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仿生人(Humagear)的暴動

達斯緋奏 | 2021-11-25 23:08:17 | 巴幣 0 | 人氣 81


2021 11月下旬

乃木商業

身為營業部業務的我,還在辦公室內跟企劃課一起開會討論 研發部的桐生戰兔開發的奇杷的防疫用品...

會議室內
企劃課的生田跟久保 聽著戰兔的解釋,
聽得懂的只有我跟筒井,
同營業部的秋元 白石跟柴田已經投降...

突然會議室的門有叩叩的敲門聲

秋元 白石跟柴田一臉好像有救世主降臨的樣子

開了門的是客服部的山下...

山下探著頭說「有警察來找白木前輩,目前會客室等」

秋元 白石跟柴田馬上跟洩了氣的皮球一樣

我起身問了山下「知道是哪邊的警察嗎?」
山下也很狐疑地說「一男一女自稱是公安9課的...」

公安9課...這單位聽挺耳熟的


進到會客室後,看到一個短髮幹練的皮衣女子坐著馬上起身,旁邊一個米色西裝男站著刷手機也趕快收起
不像是一般警察...

女警對我伸出手 「白木先生你好 我們是公安9課警察 敝姓草薙」
男警也伸出手 「我是戶草 同屬公安9課」

握完手後對兩位說 「兩位請坐!」

三人都坐下後,我先開了口「請問兩位今天的目的是?」

草薙「白木先生9月有到町山警察署修復了一具警員型仿生人(Humagear)吧!」
「有的,如果是問怎麼修復的,我不是工程師,我是用飛電智能預設的修復程式簡單修復,」
草薙「這我們知道,我們是想問原因」
「警員型仿生人被嫌犯攻擊後,不能反制攻擊卻暴走發生攻擊行為,大概是這樣,因為我發現時已經失控了」
草薙「這麼說你也不清楚有沒有被遠端入侵了?」
「我有懷疑過,但是用飛電智能預設的修復程式簡單修復後就交還給町山警察署了,警察自己就會調查」

戶草拿出了手機,開了影像給我看
「九月到現在一共有11起,9起是警員型仿生人(Humagear)正常交通勤務中發生暴走,其他型的目前只有2例」

草薙「飛電智能的報告最後給我們的報告是被外部入侵,已經更新防火牆程式,
為了不製造恐慌,目前網路上相關影片都被我們刪除了」
「能夠動到網路...你們公安9課是...」
戶草「加迪亞(ガーディア/Guardia)恐怖攻擊事件(from假面騎士01 REAL X TIME)及滅亡迅雷破壞掉ZAIA(from假面騎士01 Others)
發生之後,公務部門也採取了動作,對於人工智能違反從原來的A.I.M.S,
警察也增加了公安9課,直屬日本內務省的獨立單位,處理一般警方難以應付的問題...」

--
[A.I.M.S全稱為「Artificial Intelligence Military Service」,是直屬於內閣官房的對人工智慧特務機關,
也是一支專門對抗非正式駭入的Humagear的特殊武裝部隊。]
--

「原來是武裝警察啊...公安9課不是剛成立的單位嗎?這麼快就可以做獨立任務?」
草薙「你一聽就知道我們是武裝警察也不簡單啊!」
「妳的後腰跟戶草的左邊腋下都有制式槍械吧!一般警察問話是不會帶著槍的!」

草薙身子向前傾單手托著下巴「觀察挺仔細的嗎?公安9課雖然剛成立,可是成立之前就在執行勤務了」
「看來你們就是之前跟財團X下了不少武器訂單的特殊單位嘍!」
戶草大吃一驚「你怎麼知道!」
草薙冷靜地回 「白木先生除了是財團X研究所所長的少爺,之前與欅商事的渡邉理佐,日向新創的加藤史帆,
兼職飛電科技的特殊業務組(from假面騎士01),也在幫飛電科技處理一些檯面下的工作,所以瞭解我們的工作也不意外」

戶草「目前飛電的副社長說要自己處裡,沒有跟我們合作的意願,希望白木先生能跟我們協助合作」
「既然知道了我的過往,這聽起來的確是合理的合作,不過,我拒絕!(だが断る)」

草薙挺起身子靠椅背「白木先生身為飛電智能的機要及股東,這個決定我們不意外...」
「我只是股東代理人,飛電的兼職10月也解除了,而且你也看到了吧,我們公司也因為前陣子恐攻的關係,
公司業績一落千丈,拒絕你們是因為我沒有多餘的注意力放在這件事上,希望你們諒解...」

草薙帶著遺憾的表情起身「想不到少爺還挺努力的,那就先這樣,不打擾了!」

草薙跟戶草拿出名片跟我交換
草薙「要是發現什麼事,還是希望能跟我們聯絡...」
「現階段也只能跟你們聯絡啊!如果再發生警員型仿生人暴走,希望你們能盡速來善後,對了!麻煩跟巴特跟塔奇克馬問好」
草薙「我們沒有叫巴特跟塔奇克馬的人喔!」
「塔奇克馬是你們單位跟財團X訂購的AI思考戰車,負責人不是巴特嗎?」
戶草驚奇地說「AI思考戰車才剛開始設計委託製造,負責人也不是巴特,你的資訊哪來的?」


我心想,難道我知道的公安9課-攻殼機動隊還沒發生嗎?

只能尷尬的笑著說「可能是太忙了,我跟公司的AI東西可能搞混了,所以說我能幫你們的不多」


在目送草薙跟戶草離去,
後輩-柴田過來跟我搭話 「學長!我也遇過警員型仿生人暴走,不過我盡量不在被發現下壓制住了」

後輩-柴田是我這兩年開始帶的後輩,
(左:山下 右:柴田)

來到乃木商業後也不知道為什麼有個神秘大叔把Diend的驅動鎗交給了她,柴田也能變身假面騎士Diend(DED),
但柴田不了解騎士,所以在使用上一直很不就手,反而是我跟戰兔在教導她使用,
不過Diend驅動鎗也開始影響柴田,讓柴田有掠奪寶物的習慣出現...

「怎麼沒跟我說?是不是又去哪裡發現寶物了?」
柴田嘆口氣說「展覽會那顆紅寶石戒指差一點就到手了,要不是那個警員型仿生人暴走...」
我扒了一下柴田後腦勺「不是跟你說要克制自己一點嗎?」
柴田摀著頭說「人家忍不住嗎...」
「那你就把DED驅動鎗跟我的DCD騎士錶頭鎖在戰兔作的隔離櫃中,哪天要是真的抓到,我都不知道保不保了妳...」
柴田不甘願地說「盡量啦!又不像學長有別的驅動器用...」
「當我願意啊!妳應該也聽到了,接下來又有搞剛的事要來了...」
柴田「恩.要是發生什麼事,我會先保護自己的!」
「是先落跑吧...妳拿到DED驅動鎗後個性真的有在變,想到當年剛來公司的時候,我差點被黒島推出車道時,妳還救了我」
柴田「學長!我絕對沒變!」
「只是本性爆露了對吧!」

柴田氣噗噗的打了一下我手臂...


下班後,未央奈跟我約了晚餐,有什麼地方能夠好吃大碗又不用預約的,就只有公司旁的餐廳-若月 了

堀 未央奈 之前是偶像團體的,現在是女演員,跟我的關係挺曖昧的...
目前比較常交流日常與吃飯了...吧

若月餐廳不大,客人也不少,跟我們公司來往久了,在餐廳的靠窗的一角會有我們公司保留位置,
餐廳剛開始經營只有主廚-若月及一個工讀生而已,後來工讀生離去時,我剛好開始兼職飛電智能,
就要了一架服務生型仿生人(Humagear)-SAKURA 來若月餐廳工作

跟未央奈坐在特約桌,跟未央奈來這裡太多次了,怕未央奈不高興,所以先跟若月主廚先約好特別一點的菜色

未央奈雖然有點不悅,不過在特製料理的期待下多少抵銷了,在等待料理的時間,聊了拍戲片場的事

未央奈「緋奏!你知道這次我拍的短劇吧!」
「知道啊!那個莫名其妙物語,万丈龍我不是當男主角?如何?我們公司那個筋肉笨蛋演戲可以嗎?」
(from世界奇妙物語2021秋季特別篇)
未央奈「還可以啦!万丈桑跟桐生桑比起來差一點」
「不過妳跟戰兔那部演的綠茶婊還真嗆啊...」
(from被背叛的田川的憂鬱)
未央奈「聽你這樣說不知道該高興還是難過...」
我也只能假笑一聲說「不管如何,有評價就是好事啦!」
未央奈「對了,我一直沒跟你說,拍戲的時候有出狀況!」
我緊張的說「怎麼了嗎?」
喝了一口水的未央奈「拍戲的時候發現了幾個吃著人像喪屍發狂的工作人員!」
「吃人?難道是Amazon怪人?」
未央奈「嗯!被發現後就變成怪人在片場攻擊咬人」
「妳那時沒事吧?」
未央奈「差點被攻擊,有隻小機械龍擋住了攻擊」
「那是万丈的變身道具Cross-Z Dragon」
未央奈「對!後來万丈桑就變身藍色的假面騎士」
「假面騎士Cross-Z!然後就把怪人解決了嘛?」

未央奈嘆了氣說「並沒有...反而被三個怪人一起壓制了」
我扶額搖了頭「怎麼還是吃瘪龍啊,那怎麼解決的?」
未央奈「後來出現個綠色長得很蜥蜴樣子的假面騎士出現,一瞬間就把三個發狂的怪人擊殺後,還變成一團團黑泥,好噁」
「那是...Amazon Omega」
未央奈「這個騎士你知道?」
「知道,目前行蹤不定的假面騎士,專門收拾那些變成吃人怪物的Amazon」
未央奈「接下來才奇妙!」
「又發生什麼事了?」
未央奈「變假面騎士的万丈桑,到那綠色的騎士面前說:為什麼要殺了千翼?」
「沒想到万丈還在意這件事...」
未央奈「你知道?千翼是誰?你認識嗎?」
「恩,雖然我沒有在現場,但是事件的起末我有了解...他們有打起來嗎?」
未央奈「万丈桑準備要攻擊的感覺,後來綠色的假面騎士沉默了一下就超快的速度轉身跳走了!」
「還好沒有打起來,明天進公司我再問問万丈;
千翼跟万丈的關係這要從2017年時的Amazon事件開始講起了...」

跟未央奈簡單敘述了Amazon事件跟水澤悠 鷹山仁 千翼 伊羽關係
(假面騎士Amazons Season2的世界)

未央奈聽完有點感動的說「千翼跟伊羽...真是可憐,也不是不能理解要殺了他們的立場」
「你不會覺得很偏離現實嗎?」
未央奈「別人講會覺得是故事,你說的聽起來就是發生過的事」
「不會覺得我在編故事嗎?我可是賣張嘴的業務喔!」
未央奈「因為你說很有感情,而且你不會拿朋友亂編故事!」
「妳什麼時候這麼了解我了?」
未央奈靠向桌面,雙手臂托腮,帶著做作的語氣「我就是了解啊!」

雖然我沒對未央奈說謊,但看起來那跟本不像是肯定的語氣啊...

這時服務生型仿生人-SAKURA已經端了菜過來
SAKURA之前是外掛翼型耳機的第二世代的仿生人,
被滅亡迅雷.net駭過一次變成MAGiA(魔化機),被我變身Decade擊破,
在飛電跟Ark對決的事件結束後,才重新修復成2.5世代自然耳廓型的仿生人,當然也是用股東代理人特權...

SAKURA「白木先生,堀 小姐,現在為您上菜,是岐阜縣的特色料理喔!」
未央奈驚喜地說「好久沒看到這麼精緻家鄉菜了!」
SAKURA「這是白木先生別囑咐的菜色,還好有準備食譜,要不然主廚很苦惱的!」

突然若月主廚從廚房探出頭來說「這種事別說啊!我沒下過這種說的這麼仔細的指令啊!」

我跟未央奈都笑了一下,SAKURA也露出像人類的自然笑容

說到指令,我想到白天時公安9課說過暴走仿生人事件

我抬頭問了一下SAKURA「SAKURA!最近有沒有不正常的外來訊號?」
SAKURA「有好幾次,都是要竊取店裡電腦跟Wifi的」
「除了店裡電腦,妳本身有沒有收到?」

SAKURA不知怎麼搞得,臉部動作怪怪的

SAKURA眼睛露出紅光開口說「有!現在!」

SAKURA突然對我手刀攻擊,我腳一蹬向後一倒,閃過了攻擊

戴上了[旋風昇華器改]把[鋼岩蝗蟲的昇華滅絕鑰]插入驅動器 變身假面騎士1型
起身後快速繞到SAKURA身後,

SAKURA雖然是無耳機型的2.5世代仿生人,耳朵上還是有耳飾型的接收器
雙手貼至SAKURA的雙耳,執行了執行修復(Repair)程序,SAKURA一瞬間就停止活動,
抱著機能休止的SAKURA,轉頭看了未央奈

未央奈很驚訝的眼神看著我...
我趕緊回話「不好意思!好像是第一次在你面前變身吧!」
未央奈「我不是看到你變身驚訝,是你的反應速度什麼時候變這麼快了?」

我心裡想可能是之前跟黒島對決後,沉睡了十幾年的超能 甦醒的影響吧...

未央奈驚訝的眉頭一降臉一沉說「還有!你為什麼抱女孩子抱的這麼自然啊!」
「這不是重點吧!SAKURA是仿生人ㄟ!」

門外有台小箱型車急駛離去
我正要跟未央奈說什麼
未央奈起身接過SAKURA說「來得及追嗎?」
「當然沒問題!」

跨出店門後,再拉一次驅動器的板機
發揮技能:Rocking Spark!鋼蝗閃光

瞬間速度提升3~5倍,急奔追上小箱型車,攻擊車子一角,造成Spin撞向紅綠燈信號杆,

靠近確認駕駛存亡時,駕駛下了車,帽T墨鏡,一副就是駭客的樣子...
突然駭客拿出了一個像印章的東西...
「罪惡印章!你是死亡之徒嗎?」

駭客按下了印章上的按鈕,發出:KUMA 的聲音,往身上一蓋,
駭客身上冒出了一個跟熊一樣大的惡魔

熊型惡魔奔向我攻擊
這時我也不用客氣了,鋼蝗閃光的強化效果還在,閃掉了攻擊,再給了惡魔腹部一拳
惡魔受到攻擊後彎腰

到了惡魔身後,拉2次驅動器的板機
發動必殺技:Rocking The End 鋼蝗終焉
轉身起跳後,右腿纏繞紅色衝擊波
給予還在轉身的熊型惡魔頭部一記騎士踢

受到騎士踢的熊型惡魔瞬間炸裂

回頭查看撞向電線杆的小箱型車,駕駛的駭客已經消失無蹤,
不過看來逃走的相當匆忙,車上的電腦設備還在

解除變身,口袋拿出早上公安9課草薙給的名片聯絡

不到10分鐘,草薙開著跑車先來到現場,
跟草薙說了餐廳發生的事後(除了變身假面騎士外),戶草跟其他技術人員接續來到

「如何?抓的到人嗎?」
草薙「這個駭客技術不錯,設備資料全部抹消了足跡,車子也是贓車」
「殘念...」
草薙「雖然電子資料沒了,不過車內留下了物理跡證,抓到人很快的,至於你說的印章...」
「駭客寧可拋棄電腦,也要保住那個印章,你們有任何資料嗎?」
草薙「你知道 菲尼克斯(フェニックス / FENIX)嗎?」
「不知道?不死鳥?」
草薙「殲滅死亡之徒而開發騎士系統的政府特務機關」
我故意裝傻驚訝的「死亡之徒?騎士系統?」
草薙也看出來我裝的樣子「死亡之徒你比較陌生,騎士系統不知道,你跟我莊孝維嗎!」
我也哈哈兩聲後拿出手機「可以給我菲尼克斯的資訊嗎?」
草薙拿出手機傳了給我「你的手機好特別!啊,我誤傳了!真是糟糕阿~」
我按著手機「這手機也是我們公司的產品,謝了!」
草薙「之後要是再碰到駭客記得跟今天一樣先連絡我們,你不要跟今晚一樣先動手,這樣我們很麻煩收拾的!」
「好!好!我可以先回去吃飯了嗎?我朋友還在等!」
草薙「女朋友吧!這次就先放你走了!快回去吧 !」

回到若月餐廳,
未央奈「抓到人了嗎?」
「撞了車就跑了,後續交給警察處理了!」
未央奈「不會先打個電話嗎?我們很擔心也!」
「抱歉,沒有下次了!」

幫若月主廚也重啟了SAKURA,看起來沒問題,
SAKURA「白木先生,堀 小姐,若月主廚,不好意思我的防火牆沒有擋住入侵,沒有傷害到你們吧?」
「沒事,入侵的過程有紀錄嗎?」
SAKURA「有!資料已經上傳給WE'RE(飛電的新衛星)了」
「恩,這樣也好,如果這幾天有警察來問話,妳就說沒有當時的資料了喔!」
SAKURA「這樣可以嗎?警察不是可信任的公務單位嗎?」

我把我的Build Phone拿出來對著大家說「不是!」
手機螢幕上一個浮動的Build頭像說 [抓到病毒了!抓到病毒了!]

未央奈「好可愛喔!這是???」
「剛剛跟現場的特殊警察交換聯絡方式時就覺得有鬼,在回來的路上就發現了」
若月主廚「警察在你手機上放病毒幹嘛?」
「剛剛再回來的路上分析了一下,是竊聽跟偷傳輸資料的病毒,看來互相不信任啊!」

我的肚子這時也發出了聲音

未央奈「那...接下來可以吃飯了嗎?」
SAKURA「先請白木先生,堀 小姐入座」
若月主廚「我再上一次新的菜!看我的啦!」

重新入座之後,我一直回想著,是不是之前在崎玉町山就被駭客盯上了...

未央奈的手蓋住我桌上的手,安慰著我說「不要想了!先一起安心的吃飯吧!」
「說的也是,抱歉!吃飯吧!」

女服務生仿生人-SAKURA重新端了菜上來
「白木先生,堀 小姐,現在為您上菜,是岐阜縣的特色料理喔!」

創作回應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