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達人專欄

【左哥的生活】第十一章:抹頭龍魚市場

字不夠 | 2021-09-16 19:05:39 | 巴幣 20 | 人氣 45



  「為什麼要打我?」吳星板奮力的怒吼。
  「看你不爽啦!」馮剛六瞪著倒在地上的矮黑胖胖。
  「老師,我只是說抹頭龍魚市場難吃,他就打我了,我要告他,大家都看到了,是他先動手的。」吳星板的淚水反射著眾人的恐懼與不解。
  「吳星板還有各位同學,對不起忘記跟你們說了,六哥他們家就是開抹頭龍魚市場的,他們家已經傳到他爸第三代了,高中畢業後六哥就要繼承家業了,大家多多捧場啊。」班長王海生攔住馮剛六並把他越拉越遠。
  反觀另一邊怒不可擋的星板同學,被壯碩的體育老師架住,絲毫動彈不得,老師好不容易將兩人分隔至少十公尺,才開始繼續上課。
  「才第一天就吵架,六哥,你也有錯,但是我不想把你們送去學務處,今天學務主任在處理高三阿狗的事情,你們兩個都去旁邊坐著,冷靜下來後跟對方道歉,海生,你跟在六哥旁邊,還有誰是本地生,去跟他說一下這邊的生態跟歷史,以後別隨便批評,小心惹禍上身。」
  這時孫微蟲走到了吳星板身邊,儘管有些遙遠我也依稀聽見他們的談話。
  「抹頭龍魚市場在八十年前出現,幾乎可以說是沒有魚市場就沒有現今的三海鎮,當時靠海捕魚容易可是賣魚難,大量的漁獲輸出不到各地,於是當年我曾祖父他們都過得很辛苦,後來抹頭龍魚市場的出現,解決了這個問題,然後經濟隨之蓬勃發展,現在已經是全國第二大的魚市場了,遍佈全薯市,聽說一年賣出上百億隻魚。」孫微蟲說的是全三海鎮居民都知道的歷史。
  「可是他打我,而且我牙齒好像掉了,這樣我放學怎麼繼續去吃美食。」吳星板垂頭喪氣,摸著嘴裡搖搖晃晃的門牙。
  「先別管美食了,那個六哥從國中開始就到處惹事,整個三海鎮無人不知無人不曉,被他打下來的那些國中生,最後都到他們家幫忙賣魚,你還是別惹他吧。」孫微蟲的聲音漸漸變小,最後接近氣音。
  要不是我悄悄靠了過來,不然聽不見。
  「啊!你怎麼在這?」孫微蟲嚇了一跳。
  「我也想了解一下三海鎮啊,反正現在是自由時間,體育老師跑去六哥那邊不知道說什麼,阿你真的會跟他道歉嗎?」
  「哼,流氓,我才不會跟他道歉的,你知道我昨天去吃魚市場裡面其中一家壽司嗎?」
  「不知道,結果怎麼樣?」
  「結果又貴又難吃,新不新鮮我不知道,反正味道有夠噁的,就是一種很古怪的味道。」
  「別說了,老師來了。」孫微蟲搓了一下吳星板的肚子。
  「這位同學,你叫吳星板對吧,老師知道動手不對,但是不代表動手的一方就一定是錯的,如果是你先開口贓人的話,那就是你的不對,你昨天吃的壽司應該是抹頭龍魚吧,又貴又難吃的話,是入口進去右邊橘色招牌的店對吧,很抱歉,那是我太太開的店,專門賣抹頭龍生魚片,你昨天排隊很久嗎?」
  「對啊,我等了兩個小時,結果排隊名店卻讓我失望透頂。」
  「聽說你是東薯人,你不適應不代表難吃,我剛已經幫你跟六哥道歉了,以後注意一點自己的言行,不是老師我在恐嚇你,而是整個抹頭龍魚市場對這裡的影響真的太大了,如果不小心踢到鐵板,老師我也保護不了你。」體育老師的表情嚴肅,眼神直盯著吳星板不甘的眼眸。
  「可是他打我。」吳星板眼眶泛淚,似乎覺得自己理所當然委屈萬分。
  「老師,抹頭龍魚的味道如何,我也是外地來的,還沒吃過。」曾經在逛賣場的時候有看過,那黑綠的色澤以及高昂的價格。
  「怎麼說呢?味道確實有點奇妙,有點像牛奶糖又有點像哈密瓜,改天老師帶你們去吃吧,吳星板你也一起來吧,老師覺得你一定是吃錯了步驟,或是還不習慣而已啦,沒事啦,打球打球,年輕人多動一點。」體育老師將我們三個推到一個籃框下。
  於是下午的體育課就在還算輕鬆的籃球自由活動與吳星板擦乾的淚水中,愉快的度過了,不過緊接著的國文課又發生了一場衝突。
  「妳有種再說一次?」六哥站起身來瞪著汪景淳。
  「白癡,連分道揚鑣都不知道是什麼意思。」汪景淳笑了。
  「不就是很多隻羊,在不同的道路上嗎?」吳星板疑問,看著六哥。
  「兩個白癡,哈哈哈哈。」汪景淳大笑。
  「好了,各位同學,不要吵架,課文中的分道揚鑣在這裡指的是各走各的路,所以馮剛六同學跟吳星板的答案有點不是很正確,但是沒關……」
  「哈哈哈哈哈。」汪景淳爆笑,嘲諷地看著六哥。
  「瘋女人,沒被打過是不是。」六哥舉起旁邊同學的寶特瓶二話不說直接砸了過去。
  但是就在水瓶劃過博丞頭頂上空的時候,被博丞一把抓了下來,順勢鬆開瓶蓋,一飲而盡,動作行雲流水讓全班都目不轉睛。
  「剛好渴了,謝啦,六哥。」博丞右手比了個大姆指。
  「找死?」六哥暴怒,快速地走到博丞身邊。
  正欲一拳轟下的右手被孫微蟲及時站起來緊緊握住,緊接著班長王海生也馬上攔住六哥,並向全班道歉,隨後把六哥帶出了教室。
  「好,沒事就好,大家繼續上課。」國文老師繼續唸著課文。
  緊接著放學時間很快的到來,好在自從國文課以後,六哥就不見了,不然想必又會有一場戰鬥,此刻終於為那名酷酷的女同學放下一口氣的博丞,轉身向正在收拾書包的景淳提問。
  「為什麼妳敢向他挑釁啊?」博丞不懂,這名瘦弱短髮的酷酷女子到底哪裡來的勇氣。
  「南薯市的流氓比他還更兇,我怕他做啥?」汪景淳將一片口香糖拿給博丞。
  「這什麼?」
  「謝禮,其實我沒想到他會直接砸我水瓶。」
  「喔,沒什麼。」博丞接過口香糖放進側背包。
  「再見啦。」粉紅色的短髮轉身而過,一股甜膩的香味佛過博丞的青春。
  說是青春,其實也不過是一場沒有結果的戀愛,那是博丞放學後來到打工地方所占卜出的結果。
  「老闆娘,真的還假的,這個汪景淳會跟我談一場沒有結果的戀愛?」我看著手裡的熱茶。
  「對啊,不信妳問詠嘻。」
  這時站在廚房泡茶的國三生湯詠嘻,端了一壺玻璃水果茶,以及一盤芒果。
  「師傅,妳就別開玩笑了,我才學不到一個月呢。」湯詠嘻身穿康特國中的水藍色短裙以及長髮如瀑的可愛臉龐。
  「占卜有時候不是靠經驗,而是天份,來詠嘻,妳洗牌給博丞抽。」
  「那我要問別的,我跟六哥會發生什麼事?」博丞抽牌,瞪大了眼睛。
  接著博丞將牌朝下蓋住,湯詠嘻從牌堆裡抽出另外兩張,於是三張牌,兩明一暗,攤在桌上。
  「這是初學者用的動物牌,我抽到的兩張分別是青蛙與大象,而你抽到的牌正是關鍵人物,六哥的代表動物,介於青蛙與大象之間的話,我猜是獅子。」
  老闆娘翻牌,正是獅子:「繼續啊。」
  「獅子一般指狂暴的森林之王,不過左邊有青蛙的時候也代表這隻獅子遇到危險的事物會自動躲避,擁有很強的天生敏銳度,至於右邊的大象代表他很巨大卻不笨重,所以他很高?」詠嘻皺眉似乎很努力了。
  「恩,還可以吧,老闆娘還是妳說好了。」博丞點頭。
  「詠嘻說的大半都對,不過你想問的是你們兩人之間會有什麼火花吧,在我看來獅子也有可能代表你,博丞,而大象與青蛙則代表你們之間發生的其中兩件事,一個驚天動地,一個雞飛狗跳。」
  「好像說的有點模糊呢,我也不是很懂。」左博丞抓抓頭。
  「占卜就是這樣,摸天機卻又摸不著,觀星象又兀自理解,模凌兩可卻又最貼近真相,好啦,閒聊就到這裡,該準備一下晚上的那兩組客人了。」
  於是老闆娘、詠嘻與博丞,繼續忙碌著完全預約制的占卜工作室,與此同時傍晚的抹頭龍魚市場,也是認真的運作著。
  「阿六、三號櫃兩尾一百七,麻煩你了。」一個頭戴白巾上身赤裸的壯漢扛著一條巨大抹頭龍魚走進冷凍庫。
  「好。」馮剛六放下切到一半的長刀,水龍頭開啟將手沖乾淨。
  接著帶起白色工地手套,走到外殼印有藍色數字三的貨櫃,踏進充滿魚味的抹頭龍魚身上,扛著一條足足有兩米長的大魚出櫃,每一步濕滑的赤腳,都充滿著咬牙的耐力,終於將一百七十公斤的大魚放在長刀旁。
  甩開手套,拿起生魚片刀,繼續分解著魚頭魚尾魚刺,明亮的燈光打在溼透的白色汗衫上,舉頭一望,十米高的魚市場,六哥所在的不過是百分之一的小小攤位。
  「辛苦啦,另一隻我來嗎?」喝著珍珠奶茶的王海生將手機放進口袋。
  「不用啦,你的衣服那麼貴,不要弄髒,怎麼樣,買到了嗎?」六哥放下刀子將手洗乾淨。
  「今天橘龍依舊大排長龍,我有特地問老闆娘跟員工那天胖子是吃什麼,他們跟我說不記得了,應該是抹頭龍魚特餐吧。」海生拿出兩盒握壽司。
  「你還買白金魚特餐?這超貴的欸。」六哥小心翼翼地用筷子夾起一顆。
  「我想說會不會胖子是買這個,那我就都買,吃吃看。」王海生也吃了一口。
  兩人久久不能言語,任由大海的香甜與拍打在舌尖環繞。
  「好吃啊,那胖子真的活該被我揍一拳。」六哥將一罐啤酒從桌子旁的小冰箱拿出來給海生。
  「對啊,超好吃的,不過也不用跟他計較了啦,大家還要當三年的同學。」王海生打開啤酒敬了一下不喝酒的六哥。
  「三年,哀,好久啊。」六哥拿起長刀回到魚台繼續分解著抹頭龍魚。




創作回應

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