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達人專欄

【左哥的生活】第二十一章:天癢高中

字不夠 | 2021-09-26 21:45:58 | 巴幣 38 | 人氣 58



  那聲再見,你們可能聽的是很果決與冷血,但其實我是真的挺開心的,選擇在這個時候離開,也是一個完美的句點吧。
  左博丞回到小套房裡,脫下學校制服,將書包裡的文件拿出來放到桌上,洗了個簡單的澡,穿上輕鬆的便服,出門打工去了。
  「聽說你退學了喔,我中午看到你穿過操場,學長你真的不讀了喔?」
  「我只是轉學而已啦,沒什麼吧。」
  「喔,那這裡的打工怎麼辦?」
  「問老闆娘囉,看能做到哪一天就到哪一天囉。」
  「學長你今天怎麼啦?感覺特別開心喔。」
  「對啊,我只是想起來原來這兩年多在這裡的生活,跟他們相處的過程,種種回憶到了最後一天我才發現,其實我還是挺開心的。」
  「今天話特別多喔,博丞怎麼啦?」老闆娘進到休息室,手上拎著兩盒披薩。
  「他要轉學了,師傅那博丞的打工怎麼辦?」
  「什麼時候要去報到呢?」
  「還不知道,還在等通知,不過我可以做到離開這裡的最後一天。」
  「嗯,先吃吧,不過如果這裡少了你,確實很多東西就沒那麼方便了。」老闆娘嘴裡的披薩思考著可樂冰塊融化的那一天。
  今天整個晚上,只有一個客人,三人忙完一番之後,談天說笑了好一陣子,回到小套房時已經晚上十一點了,左博丞習慣性的看了一眼信箱,發現裡面有一封信。
  「親愛的博丞同學您好,很高興您選擇本學校,不過想請您等到下學期開學再前來報到,因為本學期只剩一個月就結束了,就不用麻煩您了,我們會幫您安排最適合您的班級,這段時間就休息一下吧,天癢高中敬上。」
  「效率真快,中午離開學校,晚上就寄來通知了,明天去跟老闆娘說吧。」左博丞臉上的笑容張的更大了。
  簡單的洗洗睡,隔天早上十點,左博丞又回到店裡幫忙了,也將通知信的內容告訴了老闆娘。
  「矮由,某人暫時不用上課囉,來來來,幫阿姨我搬一下那個箱子。」老闆娘從椅子上下來交給博丞。
  博丞站在椅子上,將厚重的紙箱從冰箱上拿了下來,撕開塵封已久的膠帶,將裡面的物品一一取出,相框、手鍊、玉石、黑色墨石、毛筆、水晶球、衣服……
  「老闆娘,這張相片裡的人是?」博丞看著老舊相片裡那個少年。
  「他是我哥小時候的照片,沒想到居然在這,我還以為之前搬家的時候他有帶走。」
  「他叫什麼名字?」博丞的呼吸越來越急促,照片中的男人臉龐似曾相識。
  「左磐天,他就是你父親。」老闆娘看著博丞的雙眼。
  「原來妳從一開始就知道了嗎?」博丞閉上眼睛,將內心的刺能封鎖住。
  「是占卜告訴我將來有一天你會踏進我的店裡。」
  「那你為什麼現在要告訴我?」
  「我想也是時候該告訴你真相了,至於今後你打算怎麼選擇,那就是你人生的考驗了,我不會阻止你,而我也阻止不了你。」
  「這件衣服跟這柄小刀也是他的對吧?」博丞拿起箱子裡的兩件物品。
  「對,二十二年前他加入了一個叫殺客聯盟的組織,當時那個組織正在擴大勢力,尋找了很多年輕優秀天賦的成員,而你父親正是其中一員,憑藉著優異的頭腦與鬼魅的身手,將妨礙組織的敵人通通去除掉,與刺手集團不同的是我們不接委託單殺人,我們正是要阻止刺手集團而存在的。」老闆娘的表情複雜,似乎從前發生了許多事。
  「我們?妳也曾經是一員?」博丞訝異,將小刀握在手上。
  「是的,我跟你爸從小無依無靠,是他照顧我長大的,當時他要加入組織的時候,我就說那我也一起加入吧,畢竟沒有他我也不知道怎麼生存下去。」
  「有道理,所以他並非妳的親哥哥,而是義哥。」
  「對,我跟他其實並沒有血緣關係,從那之後我們到處漂泊執行組織派來的任務,而我們一次都沒有失誤,憑藉著哥的頭腦與我漸漸開竅的占卜,我們幾乎滴血未沾的阻止了對手多次的謀殺目標,而我們兩人積累的獎金也越來越高,在組織內的團體排行榜上擠進了前十名,但是之後發生了一件事,讓我決意要離開組織。」
  「他終於殺人了嗎?」博丞不斷壓抑體內的刺能,小傢伙似乎很想跑出來。
  「不是,而是我失戀了。」老闆娘走向客廳。
  「……」博丞跟著坐在沙發上。
  「恩,對,就是他愛上了別的女人。」老闆娘看向窗外,仿佛有某種回憶盤旋在風中。
  「妳們是一對情侶嗎?維持很多年了吧。」
  「不是,我跟她從來就不是情侶,只是我喜歡她,她並沒有喜歡我,然而就在我離開組織以後,我就聽聞他跟那女人生下了一個小嬰兒,也就是你。」
  「所以他為了組織就把我拋棄了?」博丞握緊茶杯,只要再用一點力就會被捏碎。
  「並非如此,當時他跟那女人已經爬上了榜一,實力絕對是組織內最頂尖的,手下也有數百人聽命於他們,絕對有能力跟時間撫養你長大的。」
  「這些都只是妳的猜測吧,畢竟離開組織後妳就再也沒見到我父親了吧。」
  「是沒錯,但我想真相絕對沒有那麼簡單。」老闆娘倒了一杯茶給博丞。
  「我大致理解了,總之只要我找到這個殺客聯盟,一切就水落石出了。」
  「恩,我離開太久了,已經完全斷了聯絡,這已經是我能提供給你的所有線索了。」
  「再見了,謝謝妳這段時間的幫忙,真的幫了我很大的忙。」博丞鞠躬道謝,離開了這小巷內的神祕商店。
  回到家裡,收拾完一整趟行李,然後與房東約好解約,最後來到火車站,博丞看著手裡的車票,竹薯市,好久沒回去了。
  竹薯火車站一下車,博丞就直接拖著行李,坐上計程車前往天癢高中。
  剛來到校門口就發現有兩個人正在吵架,甚至差點大打出手,只見瘦高的男同學拎著矮胖男同學的衣領,現在正值下午兩點,四周都沒人,警衛室的警衛也不在,不曉得去哪裡巡邏了,博丞環繞四周選擇走上前詢問。
  「還敢藉口!外送怎麼會填錯地點,你真心不想活了是不是,天癢的外送都敢胡搞。」瘦高男背對博丞質問的語氣似乎累積不少怒氣。
  「我不小心填錯而已,再點一次就好啦,發這麼大的火做什麼?」矮胖男想從口袋裡拿出手機可是身體卻被抓起來有點彆扭。
  「再點?你以為時間很多喔,就怕來不及他就要來……」
  「同學,發生什麼事,有必要大打出手嗎?」博丞輕輕拍著瘦高同學的肩膀。
  「警衛你別管,今天我一定要……博……」瘦高男同學放開衣領驚訝的完全說不出話:「左博丞!」
  「偉庭?」博丞被一張開心的臉緊緊抱住。
  「我先走了。」矮胖男孩趁機偷溜了。
  「走,我帶你去班上。」偉庭拉著博丞的行李大搖大擺的走進校園。
  「可是我要去哪一班啊?要先去學務處吧。」博丞看著偉庭前往籃球場的方向。
  「何必呢?這所學校就是天癢家開的,當然是來我們班啊,你看,那些人已經在等你了,可惜剛要叫外送來慶祝,但是好像送錯地址了,不過沒關係,至少你沒有迷路就好。」
  偉庭指向遠方的籃球場上,我稍微開啟了一點刺能,被加強後的視力看到了一雙粗框眼鏡、一顆大砲三分球、一對雙胞胎、一抹乖寶寶好學生的微笑以及一雙平淡的眼神。
  「古蒻啨……吳閔如……天癢……耀勤……」我回來了。


創作回應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