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達人專欄

【左哥的生活】第十二章:晚黥水族館

字不夠 | 2021-09-17 19:00:09 | 巴幣 30 | 人氣 35



  這天假日,一年八班約莫二十五名的同學都來到了水族館,只見王海生給了大家一人一個證件掛在脖子上,那是頂級客人專用證,聽說掛上去就能一整年免費入場。
  「這是今年的免費入場證,我們每年都會有不同顏色的證件,那不多說了,我們先進去吧。」王海生拿著一根旗子,很有導遊的風格。
  從黑夜的發光區,一直走到整個場館最大的鯨魚餵食秀,一年八班的同學們逐漸的熱絡起來,班長海生也有條理地介紹各種魚類的喜好,並與工作人員配合讓我們班的大家能夠進去一些只有員工才能進去的特殊地方,整趟旅途到目前無止都還滿歡樂的,也讓我覺得跟老闆娘請假並不會後悔。
  「班長,六哥怎麼沒有來啊,你們不是很要好嗎?」
  那是我們中午在企鵝餐廳吃飯時,吳星板咬著薯條邊吃邊問,而我也左搖右晃果然沒看到六哥,也沒看到汪景淳,倒是有一雙眼睛偷偷盯著我。
  「他每天都要幫忙家裡,很難可以出來玩,怎麼樣,目前的安排還可以嗎?」
  「很好啊,免費的嘛。」吳星板的誠實讓眾人安靜了幾秒。
  但隨即的群體驚呼聲,讓大家口中的漢堡都轉頭了,那是在二樓餐廳對面的一樓巨型水缸中,一條鯊魚暴衝亂撞的景象,玻璃上一絲絲的裂痕中折射著一道快速的黑色光影。
  「怎麼回事?」王海生拿起對講機,詢問狀況。
  「報告王總,有一隻國王企鵝掉進鯊魚池,我們現在派人過去了。」對講機後方傳來一陣陣急促的奔跑聲。
  「這樣來不及,我這邊去比較快。」
  原來餐廳的廁所旁就是通往鯊魚池上方的道路,我們大家看著打開門爬上樓梯的王海生,大家面面相覷,隨即跟著爬上。
  當博丞與眾人抵達時王海生已經穿戴好裝備準備跳下去,一旁的幾個工作人員面色恐懼,似乎在極力勸說。
  「王總,危險啊,還是等特殊潛水員來吧,這跟海豚池不一樣啊。」
  「我去把那隻企鵝抓上來,你們灑一些死魚將阿垮引開,沒時間了,動作!」王海生戴上呼吸器直直落下。
  「這……是!」猶豫了幾秒工作人員還是專業的撈起一桶又一桶的魚往池子邊邊到去。
  高度至少十米的水深,博丞緊盯著水裡的那條名為阿垮的鯊魚,諾大的池子裡只有一條老鯊魚,是因為這個鯊魚池一直以來就是表演大肉餵食秀專用的,而今天輪到阿垮進場,卻不知哪個工作人員沒關好門,讓隔壁企鵝餐廳的企鵝誤闖甚至掉進這池子。
  「不妙,鯊魚不理會那些食物,一直在追企鵝。」陳喬窳指著急速轉彎的阿垮。
  「還有沒有氧氣筒,給我一個。」博丞衝到擺放潛水衣的櫃子旁翻找著。
  「千萬不行!你是王總的同學吧,如果你出了什麼事怎麼辦?」高瘦的男工作人員阻止博丞。
  「對啊,王總他是有好幾年的潛水經驗跟執照的,而且阿垮也跟他認識,現在只能相信他了。」年輕女工作人員勉強擠出一個微笑。
  「你們的王總就快要死了,那隻鯊魚已經瘋了。」博丞找到氧氣筒,沒有穿潛水衣跟蛙鞋,直接戴上縱身而下。
  鮛!刷!
  聽覺被放大了好幾倍,四周的水聲似乎被某種漩渦氣流,暴躁的加速,博丞不斷下沉,來到池子中央底部,看著五米遠的海生與環繞在四周依舊瘋狂亂衝的阿垮,企鵝呢?
  「剛才在上面看企鵝龜縮在角落,難怪王海生找不到,我要去提醒他。」
  這時鯊魚猛然擦身而過,博丞的肩膀被劇烈的撞開,一個不穩氧氣筒掉落在沙地上,眼看著王海生即時轉頭,扭開了身體,阿垮的臉部硬生生撞在玻璃缸上,血液從阿垮鼻腔緩緩流出。
  鯊魚甩甩頭,似乎被自己的血液擾亂得更加狂暴,尾巴原地亂甩揚起地上的沙塵,似乎疼痛難耐,這時博丞已撿起氧氣筒來到王海生旁邊,並指向遠處角落有些昏迷不動的企鵝。
  「走!」博丞咬住呼吸器的嘴巴大喊,拉住海生的手用力一推。
  就在王海生迅速游向企鵝時,博丞趕緊轉身面對著來勢洶洶的阿垮,一顆拳頭蓄勢待發,似乎早已料想到這一幕。
  碰!
  一記結實的上鉤拳,攔住阿垮的去向,抱起企鵝的海生頭也不回直衝而上,到達一半時兩名潛水員也正跳了下來,將海生與企鵝迅速浮上岸。
  這時下面的戰況一觸即發,被無緣無故貓了一拳的阿垮頭往下到處亂咬,但此時的博丞已貼著牆壁偷偷往上游,但一眨眼阿垮循著氣味也衝了上來,博丞不必回頭也能感覺到一股壓迫。
  旋即雙腳一蹬,躲開了鯊魚的追撞,但是阿垮迅速轉身這一次沒有臉貼玻璃鼻青臉腫,但是這一轉身又迎來了博丞的第二炮重拳,以及氧氣筒的砸臉。
  水花四濺,博丞衝破水面狼狽地爬上岸,岸上的眾人眼裡都是驚恐,博丞的左小腿鮮血淋漓。
  「快止血!」王海生大吼。
  原來最後上岸前,阿垮又追了上來,巨大的牙齒劃傷了博丞的左腳,而博丞忍痛的表情也被全班刻印在這一次難忘的水族館之旅尾聲。
  星期一的班上,博丞包紮白色繃帶的左腿,迅速被簽上了大家的名字,眾人印象深刻的那兩拳,班導聽得一愣一愣,卻也在聽完故事後放下了一顆心臟。
  「真是一趟驚險的旅程,不過好在全班同學都平安歸來,出遊旅行安全第一,班長海生奮力救企鵝的過程,想必也是鼓足了勇氣吧,大家要向他學習不過也要量力而為喔。」班導微笑繼續上著數學課。
  中午吃飯時間,博丞的桌上出現了兩個便當,一盒是王海生剛從校門口拿到的外送抹頭龍魚特餐壽司,一盒是綁著黃色方巾的便當。
  「你昨天辛苦了,這個是我的家鄉菜,控肉飯請你吃。」陳喬窳打開黃色方巾轉身緩緩離開。
  「謝謝妳。」博丞拿起筷子大快朵頤。
  「昨天要不是有你跟著下來,我可能救不到小允,就是那隻迷糊的企鵝,後來看監視器是因為我們早上去餵企鵝的時候忘記關門了,所以是我的錯,抱歉連累你跟阿垮。」王海生拉了一張椅子過來坐著一起吃飯。
  「阿垮沒事吧?」博丞夾起一顆壽司。
  「昨天緊急治療後,沒有什麼問題,倒是你的拳頭竟然能揍開他,真是太神奇了。」
  「我從小力量就比較大,不過國一的時候手受傷了,不然昨天那一拳我是想揍昏他的。」博丞舉起筷子隔空做了一個刺拳。
  「哈哈哈,真有趣,沒事啦,阿垮還是很強壯的,不用擔心,倒是你的腳真的沒事嗎?」王海生低頭看著博丞的左腳。
  「小問題啦,我今天還不是走路來上學,不用擔心啦。」
  於是放學後,博丞自然地走出校門,也另跟在一旁的同學驚訝不已,似乎對於博丞來說被鯊魚咬沙也只是一件小事而已。
  「再見囉,博丞小心喔。」
  「恩,大家再見。」
  博丞走在回家的道路上,似乎對於同學們的親切與關心頗為滿意,但是另一件值得開心的事,反而是昨天在醫院包紮時王海生父母帶來的消息。
  「你叫博丞對吧,謝謝你救了我們家海生,還有企鵝小允,跟阻止阿垮亂撞玻璃,阿垮可是我們開幕到現在的老夥伴了,真的是謝謝你啊,如果有什麼想要的東西都可以跟我們說,盡量講沒關係。」
  「那你們知道這個人是誰嗎?」博丞將手機裡翻拍的老舊相片拿給他們看。
  「這個人……難道你是他的兒子嗎?」王海生父親表情凝重。
  「這應該是十幾年前的照片吧,可是這個人我們上一個月才見過呢,這張臉幾乎一模一樣呢。」海生媽媽驚訝的看著手機。
  「對啊,因為他是我們重要的客戶,所以印象很深刻。」王海生也點頭。
  「沒錯,他是我爸,你們知道他現在在哪裡嗎?」
  「可惜他上個月剛走,應該離開了,不過他好像也性左,這點我滿肯定的。」王海生父親翻找著手機紀錄。
  「那一天他突然連絡上我們,並一口氣提前支付了所有款項,在附近的旅館住了幾天後,就領貨離開了,我記得他話不多,給人一種冷冷個感覺。」王海生搭話腦袋回想著那一天。
  「他買了什麼啊?」博丞疑問。
  「阿找到了,他幾乎買了一整艘船的魚,海豚五十頭,十尾鯊魚,三十隻抹頭龍魚,還有兩隻抹香鯨。」王海生父親將手機拿給博丞看。
  博丞的眼睛閃爍著光芒,看著簽收單的右下角。
  簽收人:左磐天



創作回應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