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達人專欄

【左哥的生活】第十三章:南薯人的脾氣

字不夠 | 2021-09-18 19:00:04 | 巴幣 30 | 人氣 41



  「終於找到你了。」博丞暗自高興,即便是只有姓名也好。
  至少多了一點線索,而且老爸上個月就在這座城鎮,我只要繼續待在這裡,早晚會遇到他的,到時候我一定要向他問清楚。
  博丞並不著急,十五年的歲月了,早已接收自己沒有父親的消息太久,突然冒出來的父親照片就像雨後春筍,那般的鮮嫩卻也可能脆弱。
  「有沒有空啦,不是本地人吧,小妞?」
  那是博丞回家路途中的一處河畔,幾個年輕小混混,約莫二十歲左右,圍繞著一個吹著泡泡糖的短髮女孩,沒錯,那正是汪景淳。
  「嘿!」博丞走下草皮來到這群人背後。
  「又是你。」汪景淳皺眉扔下了書包。
  「發生什麼事了嗎?」博丞看著她正扭動著脖子。
  「你是誰,她男朋友喔,借我們一下,可……以……」穿著邋遢的男人肚子。
  「嗎?」被灌進了一拳。
  另外兩名混混碎了一聲,一把抓向動手打人的景淳脖子,可是男人的手臂卻直直地穿過粉紅色短髮抓了個空,博丞的眼裡清晰地看到汪景淳流暢的閃避動作與緊接著攻擊的那一腳。
  那一腳踹向其中一個混混的蛋蛋,接著順應被最後一名男子抓住的手臂反身蹲膝來了一個過肩摔,將人重重的摔在兩台重機上,後照鏡也硬聲斷裂。
  「厲害,感覺跟我一個國中同學好像,都擁有敏銳的眼力。」博丞拍手,剛才似乎見到了閔如的身影。
  「所以不要再跟著我了,我一個人很安全。」汪景淳撿起書包走向河岸。
  「我哪有跟著妳啊,我放學就是走這條路回家的。」
  「外地人不是都住學校宿舍,你也住外面喔?」汪景淳蹲下來用河水將手洗乾淨。
  「對啊,我已經是合法獨居人了,要自己生活啊,等下,原來妳也住外面喔,難怪昨天的水族館妳沒來,是去打工嗎?」
  「你也問太多了,那是兩件事,我單純不想去,再見。」她頭也不回的走了。
  真奇怪,個性也很像閔如,可能這就是南薯人的脾氣吧,倒是我以前從來沒有問過大家是哪裡人,可能國中的大家都是竹薯人吧,哇,突然好想念耀勤家的牛肉麵啊,博丞走回家的路上不禁思考著要不要辦一場同學會呢?
  可是紀雯婷出國不在,那樣的同學會似乎也少了一點意義,果然我還是喜歡她的吧,國中的最後一年大家開始接納她,而我也真正放下了那件事,我們兩個人去了好多地方玩。
  偉庭老家的老街,那片溫柔的沙灘與美麗的夕陽,盛放花朵的民宿與解渴的柳橙汁,然後沒過多久我們竟然去了天癢家的豪宅,那一次真的大開眼界,我們在屋頂的無邊際游泳池耗盡了體力,最後離開時管家還送我們一人一袋禮盒,裡面的巧克力真是絕頂美味。
  「啊~好懷念啊!」博丞躺在床上看著距離晚上打工還有半小時的鬧鐘。
  原來此刻的生活,沒有從前想像中的那樣美好,那時在佛心願無聊的日子裡,總是與紀雯婷一起幻想著如果出了那座森林,就有許多世界上美好的事情在等著我們。
  可是現在出來了,徹底自由了,卻也辛苦了,打工的地方很幸運並不是太粗重的工作,學校的生活我也以為可以很順利,沒想到那竟然是最麻煩的地方。
  還記得那一天,又是同樣早上的國文課,六哥又與汪景淳吵了起來,甚至大打出手,這一次不是水瓶飛過我的頭頂,而是,一根鋁棒。
  「快住手!」陳喬窳害怕地哭了。
  兩人自從那一根鋁棒之後,越打越烈,而我卻一動也不動,老師慌亂的奪門而出似乎是去尋求救援,我們班的同學紛紛地離開自己的位置跑到了教室外的走廊,以免被波及,而我依然坐在我的座位上。
  「班長呢?誰去阻止一下,再打下去會出人命的。」吳星板的聲音急迫。
  「班長今天請假不在,我就知道早晚會出事,她們兩個一直以來就吵得很兇。」
  「還不是汪景淳一直挑釁,尤其是國文課,六哥只是不懂裝懂的回答問題而已。」
  「那也是老師的錯啊,六哥就喜歡睡覺,偏偏國文老師就喜歡叫睡覺的人站起來回答。」
  「六哥才不是喜歡睡覺,他是晚上都在魚市場幫忙啦,前天我跟我爸一起去買魚,他還特地算我們便宜,六哥其實人很好啦。」
  「不要再吵了啦,趕快叫人去阻止一下,咦,那個不是博丞嗎?」
  「對啊,博丞力氣很大,應該可以幫忙拉開六哥吧。」
  「可是他怎麼坐著不動?」
  「博丞!叫他們不要再打了,大家同學一場,不要再鬧了啦。」某個同學大聲呼喊著博丞。
  可是博丞的身體卻依然不動,直到六哥一腳踢翻博丞的桌子。
  那一腳也不是故意的,而是汪景淳鬼魅的偷襲六哥一腳後,迅速躲到了博丞桌緣的關係,六哥擦乾眼角的血看準時機猛然一掃,可惜又被汪景淳躲開了。
  於是兩人的戰場轉移到了講台上,不過這時博丞看著眉間低落的血液,眼眸瞬間狂暴了,抓起一片課桌椅的殘木,就往六哥的頭丟過去。
  速度之快,六哥擋住木片的手肘傳來劇烈的疼痛。
  「丟我幹嘛?你也想死啊。」六哥憤怒的衝了過來,上而下就是一記猛拳。
  博丞瞬間回拳相碰,兩拳轟出一聲巨響,六哥倒退了幾步,摀著自己受傷的拳頭。
  「別再打了。」博丞站起身來凝視著汪景淳。
  「他想打,我奉陪而已。」汪景淳的粉色頭髮也染上了不少血跡。
  「你別來插手,這是我跟她的事。」六哥的眼神些微透漏著恐懼。
  這時訓導主任與兩三名男老師終於趕到了,這一場教室內的激烈打架,也到了尾聲,兩人各被記了一支大過,而我則是一支小功。
  可是我卻一點也不開心,在那根鋁棒被汪景淳巧妙接住的那一剎那,我的體內湧現了一股熟悉的味道,與國中班導受傷的那一個下午,幾乎一模一樣的味道。
  一種略帶興奮的謀殺感油然而生,那一天對方也是拿鋁棒,朝我們衝了過來,而面對五十人的圍毆我們卻只有四個人,閔如跟蒻啨不在,當時是午休時間我們四個正要去校門口對面那家鐵板麵吃飯。
  卻被一群武平國中的人團團圍住,二話不說就朝我們一頓棒揍,而我體內的味道也是在當時與對發廝殺時湧現的,不過那場戰鬥從一半開始我們全都震驚在天癢屠宰戰場的恐怖模樣之下。
  而他們老大腳軟的不斷向後爬,身體卻不小心靠在了湖頂國中的圍牆招牌下,當天癢的拳頭正要落下時。
  不知從哪冒出來的班導手裡拎著便當,衝了過來抱住他的姪子,肚子卻挨了天癢一拳,接著懷有身孕的班導就去住院了,而天癢也因此內疚了很久,這一件事只有我們四個知道。
  可是有一件事只有我一個人知道,就算天癢沒有出手,最後我們依然能贏,因為當我的拳頭打斷第三根鋁棒時,那股味道刺鼻的充滿我全身上下,而當時我腦海裡只有一個念頭,殺光他們。
  所以我剛才沒有動,其實是因為我不敢動,我很想起身將六哥狂妄的怒氣熄滅,同時我也很想窒息汪景淳鬼魅的身影,不知道為什麼會這樣,可是打鯊魚的時候我卻完全沒有這種感覺。
  「博丞,博丞?」一種聲音在我耳邊敲響。
  原來已經是午休時間了,而聲音的來源是一雙筷子與擔憂的臉龐,陳喬窳左右手各拿著一支筷子,指著我桌上的藍色方巾便當。
  「你還好嗎?」她將筷子放在便當上。
  「沒事,今天又做便當喔,不用這麼麻煩啦,這樣我會不好意思欸。」博丞將藍色方巾打開,接著掀開蓋子。
  「不會麻煩啦,我剛好可以練習一下廚藝啊,你就慢慢吃吧,我不打擾囉。」陳喬窳轉身離開跑出了教室。
  這一幕,怎麼有點像蒻啨,是我太想念大家了嗎,可是教室後方並沒有微波爐提供大家微波便當,這所學校用的是大蒸爐,每一層樓都有一間提供大家蒸便當,好像也比較省時間,恩,不愧是高中。
  正當我開心的享用著豬排飯的時候,我不禁疑問她說她剛好可以練習廚藝,可是我怎麼記得她們家不是做棉被的嗎?
  難道是住在學校的宿舍沒事做,然後學校附近又有很多新鮮的市場,所以她的興趣是做飯,可是我怎麼記得她的興趣是……。
  突然一股冷意干擾著我的思考,那是右前方的六哥趴著排骨飯所看過來的眼神,似乎有某種不甘心,喔,原來他不是在看我,是看我左後方的汪景淳。
  而我轉頭看了一眼,她正在斯文的吃著麵看著書,單手夾麵單手翻閱著封面叫小璃的一本小說,她果然很酷。
  「妳在看什麼啊?」我轉頭與她閒聊。
  「小說。」她的桌上什麼都沒有只有一碗咖哩烏龍麵。
  「好吃嗎?」我看她吃得很慢。
  「普通。」她單手翻頁似乎很專注在小說世界中。
  「我也是吃咖哩,不過是豬排飯。」我轉回來,她似乎不想聊。
  「我知道,你女朋友給你的。」背後的一句話讓我又轉了回去。
  「是陳喬窳準備的啦,不是女朋友,不過你們早上的打架好像嚇哭她了。」我連忙否認。
  「是喔,你很心疼囉?」她放下小說,挑眉微笑。
  「也不是這樣說,不過妳為什麼要去挑釁六哥啊?」我看著她將小說仔細地放進書包裡。
  「不懂裝懂,不是白痴是什麼?」她站起身將紙碗跟免洗筷包在一起。
  「還是因為妳很喜歡國文課?」
  在她離開教室前我不小心大聲地講了出來,而全班同學訝異地看著我,跟停住腳步的她。
  「……」她搖搖頭走向教室外走廊上的洗手台。



創作回應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