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言靈鬼靈 其之二

達斯緋奏 | 2021-12-10 00:38:05 | 巴幣 0 | 人氣 72


(本篇發生在 言靈莊 第六話後)

12月5日 日曜日

天空寺 尊、柴田、女僕-佳穂跟我四個人經過早上的鬼打牆、絕跡的魔化魍-妖蟹襲擊後
近中午,終於來到了Ladies Court葉鳥(レディスコート葉鳥)

一來到門口,天空寺 尊比起劍指凝神
「有靈的氣息沒錯...但不是惡靈,像是要超渡的亡魂」

我們在公寓門口觀察著,有人從公寓出來

這個女人,是我們認識的熟人!
「霧子!」
天空寺「霧子大嫂!」

霧子看到我們,頭晃了一下就對我跟天空寺說「你們來這裡幹什麼!這裡很危險的!」
「妳回復記憶了嗎?」
天空寺「泊大哥很擔心你,怎麼都不聯絡?」
霧子「看到你們一來我頭痛了一下就記起來了,我現在是渡邊瞳,先進來裡面再說好了」
在Ladies Court葉鳥 公寓大廳,渡邊跟我們說了言靈所發生的種種詭異事蹟,
說什麼都成真,但是說謊自己也承受代價,住1號房的死去的2個人也是如此...
原因可能是以前住在一號房的知名女作家-夏目三葉被當時0號房管理員殺害有關係,
成為了地縛靈
渡邊「對了!白木!你知道UTuber-歌川言葉是西野嗎?她目前住在7號房」
「我也是為了七瀬失蹤這件事來探詢的,那渡邊小姐,你覺得歌川是七瀬嗎?」
渡邊「面容體型說話應該是沒錯...不過個性不太一樣,西野不會那麼主動雞婆」
女僕-佳穂「那七瀬小姐目前人在那裏?」
柴田「現在應該先叫他歌川,可能是發生時空重疊,七瀬姊姊的記憶被覆蓋了,跟霧子姊一樣,需要我們出現喚醒」
渡邊「時空重疊?」
「只知道以為只是Build的世界跟我們重疊的影響,之前門矢士被神牙附身造成Decade力量移轉的關係也影響了多重宇宙,之後戰兔也沒辦法解釋,只能說是Decade的錯吧...」

柴田指著我「學長!おのれディケイド!(可惡的Decade!)」
我打了一下柴田後腦勺「你還不是莫名其妙拿到Diend的力量!」

我跟柴田開始我打你一下,你捏我一下
渡邊「好了!都幾歲人了!收手!」

我跟柴田聽到的渡邊嚴厲的口氣下住了手「はい!(好)」
天空寺「不愧是警官媽媽...」
渡邊「我現在是雜誌編輯身份,進之介那邊我會想辦法連絡」

天空寺「大嫂,有關於言靈的部分,就是那個零號房管理人室嗎?」
渡邊「是!正好你來看一下!」

天空寺在零號房前劍指凝神後,並沒有什麼動靜
天空寺「我並沒有感覺什麼惡靈...」
渡邊「不可能,明明神社的神官之前還跟惡靈對抗,還被附了身,還好有封印起來,但是最近又開始了...」
天空寺拿著眼魂說「如果真的有惡靈我馬上感覺的到才對,可是連眼魂都沒反應...」
「那神社在附近嗎?」
渡邊「有一段路但不遠,對了歌川跟零至一大早也過去了」
「零至?」
渡邊「原本以為是個賣符的神棍,但是幫了歌川跟我們很多,他也是神社的神官姪子」

聽到這裡,我的拳頭握了起來...

柴田「學長!有酸味喔!」
女僕-佳穂掰開我的拳頭「少爺冷靜一點啦!會傷到自己的!」

一行人前往神社的路上,看到一個手持柺的中年男人,跟我們擦身而過
我一開始是對那種手持柺有興趣,跟一方通行是同款式的,很少見
我轉身拍照了下來
反而這男的視線一直盯著天空寺...
那男人看到我拍照後加速離去.
-言霊荘-

來到了神社
看到門口正在擺符在上架的巫女
那不是七瀬嗎?
我趕緊上前叫「娜醬,你穿著巫女裝在這裡幹什麼?」
拿著靈符的巫女一臉驚呆樣
「先生你哪位?你是不是認錯人了?」
「ㄟ?記憶還沒回復嗎?是我緋奏啊!」

突然有個穿法披的男人把我支開
「先生請你禮貌一點,歌川小姐說不認識妳了!」

看到他說的這個叫歌川的巫女躲到身後,他應該就是那個零至了
我拳頭握了起來...

這時候女僕-佳穂迅速的卡位我面前,對著這個賣符仔零至說
「不好意思!不好意思!咱家少爺失禮了,貴舍的巫女太像咱家夫人了,咱家夫人失蹤已久,咱家少爺有點衝動,請你們原諒...」

大概是聽到佳穂稱呼我少爺的關係,以為我是大戶人家,開始和顏悅色起來
零至「這樣啊!你是來神社問事的對吧?」
歌川「是這樣嗎?」
柴田也出來打圓場「沒錯沒錯!這傢伙老婆不見了,有點失心瘋,需要請你們幫忙...」

零至就把我們帶到神社內,神官宮司-岩戸志麻出來,看了我們

宮司-岩戸志麻「哎呀!哎呀!這不是大天空寺的 天空寺殿下嗎?」
天空寺「您知道我?」
宮司-岩戸「業界誰不知道大天空寺的 天空寺殿下,專門做慈善事業的幽靈獵人」

天空寺「這樣就直說了,聽說您有封印了Ladies Court葉鳥住戶的惡靈,最近好像又有出現的跡象,想問問之前如何封印惡靈的?」

宮司-岩戸「怎麼?到處降妖除魔的幽靈獵人,會來問我這個小神社的辦事方式?」

天空寺「不是質疑您的辦事方式,想說知道之前除靈過程,能夠更快找到退靈的方案」

宮司-岩戸斜眼看了一下天空寺「三百萬!我就跟你說之前怎麼封印的」
天空寺「ㄟ!同行還要收這麼高額?」
宮司-岩戸「沒錢付那就是你們的問題了!」

我丟出了我的提款卡「三百萬是吧!我這裡有!」
宮司-岩戸「不單單是錢的問題,你身上的能量比言靈更恐怖!從來沒有看過如此混沌的能量!」
「不收嗎?還是妳根本是沒能力的神棍!」
宮司-岩戸「這種激將法對我沒用喔!年輕人!」

天空寺撿回我的提款卡對我說「白木先生不要這樣!知道你在氣頭上,但是也不要這樣失禮!」
我拿出DECADE昇華鑰說「我乾脆直接把這裡破壞掉算了!」
柴田拉住我的手說「學長不要這麼偏激啦!」
女僕-佳穂陰沉了下來露出暗殺者的氣息說「少爺!需要咱把那個老女人給處置掉嗎?」

天空寺把我們往後推「你們都冷靜一點,每個神社都有自己的處事方法,我們先回去,給我一點時間,
我會想出辦法的,這也關係到我,我也不想讓她看扁了!」


就這樣大家只好不甘願的離開了神社,回去重新整理對策,

回到Ladies Court葉鳥 公寓大聽稍作休息,跟渡邊講了神社的事
至於剛剛跟我們對看的中年男子,就是Ladies Court葉鳥的房東-葉鳥(ハドリ)
渡邊也允諾會看著歌川,有事會馬上通知我們

在前往車站的途中
柴田「學長那真的是七瀬姊姊嗎?還是可能跟東島旭一樣長得很像的別人?」
「希望是跟你說的一樣,歌川看我的眼神跟七瀬不太一樣,如果是演的,那演技可以當八點檔女主角了!」
天空寺「看到車站了!我已經在那公寓跟神社寄了一個幽靈小工具,有事會聯絡我們」

到達車站後,空間不知道怎麼了,車站一瞬間變成像是老照片的褐色

有個陳為民下巴的骷髏列車駛進車站
第一節車廂開了門,下來了一個穿著古服像是死去很久的死靈
柴田拿出Diend驅動鎗對準下車的靈「又是妖怪?!」
拿出眼魂繫上Omega驅動器的天空寺「是死靈!」
女僕-佳穂也拿出黃色的變壓蒸氣鎗「少爺!要一起戰鬥嗎?...少爺呢?!」

我已經繫上旋風昇華器改,右手拿著DECADE昇華鑰站在死靈前面

死靈「你們就是這裡的靈要給我的祭品嗎?」
「你也就是幽靈列車的死郎吧!」
死郎「真稀奇,現世居然有人知道我!」
「因為40年前,有對戀人奇異式的復活,但是女方復活不完全造成肉體缺陷,找上了一個女醫生,
但是女醫生也無能為力,男方失去理智,攻擊女醫生,有個男人守護了女醫生被打傷,女醫生一怒之下,
使用了超能力,將男方及與幽靈列車打回了冥界!」
死郎「你怎麼知道這件事?!」

女僕-佳穂「少爺!這不是老爺愛澎風的故事嗎?!」
「因為被你打傷的男人跟把你打回冥界的就是我的父母!」

天空寺跟柴田已經聽到愣住了!
「所以你們不要出手,我來就好!」

拿著鞭子的死郎指著我說「白木家超能者的後繼!正好!你父母的債就你來還吧!」

死郎繫上幽汽腰帶,變身假面騎士幽汽
幽汽的鞭子擊向我,我伸出左手纏上了打來的鞭子!

假面騎士幽汽「這麼快就要獻上左手了!你的眼...」

我按下昇華鑰的按鈕發出:[DESTORY]的聲音
不自覺的用右手手指點了鞭子後,
鞭子逐漸風化,一直崩散到假面騎士幽汽手上,連帶分化了騎士裝甲

沒有裝甲的死郎「怎麼會這樣,這是什麼能力!」

我無意識小聲地說著「Accelerated Molecular Extinction(分子加速滅絕)」

突然間死郎右半邊身體崩潰了...

把DECADE昇華鑰插入驅動器拉開板機
「変身!」
變身成假面騎士DECADE VIOLENT EMOTION(激情態),
剩下半身的死郎對著我說「你到底是什麼傢伙!」
「只是路過的假面騎士吧!(通りすがりの仮面ライダー)」

只剩半身的死郎,爬回了幽靈列車

我連拉了2次驅動器板機,發出[KAMENRIDING THE END]的必殺技狀態
「消えろ!(消失吧!)」

幽靈列車被我使用拿起RideBooker(ライドブッカー)鎗模式:次元擊破(ディメンションブラスト)
在正前方會出現一排Final Attack Ride de..DECADE的卡片,然後穿過卡片放大攻擊下給擊毀了...


解除變身

天空寺「這就是破壞者DECADE的力量嗎?」
柴田「居然比我Diend的Final Attack Ride還強!!」

女僕-佳穂看著我衣服被鞭子捲破掉的左手「少爺!您的左手有傷!」

車站空間變回原本顏色,回去的列車剛好到來

在列車上,女僕-佳穂 從包包拿出藥膏幫我塗抹左手臂被鞭子打傷的傷痕,
女僕-佳穂「少爺!這是咱家的祖傳外傷藥,七瀬小姐不在,這個藥先應應急!」

佳穂塗抹時又小聲問著我「還有剛剛少爺的那一指是超能吧!」

我發著呆說「應該是DCD昇華鑰的力量吧,我不是很清楚,很自然地就使出了...」
女僕-佳穂「少爺,振作點!七瀬小姐一定是有什麼目的!」


12月6日 月曜日
我趁在工作外務的時候,
來到了聖都大學附屬醫院VVIP治療我左手被死郎鞭子打的傷,

小兒科-宝生永夢「學長...你是來糟蹋人的嗎?這種傷你自己就可以治療了啊!」
護士-仮野明日那(Poppy)拿病歷打了一下永夢的頭說「M你忘啦!白木先生來哪次是真的看病的!」
宝生永夢「恩...難道要我們幫忙對付死亡之徒嗎?」
「死亡之徒不關我們的事,那給令和的假面騎士去煩惱就好了!」

然後我就把言靈莊的事及經過說個大概給永夢跟Poppy聽
兩人都覺得不可思議

突然有個穿深藍色西裝的人出現在診間說
「好稀有的事,給本大人說個仔細!」


つづく續


創作回應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