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往
大廳
小說

【二創同人小説】假面騎士True Revice---【賭上性命的英雄】 - 第五十五章

superrider | 2024-02-09 22:04:10 | 巴幣 100 | 人氣 63

連載中賭上性命的英雄
資料夾簡介
假面騎士True Revice的第一篇章(部曲),以門田廣見為視角展開。

第五十五章 初始的綫索

    ——2015年11月——

    菲尼克斯第15期訓練生,被編入三大部門已有一年多了,這一年過了去,廣見哥他們已經能夠勝任各自的任務了,而且在這當中,他們還有著那麽一件事……

    「算算日子,有四個月了哦?」

    「是啊……被任命為分隊長。」

    原來廣見哥在那一年7月,就被梅原司令任命為第1駐扎分隊的隊長,還首次佩戴象徵駐扎分隊隊長的藍色臂章……雖然不曉得在這一年里,廣見哥的表現如何,不過看他能夠被晉升到分隊長這個職位,換做是其他隊員,已經是很不錯了的。

    「這段期間,您的壓力很大對吧,廣見分隊長?」

    「是啊,要保護的人可多了……不過這個時候你好像不應該跟我諂媚吧?

    職位不變的步先生,他挑一個時間點去關心廣見哥,不過在對方來看,反而是那種的感覺。

    「我勸你還是公私分明比較好,以免被人説閑話。」

    「……什麽呀?我們是同事……

    「就因爲我們是同事,就因爲我們倆是第15期的,才更應該要公私分明,尤其現在我上你下的關係。」

    「……不是……你需要表現得這麽嚴肅嗎?這不像你啊。

    「你看看其他分隊的,就算曾經是同事,可他們都懂什麽叫做上下關係,待人有分寸。還有,我這不叫嚴肅,因爲我現在的責任變多變大了,所以時時刻刻都要進入狀態,等你有一天,你上到分隊長的職位時,你一定會有跟我一樣的想法的。」

    「……你這還不叫嚴肅嗎?你表情都那麽明顯了。

    可能廣見哥生來就是那麽……不會一臉嚴肅的樣,本來想藉著分隊長的職位,給下面的隊員一個榜樣的,結果適得其反。

    「好啦,這次換我們去駐守邊境了,和第2駐扎分隊一起。」

    「知道了,我馬上去通知隊員們!」

    這次的執勤,是兩支與兩支駐扎分隊之間的輪流的形式,現在廣見哥所屬的第1駐扎分隊,以及第2駐扎分隊,要前往市區邊境進行駐守,畢竟溪谷區作爲日本在本州的經濟特區,自建成15年以來,就吸引了許多外資或企業入駐,在促進經濟發展的同時,也致力於保護本土文化,讓生活在經濟特區的人們從經濟上獲益。

    相對的,因爲菲尼克斯的新總部和中央駐屯地,就坐落在溪谷區裏,就連亡命眾也是在這裏活躍的,所以整個經濟特區裏的治安,可説是好壞參半,但也不影響溪谷區在日本乃至全世界的地位。

    那兩支駐扎分隊所駐守的地方,就是溪谷區東南西北,四個方向的一整條邊境(當中還包括邊境關卡),主要負責監督來回的車輛以及車内的司機乘客是來自哪裏,便於確認,好防止試圖非法入境的現象發生……很顯然,這是爲了避免12年前的慘劇再度重演……

    「走出這裏的關卡就是別的市鎮了。」

    「是啊,我們這支分隊要分成兩批,分別駐守其中兩個方向。」

    ……其實溪谷區説大也不大,説小也不小,它就只是一個有五位數人口的區而已,算上菲尼克斯,在裏面也是有一定規模的國防力量在協助我們,維護這裏的治安的。

    「不過好在有行動分隊的巡邏,萬一出了狀況,彼此間還是能夠照應的。」

    廣見哥突然想到,現在龍彥先生所屬的第3行動分隊,應該是在這附近展開巡邏的吧?

    「順便過去問候他們吧。」

    「……不同部門的咧,可以的咩?」

    「你是分隊長,而龍彥,不,田淵分隊長也是分隊長,分隊長與分隊長之間的交流沒問題吧?」

    「……是沒問題啦。

    ……同樣是巡邏,龍彥先生等人走在大街上的時候,每次看到這裏的市民們都相安無事地生活,大人擺攤開店做生意、小孩在公園游樂場玩耍、老年人坐在涼亭凳子歇息等……他都這麽想:

    「這樣就可以了……只要他們一個個都沒受到任何傷害……」

    可是不只是龍彥先生或廣見哥,他們都不知道,每一個市民沒有受到傷害,不代表在菲尼克斯的同伴也一樣不會受到傷害……

    「田淵分隊長!」

    很偶然的,廣見哥和步先生遇到了正在巡邏的龍彥先生,而他身邊的同事立馬獻上敬禮給廣見哥。

    「……這麽巧啊?」龍彥先生輕聲道。

    「當然是知道你這批的會來這裏,想説順便找你敘敘舊咯。」

    「要敘舊晚上再來敘舊吧,我們現在很忙。」

    「好啊,反正千草和麻生今天可以不用值班。」

    可話還沒説完,步先生直接被忽視,所有人繼續走。

    「喂,不要走嘛,等我!」

    在旁邊的巷子裏,那條氣氛不尋常,步先生爲了順便檢查鞋帶有沒有綁好而偶然停下,而且帶有濃烈的詭異氣氛的巷子裏,裏面的一番彼此的對話,卻暗藏著不爲人知的玄機……

    「WHAT? 就這些?」

    「對,就這些。」

    「喂!!過去13年我幫你們這群瘋子收拾多少次的爛攤子了,結果你只給我這些回報?」

    隨手一丟手上的一曡紙鈔,表面上是金錢上的糾紛,但是實際上,那位穿著黑色連帽長袍,頸戴項鏈,但臉卻像是被遮住了一樣,看不清楚真面目的不明人士,卻這麽説:

    「你冷靜點,桑姆仁兄,這13年整個世界變化很多,就連菲尼克斯也不例外,而且變得越來越壯大了,我們亡命眾之所以不敢那麽張揚,就是怕我們過去多年的努力會功虧一簣,所以你的報酬才就這麽點啊。」

    桑姆?……好像給我一種……就是當年的那個家夥的感覺。而且……亡命眾?!所以那個人是……?

    「好啊你們,以前爲了推翻那個什麽菲尼克斯,你叫我大開殺戒,我可以算了,13年來,你們用心栽培一個來歷不明的小女孩,好讓她成爲那個基夫什麽的東西的未來老婆,動不動就叫我打雜,我也可以算了,現在你們為了弄醒那個該死的東西,怎麽?想大肆宣傳啊?還是想玩比12年前更大的?你以爲你是亡命眾的老奴才就很了不起啊!」

    「叫基夫大人!還有我不叫老奴才,而叫神父,給我小心你那張臭嘴巴!」

    還冠「大人」的稱謂?那個基夫到底是什麽來的?是人嗎?亦或者是……?

    「你根本不知道,我們亡命眾從多年前開始就信奉的基夫大人,祂不僅僅是惡魔的始祖那麽簡單,祂更像是神明一樣,會引導我們,讓我們從凡人蛻變成另一個姿態!凡是接受過洗禮的信徒,都將會有被基夫大人承認的可能,而得到蛻變的資格!」

    瞧那位神父説得振振有詞,讓桑姆爾聽得整個腦袋都是霧水一樣,摸不着思路。

    「……什麽跟什麽?

    「有一天你見證到這一幕了,你就會明白,甚至會對祂產生憧憬、崇拜,就如當年的我一樣,在無盡的絕望中突然被一道光照射過來,從此改變了我的後半生……。」

    「……啓明的路西法是吧?」那好像是那位神父在亡命眾的名字。……

    「……這次我忍你。

    桑姆爾被逼地忍氣吞聲,直接掉頭走人了,雖然不知道這13年來他受了多少委屈。



    廣見哥、麻生先生、步先生、龍彥先生和千草小姐,他們五人好不容易挑到今晚的時間點,一起敘敘舊,只是這次他們選在一間甜品店,以甜點作爲他們這一天的宵夜。

    「忙了一整天,終於能夠好好吃一頓甜的。」

    「這裏的聖代也太棒了吧!料好多!」

    「吃起來還那麽地性感!」

    「你們也太誇張了吧……

    這裏的甜品店主打的聖代甜點,有分許許多多的水果種類,芒果、草莓、葡萄、香蕉等都有,一種水果再加上冰淇淋、優格等食品的點綴,凴那要什麽就有什麽的創意手法,讓一個聖代的視覺、味覺幾乎是爆表的表現。

    其中,廣見哥點的草莓聖代,看著一杯滿滿的草莓就這麽漂亮地擺在冰淇淋上,說心動那還不至於,更多的還是……

    「真是,突然間想到安爺的草莓了……」

    甚至在廣見哥嘗了一口的聖代後,整個人的表情就像是發現新世界一樣,謂之震驚又傾倒。

    「居然可以那麽好吃……!!」

    「不錯吧?這間甜品店在這個溪谷區裏,可是數一數二的哦,特別是他們的招牌草莓聖代,最多人點的。」

    「妳厲害,千草!居然能找到這種好貨!」

    「這次該換我請吃了吧?而且難得我們五個人能夠像現在這樣,坐在一起吃好吃的……就怕再也沒有下一次了。」千草小姐委婉地説著這句話。

    「妳怎麽説得好像自己命不久矣了似的?機會大把得很呢。」

    「就是嘛,而且有好吃的,怎麽可以錯過?」

    「這很難説嘛!」

    千草小姐這話,雖然很多人都覺得很荒謬,但……不説麻生先生突然臉色一沉,廣見哥聽得很明白,他們五人的友情,不是每次都有像今天這樣的機會能夠敘敘舊的,畢竟……沒人知道下一秒會發生什麽事。

    「……我們拍張合照吧,紀念我們畢業一年多以來,再次團聚。

    「好啊!!」

    廣見哥很難得地提出來張合照,上次是千草小姐呢……

    「哎呀,我突然想到,我的分隊長交代我要處理一件要緊事,現在就要走了。」

    「誒?不跟我們合照嗎?」

    「步,人家有要緊事,就別逼他啦,下次我們五個人再次敘敘舊的時候,再合照也不遲啊。龍彥你快去吧,既然是你的頭要你做的。」

    因此,今天除了龍彥先生,就廣見哥他們四個人一起合照……只是不知道爲什麽我會覺得,這張合照比之前的有著更刀人的感覺……

    「…………

    曲終人散之前,麻生突然對廣見哥說:「可以借我一下步嗎?我有話要跟他說。」

    「哦,好吧……我等你回來,步。

    「那明天見了,麻生。」

    廣見哥和千草小姐不以爲意的,留下麻生先生和步先生兩人……

    「做麽把我留下來?有什麽要跟我說的?」

    現在這一刻,麻生的神情好像很緊張、害怕似的,還特地望向正離去的廣見哥……

    「……事情有點,不,是很非同小可,今天這我錄下來的。」

    麻生先生的手機裏面,有著一段今天白天錄的音頻:

    「好啊你們,以前爲了推翻那個什麽菲尼克斯,你叫我大開殺戒,我可以算了,13年來,你們用心栽培一個來歷不明的小女孩,好讓她成爲那個基夫什麽的東西的未來老婆,動不動就叫我打雜,我也可以算了,現在你們為了弄醒那個該死的東西,怎麽?想大肆宣傳啊?還是想玩比12年前更大的?你以爲你是亡命眾的神父就很了不起啊!」

    「叫基夫大人!還有我不叫老奴才,而叫神父,給我小心你那張臭嘴巴!」

    原來當時,麻生先生正好也在那裏附近,他在幫同事打包外賣的時候,無意間聽到那兩人在巷子裏的對話,因瞬間聯想到12年前的慘劇,便果斷把其中一段對話錄了下來,然後趁對方發現之前立馬走人。

    因爲這是關係到廣見哥父親的事,所以直到剛才,尚未跟任何人提起,他會選擇跟步提起,也是因爲步跟廣見哥共住同一間寢室的關係。

    「這麽大件事,不是應該跟廣見說的嗎?他爸就是死在那次慘劇中的!」

    「我也知道!可是……」麻生先生聯想到的其實是:「這也是我留你下來的原因,我擔心要是廣見知道了,他一定會不惜一切代價地去調查他的,最後甚至白白送死……

    「……難怪你剛才在裏面的表情……」其實步先生有注意到麻生先生的表情怪怪的。

    「這件事情,我會以我所學到的情報搜集與處理的本領,調查清楚的,所以你……。

    「既然要調查,我陪你一起調查,畢竟當年死了那麽多人,這次……萬一,我是説萬一……

    看起來,就連步先生也疑似是做好心理准備了一樣,心裏非常忐忑的。

    「只有我們倆死了的話……當然,沒人死的話就最好不過了……

    這番話過後,讓我更加確定,麻生先生和步先生,是肯定必死無疑……

- 未完待續 -

創作回應

追蹤 創作集

作者相關創作

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