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言靈鬼靈 其之一

達斯緋奏 | 2021-12-04 20:06:45 | 巴幣 0 | 人氣 64


12月3日

乃木商業3樓的辦公室內,有群OL再討輪著重要事情
營業部的後輩 筒井 看著月曆感嘆地說
「不知道今年有沒有年終獎金?」
客服部的山下 欲哭無淚地說
「我們客服今年沒希望成長了啦!未解決的Case比解決的多...去他的死亡之徒!」
筒井「業務部也好不到哪去,今年國外的產品沒辦法如期交貨,公司賠了不少違約金,能賣的都是自製的產品,接受度又不高,白石前輩都扛不住業績了,白木前輩跟柴田根本在燃燒生命,跑業務還要兼義務打怪,辦公桌上不是代餐凝膠就是提神飲料(by戰兔精製)...」
山下「只有白木前輩吧!我看柴田很多時候都不是在做自己的事...桌上老出現她說是寶物的東西」
筒井「好像是...只有她跟田村、賀喜在那邊嗨而已」

手上抱著一瓶水路過偷聽的庶務課-新內
「沒年終就像老娘靠自己團購賺外快啊!」
山下、筒井同聲敵愾「先放下你手上的水!偷水小偷!」

企劃部的生田邊Key著電腦邊對她們說
「與其在那邊聊天,不如像你們前輩一樣,做好自己的工作先」
山下、筒井同聲「好~」


我跟柴田與客戶在會客室談事情

一個穿著和服風格外套的青年「ㄟ?今年數量不夠?」
柴田「天空寺先生抱歉!今年真的因為代工廠跟運輸產能不足,能如期交貨的量只有7成,請您見諒...」

這個穿著和服風格外套的是天空寺 尊,大天空寺的寺主,同時也是假面騎士Ghost,跟我們公司有業務來往
天空寺「今年狀況我不是不清楚,死亡之徒比滅亡迅雷還囂張,只是今年的守護符御守跟繪馬木板只有去年的7成,這量不夠啊!」
「抱歉,今年中國的代工廠喊漲,加上海運又出現障礙,目前7成的量已經是我們最大的努力了」
天空寺「雖然知道白木先生的難處啦,在商言商啦!那...項款?」
柴田「就扣除違約款跟其他的款項我們會再發一份價單給您」
天空寺「其實大家都那麼熟了,可以再談,只是...」
「有什麼事是要我們幫忙嗎?」
天空寺「你們知道言靈嗎?」
我跟柴田「不知道!」
天空寺「最近我們業界有傳言,有個地方居民們被名為「言靈」的折騰著,只要她們在公寓裡所說的話,都將會靈驗成為現實…」
柴田「這麼神奇?」
天空寺「不過有代價,說的人會付出代價」
「會是超能者還是死亡之徒作祟嗎?還是蓋亞記憶體嗎?以前有一個[LAIR]的記憶體,可以謊言成針(from假面騎士W 23、24話)」
天空寺「我之前懷疑是眼魔,但是山之內去看過一次後說不是眼魔覺得棘手,就沒有接案」
「如果連眼魔都不是,我是聽過七瀬說過有個富豪村的故事,非常注重禮儀的山神,能夠通過考驗就能入籍那邊,不過失敗代價也很大就是...(from岸辺露伴一動不動)」
天空寺「那個78的山神我知道,難交關...」

這時我的電話響起..是泊 進之介(假面騎士Drive)打來的,跟天空寺點了頭後接起電話
「泊先生好久不見!」
泊「白木好久不見,客套話就不說了,最近霧子(泊之妻)有跟你聯絡嗎?」
(泊 霧子 ;舊姓詩島)

「沒有...失聯多久了?」
泊「10月9日到現在」
「大概跟七瀬差不多時間!」
泊「七瀬也失聯了?」
「我是想說她演戲可能需要專心,就沒打擾她,沒想到就聯絡不到人了,霧子有什麼線索嗎?」
泊「只有說她要去臥底調查一件公寓殺人案,就沒消息了」
「這樣啊..我是完全沒有消息」
泊「這樣啊,那我這裡也幫忙注意一下,麻煩你也...」
「我知道!」

結束跟泊 進之介連絡後
天空寺「泊 先生嗎?發生什麼事了嗎?」
「霧子失聯,跟七瀬的失聯時間一樣」
柴田「ㄟ?七瀬姐姐失蹤?怎麼可能?」
天空寺摸著下巴說「霧子大嫂失聯的時間,跟[言靈]發生的時間差不多...」
柴田「這太巧合了吧!」

天空寺起身說「那這樣好了,日曜日我們一起去那個[言靈]公寓看看吧,
我剛剛沒說的事,最近那邊才有人可能因為[靈]而喪生...我在想這會不會這其中有什麼關係?」
「如果真的是這樣...真的要去看一看了!」
柴田「恩!學長加油!」
我拉了柴田的耳朵說「聽者有份!日曜日跟我們一起去!」
柴田「不要啦!人家才看上博物館參展乃木坂46的禮服...」
我大力拉了柴田耳朵
柴田「我知道啦!我知道啦!我去就是了!」


12/5 日曜日

天還沒亮,天空寺 尊、柴田、女僕-佳穂跟我四個人浩浩蕩蕩一起出發到Ladies Court葉鳥(レディスコート葉鳥)
路程很不順利,原本上山的路不能通行,變成要步行,
後來不知道為什麼鬼打牆又迷路,到了一個小溪旁暫時休息...

柴田「是不是遇到魔神仔了,怎麼一直鬼打牆啊!」
女僕-佳穂「好奇怪,咱的方向認知不會錯啊!」
「冷靜一點,現在天沒黑,空氣都很正常,可能是地磁的關係吧?」

天空寺比著劍指凝神後回頭跟我們說
「我完全感覺不到氣息...太奇怪了,好像靈都在躲著我們」

我對天空寺說「先休息一下!等等再一起討論怎麼回事!」

就在這時候起了一陣妖風...
天空寺「邪惡的氣!」

妖風溪上凝集...河床爬出一隻四支螯巨大身軀的妖蟹
柴田拿出Diend驅動鎗對準「妖怪啊!!!」
繫上Omega驅動器拿出眼魂的天空寺「我沒看過這種靈!」
女僕-佳穂也拿出黃色的變壓蒸氣鎗「少爺!要戰鬥嗎?...少爺?!」

我看著這隻巨大的妖蟹,手握著拳頭不斷的顫抖著...
開槍射擊的柴田「學長...不要嚇人啊!」

我強制冷靜下來,將握拳的拳頭鬆開,繫上旋風昇華器[改]跟DECADE昇華鑰

我、柴田、天空寺「変身!」
女僕-佳穂「蒸血(ジョウケツ)!」

四人一齊變身假面騎士Decade V.E、假面騎士Diend、假面騎士Ghost及花吹雪

Diend及花吹雪連續射擊了妖蟹,但造成的傷害還沒有想像的大...
Ghost的攻擊可以把妖蟹的殼打到碎裂,而我把妖蟹的螯斬斷後,妖蟹的傷馬上就復原,
這樣下去會變成持久戰,雖然不會輸,但是挺麻煩的

突然耳邊有個清亮的小小聲音:「響鬼(Hibiki)」

我馬上叫著了柴田Diend
「柴田!招喚威吹鬼、斬鬼(from響鬼世界的第二騎士)」
手忙腳亂掏卡的柴田Diend「ㄟ!等等!等等!」
「佳穂掩護柴田!」

拉了昇華器板機,[KamenRide Hibiki]使出響鬼的能力,拿出了音擊鼓棒
柴田Diend也招喚出了威吹鬼、斬鬼,
Ghost也使用了貝多芬眼魂支援

開始對妖蟹音樂攻擊

佳穂-花吹雪 轉掩護我避免妖蟹的巨螯回擊
柴田Diend也拿出了音擊鼓棒一起攻擊
Final Attack Ride Hibiki
4人(+2)一下子就擊殺了妖蟹

4人解除變身後
女僕-佳穂衝過來對我拍馬屁「少爺太厲害了!居然可以馬上統合我們擊殺那隻妖怪!少爺無敵!」
柴田「剛剛一下子我以為學長又要暴走了」
天空寺「白木先生有看過這個妖怪嗎?一下子就能出對策!」

我深呼吸了一口氣,開口說明了「那是魔化魍-妖蟹變異體!」
--
魔化魍(まかもう)
假面騎士響鬼中登場的怪物之稱,為大自然異變的異形產物。從古代開始,被人們稱作「妖怪」或「惡靈」。

白木14歲時,因為超能沒有覺醒,被送到「猛士」東海支部接受鬼的訓練,
但是被指揮官認為當時的新人中最差,在野外訓練時被惡意放生,
遇到一個流浪大叔,傳授劍技:劍無式
當時訓練的新人群被不明的魔化魍攻擊無法抗衡,白木用了劍無式-緻﹅辟﹅落三式打敗魔化魍,
但是被指揮官知道非音擊戰士的戰技擊敗魔化魍,因而被逐出...
--

天空寺「居然有我不知道的妖怪!白木先生的過去...真是讓人驚訝!」
女僕-佳穂驕傲地說「少爺小時候就很厲害了喔!」
柴田「學長小時候到底過的什麼生活啊?!」
「這些不是問題,嚴重的是這裡為什麼會出現魔化魍!關東的魔化魍在12年前應該絕跡才對!」

天空寺拍拍我的肩說「先不要想這麼多,打倒妖蟹後,很多的靈都跑出來感謝我們,怎麼走出去也清楚了!」
柴田「是啊!先離開這裡才是優先事項!」

女僕-佳穂從保溫杯給我斟了杯熱茶,我看著這杯熱茶
原本想說只是帶著遊玩的心情來的,出現了絕跡的魔化魍,我要認真的面對這趟探索了!

接下來就順利地到達Ladies Court葉鳥(言霊荘-レディスコート葉鳥)...

つづく 續

創作回應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