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言靈鬼靈 其之三

達斯緋奏 | 2021-12-18 20:13:40 | 巴幣 0 | 人氣 92


(本篇發生在 言靈莊 最終章後)
12月10日

前幾天跟天空寺 尊在言靈莊的神社給吃排頭,
在聖大附醫得到了很有用的情報及建議後

下班的時候,經過了公司路尾的乃木神社時,厚著臉皮跟了巫女-聖来討論有關於言靈莊神社的事

很意外的巫女-聖来非常關心這件事,說言靈不可怕,只要對自己說過的話負責就不受它控制,
至於我身上的被那邊神官說我身上的超能是渾沌的力量

巫女-聖来「力量的神聖或是邪惡,都是自己的意念,包括我們水手服戰士一樣,跟黑月王國的力量也是一樣,
之前白木先生也變身假面騎士幫助過我們,假面騎士起初不也是邪惡的力量嗎?只是向善向惡,都是自己決定的」

這些道理我都懂,只是給聖来這樣講,心理安穩的多些

然後巫女-聖来拿出破魔矢、靈符跟御守

巫女-聖来帶著很偶像的笑容說「現在一次買3套打九折喔!」

結果還是要錢的商業行為嗎!


12月17日 夜

大天宮寺的天空寺 尊也是假面騎士Ghost
來到我家跟我及女僕-佳穂討論著之前言靈莊的事,
天空寺說只要是靈,絕對感應的到,不管是多微弱的,這次真的太奇怪了,完全沒有感覺,
天空寺決定週日正面對決言靈,如果是真的是惡靈,眼魂的力量絕對能夠抗衡
我也準備好了Ghost的Ride卡片,雖然不能用DCD騎士錶頭,至少在還能給柴田Diend驅動鎗使用


12月19日 朝

跟天空寺一起騎上機車,我載著女僕-佳穂,等柴田...
不過在集合點等了快一個鐘頭後,柴田居然傳訊息給我們說不想淌這趟渾水,跟田村、賀喜出去玩了...
(其實是這三個人已經變成像Cat's Eye的女賊團,前一天一起去偷東西了)
還傳了貼圖:ご武運を(武運昌隆)

我正想用頭撞放油箱上的安全帽的時候,女僕-佳穂抓住了我的頭...
女僕-佳穂「少爺...別這樣!人都有想逃避的時候,」
「逃避可恥而且沒用!」
天空寺「沒辦法,畢竟當初她就是被你強迫來的嗎...」

渡邊瞳(泊 霧子)這時候打了電話來,說跟歌川及神官一起化解了言靈之謎,
被言靈所困住的住戶都被釋放出來,但是每個人卻是還是像生病一樣倒下來了
而歌川去找神官就沒了下落,電話還是靠著警務的迴線才播了出來

渡邊說完也說了自己也像以前被惡路程式感染一樣,非常難過
但是公寓還是像被束縛住一樣

「我們馬上到!」
跟天空寺點了頭之後戴上安全帽馬上啟程
騎車就在來到Ladies Court葉鳥的路上居然出現了些崩源體病毒(バグスターウイルス/Burgster Virus)的雜兵
跟天空寺騎著機車催足油門 直.接.撞!
撞飛雜兵後,來到Ladies Court葉鳥,

仨人進入公寓後,空間封閉起來變得異常大,像是遊戲場景一般,不是之前的大廳

我們三人背靠背,觀察四周
天空寺「白木、佳穂小心,這空間我以前遇過!」
「啊!之前也跟七瀬也有碰過幾次!」
女僕-佳穂「看來像是Burgster做出來的空間」

穿著白大衣的房東-葉鳥出現在我們面前
天空寺看到驚說「你是Dr.Pac-Man財前沒錯吧!」
財前(葉鳥)「Ghost!你會出現滿讓我意外的,不過這次Ex-Aid不在,你能打敗它嗎?」

財前戴上Gashacon Bugwiser(ガシャコンバグヴァイザー;缺陷產生儀)
招喚出了一個巨型人偶Hatena Burgster(ハテナバグスター)

天空寺「怎麼是這傢伙!」
(這個Hatena Burgster(ハテナバグスター)天空寺之前用了三位一體的戰國武將眼魂才打倒,現在沒有那顆眼魂了)
天空寺 拿出眼魂變身假面騎士Ghost
女僕-佳穂把星雲蒸氣鎗2插入忍者滿裝瓶,槍口朝上扣下板機
「蒸血(ジョウケツ)!」
變壓蒸氣鎗「MistMatch!NinJa…NinJa…Spray!」
發出一陣煙霧及雪花後佳穂全身覆蓋了白色皮膚及金甲,忍者的外型,變身成 花吹雪(ハナフブキ)
兩人一起打下Hatena Burgster的攻擊

我跟葉鳥面對面
「你到底是誰?為什麼要控制這間公寓住戶?」
財前(葉鳥)「我是財前美智彦博士,一切都是為了實驗」
「實驗?崩源體病毒嗎?」
財前(葉鳥)「當然,我這是比財團X研究還早還多,比你那個皓呆老子更有力的研究!」
「看來你曾經待過財團X東海分局喽?」
財前(葉鳥)「沒錯!白木緋奏!當年你老子的超能者研究根本荒誕至極,讓自己的兒子當實驗品,失控了還得意地說成功了!」
「或許我老子是很不符常規的研究者,但是絕不會利用局外的無辜人來做實驗」
財前(葉鳥)「實驗就是要有犧牲,所以你老子才會成不了大器,一輩子待在東海的研究室」

財前(葉鳥)變身Genomes(ゲノムス)
財前Genomes身後出現一個鐵櫃「這就是最後的實驗櫃,把崩源體病毒直接崁入活體的特殊機關」
「我會讓你的實驗失敗的,而你的失敗就是我的快樂!」
財前Genomes「這句話應該是我說的,實驗體是你重要的人喔!」
「難道...」
財前Genomes「7號室的歌川...喔!應該是西野才對!」

我繫上了旋風昇華器改跟DECADE昇華鑰
我按下昇華鑰的按鈕發出:[DESTORY]的聲音後插入驅動器後
拉了板機沒反應?!

Genomes的Gashacon Bugwiser發出著不正常的光

「難道是高能波干擾阻抗,你行!」
Genomes「你不能變DECADE了,來吧!快變回以前那個殺人兵器-白色惡魔吧!」

我抄起地上一支拖把上的木棍刺向Genomes
「劍無式-辟」
BGM:

Genomes「這是什麼攻擊?不痛不癢的」
「你確定嗎?」

Genomes腹部出現裂痕,退後了幾步
「怎麼可能...Ex-Aid都打不傷我!一支木棍?」

我揮動木棍笑著說
「如果你不說你在財團X待過,我可能還會緊張一點,而且你還說在我老子的研究所做過,我大概知道了...」
Genomes「怎麼?我了解你,你應該會緊張才對!」
「白癡!我老子雖然喜歡高調說他兒子超能有多厲害,但是其他的卻是最保密的啊!」
Genomes「什麼?」
「你知道嗎?反派最大的敗筆是什麼?」
Genomes「準備不周全?!
「錯!是自以為是的話多!」

我俯衝向Genomes,Genomes對我出右拳,向左閃避後跳起
「劍無式-落」
從上而下一棍打向Genomes右腕上的Gashacon Bugwiser

打Gashacon Bugwiser把木棍打斷了之後趕緊拉開距離
Genomes「用木棍攻擊攻擊是沒有效的!」

我把斷了木棍一丟,對Genomes做挑釁的手勢
Genomes「少看不起人了!」

Genomes向我攻擊時,突然全身發生溢電流
Genomes「怎麼回事?」
「你以為我不知道Gashacon Bugwiser嗎?變身後的弱點就在丹田的位置,至於剛剛的攻擊...」

Genomes看著右手上Gashacon Bugwiser出現的裂痕
「難道說目標是干擾天線」

我已經拉開旋風昇華器改的板機
變身成假面騎士DECADE VIOLENT EMOTION(激情態),
馬上再拿起RideBooker(ライドブッカー)劍模式
再拉了2次驅動器板機使出必殺技:次元斬擊(ディメンションスラッシュ)
在正前方會出現一排Final Attack Ride de..DECADE的卡片,然後穿過卡片放大攻擊下斬殺了Genomes(ゲノムス)...

Genomes崩潰變回財前美智彦
財前美智彦「你到底是...什麼傢伙?」
「路過的假面騎士!(通りすがりの仮面ライダー)給我記住了!」
財前美智彦「おのれディケイド!(可惡的DECADE)」
我右手擦了劍後「下次話就不要那麼多!安心上路!」
財前美智彦說完「只要對你的殺意不滅!就會有人承繼意志....」之後,就分解掉了
Ghoat、花吹雪還在對付的Hatena Burgster也崩解了

趕快解救被鐵櫃關住的歌川

鐵櫃設計十分奇巧,外力破壞會直接傷到裡面,
要解開鎖上的文字迷才有辦法打開,第一時間只想到叫天才戰兔來幫忙,
可是遠水救不了近火,這鐵櫃內的氧氣不知道能撐多久...

等等...火?

我馬上再拉了驅動器板機使出[KamenRide Saber]-拿出了聖刃,
使出烈火抜刀-火炎劍.烈火的能力,以八分切法,切去鐵櫃邊角與接面處,
再一記騎士踢,將鐵櫃切開處踢開...

狹小鐵櫃裡居然有兩個人倒出...
那個賣符仔零至怎麼也在裡面!!!

我一劍要刺向零至的時候,被Ghost、花吹雪一起拉住左右手跟身體
Ghost「白木先生!冷靜啊!不要變成惡魔啊!」
花吹雪「少爺拜託不要衝動啦!」

零至先醒來,看到歌川,還把她扶起來...
我更是抓狂了!

零至看到我們後嚇了一跳說「卡...卡面賴打?!」

這時候兩個人已經快壓不住我了
歌川咳了兩聲後慢慢張開了眼

歌川雙眼惺忪看到我「Decade...奏嗎?」

一聽到歌川叫了我奏,我瞬間把零至用力地推開
(零至飛了出去,被Ghost拉了回來!)
我解除變身,看了看歌川 檢查了脈搏跟呼吸
「是娜醬對吧!身體有沒有任何不舒服的地方?」
歌川無力地說「應該沒事,那個回我那邊我再說明好嗎?」

回到Ladies Court葉鳥的7號室後

歌川在床上爬起來道歉說「奏,對不起!」
零至「妳幹嘛跟他道歉...」

我把歌川扶起來後,佳穂跟渡邊瞳(泊 霧子)的殺人眼神及殺氣讓零至閉了嘴

歌川「其實你們跟柴田來的那天我記憶就回復了,只是怕言靈會不會因為我們的關係影響到你,
我就用豆一樣的天堂之門給自己寫下,[事件解決前先以歌川的記憶身份來行動]...」

「然後言靈一直反反覆覆的發生...對吧?然後被這公寓的房東-葉鳥給囚禁了起來...」
歌川「對!後來就跟零至在鐵櫃裡然後像缺氧一樣就昏過去了,然後你就救了我們...」
我一直握著拳頭顫抖著...
歌川「奏!那個我真的不是故意不認你的,我想說霧子姊也在,應該有幫助...」

我強制冷靜,放下了拳頭說
「其實,這次事件要感謝神,沒有神給的資訊,可能我也有危險...」
歌川「奏..你不是不信神嗎?」
我突然小聲「這個神其實你們也認識...」
天空寺「哪位神明這麼厲害?」
大家突然湊了過來...
「檀黎斗...神」

大家突然一陣綜藝摔
歌川「怎麼是那傢伙啦!」
「我也不是自願要這樣叫他啊!」

突然我的Build Phone電話響起...來電的正是檀 黎斗
開啟3D投影,檀黎斗老樣子,向後傾著大駕問候
檀黎斗「哈哈哈!我的才能是必要的!本神來解釋一下這次的事件吧!」

2017年幻夢公司做了一個恐怖觀感遊戲,就叫言靈莊
不過隨著公司重整,這款遊戲沒有發售,
因為試做的遊戲卡匣內也有遊戲病的病毒,
卻意外的流出,但是沒有後續消息,後來就不了了之

檀黎斗「接下來就是本神跟愚昧的白木的推理」
這公寓的所有者-葉鳥取得了這款遊戲,又在黑市上獲得了財前美智彦的Gashacon Bugwiser
將言靈莊的卡匣插入Gashacon Bugwiser後被感染了遊戲病,
被財前美智彦遺留下來的意志給操控,逐漸變成Burgster
然後就把這棟公寓變成了遊戲實驗場...

天空寺「就是我們之前跟泊大哥、宝生醫生一起對付的Dr.Pac-Man!」
(from假面騎士平成Generations Dr. Pac-Man對EX-AID & Ghost with 傳說騎士)

檀黎斗「答對了!小和尚!」
渡邊瞳(泊 霧子)「那麼說沒有言靈這回事嘍?」
檀黎斗「沒錯!所有的一切奇特現象都是遊戲病病毒引起的,你們遇到的事件都是遊戲內設定好的關卡,
還有!可愛的西野姑娘!引起這次事件的原因有50%是在妳身上!」
歌川「我?!」
檀黎斗「因為妳跟白木在神社見了面,開始財前的另一個計劃!白木!」
大家目光全部轉向我
我接著回答「獵殺白色惡魔計劃!」
歌川「怎麼會...」

獵殺白色惡魔計劃:這個計畫其實是財前美智彦身前就計畫好的,
當年的超能者強制啟發計畫中,財前美智彦是其中之一的研究員,
看到白色惡魔超能的威力之後就一直想複製,但是不斷的失敗,到白色惡魔暴走後就有個這個計畫,不過不被採納,
離開財團X後,創立次世代基因組研究所(ネクストゲノム研究所),不過碰上遊戲病後就轉研究遊戲病毒,(from Ex-Aid)
被Ex-Aid跟Ghost擊敗後就消失了,直到復活後在10月份開始了言靈莊遊戲實驗

渡邊瞳(泊 霧子)「所以我們都是實驗品?」
檀黎斗「沒錯!Drive警官夫人!」
零至「那之前的邪靈附身都是遊戲病?」
「沒你的事!閉嘴一邊涼快去!」
檀黎斗「現在唯一的盲點就是...白木碰到的妖蟹到財前的獵殺計畫,就時間線來看兜不攏」
「我是擊敗妖蟹之後才遇見歌川,照理來說應該是之後才會發生妖蟹襲擊,卻又遇到了幽靈列車,所以我們懷疑有共犯知道七瀬變成歌川...」

我盯著賣符仔零至
零至「跟我沒關係,我現在懷疑我是中了遊戲病在幻聽幻覺」
渡邊瞳(泊 霧子)「就住戶來看,應該是沒有跟財前串通的...」
檀黎斗「白木!去給本神回收言靈莊的卡匣!」
「馬的!就這次給你使喚!沒有下次了!」

言靈莊事件就這樣落幕了,由於Ladies Court葉鳥公寓的房東-葉鳥等於過世,沒人繼承,交由地方政府代管,
這個事件也交由刑警-泊進之介與霧子夫妻倆負責後續處理,
住戶跟神社的人經過聖都大學附屬醫院CR(電腦救命中心)治療後就沒有遊戲病的後遺症了
天空寺做了場超渡法會超度了因為遊戲病死亡的1號房住人後,基本上一切就回歸正常

歌川在聖大附醫VVIP治療後也回復成七瀬,在家裡休養著...
七瀬在床上打著Switch
「那個...奏!」
「什麼事?」
七瀬放下Switch「言靈莊真的有共犯嗎?」
「我希望是我們想太多...」

這時候女僕-佳穂拎著大小包進門
女僕-佳穂「少爺!少爺!之前的商店街抽獎我用你的名字抽獎抽中大獎了!」
「真的假的?我看看!」

女僕-佳穂把禮券遞給我,是豪華郵輪旅遊!
七瀬「哇!真好,幾人份的啊?」
女僕-佳穂「上面寫說是家族一同喔!那少爺跟七瀬小姐可以一起去度度假了!」
七瀬「有寫什麼時候的旅程嗎?」
「12月10日啟程?」
七瀬「那不是過期了嗎?」
女僕-佳穂「抱歉!咱沒注意到...」
「上面寫可以在1星期後停靠港口的途中上船...好奇怪的規定?!」
七瀬「這個我就放棄,看你要跟誰一起去我都沒意見,我要休息!」
「安內甘好?」
七瀬「算我這次補償你的,我絕對沒意見!」
「那跟戰兔、伊織去可以吧?」
七瀬「那我反而開始擔心有三個喝到斷片的大男生在船上裸奔了...」

-----
跟戰兔、強龍紅一起上了郵輪,還遇見了度假住總統套房的飛電或人、仿生人秘書-伊絲(I's)

見到了娜個不應該還在世的人...

黒島「好想見到你,也好想殺了你啊!赤井...啊不!白木緋奏!」
「妳(貴様)!為什麼!...」(V3口吻)
戰兔「如果照白木所說,妳不可能還活著!」
伊織「我還在醉嗎?那個公寓之前不是死一堆人了嗎?」

黒島伸了食指在嘴前...

之後在船上真的發生戰兔、伊織、二階堂、飛電或人跟我,5個大男生喝到大跳Vamos,
斷片後被扒光在船上裸奔反而只有我跟飛電或人...

戰兔、伊織一臉邪惡的表情「抱歉伊絲,你家社長當白木的陪葬品了...」
飛電秘書-伊絲「我才不認識那兩個脫光光的!」

----
黒島拿到了緋奏DECADE ProgriseKey,用襲擊昇華器Raidriser 變成了異類Decade
對決假面騎士01的飛電或人、02的伊絲、Build的戰兔及只能使用假面騎士1型的緋奏
強龍紅對決特急綠及一起使用罪惡印章變成死徒怪人的內山、榎本総一,最後同歸於盡
假面騎士01(飛電或人)與假面騎士02(伊絲)的合體技-雙重騎士踢失效,被異類Decade反殺,
Build(戰兔)跟1型的緋奏被異類Decade招喚的假面騎士Blood、 Killbus、Phantom Build圍攻,
在最後擊敗這三人時,Build - Genius型態被異類Decade背後刺穿了腹部倒地
緋奏的昇華驅動器也被異類Decade打壞掉,被黒島的異類Decade掐住快要斷氣的時候
最後緋奏的超能-白色惡魔覺醒,使用了Dynamics Accelerate(動態加速)
雖然將黒島的異類Decade給解決,但黒島的最後一擊也將整艘船給滅了...

在船難搜尋到失去生命跡象的緋奏,將緋奏送到聖都附醫,確認無法治療後通報了栄綜合醫院

栄綜合醫院理事長-白木媽媽、白木姊姊-陽 跟七瀬來到了聖都附醫確認後,
在七瀬的提議下冒著時空混亂的可能,使用豆一樣-Made In Heaven(天堂製造)重整世界
合力使出超能
七瀬用豆一樣-Made In Heaven來加速世界、
白木媽媽的超能-BigOrder來強制逆轉、
最後在陽 用絕對時計的時間定位超能之下、
讓世界線變動更準確,產生的變異控制到最低...
一起把時間倒轉到女僕-佳穂拿了郵輪之旅抽獎券進門,被七瀬約會為由放棄,
要緋奏陪他看有關於新世代的仿生人並且把飛電或人跟秘書-伊絲也拖著
---
雖然沒有了黒島之亂,卻因為白木媽媽、白木姊姊-陽 跟七瀬逆轉了時間,
避免了玉石俱焚的局面,也就沒有重疊影響到『あなたの番です 劇場版』
在世界重新洗牌之下,很多事情都變跟以前不一樣,
乃木商業的人員結構出現了變動,緋奏不再是業務員而是變成了社內的機動組,
欅商事變成了桜商會,日向新創變成了日向Dasada服飾公司

最嚴重的事是,過世的妹妹沒有死亡變成亭亭玉立的無國界天才外科醫師,音琉(ねる)
不過在四處旅行行醫結束後,回家後變成家裡蹲、追星族、兄控...
很討厭跟緋奏感情很好的七瀬,希望哥哥跟白石在一起

逆轉時間的影響,再度讓人們「陰我」的負面意念,變成了火羅(ホラー)出現,
也讓傳說的黃金騎士-牙狼 回歸

創作回應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