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達人專欄

【無限恐懼2.0】Chapter‧24-5:鏡由心生

Luis | 2021-09-21 00:24:29 | 巴幣 5230 | 人氣 269

  「成功了,項羽!你搞定弄個兇鏡鬼魂了!」看著安娜被項羽一拳轟飛出去後,白楊的臉上頓時露出了振奮的神情,這也難怪,畢竟他們可是被這鬼魂追殺了一整場恐怖片,項羽的這一拳不只是解了神崎之危,更是大大提振了他們的士氣。
  「不,還沒有,剛才那一下頂多只是打飛它而已,我和這傢伙交手過所以很清楚,只有這點程度的攻擊是無法消滅它的,而且…」但項羽卻是搖了搖頭,面露苦澀地看著面前碎裂的鏡子「我們的處境還是一樣不利,我們依然被困在鏡子裡!」
  「?!」白楊聞言連忙衝了上前仔細查看起了那面鏡子,雖然被項羽剛才這麼一揍,那面鏡子的表面已經整個碎裂了,可在他們與現實世界之間,依然存在著一層看不見的屏障,白楊又低頭查看了一下手錶,上頭顯示的文字也依舊是左右相反的鏡像文字。
  「就算把鏡子打破了,也還是無法從這裡離開嗎?」白楊咬牙說道。
  「沒錯,在我被困在這個鬼地方的這段時間裡,我一直試著尋找逃脫的方法,但不論是用拳頭打、用氣功彈轟炸,我甚至連界王拳都用上了,可卻連在這東西上面弄出一條裂縫都辦不到,這東西實在是太堅硬了。」項羽苦澀地說著,伸手在那面看不見的牆壁上敲了敲。
  「而且更糟糕的是,剛才我雖然能夠攻擊到它,但同時也把唯一能和外界連通的鏡面摧毀了,這樣一來我就沒辦法繼續追蹤它的下落了。」項羽自責道「都怪我,剛才要不是我一時情緒失控的話,現在我說不定還能從這邊掩護神崎!」
  「等等,簡單的說,你雖然能夠影響到外界,但卻沒辦法在這個地方移動是嗎?」白楊問道,項羽則是無奈地點了點頭。
  「既然這樣的話,那麼...我或許有個好方法。」白楊靈機一動,拉著項羽小聲地咬起了耳朵來,後者則是專心地聽著,臉上不時閃過驚疑與驚喜的表情。
  「你確定這一招能成功嗎?」項羽問道。
  「我不敢保證,但我認為值得一試。」白楊答道「況且,眼下我們也沒有其他更好的選擇了,以我們現在的情況想救神崎,就只剩這個方法而已。」
  「我明白了,那麼事不宜遲,我們馬上開始吧!」項羽說道,雙拳緊握了起來。
  「等等我,神崎,我馬上就來救妳了!」
  ○
  「看來,白楊那傢伙是成功了。」
  與此同時的現實世界,當神崎看見安娜忽然莫名其妙的飛出去時,她就知道自己這次賭對了,她之所以會選擇讓白楊而非艾利克斯前往鏡中世界,一方面是因為兩者的特長不同,艾利克斯擅長的是使用各式刀具和槍械來進行戰鬥,可如果要進入完全不同於現實世界法則的鏡中世界的話,這些純粹物質的東西很有可能是無法一起攜帶進去的,如此一來便會讓艾利克斯的戰力大打折扣,還不如讓他留在現實世界,盡可能多的牽制那些鬼魂才是更適當的做法。
  而白楊卻沒有這樣的問題,他的強化本來就不怎麼依靠武器,哪怕是赤手空拳進入鏡中世界,只要白楊沒有失去冷靜,那麼在無懼的幫助下,他應該也能順利對付那些鬼魂的,畢竟還在現實世界時,和鬼魂打交道可是白楊的老本行,只是這次從東方的鬼魂換成西方的鬼怪罷了,但終究仍是靈體,神崎相信,以現在突破了一階基因鎖限制的白楊而言,這些鬼魂應該是造成不了太大的威脅的,這是神崎的考量之一。
  而除了職業背景的不同之外,神崎的第二個考量點,便是白楊特有的靈異體質,之前法蘭肯斯坦提到過他是在瀕死狀態進入鏡中世界時,一開始神崎以為那只是單純的巧合,可是隨著主神發佈了新的任務,神崎這才明白自己一直以來都想錯了一件事,那就是所謂的靈魂或鬼魂與其說是一種生命,不如說,那是一種能量──甚至是,能源。
  「仔細想想看吧,主神給我們的主要任務是阻止鏡中世界的蔓延,可主神給出的提示卻不是要我們殺掉妳,而是要我們奪取名為"鏡之根源"的東西,原本我一直思考不出這兩者的關聯,但現在一切都連貫在一起了。」神崎喃喃自語著,她的雙眼猛地變得一片茫然,那些包裹住她身體的結晶體也出現了一條條的裂縫,隨著神崎的四肢猛力一蹬,她終於是從那些結晶體的束縛中掙脫了出來。
  「因為妳就是一團能量的聚合體,說得精確一點,應該是所有人類宿怨的聚合體才對,這也是主神會調整我們的任務的原因,因為能量是無法被殺死的,甚至可以這樣說,只要人類這個種族沒有徹底滅絕,妳就會一直存在。」神崎淡淡說道,就在她的語音剛落的瞬間,房間另一側的牆壁忽然整個爆碎了開來,剛才被項羽一拳揍飛的安娜正站在那,殺氣騰騰地瞪著神崎。
  「但,即使殺不死妳,可主神依然給出了如何對付妳的提示:摧毀或奪取鏡之根源,就好比要熄滅一團火焰最快的方法不是用嘴巴吹熄,而是移走火的可燃物一樣,一旦沒有了產生能量的來源,妳也就無法繼續存在在現實世界或鏡中世界,只能回到潛意識世界中繼續沉睡了。」然而面對著安娜殺意十足的眼神,神崎的臉上卻是一絲懼意也沒有,依然維持著一貫冷淡的語調,不快不慢地說著。
  「而這也就是整部《兇鏡》的秘密了,用通俗一點的方式理解,所謂的鏡中世界,其實更像是一間專門生產鬼魂的工廠,而既然是工廠,就需要能源來維持運作;而既然是能源,那麼要維持運作最重要的一點,那就是確保能源的平衡。」神崎喃喃自語著,雙手一抖,兩把手槍立刻出現在了手中。
  「我以前曾經讀過類似的研究,當一個人的身體死亡後,產生的靈魂並不會馬上消失,而是會維持著生前的部分習性和記憶,這些靈體經常會在以前熟悉的地方徘徊活動,這也是許多地區會有所謂地縛靈、守護靈傳說的原因。」
  「所以呢?」安娜面容扭曲的低吼著。
  「假如簡單的將靈體以電能的方式做區分的話,那麼剛死亡時所產生的靈體因為還帶著陽氣的關係,可以稱為陽靈子,而死亡了一段時間後,開始漸漸喪失過去的記憶並變得兇暴化的靈體則可以稱作陰靈子,就和一個電池沒有正負兩極就無法為機器提供電能一樣,鏡中世界的根源如果沒有同時具有這兩種特性的靈體存在的話,就無法維持其運作了!」神崎說道,舉起手槍就瞄準了安娜。
  「現在明白了吧?雖然我們的時間也很緊迫,但真正被逼上絕境的,卻是你啊,之前你之所以強大得讓我們無法對抗,正是因為背後的能源支撐相當龐大穩定,但在項羽已經被白楊喚醒的情況下,你的鏡中世界還能依靠剩下的能源支撐多久呢?」神崎說道,而安娜則是愈聽,臉色從難看變成更加難看。
  「我想,主神倒數三個小時的用意,就是在計算鏡中世界徹底崩潰的時間,而一旦超過這個時限,那麼這個世界就會被因為能量不穩而失控的鏡中世界給徹底吞噬掉了,我說的沒錯吧?」神崎冷冷說道,忽然抬手冷不防地就向安娜開了一槍,而或許是挨了項羽剛才那一拳的關係,安娜一時間居然沒有回過神來閃避,這一槍精準的命中了安娜的眉心,瞬間就將她的半顆腦袋燒成了火球,靈類子彈果真是克制鬼怪的利器。
  「呵呵…哈哈…哈哈哈哈哈哈!」然而對於鬼怪而言應是十分痛苦的灼燒效果,轟在了安娜身上卻是彷彿一點效果也沒有,就見安娜仰起脖子歇斯底里的狂笑了起來,她身上燃燒的火焰也隨即跟著熄滅了。
  「就算知道了這些,妳又能怎麼樣?情勢依舊沒有改變啊,妳的同夥還是被我困在鏡子中,而且多虧項羽那個白癡把鏡子給打碎了,他現在已經無法在阻止我了,而妳也馬上就要變成我的容器了!」安娜嘶吼著,整個人化為一團黑霧就衝了上前,神崎見狀也不戀棧,而是果斷扭頭就跑,向著地下室的某處狂奔而去。
  「哼,無謂的掙扎,這裡可是我的地盤啊,妳以為妳能夠逃得掉嗎?」安娜戲謔地嘲笑著,這話確實所言非假,處於黑霧狀態下的安娜速度之快簡直匪夷所思,縱使神崎已經卯足全力狂奔了,但卻依然被安娜從後頭追上,就見她舉起了一隻變為利刃的手臂,眼看著就要朝神崎揮下。
  「去死吧!妳已經無路可逃了!」
  「妳似乎弄錯了什麼,我並不是為了逃才跑開的,我的目的…是去拿這個!」然而就在神崎即將被砍中時,她卻忽然一個緊急剎車停了下來,接著抬起腳往地上一踩,一個長方形的物體立刻順著神崎踩踏的力道,從地面上升了起來,而安娜因為正以全速追趕的情況下,一時間根本無法停下來,就這麼直直地朝著那個長方形的物體撞去。
  「那、那是?!」安娜瞪大了眼睛,隨著覆蓋在表面上的灰塵散落,她終於是看清楚了那個長方形物體的真面目了,那是一面鏡子!一面巨大的、擦拭得一塵不染的鏡子,而在鏡中除了映照出安娜錯愕的身影外,還多了其他的人影。
  其中一個人影是白楊,他正赤著上身盤坐在鏡子前,雙手還不停捏著奇特的法訣,隨著他口中不斷念念有詞著,那些圖畫在身上的血色咒字也跟著發出了一陣微光來。
  而另一個人影正是項羽,他看著迎面衝來的安娜,毫不猶豫地就是握緊了拳頭。
  「等妳很久了!」項羽低吼了聲,對著一臉錯愕的安娜就是狠狠一拳轟去,猝不及防下,安娜直接被這一記顏面直拳打了個正著,巨大的力道直接就將她轟得四腳朝天倒在地上,餘威甚至還在地上震出了數條裂縫來,但奇異的是,項羽這一擊的威力同樣龐大無比,可卻沒有像剛才那樣將鏡面整個震裂,只是讓鏡子上出現了幾條裂縫而已。
  「太好了,成功了!」與此同時,在鏡中世界的白楊見安娜又一次被打倒在地,立刻振奮地舉臂高呼道。
  「還沒還沒,光只有這樣是不夠的,準備好,白楊,我們的攻勢可還沒結束!」項羽大吼道,但他可沒忘記順便稱讚一下白楊,也多虧他的腦筋動得夠快,才解決了項羽的燃眉之急。
  「我可以在鏡中世界穿梭,而項羽你則能夠影響到外部的世界,如果我們兩個合作,那麼我們不就能像那些鬼魂一樣,既能夠從鏡子裡面攻擊,同時還能自由移動了嗎?」這就是白楊提出的策略了,雖然看似簡單,但沒想到第一次使用就發揮出如此優異的效果來,比起對於安娜造成了多大的傷害,對於白楊的信心提升更是巨大無比的。
  但就像那句著名的台詞說的一樣:同樣的招式對X鬥士是沒用的,就更不用說是吃了同招數兩次虧的安娜了,就見她從地上爬了起來,滿臉猙獰地就要一刀刺向面前的鏡子,就算白楊可以在鏡中世界改變位置好了,可一旦四周沒有鏡子了,他們也就無法再對處於現實世界中的安娜造成傷害了。
  「那可不一定,不然妳以為我為什麼要特別選在這個地方停下來?」然而就在安娜咆哮著衝向那面鏡子時,神崎卻忽然冷冷說了一句,只見她從地上拿起了個像是開關的東西,隨著神崎按下了那些佈滿灰塵的按鈕,一陣機器運轉聲頓時響起,接著從安娜的四周忽然升起了數個長方形的物體,但安娜卻無暇顧及那些東西了,隨著她化為刀刃的手臂猛一刺出,在她面前的鏡子頓時被刺了個對穿,看著這個景象,神崎不禁微微皺起了眉頭,那可是她特別強化過的特製鏡子,可沒想到在安娜的面前居然就像瓦楞紙一樣被輕易穿破了,這傢伙的力量真是太可怕了。
  「不過就算力量再強,也得打得到對手才行啊,對吧,項羽?」神崎隨口說道,安娜則是一臉呆愣地看著面前的鏡子,鏡子中除了她以外,再無他人。
  「啊,說得一點都沒錯啊,神崎!」就在安娜楞神間,項羽的聲音再次從背後傳來,她還來不及轉身,下一刻只聽見一陣巨響傳來,安娜的肩膀頓時整個炸裂了開來,就如同被一枚炸彈給直接命中了一樣。
  「呼,好險,總算是及時躲過了。」而在鏡子世界中,白楊正渾身冒著冷汗慶幸道。
  「是啊,多虧你解開基因鎖後反應力提升了不少,否則我們現在可能已經被刺成了串燒吧?」項羽皺眉道,緩緩放下了冒著焦煙的手。
  「別發呆,白楊!立刻移動到下一個鏡子中!」神崎見狀立刻大吼了起來,她拿著那個裝置按動了幾下,隨著又一陣機械的運轉聲響起,那些長方形的鏡子立刻在背後的支架運作下移動了起來,轉眼間就將安娜給團團圍住。
  直到此時此刻,白楊才終於明白神崎的計畫是什麼了,也知道她為何要選在這個地下室了,就是為了要將安娜引入之前設置的那個鏡子牢籠之中!
  「怎麼會有這種事,我居然被你們這種傢伙給…啊!」安娜嘶吼著想從牢籠中掙脫,可她才剛站起,項羽的身影立刻出現在了她背後的鏡子中,還給了她沉重的一拳,安娜慌亂地揮出刀刃反擊,但刮中的不過是空無一物的鏡面而已,而項羽和白楊卻早已來到安娜的死角中,項羽一記側踢掃出,巨大的力道甚至颳起了一陣沉重的風壓,安娜根本是連防禦的時間也沒有,就被這如同巨斧般劈來的一腳給攔腰掃中,巨大的力量瞬間就將她三分之一的腰身給粉碎了。
  「很好,接下來就照這樣的方式,一鼓作氣吧把這傢伙解決掉吧!要上了,白楊!」項羽吼道,隨著他的戰意沸騰,纏繞在他身上的金色氣焰也變得更加耀眼。
  「知道了!」白楊吼道,他的雙眼一片茫然,精神力更是前所未有的專注,隨著他手上的法訣不斷變化,在他面前的鏡子立刻快速旋轉了起來,讓兩人的身影不斷在安娜四周的鏡子中輪流出現著,如此一來她便無法鎖定兩人的位置了,這種戰術,就和他們先前遭遇鬼魂時的情況一模一樣,只是這次情況反轉了過來了。
  「那些被你殺死的人,就讓我替他們報仇吧!」而項羽也沒閒著,當白楊施術驅使那些鏡子的同時,他也對著安娜不斷發動攻擊,而後者只能倉皇地防禦著,或是如無頭蒼蠅般盲目反擊,可在項羽和白楊兩人合作無間的配合下,安娜的攻擊甚至連他們的衣角都摸不到,反而在兩人的攻勢下,安娜的身軀漸漸變得破碎起來,原本還清晰的輪廓更是逐漸變得模糊,果然就如神崎之前的猜想一樣,一旦沒有了那種能在鏡子和現實間穿梭的能力,那麼這個鬼魂也就只是個稍微厲害一點的怪物罷了,而他們過去戰勝過的敵人,比這厲害得可多了!
  然而正當項羽把安娜當成沙包來揍時,一旁的神崎卻忍不住皺起了眉頭,雖然他們兩人的戰術確實十分成功,一時間安娜只能被壓制著無法反擊,可就像神崎先前推測的一樣,這傢伙已經不是生命而是純粹的能量聚合體了,縱使項羽的攻擊再怎麼強力,可依舊是無法徹底消滅安娜,最大的證據,便是先前他們所造成的傷口,此刻正在緩緩的癒合當中,雖然癒合的速度比起最一開始時已經慢了不少,但仍然能看出她的血量正在恢復當中,要是讓她完全復原了,那麼他們先前的努力就全都白費了!
  而這一點不光是神崎,就連鏡子中的白楊和項羽也很清楚!
  「呼、哈…如何?應該已經替你爭取到足夠的時間了吧?」項羽喘著氣道,剛才那一連串的攻擊下來,饒是強悍如他也有種脫力的感覺,原本狂風暴雨的攻勢也不得不暫停下來。
  「啊,多謝,這樣的時間已經足夠了!」白楊定定地說著,他的雙手忽然停止了結印,原本不斷旋轉的鏡子也跟著停了下來。
  「呵呵呵,怎麼了?不繼續攻擊了嗎?你們就這點程度而已嗎?輪迴小隊!」而項羽的攻勢一停止,安娜身上的傷口立刻紛紛癒合了起來,她抬起頭,對著鏡中的兩人就是肆意嘲笑了起來。
  「沒錯,坦白說吧,光是剛才那樣驅使鏡子改變位置,就已經耗去了我大半的體力了,繼續攻擊下去的話,那麼先被耗死的肯定是我們吧?」白楊說道,他的眼神也逐漸恢復清明,顯然是從解開基因鎖的狀態中退了出來。
  「沒錯,也因此,我的目的從一開始就不是消滅你,而僅僅只是為了爭取時間而已。」項羽定定說道,伸手在白楊的肩膀上重重一拍「兄弟,接下來就看你的了!」
  「你想幹什麼?」安娜一愣,可還沒等她回過神來,白楊雙手已經結起了法印,同時吟唱起了咒文來。
  「太上敕令,超汝孤魂,鬼魅一切,四生沾恩……」白楊不斷叨念著咒文,他身上的血咒也跟著散發出了和煦的光芒來,不僅如此,隨著白楊每念一句,那些圍繞在安娜四周的鏡子上,居然也跟著亮起了同樣的光芒,仔細一看,會發現那些光芒居然是一個又一個用血跡寫下的漢字,隨著白楊誦念的音節,那些漢字也一個接一個的發出光芒,組成了一行行莊嚴的咒句。
  「這是什麼?你是什麼時候寫下這些東西的?!」看著那些咒語,安娜的臉上頓時露出了震驚的神色。
  「就是在妳忙著應付他們的攻擊的時候,當妳的注意力全部都被項羽引開時,白楊就趁機在鏡面上寫下了那些文字,他每轉換一次位置就寫下一筆,就成了妳現在看到的景象了。」神崎淡淡說道,而她的話語一出,瞬間就讓安娜震驚無比,在鏡中世界移動可是需要高度集中力的,要是一不注意分神了就很有可能會導致傳送失敗,而白楊不僅可以精確地到達每一面鏡子當中,甚至還能在這樣的情況下分毫不差的寫下每一筆的咒字,這已經不光是集中注意力就能做到得了,而是只有在精神和意志都被逼到極限的情況下,才有可能催生出的奇蹟。
  「黑白無常,跪吾台前,八卦放光,湛汝而去,超生他方,為男為女……」隨著白楊不停誦唸著過去出陣時學過的《超度咒》,安娜的身體也開始產生了變化,從她的身上不斷冒出陣陣黑煙,這些黑煙就和那些剛從鏡子中浮現的鬼魂類似,同樣都有著人類的外型,但不同的是,這次他們並沒有發出哀號聲,身上也沒有永不熄滅的火焰,他們就只是圍繞在安娜身邊徘徊,臉上的表情顯得十分迷茫,而安娜則是目睹著那些黑霧不斷從她身上冒出,趴倒在地上痛苦地嘶吼著:「不!你做了什麼?這些是我的能量,都是我的!你休想把它們奪走!」
  「不,祂們不是屬於你的,祂們只是被困在鏡子中的亡魂而已,被困在自己的心境中,而你則是在利用祂們的痛苦與怨恨來壯大自己罷了,但這樣的折磨該結束了,祂們已經不屬於這個陽世了,更不應該永遠被困在幻境中,我現在就讓祂們自由!」白楊義正嚴辭地說著,他停下了結印的動作,神色複雜的看著那些遊蕩的鬼魂,白楊甚至還看到了之前死亡的那些新人們,這些原本對他們帶著怨恨的新人,此刻卻神色淡然地看著白楊,像是在等待著什麼。
  「雖然我不知道在你們的內心是否還有未了卻的心願,但是…該是時候放下了,離開這裡,去往下一個階段的旅程吧!但願下輩子,你們不用再受到這般劫難。」白楊下定決心般深吸了一口氣,那些畫在鏡子上的血咒也瞬間變得耀眼無比:「四方守護聽令,即刻啟程,勿再惘留,敕就等眾,急急超生如律令!」
  隨著白楊語畢,那些鬼魂的形體瞬間也變得朦朧,祂們的臉上也露出了安詳的表情,一個接一個掙脫安娜的身體離去,而後者見狀,頓時發了瘋似的想將這些靈魂扯住,可隨著白楊一揮手,那些畫在鏡子上的血咒頓時光芒大盛,應該是沒有形體的光芒此刻就像沉重的五指山般,將安娜的身體死死壓住,任憑她如何淒厲的嘶吼著,白楊的手說什麼也不放開,從白楊的嘴角處也滲出了一絲血跡來,顯然同時要解放那些亡魂又要鎮壓住安娜,耗損了他相當大的精力。
  「撐住,別放棄了,我們現在全都靠你了!」項羽大喊道,雙手按在了白楊的肩膀上,隨著項羽將內力毫不保留的輸送進了白楊的周身百穴中,白楊頓時感到精神一振,他咬緊牙根手捏兩極,接著抬起腳猛力一踱,瞬間一股強大無比的地氣拔升,一股更加龐大的力量登時籠罩住了安娜,餘威甚至還將地面壓得隱隱凹陷了下去。
  「不要再執迷不悟了,邪魔歪道,讓那些無辜的靈魂自由吧!」白楊大吼道,一掌猛地拍在了地上,伴隨著安娜發出一陣淒厲的慘叫聲,她的身體瞬間炸裂了開來,這一陣爆炸的威力奇大無比,不只將僅剩的幾面鏡子全部震碎了,產生的暴風更是將整個地下室給掃過了一遍,就連在鏡中世界的白楊和項羽都被這股暴風給掀翻在地,尤其是白楊,他的力氣幾乎都在剛才的鬥法中耗盡了,面對著這陣連大樹都能連根拔倒的暴風,白楊根本是一點抵抗的力量都沒有,眼看著就要被吹走了。
  「撐住!」就在白楊要被這陣暴風不知吹到哪去時,項羽眼疾手快,連忙一把伸手就抓住了他,可還沒等項羽抓緊,一股不知哪來的力量忽然如一隻巨手般抓住了項羽,將他整個人硬生生向回拉去,而在這一拉一扯間,白楊的手臂也跟著從項羽的五指間滑落了,項羽只來得及嘶吼了聲:「白楊!」接著他便被這股巨力愈拉愈遠,而白楊的身影也在他的眼中逐漸變得渺小,直到無法辨認…
  「!」在一陣碎裂聲和巨烈的碰撞聲中,項羽整個人狠狠地跌落在了地上,饒是項羽的身體素質已經強悍到從數十層的高樓跌下都死不了的程度了,可這一撞依然是讓他的痛得發出了呻吟聲,他下意識地摀著自己的腦袋晃了幾下,眼前模糊的視野這才重新對焦了起來。
  「這裡是…地下室?呃,雖然變得有點奇怪,但這裡應該是五月花商場的地下室才對吧?」項羽四下張望著,雖然眼前到處都爬滿了詭異的結晶體和人體花叢,但從一些如招牌和告示之類的殘骸中,項羽還是飛快認出了眼前的場景,他扭頭看了看自己剛才跌下來的方向,這才看到在自己的身後,正立著一根巨大的結晶柱,而在這根結晶柱的中間,則還裂開了一個人形的破洞,看那大小,自己剛才八成就是從這東西裡面跌出來的。
  「難、難道說…?」項羽愣了愣,連忙看向了自己的手錶,而這一次,錶面上出現的終於不再是左右對稱的文字了,項羽見狀,心頭是又驚又喜,他回來了,在那個鏡中世界被困了這麼長的時間,自己終於是成功回來了!
  「不、不對,現在還不到放鬆的時候,白楊那傢伙呢?他有沒有成功跟著一起回來?還有,神崎呢?他們在哪?」正當項羽四下張望著時,忽然間一陣極其淒厲的嘶吼聲猛地傳來,這淒厲的聲響就如同地獄的惡鬼正在遭受最恐怖的刑罰一般,讓項羽的寒毛瞬間直豎了起來。
  「安娜…可惡,那傢伙果然沒這麼容易就會被消滅!」
  ○
  與此同時,在剛才被暴風肆虐過的地下室中,一團漆黑的鬼影正趴在地上,匍匐爬行著,正是差點被轟得神形俱滅的安娜。
  「可惡、可惡!該死的修真者,想不到那些傢伙的隊伍中居然還有這樣的人存在,我真是失算了…」安娜邊爬邊低吼著,她的身體也彷彿隨時都會消散般忽隱忽現的。
  「不過,情況還不算太糟…只要能到那個地方的話,一切就都還來得及!」安娜咬牙道,看向了地下室的其中一角,在那裡正好還有一面鏡子,雖然整個鏡面都已經從框架上脫落了,但只要還有鏡子,哪怕是只有一角,對於安娜來說就已經足夠了。
  「只要能到那個地方的話,那麼我的復仇計畫就還有機會…」
  「妳想到哪裡去?」
  就在安娜使勁爬向那面鏡子時,一雙包裹在白絲襪中的纖細雙腿忽然擋住了她的去路,安娜愣愣地抬起頭,赫然看見半張臉都是血的神崎正冷漠地看著自己,握在手中的槍口則是定定地指著她的腦袋。
  「妳?!」安娜難以置信的看著神崎,這傢伙明明應該已經在剛才的爆炸中受了重傷了,甚至連她的肚子都被一根鋼鉛給刺穿了,但為何神崎還有辦法跟沒事一樣,露出那種淡漠的表情呢?難道這傢伙感覺不到疼痛、感覺不到恐懼嗎?
  頭一次的,明明應該是嚇人存在的安娜,居然覺得眼前的神崎十分恐怖。
  「我是不會讓妳逃回鏡子中的,白楊他正在努力完成自己的任務中,我可不允許有人去妨礙他。」神崎冷冷說道。
  「呿,不過只是個解開了一階基因鎖的輪迴小隊成員罷了,少自以為是了!」安娜嘶吼著,整個人猛地便往神崎撲了過去,可就在她飛撲到一半時,一枚耀眼的圓形事物忽然從地下室的另一邊高速飛來,速度之快,當場就將安娜轟了個正著,在一陣爆響聲中,安娜頓時半身被火焰給吞噬,痛苦地倒在地上翻滾著。
  「如果一階基因鎖不夠看的話,那麼三階的基因鎖如何?」而在那個氣功彈飛來的方向,項羽正舉著一隻套著滅戒的手臂,帶著殺意的雙眼狠狠瞪著安娜「之前可真是受了妳不少照顧啊,這筆帳,我會好好跟妳算的!」
  「項羽,你這傢伙…」看著項羽一副活蹦亂跳的模樣出現在眼前,安娜簡直氣得牙齒都快咬碎了,要不是白楊那傢伙在鏡中世界搗亂,自己也不會因為能量核心不穩的關係,而讓這傢伙掙脫的。
  「這一切都是那傢伙的錯!都是那個該死的修真者害的!如果沒有他的話,我的計畫早就成功了!」
  「不對,妳的計畫是永遠無法成功的!」項羽大吼著,大步朝著安娜走去,身上的戰意逐漸燃起,化為了金色的氣焰。
  「你說什麼?!」
  「心魔對吧?白楊都已經告訴我了,確實,當時我幾乎完全陷在了妳創造出來的幻境當中,人們都說內心是最真實的,不論表面上展露出何種的模樣,只有內心的潛意識中,才是一個人最真實的樣子。」項羽喃喃自語著,他深吸了一口氣,若有所思地看著自己的手掌。
  「或許,打從一開始就不和任何人深交,不去理解任何人的故事,不和任何人成為朋友,只把身邊所有的人都當成陌生人,這樣的話確實不論是誰死了,我都不會感覺到難過,但是…」項羽長吁了一口氣,過去夥伴們的身影紛紛浮現在了腦海,或助他一臂之力,或讓他不再迷惘,或用最尖銳的方式讓他認清自己,這些…如果不是那些夥伴曾經存在過他的記憶中的話,自己是永遠不會知道的。
  「是那些傢伙用他們的生命,才讓我能夠一路走到這個地步的,如果我在這裡停下的話,我要怎麼去面對那些將生命寄託在我手上的夥伴呢?甚至,我要用什麼樣的方式來面對我自己?」項羽低吼著,一絲電流從他的腳邊劈啪閃過,瞬間化為了強烈的電湧。
  「所以了,我要在這裡直面我的內心,最深的恐懼也好,最強烈的慾望也好,我的心魔啊,展現給我看看吧,然後,讓我戰勝給你看吧!」
  「哼,還是老樣子呢,只要一提到和夥伴有關的事,這傢伙就變得比誰都固執。」看著項羽的模樣,一旁的神崎忍不住露出了苦笑「嘛,不過或許也正是因為這樣,中洲隊的隊長,才非項羽不可啊。」
  「哼…呵呵呵,哈哈哈哈!」然而聽著項羽的這番話,安娜卻忽然仰頭狂笑了起來,項羽的臉色雖然不變,可神崎卻是皺起了眉頭。
  因為安娜的笑聲並不是那種釋然的笑,而是打從心底蔑視的嘲笑。
  「所以你們這些傢伙才讓我感到火大啊,夥伴?不要笑死人了!就是因為你們總是這麼天真又幼稚,我才討厭人類啊!」安娜嘶吼道,眼眶瞬間流出兩道血淚來,她搖搖晃晃地站起了身來,一旁的神崎連忙舉槍,可還沒等她扣下扳機,項羽卻忽然揮手制止了神崎。
  「妳別插手,這傢伙既然是我內心的惡魔,那麼就只能由我來戰勝它!」項羽定定地說道。
  「哼,別說得一副好像很了不起的樣子,你根本就還對自己一無所知嘛,連自己的弱點都不瞭解的人,居然還妄想說要戰勝心魔,別做夢了!天底下如果有這麼容易的事的話,那麼你以為在你之前死的那上億上萬的人類都是蠢蛋嗎?」安娜嘶吼著,不知為何,她似乎對於輪迴小隊成員有著不同於其他人類的恨意,特別是對於項羽,他能夠很明確的感覺到,這是一股純粹的恨,而且是巴不得將對方生吞活剝了那般的滔天大恨。
  而就在安娜嘶吼間,這個地下室內的光線也變得愈發陰暗了起來,而且不知是否是神崎的錯覺,她總覺得甚至連那些影子都開始擾動了起來,就彷彿有什麼東西潛伏在陰影中一樣。
  「那就讓我看看吧,讓我認清楚自己有多愚蠢,這樣我就可以知道,自己還能如何變強了!」但項羽卻似乎沒有察覺到,他往前踏出一步,而安娜臉上的表情也瞬間改變了,從憤怒變成了狡詐。
  「你這笨蛋,我可是早就展示給你看了啊!」
  「?」項羽一愣,瞬間,一股強烈無比的危險預感從他腦海中閃過,他本能地矮身一避可卻仍然慢了一步,就在一陣黑影從項羽身旁掠過的同時,一道血箭也猛地從他的肩上噴出。
  「項羽!」神崎見狀也不再旁觀,連忙抬起將就朝安娜射去,可又是一陣黑影竄出,這道黑影直接擋在了安娜面前,在一陣眼花撩亂的快影中,神崎的子彈全都被那道黑影接了下來,而且還是用徒手接住的。
  「不、不會吧?」 「這個是…」
  當看清楚那兩道黑影的真面目時,項羽和神崎兩人幾乎同時變了臉色,因為那兩道黑影不是別人,正是千鶴和廖哥!
  「……」千鶴依舊是渾身燒傷的模樣,她低著頭,手中的武士刀上淌著一絲溫熱的血跡。
  「……」廖哥則是和過去一樣,臉上仍然掛著倨傲的表情,他鬆開了握緊的拳頭,無數顆變形的子彈立刻從他掌中喀喀落下。
  「不用這麼吃驚,我可是為你準備了一份大禮啊,就是讓你和你那些重要的夥伴們再次團員,只不過是在地獄中!」而就在項羽和神崎被這兩道亂入的黑影分散了注意的瞬間,安娜早已不知何時來到了那僅剩的一面鏡子旁,隨著她一揮手,更多的黑影立刻從她面前一一浮現了出來。
  端著一挺細長狙擊槍,眼睛湊在瞄準鏡旁的黃鵲。
  蹲在地上,手裡把玩著兩把飛斧的葉子。
  側頭看著項羽,手掌心上還浮現著一陣氣旋的伊藤。
  額頭上燃燒著一縷火焰,手臂上套著骷髏槍的劍平。
  戴著寬邊帽,半張臉隱沒在帽簷下的貝利特。
  微微漂浮在半空中,身邊吹著一陣陰風的藍雨天。
  「你、你們…」看著出現在眼前的眾人,項羽原本緊握的拳頭不自主地鬆開了,眼神更是逐漸變得模糊起來,這些人…這些人都是他過去的夥伴啊!
  「呵呵,就讓我好好看看,你要如何面對這些因為自己的無能而死的夥伴亡魂吧!殺了他們!」而安娜此刻早已半身隱沒在了鏡子中,但不論是項羽或是神崎,現在都已經沒有那個多餘的心力阻止她了,只能眼睜睜看著安娜慢慢沉入了鏡子中,消失不見。
  而就在安娜消失在了鏡子中的同時,那些原本呆立在原地不動的黑影忽然瞬間一湧而上,或持刀或提槍,或握拳或操斧,挾帶著濃烈無比的殺意,全都朝著兩人鋪天蓋地襲來!
  而此刻,距離主神的任務倒數時限,只剩一個小時了!

安娜:來,現在開始早點名,念到的達右,妙蛙種子
葉子:妳才妙娃種子,妳全家都妙娃種子!

創作回應

好想養咖波
果然妙蛙種子還是出場了XD
2021-09-21 23:09:35
Luis
吉祥物 每次都一定有他
2021-09-21 23:19:10
Bruce
進到對的隊伍真好,可以多活幾次(x
2021-09-23 06:47:49
Luis
https://media.tenor.com/images/83058e65f3a6e2076611ec09becf8640/tenor.gif
2021-09-23 10:43:32
魚人(´・ω・`)超魚人
槍火QAQ
2021-09-23 16:17:08
Luis
我們懷念她
2021-09-23 18:19:36
魚人(´・ω・`)超魚人
希望可以聽到黃鵲對項羽說 我強化你了 快上
2021-09-23 16:17:51
Luis
可惜這次是強化對面
2021-09-23 18:23:02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