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達人專欄

【左哥的生活】第十九章:滅恐組織

字不夠 | 2021-09-24 10:41:59 | 巴幣 32 | 人氣 44



  「我打算創立一個滅恐組織,你們覺得如何?」博丞看著眼前的這些老戰友。
  「為什麼啊?」古蒻啨不解,眼前的博丞是不是頭腦怪怪的。
  「因為……
  高二上的校外教學,我們前往了三海鎮上的某處烤肉森林遊玩,校方因為去年的意外事件暫時將離島的行程取消了,絞盡腦汁以後想出了一個陸地上的三天兩夜隔宿露營。
  「虧我還很期待跳島旅行的說。」陳喬窳在遊覽車上跟一旁的汪景淳抱怨。
  「沒事啦,烤肉跟營火晚會也很好玩啊。」汪景淳看著窗外的風景似乎心情很好。
  去年的那起事件仿佛已經從她心頭煙消雲散,隨著各班的年級陸續抵達一棟棟小木屋與河畔,導師們熱烈分配著隊伍,好幾個班為一對,最後一天會頒發第幾大隊獲勝,聽說獎品非常豐厚。
  而我的心情並沒有什麼特別的,自從老闆娘幫我弄過腦波機以後,我感覺一整個人神清氣爽,腦袋從未這麼清晰過,躺在小木屋的床上,我分配到的是一間六人房,裡面有孫微蟲跟一些不是很重要的同學,畢竟多年以後這個班的回憶恐怕也所剩無幾。
  我稍微的玩弄著體內的刺能,這小傢伙其實說實在的就像一股腎上腺素,當我想要的時候它便提供我能量,現在的我已經完全了解它了,頓時有點後悔當初沒有加入刺手集團,去教導他們這股力量,想必集團老大也得為我讓位了吧。
  正當我胡思亂想的時候,第一天下午的活動開始了,大家在湖泊裡抓魚,有些人去砍柴,校方要我們體驗類似於野外求生的感覺,我跟同一房的人是一個隊伍,起初我還興致缺缺,反正最後就算沒吃到烤肉或是抓到魚,我還有孫微蟲的泡麵可以吃。
  但是當我發現第一名的獎品竟然是一台最新款的掌上遊戲機時,我腦中的某個畫面浮現,而我體內的小傢伙也撞了我一下,這傢伙最近越來越調皮了,竟然敢挑釁我。
  我立刻衝進河裡,不管一旁的人是用什麼釣竿還是魚網,我直接扯爛他們,敢阻擋我的一切都必須毀滅,我游到湖底開啟所有刺能用聽的用看的捕捉一切細小的線索,這時我發現遠方某處一種龐然大物在移動,我立刻跳出湖面,濕淋淋的身體直接踩過某些正在生火的組別,似乎聽到某些女生的抱怨與咒罵。
  「應該是這裡。」我自言自語地來到某一組的基地。
  「你想幹嘛?怎麼全身都濕了?」她擋在我前面,個子嬌小的女孩子,但我不認識。
  「抓大魚,借過。」我輕輕將她整個人抬起放到一旁的空地上,過程中她應該是毫髮無傷。
  但我不懂旁邊的一個男孩子怎麼這麼生氣,他憤怒的朝我走來抓住我的手臂想將我翻過去面對他好好談一談,但我現在怎麼可能有空,大魚就要來到我面前了,於是我直接不理會他往湖泊裡走去。
  當他發現沒有辦法拉過我的時候,他用力地踹了我一腳,而我的膝蓋就這樣著地了,大概有那麼一丁點的疼痛,讓我反射性的直接將他整個人抬起丟進湖裡。
  而這時的我也趁機跳進湖裡游向大魚,但是大魚對我似乎絲毫不感興趣而是加速的游向了那名被我扔進湖裡的同學,大魚用力的撞了他一次,就在我終於趕到的時候大魚又用尾巴甩了那名同學的肚子一下,餔嚕咕嚕的氣泡從他嘴裡跑出,我想他應該是溺水了。
  於是我一手抓住大魚嘴邊的腮一手撈起沉到湖底的男孩衣服,用了一半的力氣將他們拋出湖面摔在草地上,我控制的力道十分剛好,他們幾乎是滑回了陸地上,我走回陸地上心想,沒有人為我剛才的表演拍手就算了,現在大家這都是一副什麼表情啊。
  我拖著大魚的尾巴走回孫微蟲搭建好的烤肉架基地路上,不斷的思考沿途的這些眼神,到底該怎麼稱呼呢?
  「啊,是恐懼。」我看著古蒻啨驚呆了的眼神。
  「你也太帥了吧,這樣應該第一名了吧。」偉庭拍手也不顧現在老師正在上課。
  「還沒……
  當我將大魚託付給孫微蟲料裡時,我又走進了竹林間,我們還需要一切木材來生火,畢竟沒有提供火種跟噴燈,我抓起旁邊教練提供的道具,一根小柴刀,看到竹子就劈下去,十分鐘後我扛著兩大肩六十多根竹片回來,每一片都起到很好的燃火效果。
  毫不意外這下終於得到了烤肉活動的第一名,緊接著營火晚會的跳舞活動就令我頭大了,我們六個男的完全都不會跳,於是我們放棄了這一關,晚上睡前的時候討論與分析後覺得我們還是很有勝算,因為明天最後三個關卡我都覺得很有機會。
  到了早上那是一趟爬山的過程,誰率先登頂就可以得到第一名,當然我對我的體力其實沒有絕對的自信,何況還有另外五個宅男夥伴,但是沒關係,因為登頂的過程中必須蒐集導師們藏在山中的糖果道具。
  「左哥,全靠你了,我們就慢慢爬山,蒐集道具就靠你了。」
  「沒問題,我一定全部找到。」這個項目我就擁有絕對的自信了。
  開啟全身的刺能,我穿梭在山林石階中,這種糖果的香味非常刺鼻,我的感官大幅提升後連風吹動包裝的聲音都能一清二楚,比起出獄當天,現在的我提昇了不只一個檔次。
  但是正當博丞開心地瘋狂蒐集藏在山中的糖果時,一雙眼睛等候在一處懸崖邊,他刻意將自己口袋中蒐集到了五顆糖果放在了懸崖邊的樹枝上。
  「真當我那麼笨嗎?」博丞來到此地檢起一根樹枝丟向那五顆糖果。
  糖果墜崖,葉孟鴻現身,光明正大的站在博丞眼前,但是一陣風吹來他又消失了明明是白天,竟然也能施展大橋下躲藏在陰影裡的殺招。
  只見博丞輕微的閉上眼睛,將刺能全部收縮在眉心中間,等候著時間一秒一秒的流逝,博丞的脖子慢悠悠的自然朝左邊擺動,一把飛刀吹過右邊的髮間,博丞動了,瞬間跑進竹林間,朝一處空氣揍過去。
  全程幾乎都是閉上眼睛的博丞這一出招,連葉孟鴻都沒有辦法招架,瞬間沒有反應的肚子被矇上了一拳。
  「你怎麼……看的見我?」葉孟鴻倒地想站起身卻動彈不得。
  「饒你一命,現在遊戲機重要。」博丞跨過他的身體,繼續穿梭在糖果們之間。
  很快三天的校外教學就結束了,博丞也獲得了那一台遊戲機,只不過隔天回到學校後,就有很多人來找博丞算帳了,先是在吃早餐的路上遇到一群自稱三班女同學的表哥,帶著一群人將博丞包圍在一起。
  博丞輕輕拍著書包裡的匕首要他聽話,僅僅只是用了十幾顆拳頭就把他們全部躺平了,接著來到學校後的早上十點下課,則是十班的幾個男同學來到教室門口尋找博丞。
  「班長,六哥,你們別出手。」博丞舉起手禮貌地朝他們打招呼。
  緊接著他們便來到博丞身旁理直氣壯的想討公道,但是博丞站起身來直接將他們的手指折到乖乖叫,借於斷掉跟還沒斷的極限。
  放學後博丞跟孫微蟲又來到那家雞排店的時候,幾名三年級的學長認出了博丞,紛紛丟下書包直接倫起拳頭揍過來。
 博丞硬生生挨了好幾拳,好像覺得虧欠似的跟他們道歉了兩次,緊接著博丞來到了河堤下的空地,因為追打他的人越來越多了,而此刻的大橋下是王海生與六哥坐在草地上抽菸,身邊的黑色廂型車似乎有某個大老闆。
  博丞邊跑步邊引人的過程中,一眼就認出來那是王海生的父親。
  「爸,真的要這樣做嗎?好歹他曾經救過我,而且還兩次。」
  「這件事沒有討論空間,我是受人委託的,生意人不該有感情。」
  越接近大橋底下的空地,博丞跑步的速度就越來越快,直到看到王海生六哥掏出手槍指向自己的時候,博丞已然準備好瞬間爆跳,速度之快直接躍上黑色廂型車並從書包裡掏出匕首。
  不到一秒退去皮革套,瞬間繞道六哥前方由下往上一刀斬斷手槍,削鐵如泥的神兵利器再現,王海生與他爸以及六哥嚇的一動都不敢動,並非手槍被摧毀而是博丞的眼神如死神降臨,身上的氣息壓得他們喘不過氣。
  「誰指使你殺我的?」博丞將刀貼近王海生父親的臉頰。
  還沒得到答覆,黑色廂型車內變衝出了五名槍口,博丞左閃右躲頻藉著車體的死角,與自己鬼魅的身影接連斬殺了全部五人,刀刀封喉。
  原本跟隨博丞來到大橋下空地的學長們,手裡的木棍通通掉在地上,一旁拿著雞排姍姍來遲的孫微蟲也驚呆了,怎麼剛才在雞排店的普通鬥毆如今變成殺人現場。
  但是五秒後遠方又出現了六台黑色廂型車,王海生父親的埋伏全部都出動了,博丞不等對方下車,直接衝向了河堤上,轉眼間消失在人群眼中。
  這時孫微蟲的電話響起,是博丞的聲音,孫微蟲照著指示來到了某個公園的廁所,一進去就看到地上血跡斑斑,原來博丞受傷了,左手臂中了一槍。
  博丞痛苦的用匕首將子彈挖出來,孫微蟲見狀也想幫忙但是腳下一滑,摔了一個倒跌向博丞,而博丞右手上的匕首正巧直接劃傷了孫微蟲的臉頰,好在傷口不深。
  「對不起,明明我是來幫忙的,結果卻弄傷自己。」孫微蟲摀著臉忍著劇烈的疼痛。
  「去醫院吧,你來的路上我已經叫了救護車應該就快到了。」博丞站起身將子彈丟進垃圾桶。
  「那左哥你呢?」孫微蟲淚眼汪汪。
  「當然是跟你一起去啊,你以為我是先知,幫你叫的喔?」博丞微笑。
  這傢伙怎麼這麼可愛,白癡的可愛,我們來到醫院以後做了幾個緊急包紮,並縫上了幾針後就各自回家了。
  「哇,你還中槍喔,你的高中生活也太精采了吧,哪像我們在這裡耍廢成天吃香喝辣。」偉庭看著我手臂上的傷口驚嘆不已。
  「是我太弱了啦,如果是天癢,怎麼可能會受傷。」我看著天癢專心的上課模樣,現在剛好在上國文課。
  「不過看來我送你的刀,你倒是滿喜歡的。」天癢一邊抄筆記一邊跟我們聊天。
  「豈止,他已經是我最好的夥伴了。」

創作回應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