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達人專欄

【左哥的生活】第十五章:北流島

字不夠 | 2021-09-20 19:00:01 | 巴幣 20 | 人氣 45


  時間很快地來到校外教學那一天,神奇的是汪景淳竟然坐在我隔壁。
  「妳不是不來嗎?」我看著遊覽車搖搖晃晃,不少人吃著零食,而有些人則是唱起了歌。
  「你不也是嗎?覺得有點貴。」她閉著眼睛,似乎不滿意班導安排的位置。
  「我原本不想來的,不過孫微蟲說要請我,所以囉。」其實那天繳費的時候我沒有想到孫微蟲這麼大方,直接幫我的付掉了。
  虧我這幾個星期拼命的去打工,連假日也不休息,因為想說難得的高中校外教學,而且上網查了北流島發現,那裡好像真的很美,而且這次的活動好像有半天的浮淺時間,我還沒有體驗過,於是就報名了。
  「我改變主意了,想來不行喔。」她不再理我,戴上耳機閉著眼。
  仔細看了一下,幾乎全班都來了,不過沒想到的是吳星板唱歌其實滿好聽的,不少人紛紛誇獎他,倒是六哥跟班導坐在一起,似乎也頗有話聊,目前的旅程還滿愉快的,只是遊覽車越來越晃。
  突然一個緊急煞車,博丞連忙用手護住自己的頭,而且也順勢將左邊靠窗的汪景淳額頭防護了下來,大家的零食散落一地,麥克風也掉在地上。
  「怎麼回事?」班導下車查看。
  原來是一輛載運著大豬們的貨車翻覆了,豬群四散在高速公路上,幾乎所有車都停了下來,而一年八班的遊覽車也差點撞上一隻豬。
  「好險沒撞到,大家都沒事吧?」班導回到車內詢問大家的狀況。
  「謝謝。」汪景淳輕聲地說,轉頭看向窗外的馬路。
  「沒事吧,哇,竟然真的是豬。」博丞將左手抽回,放在自己的胸口。
  等待了將近一個小時以後,遊覽車才緩緩啟動,開過四周都是大海的三海橋後,全班都下了車,準備前往搭船,不少同學去休息站上廁所,或是已經開始購買一些泡麵零食,準備晚上到飯店時玩個通霄。
  「各位同學,準備上船囉,會暈的記得吃暈船藥喔。」班導拿著我們的班旗揮舞。
  等候大家集合完畢,接著就是一段兩小時的搭船體驗,這艘船很大足夠裝下一整個年級,四百五十四人,我坐在位置上,將厚重的書包抱在胸前。
  「妳帶什麼東西啊?怎麼看起來很重的樣子。」博丞同學剛好坐在我旁邊。
  「我自己做的便當跟一些衣服啊。」我想起昨天晚上跟爸爸一起準備時的模樣。
  「可是學校不是說會有海鮮大餐,全班會一起吃嗎?」博丞疑問。
  「那是第二天的活動啊,今天下午是浮淺的自由活動,我想說可以一邊看海一邊吃便當啊,你要不要一個,我有帶兩個,這次是新菜色。」
  「妳人也太好了吧,陳喬窳。」博丞同學拿出一包餅乾。
  兩個小時的搭船過程,我們邊聊天邊吃零食,看著大船在海面上迎風破浪的模樣,仿佛那些學校的課業煩惱都化為烏有,此刻陽光反射海浪泡沫的刺眼,與博丞愜意的微笑,我想,這就是青春該有的快樂時光吧。
  「那就是我們要住的飯店嗎?」博丞指著窗外北流島山頂上的那棟城堡。
  「對啊,如果不是校外教學比較便宜的話,聽說一個晚上要一萬多塊。」
  「蛤?原來五千六還是優惠喔。」博丞驚訝的模樣有些可愛。
  下了船,我們又搭上了遊覽車,準備直接前往浮淺的地點,到了海灘之後,學校安排了許多教練教我們一些基本知識,有些人穿上了救生衣,有些人水性很好,直接游到海龜與熱帶魚旁邊。
  「好漂亮喔,還有沙灘、長椅,烤肉架,可以一直玩到到晚上十點。」陳喬窳看著一顆顆救生衣跟大吸管漂浮在海面上。
  「那妳想好去哪裡吃便當了嗎?」博丞看著藍藍綠綠的水色,似乎很好奇。
  「班導說那個斜坡上去有一個涼亭,好像很適合看海,我打算去那裡享受一下,希望沒有太多的人。」
  「感覺不錯,那我們走吧。」
  博丞與喬窳走上階梯,一路往上,隨著步伐的攀升,北流島最大的珊瑚礁岩灘盡在腳下,一眼望去,上百名學生漂漂浮浮,拍照的拍照,坐在休息區的彈吉他唱歌,愜意的時光攏罩住這趟校外教學。
  「好漂亮喔!」陳喬窳坐在涼亭中的長椅上,將背包打開,迫不及待的拿出便當。
  「幸好沒人,不過我們好像走了很久,已經聽不見底下的喧鬧了。」博丞將背包放下,接過了一個橢圓形的餐盒。
  「趁現在沒人,趕快吃吧,你看那邊,那是我們明天要去的鳥鼠島,沒想到真的跟地理課本上一樣,很像一隻老鼠呢。」陳喬窳的湯匙一口接一口。
  「嗯,妳不用吃那麼快啦,又沒人。」博丞將一個類似滷蛋的肉咬開。
  「還有那邊,聽說是二年級會去的海羊島,上面有一座農場,飼養著上千頭羊,不過因為是離島,所以在運送羊隻出海時,羊群們很容易暈船,所以那些羊肉才會有獨特的軟嫩口感。」陳喬窳指著另一側的大海。
  「妳真的很興奮呢,這是什麼新料理嗎?」博丞將拿起另一顆蛋型狀的肉。
  「那是我爸想的新菜單,控肉混蛋,用外層滷透的牛肚包裹裡面入口即化的控肉,怎麼樣,好吃嗎?」
  「很特別,超級下飯的,還有一顆妳要嗎?」博丞將手裡的藍色餐盒遞出去。
  「好啊,那我的一半炒飯給你吃,你看那邊,是只有我看到嗎,好像有海豚欸,聽說夕陽的時候這裡的整片沙灘都會是橘綠色,還有那邊,沒想到有山鯨……」陳喬窳將紅色餐盒交換,繼續手舞足蹈。
  就在兩人享受著悠閒午餐與聊的天南地北時,有兩個人也悄悄地走上了石階,一個是想獨自清靜的汪景淳,一個則是偷了東西想躲起來的吳星板。
  吳星板的步伐在前,很快地就順利找到一處高地,比博丞所在的涼亭還要更偏僻,幾乎比臨峭壁,距離只有五公尺遠,可是風景卻相當不錯。
  正當吳星板躺在草地上,從口袋拿出一台電動掌上機遊玩時,汪景淳也選定了這塊區域,逕自的坐了下來。
  「妳來幹嘛?」吳星板緊張地坐起身來,將電動藏在自己身後。
  「你玩你的,不要吵。」汪景淳將背包放下,感受著海風的吹佛。
  「你怎麼發現的?」吳星板頭冒熱汗。
  「剛湊巧看到你從班長書包拿的,沒事,你玩你的,我只想安靜的休息一下。」汪景淳閉著眼睛想像著自己的幻想。
  「妳真的不會說出去嗎?」吳星板將遊戲機放進背包,站了起來。
  「我沒空去跟他說,你放心。」汪景淳呈現出一種打坐的狀態。
  「那你跟我保證,不會說出去,不過,我要怎麼相信妳?」吳星板走上前。
  「你很煩欸,那你幹嘛要偷東西?」汪景淳睜開眼睛,看著站在自己面前的胖子。
  「因為這是最新款的啊,我爸媽都不讓我買遊戲機,可是我一直很想玩啊,難得現在校外教學,趁現在大家都去潛水,我就玩一下啊。」
  「那你幹嘛不跟班長借,而是要用偷的?」被打斷的大自然冥想,讓汪景淳的聲音不再溫柔,而是暴躁的大聲。
  「小聲一點啦,還不就是六哥的關係,早上在遊覽車上的時候,我跟他借,他就叫我滾,班長都說可以借我玩了,他還是叫我滾去吃東西,別在這趟旅程招惹他,可是他之前明明就有幫我,我還以為他沒有那麼討……」吳星板頭低低的。
  「好啦,我沒空聽你講心事,不要浪費我時間,我已經說了,我不會跟別人說。」汪景淳眼神兇狠,瞪著吳星板。
  仿佛再有一句廢話,汪景淳就要把他踹下去,正當吳星板沉默思考真的可以相信她的時候嗎,博丞踏上了這片草地。
  「左博丞,你怎麼在這?」吳星板更緊張了,身體不斷向後退。
  「果然沒看錯,是吳星板啊。」博丞點點頭。
  「什麼意思?難道被發現了嗎?妳看妳騙人,妳已經跟其他人說了對吧?」吳星板全身大汗,緊緊抱著自己的大背包。
  「我是沒說,不過我又沒說看到妳偷東西的只有我,可能他也看到了吧。」汪景淳隨口胡鬧,並奇怪的看著博丞,這傢伙怎麼也來了?
  「你們在說什麼啊?」博丞疑惑,但隨即面露驚慌。
  只見吳星板一個轉頭似乎想離開這裡走下石階時,一個腳滑,拐到了一塊方型的石頭,身體向右跌倒滾動了兩圈,書包掉在了草地邊緣,而吳星板站起身走向前撿起時,一陣大風吹來,彎腰到一半的吳星板腳步滑草,頭向前傾。
  眼看著吳星板就要墜落下去時,汪景淳衝向前一個伸手從背後抓住了吳星板的衣服,可是重力加速度讓汪景淳也瞬間失去了平衡,眼看著汪景淳也要一起墜落時,博丞用力跳了過去伸手握住汪景淳的手,轉身將她撲倒在地上,可是汪景淳的手也隨之鬆開了,吳星板的衣服。
  兩人愣著眼,五秒後,底下傳來一聲巨響,海浪持續的拍打峭壁,似乎在提醒他們,吳星板落海了。
  博丞將汪景淳拉起,看著她驚慌失措的臉蛋。
  「冷靜一下,又不是妳推她的。」
  「那現在怎麼辦?」汪景淳呆滯的瞳孔,完全沒有了過往的銳利。
  「我們趕快去跟老師說吧,就說吳星板自己掉下去了。」博丞的腦中不斷重複著剛才那一幕。
  那突然其來的大風,以及吳星板翻倒的過程,一連串的動作快到不可思議,卻又漂亮如許多經典電影的動作戲,從翻滾到拾起背包再到墜下懸崖。
  兩人一起跑下石階的過程,博丞的腦中依然不停地撥放,直到找到班導他才想起這件事的嚴重性。
  「落海?從哪裡掉下去的?」班導在緊張的神色中將衣服直接脫了。
  得知大概的地點後,快速地與幾名救生員一起穿上救生衣乘著水上摩托車,衝向了大海。
  海面一如往常的平靜,十幾艘救生艇跳下了幾十名潛水專家,半小時候天空劃過一台直升機盤旋在海面上,似乎終於找到了在海底奄奄一息的吳星板,吊繩高高拉起沉重的身體,快速的飛到最近的醫院。
  四周的同學都上了岸,擠在一間咖啡廳伴手禮的店,或是在遊客中心夾娃娃吃海鮮大餐,一桌又一桌的同學們議論紛紛。
  「聽說有同學落海了。」一名男同學撥著冒煙的龍蝦。
  「真的假的?」女同學煮著一大碗蛤蠣湯。
  「對啊,不知道是哪一個班的。」
  「希望沒事就好。」
  餐廳的另一邊,咖啡廳的一桌角落裡,博丞看著窗外海上的忙忙碌碌,直升機的起降被許多圍觀的群眾包圍住,博丞看了幾眼也沒看到結果,於是將視線轉回了手中的鯊魚形狀鬆餅與熱可可。
  「不過你怎麼會來找我?」汪景淳喝著冰咖啡,試圖讓自己恢復平靜。
  「妳那頭顯眼的頭髮,經過涼亭時,很難不注意到。」博丞老實回答。
  「明明只是一件小事,她幹嘛那麼緊張,而且還誤會了你的意思。」汪景淳將來龍去脈說得一清二楚。
  「原來如此,看來是我間接害了他。」博丞淡笑,似乎有些許無奈。
  兩人離開咖啡廳,事件也平息到了一個階段,全體變動身到了身頂上的大飯店,接下來的行程大家也不再想這件事,只是一年八班的導師換成了體育老師來代課,陪同大家還打了一場枕頭戰。
  隔天班導回來,臉上笑著說吳星板沒事,與大家嘻嘻哈哈了一整天最後在遊覽車上甚至狂歡唱歌,直到最後在學校解散,大家分道揚鑣各自離去後,班導走進學校的停車場。
  一個人坐進了自己的車子裡,握著方向盤準備回家與老婆吃晚飯時,雙手無力地顫抖,頭低低的靠在方向盤上,痛哭流涕,一拳一拳捶著儀表板上方的護貝大合照。
  那是下午離開北流島時,校長為每班發的紀念禮物,裡頭有著湛藍天空與細白沙子合作當背景,一年八班眾人比讚的第一天青春模樣,畫面的右下角,吳星板左手拿著一包洋芋片,右手油油的大拇哥上,還反射著熱烈的陽光呢。




創作回應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