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往
大廳
小說

【二創同人小説】假面騎士True Revice---【賭上性命的英雄】 - 第六十六章

superrider | 2024-04-15 20:54:33 | 巴幣 100 | 人氣 41

連載中賭上性命的英雄
資料夾簡介
假面騎士True Revice的第一篇章(部曲),以門田廣見為視角展開。

第六十六章 是黑是白,誰也説不清

    「時隔不到兩年,亡命眾又再一次對溪谷區掀起騷亂,據瞭解,從11月1日開始的散播謠言,到第二天的正式襲擊,此次騷亂很顯然是有計劃性的針對市民和菲尼克斯,雖然菲尼克斯已出動行動分隊和駐扎分隊,擺平了此次騷亂,但也造成菲尼克斯若干隊員出現一定的傷亡,而較慶幸的是,此次騷亂中,部分市民除了僅受輕重傷以外,無一人身亡。」

    「雖然根據目擊者的説詞,亡命眾疑似使用了某個不明道具,將不明怪物召喚出來,掀起劇烈恐慌,不過考慮到菲尼克斯行動分隊和駐扎分隊,已擺平此次騷亂的緣故,加之也順利將那群怪物徹底消滅,現菲尼克斯暫時未有宣佈溪谷區進入緊急狀態的打算……

    新聞播報,讓遠在角雲町的美咲,也知道了此事。

    「阿母,是阿哥那邊!」

    「怎麽了,美咲?」

    聽到菲尼克斯有很多人展開行動時受傷,她們兩母女第一個聯想到的自然是廣見哥!於是打電話給他,關心一下他近來如何……

    「阿母已經看了今天的新聞報導了……

    「阿哥,你沒事吧!」

    「阿母、美咲,我沒事,只是受了點輕傷,不過事情已經順利解決了。」

    雖然廣見哥表明自己沒有生命危險,但美咲很不放心。

    「這樣不行,阿哥,等我明年入讀菲尼克斯訓練學校了,我也稍微幫你一點忙吧。」

    「喂喂喂,到那時候妳還是先乖乖在訓練學校讀書吧,況且我有值得信任的下屬在協助我,我不會有事的。」

    「那好吧,廣見,工作之餘要好好照顧自己的身體啊,別累壞了。」

    「知道了,阿母。」

    「阿哥加油!」

    剛挂掉電話,桶谷分隊長上門前來辦公室,便看到廣見哥身上的傷還在。臉上有一處,手腕上也有很多……是當天那次由亡命眾的信徒發起的騷亂時留下的。

    「桶谷,你來得正好,我想知道,兩個分隊部門都人都怎樣了?」

    「是,司令……。」桶谷分隊長隨即報告:「行動分隊裏面,僅第3行動分隊出現死傷,而我們駐扎分隊方面,僅十多人受傷……不過和14年前的慘劇比較,這……已經是不幸中的大幸了,而且還是在亡命眾一票信徒發起騷亂的時候。

    「些微的……傷亡嗎?」其實廣見哥心裏明白,這個突然就發生的情況,不代表這次菲尼克斯能夠化解,而且看是信徒們搞出來的,就代表事情開始變得越來越棘手了。

    「倒是司令您……的傷勢好多了嗎?」

    「哎,只是皮外傷,沒什麽大礙……不過當天的事,不排除過一段日子後還是會發生,到時有可能會更多的傷亡,不是發生在市民們身上,就是發生在我們身上,所以你們大家務必要提高警惕,當然,我也一樣。」

    「我明白了,司令。」

    接著,廣見哥便打給龍彥先生,關心一下他的傷勢,畢竟當天他也是受了傷。

    「堂堂一個司令,居然會打電話來關心一個分隊隊員的我?若林司令已經關心過我了呢。」

    「是我想以同期的身份關心你嘛,畢竟同事一場。……你好很多了咯?

    聽到廣見哥的關心,龍彥先生笑著囂張道:「我是誰?我可是第15期副首席——田淵龍彥啊,這點程度要不了我的命的。」

    「喂,這種大話不好亂説啊。」

    「你管我。……你才是,不要給我亂來啊,你都差點進入鬼門關了。

    「……嗯,我知道的。

    但廣見哥其實還有一件事,一定要做到,那就是……揪出14年前造成那次慘劇的罪魁禍首,如果連兩年前,麻生先生和步先生的死也算上去的話,那廣見哥此時此刻,唯一的欲望就浮現出來了……那就是……

    「就算真要賭上自己的性命……我也要把那個人揪出來,為阿爸,也爲麻生和步……報仇雪恨。」

    不過,爲了厘清當天所遇到的怪物是什麽,廣見哥向若林司令請示:「我想前往天空基地,找司令您詢問一些事。」

    「可以。」

    被批准了以後,只需要一個步驟就可以進入天空基地裏面了,那步驟是什麽呢?

    ……其實,像廣見哥這樣職級的菲尼克斯幹部,所擁有的終端機Gundephone,裏面就有一個按鈕是與天空基地的傳送機連接在一起的,只要一按下,傳送機就會感應到終端機的全球定位系統,將目標人物從地面上轉移進去,這樣就形成了空間轉移的現象。

    這是廣見哥頭一次體驗到這個過程,大開眼界地仿佛置身於科幻的景象裏頭……只是基地内部的裝潢設施卻很普通,就跟一艘普通的航空母艦沒什麽分別。

    他還根據平面圖的指示,一路前往艦橋,打開了門,若林司令真的在指揮中心裏面。

    「你來了,門田,剛好有個人想見你。」

    「……誰啊?」

    「It's me! 」

    很巧的,狩崎博士也在裏面,同時還一副洋洋得意的表情,與廣見哥碰上面。

    「這位一定就是門田廣見,中央駐屯地司令兼駐扎分隊指揮官對吧?我自我介紹一下,喬治·狩崎,是新加入的菲尼克斯科研團隊的一員,但喬治是我的英文名,實際上我本名叫狩崎重賀。」

    「……是……你好……狩崎博士。

    這,不僅是廣見哥和狩崎博士的第一次相遇,也是他倆第一次握手打招呼,他倆那微妙,同時有很奇妙的關係,注定引導接下來的事態發展……

    「我看司令應該小我個兩三歲吧?不介意我直接稱呼你的名字吧……廣見?

    「誒……這……

    「其實菲尼克斯能夠成立,狩崎的父親有做出一定的貢獻,雖然在許多人來看他是空降的,但他的學歷和知識天賦卻不是浪得虛名的,算是個值得相信的人物。」若林司令急著解釋道。

    「……是……」算是把廣見哥忽悠過去了。

    廣見哥還沒説明來這裏找若林司令是有什麽事,但別説是若林司令了,就連狩崎博士也一眼看穿了……

    「你一定很好奇,當天亡命眾的信徒是用什麽東西,召喚出的什麽怪物對吧?」

    回想起當天那群怪物出沒的時候,姿勢怪異,但攻擊性的行爲很暴力、很亂來,廣見哥就覺得很猜不透。

    「是……白天那群怪物到底是什麽?聼第3行動分隊的龍彥說,它們個個都長得很像惡魔……可在我看來,卻一點都不像。」

    「沒錯,它們的確是惡魔的……具象化的一部分……

    「……司令和博士都知道些什麽?

    剛好,一份來自隸屬於菲尼克斯的遺傳因子研究所的檢測報告出爐了,是發送到狩崎博士的平板電腦裏面。

    「檢測報告顯示,第3行動分隊所回收過來的那些像大理石的碎片,是由一種堅固,且能適應環境變化的岩石加工製成的,這種岩石只在拉丁美洲才能找得到,科研團隊還從那些碎片中發現到一絲絲的惡魔氣息,説明了正是那些碎片的源頭——罪惡印章,所召喚出的那群像惡魔一樣的步兵。而且……罪惡印章那種道具,是我已故父親所發明出來的,現有一部分印章被外流到亡命眾手上。

    廣見哥自然驚訝地道:「有這種事?」

    回想起千草小姐之前問的問題,若林司令很清楚知道,紙包不住火:「好吧,門田,反正事情開始進入膠著狀態了,我現在就全部都告訴你……

    狩崎博士補充道:「但前提是,從現在開始,一場人魔大戰就要拉開序幕了……雖然不知道會打多久啦。

    「……什麽啊?」他開始意識到,事態愈發嚴重了。



    至於亡命眾信徒那邊呢?……秋元小姐和千草小姐等一批信徒好不容易逃了回來,回到她們的其中一個本營,針對她們當天的表現,歐魯特卡以及路西法神父,也是知道了不少……雖然神父他老人家並沒有出面説法,只有歐魯特卡而已。

    「雖然有信徒被菲尼克斯捉拿了,不過看到妳們那麽賣命地掀起騷亂,路西法神父對妳們的表現很是滿意,尤其是秋元睦以及三輪絢,妳們倆。」

    「謝謝歐魯特卡大人的贊賞。」

    歐魯特卡指的是秋元小姐不放棄地召喚出惡魔兵,試圖進一步重創菲尼克斯,她被贊賞的時候,是很欣喜的,而千草小姐……她有做出什麽貢獻嗎?就連她本人也不知所措。

    「我……有做什麽嗎?我記得當時我只顧著躲藏,沒做什麽貢獻。

    「我們也是失算了嘛,沒想到菲尼克斯的反應會那麽快,會選擇先下手爲强,但也是多虧了妳趁著騷亂,就帶領信徒們逃離現場,而不至於全被菲尼克斯捉拿,不然要拉攏新的人加入,會很麻煩的。」

    「……是嗎。

    「就像往常一樣,拉攏許多人加入我們亡命眾,為提取惡魔的力量做足準備,必要的話復習一下亡命眾所訂下的戒律吧,那可是整個組織的精髓啊。」

    「遵命,歐魯特卡大人!!」

    但千草小姐開始感到奇怪,明明阿奎萊拉是亡命眾的女王,可獨斷專權的人卻是她的輔佐者歐魯特卡,他甚至還活得像個山大王一樣,説什麽就什麽,種種疑惑開始浮現在腦海中。

    「……難道阿奎萊拉女王只是一個傀儡?」

    不過也有可能是她想太多了……吧。

    「那天真的很謝謝妳,小絢?」

    千草小姐很困惑,自己都沒幫過秋元小姐,爲什麽要謝她。

    「就像歐魯特卡大人説的,當時要不是妳急中生智,叫我們趕快逃走,可能我們早就被那群虛假的天使抓走了吧。」

    「可是……爲什麽妳們爲什麽要稱呼菲尼克斯為虛假的天使?

    「衝著他們虛僞,欺瞞我們,表面上說會像個天使一樣,守護全國乃至全世界的和平,守護個王八蛋!他們個個都把我們這些低層的視爲草芥,一概不理,而且還欺壓我們,就算亡命眾給他們降下天罰了,他們不但不怕,還視亡命眾爲造成慘劇的罪魁禍首,讓許多市民憎恨我們!」

    「等等……當年那次慘劇……不也是造成很多無辜市民死去的嗎?

    「爲了亡命眾的真理,爲了大義,也爲了基夫大人,犧牲多少人都無所謂!」

    此番爭論,讓我清楚看到,秋元小姐是多麽地痛恨菲尼克斯的「所作所爲」,可曾為菲尼克斯一員的千草小姐,卻不解爲什麽對方的想法會如何偏激,更不要説……對方完全不知道,眼前的千草小姐就是她最痛恨的菲尼克斯的其中一人。

    「神父大人在各個地方傳教,都充分説明了菲尼克斯種種的惡行,點醒每一個人,當時的我就是多虧了神父大人,才能夠看清他們的真面目,也才會毫不猶豫地加入亡命眾,想爲組織做出貢獻的。」

    聽到秋元小姐表露了自己的想法,千草小姐完全説不出話來……她找不到點來反駁,不,是根本沒得好反駁。

    「這是要怎樣……我都開始搞不明白到底是怎樣了……」

    「但無論如何,妳應該為妳加入我們亡命眾而感到慶幸才是,畢竟現在有許多人,各階層的人士,都是亡命眾的信徒了,就算不是正式的信徒,也有許多的信仰者在支持我們了。」

    「……有這麽多?」

    「只是妳不知道而已。」

    ……這也是亡命眾信徒怎麽抓都抓不完的根本因素之一吧。

    「我先走了,我們就星期日在那裏集合吧,當天會有一場禮拜,説不定我們會見到阿奎萊拉女王大人的尊容呢?」

    於是,秋元小姐和千草小姐道別這一天,各自回家去了……只不過……

    在千草小姐身上,她好像感覺到……已經有人在盯著她了……

    「…………

    而那個盯上千草小姐的不明的家夥……卻有著另外的盤算,還影響到多年以後的事態發展……

    「Who's that girl? 」

- 未完待續 -

創作回應

追蹤 創作集

作者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