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妹妹、音琉歸來!

達斯緋奏 | 2022-01-08 21:05:50 | 巴幣 2 | 人氣 105


(2022新設定)

1月2日
剛過了新年的早上,
緋奏家的門鈴響起,女僕-佳穗前去應門

「啊!七瀬小姐早啊!不是有鑰匙嗎?」
七瀬拎著伴手禮
「想大過年的還是正常一點禮節來好了,奏還在睡嗎?」
佳穗嘆一口氣說「七瀬小姐先進來吧,咱再跟您說少爺昨天幹了什麼蠢事...」

佳穗給七瀬倒了茶,並說了乃木商業跨年去鬧別人家的傳統...
今年是企劃部的生田遭殃,因為頭銜升格為主任,所以大家都跑過去慶祝
顧問戰兔跟笨手伊織、万丈與少爺跳Vamos後跟大家開喝,還玩起野球拳..

七瀬扶著額頭「奏喝到掛脫光光是吧?」
佳穗搖者手說「沒有!先掛的戰兔大哥,脫到光的是伊織,少爺反而被灌醉後開啟毒舌模式,把好多人譙到哭,然後太醉倒下,宿醉到現在...」
「佳穗辛苦妳了...」
「咱是還好,是少爺的同事真的被譙的比較慘,咱看少爺年休後回職場會很難看...」
「奏的同事也是自作自受,奏喝醉會毒舌也不是第一天的事了...」

主臥室的緋奏有氣無力的聲音「佳穗~垃圾桶~」
「少爺馬上來!」
七瀬拿起垃圾桶「我來吧!照顧奏一天也累了吧?妳先休息」
「咱還好,讓七瀬小姐來真的不好意思...」
七瀬輕拍了佳穗的肩,來到主臥室,緋奏接過垃圾桶乾嘔了一陣
七瀬拍著緋奏的背
「不會喝酒還硬喝,酒量比我跟麻衣樣還差!」
「娜醬抱歉...大過年的」

一瞬間緋奏不嘔了,臉色也復原,馬上生龍活虎起來
「娜醬!妳用了"豆一樣"嗎?」
「要不然哩?大過年的,把你送到醫院也觸霉頭吧!」
「娜醬謝謝妳」
佳穗端著水站在門外微笑看著,

這時候門鈴響起,
「少爺今天有客人要來嗎?」
「沒!如果是我公司的說我不在!」

七瀬將佳穗端著的水接過後,
佳穗去玄關看了門上貓眼馬上開門
「音琉二小姐(ねるお嬢様)!!!」
「佳穗!!!好久不見!」
兩個女生開心的拉著手大聲喊著
緋奏跟七瀬也來到玄關
「佳穗是誰來了這麼高興?...音琉(ねる)?」

七瀬驚訝的說「長濱?」
緋奏、佳穗東看西看著
「有其他人一起來嗎?」
「沒有啊!就我一個人來啊!七瀬又把我認成那個欅的長濱了吧?」
「唉??」
音琉不開心的說「難怪歐尼醬不回家,跟七瀬窩一起過年比較好對吧!」
七瀬趕緊解釋說「沒有沒有,我也是早上到,我是回老家過年的!」
音琉用可疑的眼神看著緋奏跟七瀬
佳穗趕緊打圓場
「二小姐是真的,少爺跟公司的人一起過年聚會」
「我相信佳穗,凌晨從名古屋過來,好累又好渴,佳穗有運動飲料跟吃的嗎?」
「有!我來拿!」
緋奏「真是的,都一把年紀了表現的還是跟小孩子一樣!」

這時候七瀬心裡的疑問越來越多,緋奏的妹妹不是已經過世的花音(のん)嗎?怎麼變成ねる?
而且緋奏一點都不意外?一切都自然的很不對...
七瀬越想越不對勁,
趁音琉跟緋奏進客廳,佳穗進廚房弄餐點,
「豆一樣-Heaven's Door[天國之門ヘブンズ・ドアー]」
緋奏、音琉、佳穗失去意識變成臉書
七瀬快速翻閱的兄妹倆的過去,發現跟她知道的緋奏過去有些地方變了...

七瀬拿了緋奏的手機撥了電話給白木媽媽
白木媽媽接起了電話「難得你這個不孝子過年還記得打電話給我這個老媽啊?」
「對不起白木阿姨,我是西野七瀬,借了緋奏的電話打給您」
白木媽媽嘆了一口氣「我想也是,我那個不孝兒子怎麼可能主動打電話給我!」
「那個阿姨我想問...」
「緋奏姐妹的事對吧!」
「阿姨還記得嗎?我們去年不是成功逆轉時間了嗎?到底還發生了什麼事?」
白木媽媽靜了幾秒...
「過程是出了點錯...總之現在大家平安就好!」
「阿姨您不會覺得不正常嗎?過世的人被替代復活了也!」
「我兒女活著就好,妳以後當了媽就知道了!」

白木媽媽切斷了電話,七瀬只能無奈的收起了電話,把大家恢復...

音琉搖了搖頭說「剛剛怎麼了嗎?我好像閃神了」
緋奏也是有點疑惑但是又說「可能是妳太累了吧!」

佳穗端了茶水跟七瀬帶來的點心來了客廳
「家裡都是年菜剩菜,咱先開了七瀬小姐帶來的點心,七瀬小姐不介意吧?」
「當然不會,本來就是帶來大家吃的啊!」
音琉抓了一個點心就塞了嘴巴說「我開動了~」
緋奏嚴肅的對音琉說「音琉!有禮貌一點,點心是娜醬帶過來的,先道個謝吧!」
音琉嘴巴還有東西口齒不清的說「七瀬謝謝」
七瀬也不好意思的說「沒關係啦!不嫌棄我就很高興了」
音琉喝了一口運動飲料後「對嗎!應該要討好我才對,我以後搞不好是七瀬的小姑」
「音~琉~!」緋奏喝斥著
佳穗在一旁笑了出來說「感覺好像很久沒看過這場合了說」
「還不是因為歐尼醬這幾年都不回老家,每次家族聚會みるる(Miruru;美瑠)大小姐都會纏著我問八卦」
「那還真是對不起喔!」

七瀬看著白木兄妹,雖然心裡有些彆扭,但是兄妹互動感情好,也鬆了一口氣
「對了!音琉怎麼來的?要是坐新幹線剛剛在車站應該有看到...」
音琉將嘴裡的點心吞下後「嗯嗯!我是開車來的!」
緋奏、七瀬、佳穗異口同聲「開車?」
「老爸跟TOYOTA的老闆要了一台車做實驗,好像完成差不多了,就叫我開過來給歐尼醬,車子有夠難開,避震器又硬,根本是賽車,開的我屁股痛死了!」
「二小姐從名古屋開過來東京?」
「是啊!誰叫有人不小心把歐尼醬的車子炸掉...」
「二小姐別挖苦咱了,咱現在在幫忙少爺還貸款(Q.Q)」
緋奏「音琉什麼時候回名古屋的啊?這兩年不是去國外進修跟醫療團嗎?」

音琉開始說了她的醫療之旅先去了韓國首爾進修,那時候還沒有疫情,轉入中國後就爆發了疫情,隨著醫療團離開,去了土耳其,然後到了杜拜,
疫情開始蔓延後又去了台灣大學進修時還碰到個日本灣生成的超神奇颱風,後來到了俄羅斯、西伯利亞待得比較久,去年12月才回到名古屋,自己隔離14天後才回家休養,剛好就耶誕節,就在老家一直待到過年

七瀬聽了(假裝)一臉驚奇的說「真是神奇的旅程,一路上都平安嗎?」
「沒什麼大問題,都是醫療團一起行動,最後在台灣跟西伯利亞才一個人,也遇到不少碎事就是了」
「音琉真是了不起!不愧是我們白木家的驕傲!」
音琉一臉嫌棄的說「還不是因為歐尼醬自私不從醫了,我這個妹妹才繼承這條路...」
「好像都是我的錯一樣(030)」

音琉打了一個哈欠「我天還沒亮就出門了,我要睡一下...」
音琉很順的就走入主臥,關門之前說「不要吵我喔!歐呀斯米」
說完就關起了門

「真是...沒盥洗一下就窩我床,真讓人擔心這個年紀了還嫁不嫁的出去...」
七瀬看著緋奏說「你好像也沒資格說吧?你起床到現在也還沒盥洗不是?頭髮還翹一堆呆毛...」
緋奏尷尬的到浴室梳洗了一番

收著桌上飲料餐盤的佳穗「從小看到少爺跟二小姐吵吵鬧鬧平平安安的,就覺得好幸福」
七瀬也幫忙收了餐盤「佳穗也很了不起,一直看照著他們兄妹」
「七瀬小姐不好意思啦,這是咱的工作,咱來就可以了」
「沒關係!妳也累了,一起收比較快,收完妳也去休息一下!」
「謝謝七瀬小姐」


七瀬跟佳穗收拾完後,照慣例跟緋奏一起去了大天空寺參拜祈求一年好運
天空寺 尊也前來問候七瀬跟緋奏,也說了去年在言靈莊超度後找到妖蟹出現的線索
緋奏驚訝的問著「不是自然的妖怪?」
天空寺 尊「嗯!因為是人帶著負面意念產生的魔物,所以不是魔化魍」
「人負面意念產生的...陰我?」
天空寺 尊「陰我?難道妖蟹是火羅(ホラー)?」
七瀬聽得一頭霧水「你們在說什麼超自然現象嗎?」

七瀬與緋奏跟天空寺進到了大天空寺的側廳
天空寺拿出古書籍跟緋奏、七瀬重新解釋
從古至今,人們懼怕黑暗。因為在人們心中,潛藏著名為「陰我」的負面意念,導致「火羅」(ホラー)得以利用入侵附身。
而人類當中有一群人,手持鋼鐵利劍,一脈相傳,祕密守護人類不受「火羅」侵略,他們被稱之為「魔戒騎士」,生於黑暗,也隱於黑暗,世代與「火羅」進行無止境的戰爭…

聽到魔戒騎士,七瀬就想起前年與魔戒法師-伊藤純奈/ナツキ(NATSUKI)一起解救被神牙附身的門矢士,這段過去沒有被改變,
七瀬在意的是之前緋奏原本的妹妹花音(のん)就是被邪惡的魔戒騎士傷害後,被ロイミュード(惡路程式)產生的重加速影響才車禍過世,
之前假面騎士電王-佐藤健有跟七瀬說過,強改的歷史事件不會消失,而是發生在不同時段,
七瀬擔心歷史會重演,卻又不敢跟緋奏明說

緋奏看到七瀬擔憂的樣子「是擔心神牙復活嗎?」
「能想到就是他了,當時能夠把我跟純奈弄得一點辦法都沒有,最後靠你用了動態加速(D.A.)之後才讓純奈把神牙分離出來,我用了[豆一樣-轟炸空間]才把門矢士拉回...」
天空寺「原來你們已經有碰過魔戒法師了,而且還碰到傳說最惡的神牙...」
緋奏突然拍了一下大腿說「好吧!至少我們不是完全未知的狀態,謝謝你的招待啊!天空寺」

離去前,七瀬與緋奏抽了簽,七瀬抽了個吉簽,而緋奏則是奇異的抽到了一個沒有號碼的簽
七瀬疑惑地說道「這是簽王嗎?」
「不知道內?」
天空寺露出若有所思的樣子說「白木先生最近要小心,這簽代表著接下來遇到的事要靠你自己的才能智慧,神沒辦法給你意見,白木先生有任何信奉的神明嗎?」
「沒差啦!我也不是很信神,就當商店街抽到銘謝惠顧就好了!」
天空寺將一個勾玉給了緋奏戴上「這個就給你做護身符了!願觀世音菩薩保佑白木先生」

離開大天空寺,也不知道為何,七瀬一直很沉默,緋奏見狀帶了七瀬去看了電影咒術迴戰,也一起去喝了下午茶
到傍晚,
在回家的路上,七瀬開了口問了緋奏
「我覺得今天你好開朗,不像之前帶有一份淺淺的憂愁感」
「我不是一直都這樣嗎?反而娜醬今天才怪怪的,音琉妳也見過幾次了可是今天一早看到她好像第一次見面的感覺?」
「是嗎?」
「忘記妳第一次看到音琉,也是喊她長濱,那時候我還因為爆炸住院昏迷剛甦醒就看見妳們在吵架」
「我真的忘了,是キウンクエ蔵前公寓停車場爆炸那次嗎?」
「也只有那次好嗎?我可不想再遇到第二次了!」
「對不起嗎~最近我可能記台詞用腦過度了」
在七瀬回憶裡,當時先到醫院的是緋奏的同事-生田,而不是音琉,看來蝴蝶效應已經開始了...

七瀬與緋奏回到住所後,只見到女僕佳穗一人在家,說音琉剛剛醒來後就騎著借放給緋奏的重機-Honda CBR600RR說要前往久留間駕訓班(以前假面騎士Drive的基地)附近,佳穗也不清楚具體位置,
七瀬一聽大事不妙,如果照緋奏以前所說原本的妹妹花音(のん)就是在久留間駕訓班附近被邪惡的魔戒騎士傷害之後才出了車禍過世,七瀬擔心音琉會跟花音(のん)一樣遭遇,要緋奏去找音琉,
緋奏也覺得事有蹊俏,拿了音琉帶來的車鑰匙,跟七瀬到了地下室車庫,

在緋奏的車位看到一台TOYOTA的Supra GT
緋奏還在驚嘆之餘,七瀬已經先上了車,緋奏上車後才鬧了個笑話...
「娜醬妳要開嗎?」
「我拿到駕照後只有上節目開過而已...這台不是日本車嗎?」
「BMW製造的,看來是國外規格...」
才發現這台TOYOTA Supra GT是左駕車...兩人交換位置後,才準備出發

緋奏熟練的啟動車子,不過神奇的是插入鑰匙後,儀表台居然發出光束掃描緋奏的眼睛就自動啟動,車上的電腦開始自動調整
不管是座椅、後視鏡、方向盤高度、踏板深度、車身高低、底盤懸吊軟硬、渦輪壓力都自動調整好,彷彿就是量身訂做一般,車身也從白色轉換成品紅色
七瀬看呆了說「這車是閃電霹靂車嗎?」
「可能是我老子做的新型的AI調整裝置吧?」

隨即驅車出發,雖然知道久留間駕訓班的方向,但是實際位置光靠手機定位還是會有誤差,
七瀬用了豆一樣-紫色隱者的能力,透過我的手機知道了音琉實際位置,在那區附近的醫院,
但是那間醫院因為不明事件已經廢除歇業,音琉去那邊幹嘛???

才接近廢棄醫院門口,就看到有個人影從跑出醫院門口向內丟著金屬物,後面追著三隻比人大的鬼蜘蛛
緋奏大喊「音琉!」
車子還沒停好,就繫上了旋風昇華器拿出Decade昇華鑰下車衝向醫院,
忘記七瀬還在車上...緋奏跳車把七瀬嚇死,不過Supra自動停好了車子,車用導航上還顯示此區的安全逃生路線,
七瀬下車後,車子就自動開走了...七瀬一下子還沒反應過來發生什麼事,緋奏已經變身Decade跟鬼蜘蛛開打了

緋奏變身假面騎士Decade,拿出RideBooker劍,一瞬間將一隻攻擊音琉的鬼蛛給旋轉肢解
另一隻噴出蜘蛛絲將Decade纏住,
Decade拉了一次昇華器的板機,使出假面騎士響鬼-鬼火
從口部噴出烈火,蜘蛛絲燒掉後,再用音擊棒大力一槌解決掉了第二支,
剩下一隻被音琉用手術刀射傷的鬼蛛躲到了大樓的暗巷,
緋奏-Decade警戒觀察著...
七瀬來到音琉身旁,音琉表示沒有受傷,
突然間從暗巷的射出了許多像是箭的物體,
緋奏為了保護七瀬跟音琉,中了兩支,
「奏!」/「歐尼醬!」
緋奏忍著被箭射中的傷,再拉了一次昇華器的板機,使出假面騎士Ghost的能力
招喚三個英雄魂將暗處的蜘蛛趕出後,Decade再拿起了劍將鬼蛛一刀兩斷
三隻鬼蛛解決後,七瀬跟緋奏-Decade鬆了一口氣
音琉大喊「小心!應該還有一個!」

地表出現震動,地面裂開後爬出一隻大型鬼蛛,跟剛剛三隻鬼蛛加起來一樣大,把Decade撞飛
緋奏-Decade倒地滾了幾圈,受到太大衝擊被強制解除變身,
緋奏起身咳出了血「不會吧...」

七瀬跟音琉跑到緋奏身邊,緋奏剛剛中的兩支箭傷口大量滲血,音琉用手術刀熟練的劃開緋奏的衣服
音琉仔細快速查看「右肺跟肝臟都穿刺,有氣胸現象要趕快送醫院手術,歐尼醬撐住啊!」
七瀬見狀馬上「豆一樣-瘋狂鑽石!」
七瀬第一次在音琉面前使用"超能"替身使者-豆一樣,治療緋奏的傷口,但是傷的深,沒辦法馬上回復
音琉驚訝地說「七瀬妳也是超能者?」
「算是吧!有辦法拖點時間嗎?這重傷沒辦法馬上...」
七瀬用豆一樣治療緋奏時,大型鬼蛛吃著同伴的屍體後,往緋奏這裡來

音琉紮起頭髮拿起最後一支的手術刀擋在兩人的面前說
「雖然只有一次機會,但我絕對不會失敗的!」

音琉瞄準了大型鬼蛛的頭部
「劍無式-離」(對!這是緋奏的劍式,被音琉偷學的)
音琉的孤注一擲,射出了手術刀,雖然被鬼珠的腳擋下,反彈命中了鬼蛛最大的複眼才是真正的目的
大型鬼蛛受傷瞬間一直打轉

這時兩個人影從一旁大樓飛出,
一個拿出像毛筆一樣的法器,發出靈光符咒包圍住了超大型鬼蛛,
另一個拔出了劍在天空畫了圈後出現黃金的盔甲著裝變身黃金騎士
黃金騎士一劍刺入大型鬼蛛的頭部後,直接劈開斷頭,就解決了大型鬼蛛

這時候緋奏被治療到九成,給七瀬、音琉扶起,看到解決大型鬼蛛兩人組
「魔戒法師跟傳說中的黃金騎士-牙狼...」

黃金騎士鎧甲退去後,跟另一名女性的魔戒法師來到三人面前

道外流牙「我是道外流牙,你們應該就是ナツキ的朋友,白木跟西野吧!還有一位是...?」
音琉相當有禮節的回應「我是白木緋奏之妹-音琉」
莉杏「我是莉杏,好久不見啊!白木君!」
緋奏一臉疑惑問「我們見過面嗎?」
莉杏手指嘟著嘴說「阿呀?白木君你忘了嗎?你還跟桐生(戰兔)君一起對我說:小姐給虧嗎?」

緋奏聽到心裡就出現一個[危]字
然後緋奏的臉頰就被七瀬跟音琉一左一右捏了起來...

緋奏痛的哭了出來(OT.TO)「我沒印象啦!不要瞎掰好嗎?」
莉杏調皮的說「那時候我在大樓的服務台臥底啦,你跟桐生君為了救人,破壞了大樓的地下賭場,你們那時候真厲害,那賭場的老闆是很強的火羅,原本我要出手幫忙的,不過你們居然可以打敗,還真的不能小看你們假面騎士!」

緋奏才想起來說,那時是因為万丈龍我為了賺外快被騙去打地下拳擊,被賭場盯上要求打假拳,万丈不合作被下藥囚禁,
万丈的伴隨機獸Cross-Dragon回來求救,緋奏跟戰兔才去救万丈,靠著緋奏的心理技巧跟戰兔天才頭腦把賭場贏翻被保全包圍;
救出万丈後老闆親自上場變身怪物,一開始就不好打,直到戰兔拿出天才滿裝瓶變身Build-天才型態,與万丈Cross-Z熔岩龍跟緋奏的假面騎士1型三重騎士踢才打敗...

緋奏摀著被捏腫的臉「原來那是火羅,那時候根本只是在演戲,根本不是真的想虧,說到底還是万丈那笨蛋的錯...」
七瀬聽完摸摸緋奏的臉就復原了

莉杏看到緋奏胸前的勾玉問說「這勾玉是...?」
「是大天空寺的天空寺給我的」
流牙「是幽靈獵人天空寺龍嗎?」
「是他兒子尊,天空寺龍已經過世了...」
「是嗎!他也是幽靈獵人嗎?」
「受到仙人的指引成為假面騎士Ghost了」
莉杏「ナツキ跟我們感應到了火羅,這勾玉加強了感應,讓我們及時趕上了!」
緋奏拿起勾玉「沒想到這勾玉真的保佑了我...」

音琉簡單說了事情原委後,流牙與莉杏表示最近火羅的出現率高了不少,還要再調查,要我們多注意
流牙、莉杏跟緋奏、音琉、七瀬道別後,
緋奏問起音琉「妳來這裡幹嘛?到底發生什麼原因,妳剛剛沒說明白吧!」

音琉才拿出手機緋奏、七瀬看,音琉收到一則醫療支援緊急簡訊,來到這裡才發現醫院廢棄了,進入醫院後看到三個人被綁在實驗台上,還有一個看起來已經有點不像人類的生物被關在實驗室,
綁在實驗台上被幾名穿著白大衣像是財團X的人餵了藥之後產生異變,逐漸變成鬼蜘蛛,要音琉解剖研究,
就算白木老爸是財團X的人,音琉也不是替財團X工作的,當然拒絕,
正當白大衣的人要強迫音琉就範的時候,音琉一把抓起手術器械檯上的手術刀,拿起盛器械的托盤防禦的時候,
實驗台上的鬼蜘蛛陸續掙脫了,攻擊啃食白大衣的人之後,開始追音琉就跑出了醫院,接下來就是緋奏跟七瀬趕來了...

緋奏沉重的說「難道財團X在研究火羅了嗎?」
音琉「這件事要跟老爸說才行,如果真的是財團X東京分局的實驗就真的太危險...」
七瀬像是放下重擔一樣,帶著笑容說「大家沒事就好,先回去吧!佳穗還在家裡等我們」

到了音琉停放重機的地方時,大家突然被兩道光照!
還以為是別人,結果是Supra自動開啟車燈在這裡等著...

緋奏「車子怎麼會在這裡...」
音琉「這AI有點過頭了吧,我追劇吃零嘴幫忙自動駕駛就算了...」
緋奏「追劇?吃零嘴??自動駕駛???妳不是說自己開過來的嗎?」
音琉開始哼哼哈哈的裝傻
七瀬無奈地說道「你們兄妹這點還真是一模一樣...」

七瀬心裡想著,歷史雖然被改變了,但是對緋奏而言是好的方向也說不定...

三人一起回到家,佳穗已經準備好晚餐,等著大家回來,
在餐桌上,音琉跟佳穗說著剛剛發生的事
緋奏突然想到「音琉妳射手術刀喊劍無式...我沒教過你啊?」
音琉回答「我外科好歹也是拿刀混飯吃的,從中學看歐尼醬用劍無式到現在,多少也學有個樣了吧!」
緋奏「妳學了多少式...」
音琉「歐尼醬用最多次緻、辟、離 這三式,搞不好七瀬看久也會了!」
七瀬搖著頭「我不會!我沒有音琉這麼有慧根!」
音琉「七瀬也太客氣了!七瀬的超能才厲害!居然能修復傷口,要是多一點人有這種超能,我們醫生也不用這麼辛苦了」
七瀬「可惜的是這能力不能對自己用,而且能力也不能複製」
音琉「那這樣歐尼醬就要好好保護七瀬,好好當坦了!」
七瀬跟緋奏突然害臊了起來
音琉又問了緋奏「歐尼醬,你什麼時候變成用飛電昇華鑰的,之前老爸說你是用了神奇的騎士錶變身假面騎士」

緋奏也跟音琉大概說了這兩年發生的事...
音琉吃驚的站起來拍桌說「歐尼醬!白色惡魔甦醒這很嚴重也!沒有我的Eternal Drowsiness(永恆沉睡)是怎麼回復的!」
七瀬才說出自己的替身-豆一樣不只一種能力,有個Rainy Day, Dream Away(雨天迷夢)能力可以讓白色惡魔鎮靜下來
音琉聽完後對七瀬說「西野七瀬!妳這女人還是太危險了...」
這時候女僕佳穗開了口「那個二小姐...雖然咱身份不適合這樣說,但不會覺得因為這樣少爺跟七瀬小姐注定在一起的嗎?」
音琉這才坐下來「我決定了!我要來東京住!」
緋奏睜大眼睛「啥毀?!」
「我開始不放心把歐尼醬交給七瀬,我才離開兩年居然發生了這麼多事!」
「我家不夠住了啊,和室佳穗在住,我房間也不夠分隔間...」
「歐尼醬不用擔心,我來的時候遇到你的房東,他還有樓下還有房間出租」
「那房租我這裡...」
「歐尼醬...忘了我已經是個外科醫生了嗎?我值台刀的費用搞不好比歐尼醬的月薪還高!」
緋奏完全被音琉擊敗...

這頓飯最後吃得真的挺尷尬,不過七瀬卻是心中放下了一顆石頭一般輕鬆,
原本緋奏要開車送七瀬回去,被音琉搶下鑰匙,要緋奏休息,

音琉跟七瀬來到停車場,音琉將鑰匙指向Supra後,車身從白色轉換成綠色,自動開啟了車門
兩人上車後
「七瀬對導航說一下你家地址吧!」
七瀬說出地址後,車子自動秀出路線
音琉說了「autonomous」後,車子自動駕駛開出了停車場,車上兩個人都很安靜
音琉先開了口「謝謝妳救了我哥...」
「不會,奏也救我很多次」
「我只是禮貌性地跟妳道謝,我還是不能百分百信任妳,」
「因為"超能"關係嗎?」
「不是,是我哥太善良了,從小他就很信任跟他好的人,所以常常被背叛,尤其是女的」
「妳是擔心我會背叛奏嗎?」
「世事難預料,哪天妳搞不好會為了別的原因不得不背叛我哥...」
七瀬對自己使出了豆一樣-Heaven's Door(天國之門)拿了筆給音琉
「妳就在我身上寫上[不會背叛緋奏]吧!」
音琉有點驚訝但是冷靜地回復「雖然我很想這麼做,但是我哥知道會不高興的!」

到達了七瀬的住所,七瀬下車後
音琉搖下車窗對七瀬說「I'm will watching you」
看著音琉驅車離開後,七瀬露出了笑容...

創作回應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