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耶誕前夕 罪惡齊放

達斯緋奏 | 2021-11-30 21:00:01 | 巴幣 0 | 人氣 106


11/27 土曜日
快12月了...下著細雪的夜晚
又要準備過耶誕節的月份了...
不知道風都 鳴海偵探事務所的大家好嗎?
Queen跟伊莉莎白都嫁了,更別說Queen都生了個女兒...
菲利浦也結婚了!
我卻還在優柔寡斷啊...

七瀬也好一陣子沒看到人了,自從上次在町山警察署見面,回家被她修理一頓後就沒了個蹤影,
反倒是網路上出現一個連小眾都不到格的UTuber-歌川言葉 跟七瀬很像,但是比七瀬開朗多了...

一個女性的聲音
「少爺(わかあるじ)!那個..家裡的熱水器壞了,胖房東說先去隔壁街的[幸福澡堂]報他的名字就可以免費盥洗喔!」
這個叫我少爺的是從我老家來的女僕-佳穂,小我蠻多歲,家裡世代都是作我家族的管家
從小跟我們三姊妹一起長大的,小時候也把她當親妹妹一樣看待,

我跟妹妹花音到外地就讀初中後,佳穂就跟我爹跟姊姊-陽一起進了財團X的研究所
後來受訓成為了財團X的滿裝瓶刺客;後來被戰兔評定危險等級在5.5左右

在之前的黑與白事件(fromあなたの番です/輪到你了)
因為財團X的任務在キウンクエ蔵前的公寓發現誤炸了我的小跑車之後就一直跟隨著我,負責家務雜事...

「殺毀!!!這麼冷的天還要去隔壁街才能洗喔!!有說要多久才能好嗎?會冷死人內!」
女僕-佳穂嘆一口氣說「胖房東說大概要月曜日(周一)才來修...咱(うち)也一樣要移動到那邊洗啊!」
「要是七瀬在就好了...用她的超能替身-豆一樣(どいや)瘋狂鑽石能力就可以修復了...娜醬去哪兒了?」
女僕-佳穂「大概是少爺又惹七瀬小姐生氣才不回來吧!」

我過去雙手捏了佳穂的臉頰說「在同一條船上,妳可以不這時候落井下石嗎?」
女僕-佳穂「狗..面..那..賽..」

跟女僕-佳穂一起到了[幸福澡堂](しあわせ湯)
這澡堂不輸老家那邊啊!雖然不大,連三溫暖設備都有...
進到男澡堂盥洗後進到浴池
說來奇怪,這時段為什麼男澡堂只有我一個...女澡堂人倒不少啊!

還在放鬆享受獨佔浴池時
門口番台的小帥哥進來男澡堂

小帥哥「抱歉,打擾了!我叫五十嵐一輝,這家澡堂的經營者」
「五十嵐您好,請問是不是浴池的時間到了?我沒注意到時間!」
一輝「不是!我想請問客人,最近有沒有感覺到有人會在耳朵講話的感覺?」
「沒有,我沒有這種耳鳴的問題,你怎麼會這麼問?」
一輝「那有沒有人給你像是印章的物品?」

我心裡想 印章?難道是最近一直作亂的罪惡印章?他怎麼知道印章的事?

「印章這種東西是自己去定做的吧?怎麼可能別人給?」
一輝「不是那種事務用的個人章,更大一點的!」
「沒有,怎麼問這麼奇怪的事?」
一輝「因為我在你身上感覺到一股像惡魔的力量」

呦~還碰到了超能者不成?

我笑了說「你是要推銷什麼除靈的東西嗎?不用啦!我工作有跟大天空寺(from假面騎士Ghost)合作,我跟那邊住持很熟」
一輝「客人我不是開玩笑,可以接受我的建議去菲尼克斯(フェニックス / FENIX)檢查一下嗎?我弟弟在那邊...」
我笑了笑說「小朋友,你不用擔心,你那是錯覺,我只是一個平凡的上班族,剛好家裡熱水器壞掉,來這裡打擾而已」
一輝「我的夥伴也認為你身上的力量很不可思議,希望你不是最近的恐怖份子-死亡之徒」
「我當然不可能是那個中二白癡團體,那些人腦子都有問題」

我起身跟著五十嵐一輝說
「我是白木緋奏,乃木商業的業務,之前也兼職飛電智能的業務,不過現在沒做了,我就泡到這裡了」

五十嵐一輝驚訝地說
「乃木商業!!那個製造奇怪的產品卻出奇好用的公司嗎?我們澡堂也有用你們公司的瞬間加熱消毒器,
還有...飛電智能不是那個假面騎士01社長的企業嗎?」

我把浴巾圍上後「就算是我有惡魔的力量,我也不會做那些危害人的事,大家都不高興嗎!」
一輝「白木先生抱歉,我可能真的多慮了,請您見諒!」
我拍了拍五十嵐的肩膀「沒事!沒事!就醬!」

來到澡堂大廳,五十嵐請我喝了牛奶,我也坐在按摩椅等佳穂
佳穂從女澡堂出來「少爺抱歉!三溫暖碰到平常買東西的商店街大嬸就多聊了一下」
我把一罐咖啡牛奶丟給佳穂
女僕-佳穂單手就接下說「少爺謝謝!」
我跟五十嵐說「這罐多少?」
一輝「不用,這罐我請,希望直接購買乃木商業的產品可以算優惠一點,希望您再次光臨!」
「我就是銷售業務,這個小事!沒問題!」

出了澡堂在回家的路上

女僕-佳穂「少爺!那個番台的帥哥是超能者嗎?抱歉,咱聽到你們那邊的對話!」
我口袋拿出張假面騎士REVICE的卡片「不是,依照公安9課給的線索來看,他可能就是假面騎士REVICE的變身者」
女僕-佳穂「少爺真厲害!」
「拍這種馬屁還太早!這只是推測而已!」

這時候小街上出現一個穿著像個cosplay紅色洋裝的女子出現
紅色怪異洋裝的女子「這位大叔,你身上有很強大的力量,來加入我們死亡之徒貢獻給Giff大人吧!」
女僕-佳穂護住我小聲說「少爺你DCD騎士錶頭在戰兔哥那邊,昇華器又沒帶,這裡交給咱!」

我將佳穂移開,對著這位女子說「有這樣要求人的嗎?上來也不報上大名,很失禮節喔!」

紅色怪異洋裝的女子「我是阿奎萊拉(アギレラ)死亡之徒的領導者,Giff大人的婚約妻子!好啦!可以跟我走嗎?」
我跟佳穂小聲說「這女孩子腦洞可能比阿玲(松井玲奈)還大!」
女僕-佳穂「恩!而且補不起來那種!」

阿奎萊拉「你們在那裏嘰嘰喳喳什麼!不回答就解決你們了喔!」

阿奎萊拉拿出個印章往地上一蓋,出現了許多像雜兵一樣的嘍囉出現
阿奎萊拉「把他們給我帶過來!」

成群的嘍囉雜兵向我跟佳穂衝過來


這時,我們後面出現一個聲音「不准對他們動手!」

我們回頭一看,是五十嵐一輝衝過來

五十嵐一輝掛上腰帶,按下手上的印章按鈕發出:REX!的聲音
將印章掛上腰帶轉動
「変身!」
五十嵐一輝變成一分為二的騎士,假面騎士REVI跟VICE開始攻擊成群的嘍囉雜兵
女僕-佳穂「少爺!Bingo!」
「情況不太對!雜兵變多了」

有些雜兵開始分裂,一個變兩個,兩個變四個,人海把假面騎士REVI跟VICE包圍了起來,有些慢慢朝我們靠近
縱使假面騎士REVI跟VICE持續打擊嘍囉雜兵,但還是只有兩個人而已

假面騎士REVI「白木先生,塊陶啊!」
VICE「怎麼多到本大爺都數不玩了啦!!」

這時女僕-佳穂拿出一把鎗,對一堆靠近我們的雜兵掃射

VICE「哇靠!這女孩子有鎗耶!」

女僕-佳穂「少爺!可以交給我嗎?」
「黃色的變壓蒸氣鎗(トランスチームガン)戰兔新做的嗎?之前不是用我爸改良的星雲蒸氣鎗(ネビュラスチームガン)?」
女僕-佳穂「對啊!2代喔!比老爺做的好用多了!看看我的新變身吧!」

佳穂向前跨出一步,左手拿起一個忍者滿裝瓶搖晃,插入變壓蒸氣鎗

女僕-佳穂把槍口朝上扣下板機「蒸血(ジョウケツ)!」

變壓蒸氣鎗「MistMatch!NinJa…NinJa…Spray!」

發出一陣煙霧及雪花後佳穂全身覆蓋了白色皮膚及金甲,忍者的外型,變身成 花吹雪(ハナフブキ)

假面騎士REVI「ㄟ?變身了?」
VICE「忍者啊!!」

花吹雪將變壓蒸氣鎗轉換 光束刺刀模式,化為白影快速移動
使出了假面騎士Build漫畫忍者型態的旋風斬,瞬間成群的嘍囉雜兵少了8成

VICE「好厲害啊!!!」

我還在讚嘆地說道「這威力跟戰兔的Build一樣了!」
花吹雪「少爺小心!」

沒注意到阿奎萊拉向我衝過來,一瞬間為了閃避掉阿奎萊拉的踢擊滾了地板,

假面騎士REVI「白木先生!!」

但阿奎萊拉再靠近抓住我時說了一聲「CheckMate!(將軍!)」

在滾地板時我抄了一支路旁的嘍囉雜兵落下的短劍起身,
「劍無式-掣」
--
劍無式-掣 在近身戰以快速短擊破解對手攻擊狀態
--

雖然對阿奎萊拉連續攻擊了5、6招,殺退了阿奎萊拉,但是只有劃傷阿奎萊拉手背一刀而已...

幾個嘍囉雜兵也向我殺了過來

「劍無式-緻」
眼、喉、胸、腹,一刀一個,最後一刀刺向腳盤後側踢了一腳,把向我殺來的嘍囉雜兵全部解決!

拉開距離的阿奎萊拉,手背的傷快速癒合時憤怒的說著「今天先這樣,下次一定讓你臣服我裙下!」
「麻煩下次先預約一下啊!我怕有其他約會!」

說完阿奎萊拉嘴角「嘖!」的一聲就消失了...


假面騎士REVI跟花吹雪 解除變身

來到我身旁檢視的女僕-佳穂「少爺沒事吧!」
「沒受傷,只是衣服都髒了...」

一輝對我鞠躬說「白木先生對不起,之前誤會你了讓你陷入危險」
「沒事沒事,大家平安就好!」
一輝「不過這位小姐姐好厲害居然會變身成忍者!白木先生的劍術也好強...」
女僕-佳穂很不好意思扭捏地說「沒有啦,咱只是剛好有道具,少爺更..」
我打斷佳穂的碎嘴「佳穂琳!」
女僕-佳穂瞬間立正「是!少爺!」

突然間我腦袋上亮了一顆鎢絲燈泡
被女僕-佳穂拿了下來「少爺,老哏了!環保一點!現在都用LED了」
我扒了一下佳穂後腦「還來!」

我轉身對五十嵐一輝提了一件事
一輝「沒問題,我回去聯絡一下!」
「麻煩你了」


回到家後,我把旋風昇華器[改]拿了出來整備
「佳穂琳!保養一下家私,明天要去龍潭虎穴喔!」
女僕-佳穂「少爺會不會太快了,不多準備幾天調整一下嗎?」
「我覺得早點去比較好,等著很不好受」
女僕-佳穂「少爺個性跟小時候一樣急」


翌日 朝
來到了在五十嵐一輝媒介下來到了菲尼克斯的天空基地(スカイベース/Sky Base)
菲尼克斯的行動基地之一,是一台飛行艦。
假借著要來檢查,實際上是來觀察這裡到底在搞什麼...
當然...果然有鬼,說好只是一般檢查,把我拘禁了起來,要把我當AMAZON一樣研究嗎?

我撕下皮膚上貼著佳穂給的財團X特製的人工皮炸藥,
將房門的電子鎖炸壞後,摸到了主控室,用我僅有的電腦知識,連線給了戰兔
戰兔開始用逆追蹤的方式開始挖了菲尼克斯電腦的資料,
不過就算是戰兔將公司的伺服弄成軍規等級,傳輸的速度還是不夠...

這時有4個看起來像是機要的人登場了...
帶著墨鏡的先開口說「Wait!Wait!白木先生這樣不行,我們還沒幫你分析體內的不正常的力量,這樣你要是發生什麼事我們沒辦法幫你」
「這檢查方式我領教了,比大腸鏡檢查還不爽啊!還有簡直是把人當AMAZON Alpha囚禁一樣了」

這時最老練的看起來像是老大像是受到驚嚇一樣,開口說話了「你怎麼知道AMAZON Alpha的...」
「AMAZON計劃始末我都知道,包括4C跟野座間製薬」

這個老大表情充滿了不安
「看來有人不只知道,參與過對嗎?」
墨鏡仔「這都是過去的事了,現在更重要是你體內那股像惡魔的Potential...」
我打斷了墨鏡仔「你們有聽過超能者嗎?」
墨鏡仔「學園都市研究的超能力者,Everybody knows!」
「看來有人知道,太好了,那麼知道二十多年前的超能者殲滅3000傭兵事件嗎?」

現場一片沉寂...我靠著電腦操控台
「我來說說好了,當時財團X跟學園都市合作,要強制啟發超能沒覺醒的人,
結果,雖然成功啟發了超能,而且威力比當時預估的等級還大,
但是超能者個性產生大轉變,像是惡魔一樣的邪惡個性」

看到現場的人還在聽我說,電腦的傳輸還差一點,我就繼續說
「當時有個被啟發的超能者個性變得極劇殘暴,被當作兵器管理對待,
最重大的任務,就是有3000個精強的傭兵入侵,不到3分鐘,8成身首異處,一成五沒有全屍,其他沒有屍體...」

有個比較老練的部下回應了我「說故事騙小孩呢!要是有這種事,這個人早就被管制起來了」
「你說的沒錯,財團X就是有辦法讓這件事消失,不過據說只要是負責特殊機關的首長都有聽過簡報,對吧!那邊的老大」
老大眉頭一皺「這個是極機密的事,根本不會有人知道!你怎麼會...」

我故意邪惡的笑後突然大聲「因為在你們面前的,就是當年有著你們譬喻為惡魔力量的超能者啊!」

這4個宴陶還在吃驚的時候傳輸完成了,我趕快蹲下
我背後的牆炸破了一個洞..

「少爺!快點!」
白色的金甲忍者-花吹雪在洞外對我喊著,趁他們還在因為爆炸手忙腳亂時,
我跟花吹雪 縱身一躍從空中跳了下去

在空中,花吹雪 將旋風昇華器[改]跟昇華鑰給了我,

戴上驅動器後,看到有個蜘蛛人樣子的假面騎士也跳了下來,拿個印章往腰間的驅動器一蓋,長出了翅膀
並沒有拿著射擊武器,看來是要活捉我們

我按下昇華鑰的按鈕發出:[DESTORY]的聲音後插入驅動器拉開板機
在空中變身成假面騎士DECADE VIOLENT EMOTION(激情態),
馬上拿起RideBooker(ライドブッカー)鎗模式 連續射擊,
擊中蜘蛛人樣子的假面騎士翅膀後,再連拉了2次驅動器板機使出必殺技(次元踢)

數枚巨大發光的卡牌形成軌跡鎖定了蜘蛛人樣子的假面騎士,
刻意減弱了力道,只把蜘蛛假面騎士踢回天空基地,
我又開始向下墜落,落達跟花吹雪一樣高度後

花吹雪「少爺,接下來呢?墜落點安全嗎?」
「可能掉到哪個民宅上吧,運氣好一點看有沒有游泳池,不過這季節應該都沒水了吧!」
花吹雪 慌張地胡言亂語「!@#$%^」
「不要緊張啦!」

我拉了一次驅動器板機,KamenRide使用了(昭和)天空騎士的力量,抱著花吹雪穩定的飛回,
途中看到戰兔也變身Build獵鷹加特林型態 在空中等著
Build「沒想到Decade會飛啊?!」
「用了以前天空騎士的力量,還好有想到」
花吹雪「咱以為戰兔哥會先來接,嚇死咱了」
「你以為戰兔一個人當兩個人用啊!又要抓數據又要來接我們」
Build「白木的分析很不錯,基本上都算對,只是有接人的這個小細節偏差,
對了!剛剛挖的資料有暗碼化,要花點時間給電腦跑,可以請飛電的超級電腦幫忙嗎?」
「現在沒有職務的我沒有理由回去要求什麼,沒有把握交涉成功」
花吹雪「可以回去了嗎?咱今天被嚇夠了...」
Build「受過訓練上過戰場的刺客還會還怕啊?!」
花吹雪「咱不怕,咱是怕要是少爺有什麼意外,會在白間家族留下汙名der...」

我跟戰兔笑了笑後,飛回了戰兔在乃木商業的實驗室(兼住所)

花吹雪垂頭說「下次我還是先跟那個馬鈴薯偶像宅(猿渡一海/假面騎士Grease)借鳳凰滿裝瓶好了...」
Build「回去要一起去吃燒肉嗎?」
我跟花吹雪異口同聲「不要!」


夜晚

又來了[幸福澡堂]盥洗,這次泡了個人獨享藥草池...

突然五十嵐一輝又進來澡堂
一輝「白木先生你到底是在幹嘛?」
「哀,要是進來的是個美少女就好了...」
一輝「白木先生你很奇怪,幫你去菲尼克斯檢查,你卻搞得那邊天翻地覆,你既然不是死亡之徒,那為什麼要破壞菲尼克斯?」
「我說啊,你知道我到那邊發生什麼事嗎?」
一輝「我在現場的弟弟-大二說,你假裝檢查,偷了基地的資料,又跟忍者小姐姐破壞了基地逃走了...」
「如果這樣,為什麼我還敢回來這裡?」
一輝「那個...你來要對我們家怎樣嗎?」
「真是飯桶掛車輪(台語),來對付你們家是來脫光光洗澡喔!」
一輝「那個...這個...」
「你聽到就是事實的全部嗎?」
一輝「不是這樣嗎?」
「Moron!你陷入了流言盲點了,要聽聽我的事發經過嗎?」

五十嵐一輝點了點頭 將今朝發生的事說了一遍
一輝「我不相信,你的目的根本不合邏輯」
「單純的拒絕兩邊,兩邊都會持續再進一步交涉,如果交惡兩方,兩方都會視為敵,但是這兩方不會合作,自然也不會回頭相求」
一輝「這樣不會被兩邊輪流攻擊嗎?」
「知道三國鼎立嗎?」
一輝「知道啊!三國志的,可是白木先生你可以跟菲尼克斯,死亡之徒抗衡嗎?」
「三國鬥最兇的魏與蜀,而吳的動作沒有魏與蜀多,但是卻能抗衡知道為什麼嗎?」
一輝「那個...好像是一場大戰...」
「赤壁之戰!這場大戰中展現了吳的實力,就像是昨晚跟今早發生的戰鬥之後的關係」
一輝「菲尼克斯贏了,接下來不就...」
「不會怎麼樣,因為菲尼克斯沒有對付我的意義,你沒有想過菲尼克斯輸的可能嗎?」
一輝「菲尼克斯不可能會輸的!」
「要是菲尼克斯輸了,就換我跟我的夥伴一起來對付死亡之徒」
一輝「那為什麼不直接幫助菲尼克斯就好?」
「就說你還是小朋友,敵人不只死亡之徒而已,在暗地裡還有其他的惡勢力,
就像是三國領土外還有其他的外族勢力一直虎視眈眈的覬覦中原這塊大餅」
一輝「白木先生的目的是...」
「讓你們跟死亡之徒的對決不會有外來變數,現在是你們的舞台,其他的事交給我們就行了」
一輝「白木先生的心意我了解了,原來白木先生想的這麼多」
「你知道陣營九宮格嗎?」
一輝「不知道!」

跟五十嵐解釋了一下
「世上不是只有善、惡與中立,你屬於守序善良,菲尼克斯是守序中立,死亡之徒是中立邪惡,
我只是個表面守序邪惡卻是混亂善良的鷄八郎而已啊!」
一輝「白木先生的形容真的很深奧...」

我起身圍起毛巾「上網看看meme哏圖你就懂了,跟你講這些真沉重,跟美少女蔣幹畫還比較開心一點」
一輝對我鞠了個躬「謝謝白木先生的指教,雖然不是很了解,我會再好好研究的」


來到了外面,看到兩個熟悉的身影在按摩椅上...

女S乾了一瓶咖啡牛奶「啊!要是夏天冰啤酒就好了,有這澡堂真是不錯!」
女I拿著牛奶「沒想到這天氣還能做三溫暖泡熱呼呼的美人湯」
這兩個...是對面鄰居兼同事白石跟企劃部的生田

「妳們兩個...怎麼來這裡了?」
白石「啊!居然是小白,你一個人來這裡洗啊?不是跟西野在家一起洗嗎?」
生田「大概又是白木做了什麼白目的事情了,被西野趕出來了?」
兩人對看同聲「ㄋㄟ(ね)~」
「並沒有!是家裡熱水器待修中!我們好得很!」

一輝過來說「兩位小姐姐不好意思,飲料要結帳喔!」
白石「這樣喔...那小白付錢!」
生田「白木付錢~」
「為什麼我要幫你們兩個付錢?」
生田「遇到佳穂說報你房東的名字可以免費,我們就沒帶錢來了!」
白石「都同事6年要邁向第7年了,幫忙付點小錢沒關係啦!」
我握起拳頭,額頭冒出#「妳們喔!!!」

番台付錢時我嘴裡碎碎念著,五十嵐仔細聽
一輝一臉厭惡的說「白木先生真的是惡魔!居然詛咒她們嫁不出去...」
「就說過我是邪惡的鷄八郎咩!」

創作回應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