片 使出必殺技 重擊了沙羅曼蛇・死囚

打倒了沙羅曼蛇・死囚,我也回復了Decade基本型態

看到掉地上的沙羅曼蛇罪惡印章時
豪快藍搶了地上的罪惡印章抓在手中「這個就是你破壞這世界的原因嗎?」
「你是腦子進水嗎?破壞世界不甘我的事好嗎?比起來你家老大 豪快紅-瑪貝拉斯被襲擊還比較大條一點!」
豪快藍「你見到瑪貝拉斯了嗎?」
「10天前吧,看到他眼睛受傷,幫他急救了一下後就不見了」

豪快藍解除了變身,回復成山田
我也解除變身,驅動器變回DCD騎士錶頭


山田把沙羅曼蛇罪惡印章還給了我說「希望你再見到他就當作沒看到」
我接過沙羅曼蛇罪惡印章「我才懶得理你們哩,我一堆事都處理不完了!」

川合、藤、牧高 一起過來

川合崇拜的眼神看著山田「好帥喔!山田學長,你居然是戰隊連者」
藤搭了山田的肩 「之前跟你搭擋這麼久不知道你還會變身哩」
山田摸著頭靦腆的說 「沒有啦,只是突然想起來有這回事」
牧高則是看看我說「奏!沒事吧?」
「沒事是沒事,只是世界線又開始嵌合了,不知道又會並出什麼亂子...」
川合對著我們說「還說你們只是業務關係,你們到底是什麼關係,默契這麼好!」
藤 「真的太奇怪了,你來之後牧高一下變得不像牧高了,你到底是誰啊?」

我邊發簡訊給財團X邊對著兩個女警說「妳們不要在意這麼多,牧高還是牧高,我只是路過的!」

把倒地的鈴木拽起來移往警察署大門,

也不知道是財團X的高效率還是什麼的,不到5分鐘就有救護車來,
車上戴面罩的人員看了鈴木之後認為沒有大礙,給鈴木喝了一瓶新開發的回復藥,
伸了個大姆指,發一聲 "yee"
(...財團X怎麼混入修卡戰鬥員了)

另一個白色大衣戴著墨鏡的人下車,捧著箱子跟我要了罪惡印章,
雖然想帶回去給戰兔研究,可是想到姊姊才說過,不要接觸罪惡印章,
只好把罪惡印章放入箱子給他們帶回...

鈴木也清醒大概好了8成,但忘記剛剛發生什麼事了,連罪惡印章的事也沒辦法解釋...
看來那回復藥副作用很強,筆記一下回報

川合抓了一下頭說「藤學姊,報告書要怎麼寫?」
藤「只要寫把警用仿生人帶回署裡修復就好,其他的就交給牧高處理!」
牧高驚訝地說 「ㄟㄟ?我寫嗎?這要怎麼寫?」

藤 「白木先生感謝你的合作,我們送你到車站吧! 川合走嘍!」
川合對著牧高鞠個躬「牧高學姊就麻煩妳了!」

牧高一副快哭的樣子「不要啦!留下來陪我寫啦!」

藤 「我們只是派出所的警員,署裡的文書事就麻煩妳了!」
川合 「牧高學姊加油!」

然後牧高惡狠狠的眼神盯著我 那眼神的含意大概是:奏!等結束這裡的事回去再跟你算帳!
我正想對牧高說些什麼,就被藤 跟川合 請上巡邏車

車子離開警署
望著後車窗,我覺得有些罪惡感

開著車的藤 「不用太在意喔,處理這些雜事也是他們的工作」
川合 「白木桑該不會在跟牧高交往嗎?」
我給了川合個不屑的表情
「這樣說好了,我認識的牧高不是你們認識的牧高,有聽過多元宇宙時間線嗎?」
藤跟川合同聲「沒聽過」

藤 「你是剛剛戰鬥打到腦震盪了嗎?」
川合 「是像科幻電影出現的劇情那樣嗎?」
「差不多吧...還是有空請牧高跟你們解釋好了,我解釋起來可能會很多專業名詞你們會聽不懂」

到了車站後,下車時遞給了藤、川合 名片
在紅色的黃昏中慢慢走向車站
雖然這裡的事件大致結束了,可是我肚子還是好餓...

口袋不知道為什麼熱熱的...
拿出了張卡片...假面騎士REVICE?!,這粉紅色猛毒樣子是沙小?

之後七瀬住進了一個被言靈咒詛的莊園...又要去路過了...

創作回應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