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達人專欄

【無限恐懼2.0】Chapter‧25-1:一些小插曲

Luis | 2021-12-07 15:28:15 | 巴幣 3438 | 人氣 385


  正當整個輪迴世界都因為這場異變而搞得雞飛狗跳時,讓我們將鏡頭重新轉回中洲隊所在的恐怖片世界中。
  隨著白楊奪取了鏡之根源後,位在現實世界的神崎等人也立刻察覺到了變化,最大的不同,便是那些過去中洲隊成員的鬼魂開始消失了,這些傢伙本來就是安娜利用項羽的記憶所創造出來的幻影,而如今,隨著她的力量根源被白楊奪取,這些鬼魂自然無法繼續維持存在,紛紛化為一陣黑霧消失了。
  「搞、搞什麼?」艾利克斯愣愣地看著眼前灰飛煙滅的三個鬼魂,他本來已經做好了赴死的準備了,可就在這些鬼魂的武器即將命中他時,這些鬼魂卻忽然化為一陣黑煙消失不見了,只剩下幾具已經被打得遍體鱗傷的屍體倒在原地,從他們身上的衣著,艾利克斯勉強能認出,這些傢伙是和他一起進入這場電影的新人,例如那個曾被項羽狠狠修理過的中年流氓,或是嘴賤的青年三人組等,看來這些傢伙即使被安娜殺死了,他們的屍體也一直作為鬼魂的容器被奴役著,由此看來,這場恐怖片的新人,除了生死尚不明的林雨喬外,就只剩下艾利克斯一個人倖存而已了。
  意識到這一點後,艾利克斯忽然一屁股跌坐在了地上,臉上也緩緩綻出了一絲虛弱的苦笑,看來,自己是又一次幸運地撿回一命了。
  「不,我們能活下來絕不是好運。」正當艾利克斯坐在地上兀自苦笑時,神崎忽然從一旁一跛一跛地走了出來,顯然和她交戰的那個鬼魂也已經不在了,否則依照神崎那邊的戰況,她是不可還有餘裕出現在這裡的。
  「啊,我知道,是白楊那小子對吧?真有他的,想不到他真的成功了。」艾利克斯喃喃自語著,不由得佩服起了白楊來,即使以他來看,這個任務的困難度可是不下於過去自己執行過的各種暗殺任務的,而白楊居然能以一個剛復活沒多久的菜鳥輪迴小隊成員身分,就完成了如此艱鉅的任務,雖然當中或多或少有著運氣的成分存在,但光是他能夠毅然決然接下這個任務的重擔,這份氣度就足以讓艾利克斯對他刮目相看了。
  「可惡,好不容易剛還完項羽的人情,想不到馬上又欠了這小子一次啊!」艾利克斯苦笑道。
  「不是只有你而已,包括我在內,所有中洲隊的成員都欠他一次。」神崎淡淡說道,但語氣卻有些心不在焉,眼神也在四下打量著,像是在尋找什麼。
  「按照道理來說,鏡中世界的力量一旦消失,那麼項羽就應該要恢復正常了才對,可是…假如沒有呢?」神崎不安地想著,雖然她還不清楚項羽是如何變成那副模樣的,但有一件事神崎卻很清楚,那就是如果項羽在把這方圓近百米的範圍都給夷為平地後還沒有發洩完怒氣,還沒有筋疲力盡的倒下的話,那麼在力量暴增兼又六親不認的項羽面前,以他們兩個如今殘破的身軀,絕對是連一分鐘也撐不過去的!
  「……」正當兩人各懷各的心思想著時,一道汙濁的身影忽然出現在了他們不遠處,那人正是項羽,雖然剛剛才展現出一副神擋殺神、佛擋殺佛的氣勢,但大鬧了一陣後,如今的項羽看來也已經油盡燈枯了,他斷裂的雙手依然沒有復原,頭髮雖然還是維持著超級賽亞人三階的造型,但身邊卻沒了環繞的金色氣焰,整個人就是一副氣力放盡的模樣。
  「那個是…項羽嗎?」艾利克斯皺眉道。
  「是,但也不是。」神崎搖了搖頭,下意識的往後退了一步「總之,還是小心點為妙,項羽以前就曾經有過強化失控暴走的情況,不知道他現在是否還能認得我們,貿然接近的話可能會被…」
  「!」神崎的話音未落,一直處在神遊狀態的項羽忽然猛地轉頭看向了他們,兇猛的模樣就如同嗅到血腥味的鯊魚一般,但更讓他們心驚的是,項羽此刻的眼神,居然還是一片茫然的。
  「嘎嗷!」就在三人的眼神交會的一瞬間,項羽忽然昂首發出了一聲嚎叫,一股強烈無比的危險預感頓時在神崎與艾利克斯的腦海中大作了起來,下一刻只見項羽的身影忽然消失,整個人就如一陣颶風般向著兩人的方向席捲而來,餘威甚至還在地上刨出了一條深坑來。
  「搞什…!」 「糟了…」
  這一變故頓時就讓兩人一陣大驚,也應證了神崎最不想面對的情況,那就是項羽的意識並沒有隨著鬼魂力量的消失而恢復正常,他的力量也沒有在和剛才那些幻影戰鬥時消耗殆盡,雖然神崎曾經面對過項羽暴走的情況,但那時的項羽不論是基因鎖或是強化的程度都遠沒有現在來得強大,更有著實力足以抗衡的隊員,而且還是在隨時能夠修復的主神空間中,但現在呢?項羽的戰鬥力早已不是當年的項羽所能比得上的,他們這裡更是只有兩個身負重傷的一階基因鎖成員而已,而更糟的是,這裡不是主神空間,一旦他們死在這的話,那就什麼都完了!
  然而項羽衝來的速度實在太快了,神崎和艾利克斯根本還來不及反應,他們只感覺到一陣狂風襲來,緊接著兩人就被這股狂猛的風勢給掃飛了出去,萬幸的是,或許是衝得太快的緣故,又或是處於暴走狀態下無法精細控制力道的關係,項羽的這一擊事實上並沒有直接命中他們,但俗話說的好,一力降十會,當力量強大到一定程度時,哪怕沒有直接命中,光是餘威所能產生的破壞就足夠可怕了,就像現在,兩人僅僅只是被項羽跑動時產生的氣流掃中而已,但那威力就如同直接被一陣十級颶風給迎面撞上一般,直接將他們掃飛到了數十米的高空中,在短暫體會了一陣令人窒息的失重浮空後,接著轟的一聲又重重跌落在地上。
  當然了,對於解開基因鎖的輪迴小隊成員而言,這點高度是還摔不死人的,基因鎖的危險預感也讓他們在墜地時本能地做出保護身體的動作,但要說完全不受傷是不可能的,畢竟兩人此刻的身體狀態本就不佳,從如此的高度墜落尚能保命就要偷笑了,更遑論是要毫髮無傷,兩人在墜地時或多或少受了些傷,艾利克斯又多斷了幾根骨頭,而且墜地時頭部似乎撞擊到了地面,在地上一陣翻滾後就沒了動靜,也不知是死是活;而神崎的情況也好不到哪去,由於先前和鬼魂戰鬥時讓她的一隻腳膝蓋以下都被切除了,導致神崎墜落時只剩單腳能作為支點,在重力加速度的公式作用下,單單一隻腳的強度根本不足以抵銷她落地時的衝擊,在一聲清脆的喀擦聲中,神崎僅剩的右腳整個從中斷折了,森然的白骨扎破她的肌膚穿出,配上幾塊還帶著神經束的碎肉,模樣看來格外嚇人。
  然而神崎此刻已經無暇關心身上的傷勢了,因為就在兩人墜地後沒多久,發現自己失手的項羽又一次從地上爬了起來,他左右張望了一陣後,接著筆直朝著神崎的位置走來,邊走還邊吐出陣陣熱氣,就彷彿某台暴走的機器人一樣。
  「唔!該死,我站不起來了…」神崎見狀連忙想起身,然而一腳已經摔得稀爛的她別說是站著了,光是動一下腿就會感到椎心的劇痛,無奈之下,神崎只能用手抓著地面,設法拖動她的身體,但這種只比蝸牛快一點的速度,顯然是比不過正用兩條腿大步走來的項羽的,不出多時,兩人之間的距離就已經拉近到了只剩三個箭步遠的喘息空間而已了。
  「……」眼見逃是逃不掉了,神崎無法可想之下,只能舉起手槍對準了項羽,但就連神崎自己都很懷疑,連剛才那些鬼魂都拿項羽沒辦法了,自己手槍裡僅剩的這幾顆子彈又能有什麼大用呢?
  「啊!」就在項羽即將來到神崎面前時,一陣吼叫聲忽然從他背後傳來,只見艾利克斯不知何時已經從撞擊後的暈眩中恢復過來了,還在趕來的途中順手從地上抄起了一根鋼筋,就見艾利克斯趁著項羽不注意時猛地撲到了他的背上,雙手更是握著鋼筋死死抵在了他的脖子上,試圖阻止項羽繼續前進。
  「快跑!我會想辦法攔住他!」艾利克斯滿臉是血的大吼道,握著鋼筋的手臂肌肉如小山一般不自然地膨脹起來,巨大的力量甚至連手中的鋼筋都被捏得變形了,可項羽的力量卻遠超艾利克斯的想像,即使沒了雙手,項羽依舊劇烈的掙扎著,他大吼,他暴跳,他試圖將艾利克斯從背後甩下來,但艾利克斯自然是不可能就這麼放手的,先不說神崎一死後下一個就輪到自己了,長遠的來看,自己未來若是想在這個恐怖片世界生存下去,那他還得靠神崎的幫助,說什麼都不能讓神崎死在這,因此哪怕身體已經快要散了架,可艾利克斯依舊死死壓制著項羽,不讓他再往神崎靠近一步。
  然而這就像小螞蟻妄圖扳倒大象一樣,艾利克斯的力量是強,可在項羽的面前,他的力量就真的如同螻蟻一般渺小,而往往以弱小挑戰強大的下場,不是弱小的一方最終被無情碾碎,就是連結局都還沒看到,就先在半途中心力衰竭而死。
  艾利克斯僅僅只阻擋了項羽幾秒鐘而已,接著只聽到一聲啪的脆響,並不是艾利克斯握著的鋼筋斷了,而是他握著鋼筋的手臂齊肩被扯斷了,項羽的力量實在太過強大了,縱使艾利克斯拚盡全力,壓榨出基因鎖每一分的力量了,然而這樣超越身體極限的狀態也僅僅只能擋住項羽幾秒而已,反倒是他自己的身體因為撐不住過度使用基因鎖的副作用而先一步崩潰了。
  「啊啊啊!」雙手都被扯斷的疼痛何其劇烈?艾利克斯當場便慘叫了起來,這還沒完,趁著那根鋼筋從艾利克斯手中鬆脫的瞬間,項羽忽然大嘴一張,喀一聲就將這根鋼筋咬成了兩半,接著他猛一回身,就用銜在口中的銳利鋼筋猛地扎進了艾利克斯的胸口中,這一下筆直地刺進了他的左胸,穿透了心臟,然後又從後背透出。
  「……」沒有戲劇性的大噴血,也沒有逆天般的瀕死復生,艾利克斯只是身體微微晃了晃,接著雙膝撲通一聲跪倒在地,就如同他在執行任務時一樣,這個特工在生命的最後關頭也很安靜,他只是抬頭瞥了神崎一眼,用盡全身的力氣囁嚅著說了句「快逃」後,接著便整個人撲倒在了地上,隨著生命力迅速的流失,艾利克斯雙眼中的茫然也逐漸消褪,在月光的照映下反射出一雙空洞的眼神。
  這個終其一生都完美執行任務的特工,最後也終於是如願地死在了任務中。
  又一個人犧牲了,但此刻已經無人有時間和心情去對艾利克斯的死感到惋惜或悲傷了,確認了艾利克斯已經不再動彈後,項羽也不再搭理他,而是轉過頭眼神茫然地看向了神崎,他的半張臉都已被血給染紅,一頭垂至腰間的頭髮也因為被血沾濕的關係而結成一束一束的,加上身上各種尚未復原的可怕傷口和斷裂的雙臂,讓項羽整個人看起來三分不像人,七分好似鬼。
  「砰!」神崎也沒有遲疑,當項羽一朝她轉過頭的同時,神崎也猛地舉起手槍就射去,伴隨著陣陣槍響,從項羽的胸口、額頭和腰際也紛紛開出了一朵朵的血花來,但就如同神崎先前預測的那樣,連鬼魂都殺不死項羽了,這幾顆廉價的子彈自然也不可能有用,一個彈匣打空了,項羽也只是在本來就千瘡百孔的身體上,又多開了幾個通氣孔罷了,他依舊沒有停止步伐,眼神也依舊沒有恢復清明。
  「呵呵,想不到最後殺死我們的居然不是恐怖片中的怪物,而是你啊。」看著中彈後依然渾然不覺的項羽,又看了看了手中早已打空子彈的手槍一眼,神崎忍不住發出了苦笑,唉,早知道當初就該聽艾利克斯的建議,替自己留下最後一顆子彈的才對,一念至此,神崎忽然感到一陣不爽起來,便洩恨似的把手槍往項羽扔去,然後啪地一聲砸在了他的頭上。
  「…」神崎默默看著眼前的項羽,這一下除了把他的額頭砸出一個腫包外,幾乎沒有任何效果,項羽也依舊繼續走他媽的,很快便來到了神崎的面前。
  「項羽啊項羽,你到底是怎麼了?難道你真的敗給那該死的心魔了嗎?這可不像你的作風啊!過去你哪怕面對的敵人再怎麼強大,你也從來都沒有放棄過戰鬥啊,那些不過只是一些過去的幻影罷了,你就這樣什麼抵抗都不做就投降了嗎?你還要被那些過去的鬼魂操控到什麼時候?快點清醒過來啊!笨蛋!」神崎抬起頭,項羽則是低著頭,這兩人就這麼近距離四目交接,神崎一臉平靜的發著牢騷,項羽則是眼神茫然地看著她,兩人之間形成了一股詭異的寧靜感。
  「……」詭異的是,剛才還大殺四方的項羽,此刻卻只是靜靜地站在神崎面前而已,既沒有表現出攻擊的意圖,也沒有開口說話,就只是呆立在原地罰站而已什麼也不做,而神崎也是一樣,她早已明白今天估計就是自己短暫復活後的最後一天了,因此表情倒也十分坦然,反正既然逃是死,不逃也是死,那幹麻花力氣做無意義的掙扎呢?不如趁著還有時間,在這最後關頭把想說的話都說一說吧!
  坦白說,神崎並不怕死,這不是說她勇氣過人還看開了是什麼的,只是因為先天上接受過基因改造,導致她對於任何情緒的反應都很微弱而已,真要說神崎對死亡有什麼看法的話,那應該就是遺憾了,因為一旦死了,她就不能繼續尋找腦海中疑問的答案了。曾經,神崎自以為這世上已經沒有她不知道的事情了,才因此而對現實世界感到絕望,但卻是在這個絕望的電影世界中,神崎重新找到了活下去的動力,要是就這麼死了的話,那麼那些問題的答案,她就永遠也無法知道了啊。
  「主神空間的意義、基因鎖的秘密、電影世界和現實世界的關聯,還有…那個從神鬼奇航回來後就一直困擾我的夢境,這些問題的答案我都還沒能找出來呢,雖然我不相信這世上有所謂的輪迴,但假如我就這麼死了的話,這份遺憾我可是會帶到下輩子的啊!」神崎喃喃自語著,忽然從地上抓起一把碎石,猛地就砸在了項羽臉上。
  「……」而項羽雖然吃了一臉土,但他的眼睛卻依然眨也不眨地看著神崎,口中發出陣陣模糊不清的咕噥聲。
  「說話啊!項羽,你還要這樣沉默到什麼時候?你倒是說點什麼啊!你…咳咳!」神崎罵著罵著忽然嗆出了一口血來,她顫抖地伸手往嘴邊一抹,似乎摸到了一些碎肉般的東西。
  「內臟裂開了嗎?呵呵,看來我的時間也不多了,我可以感覺得到自己的身體正從細胞開始崩潰著,即使你不動手,我的肉體再過不久也會因為基因支撐不住而變成一灘爛肉了吧?」神崎苦笑了聲,她原本茫然的眼神也逐漸退去,恢復成了原本正常的瞳色,顯然她已經連解開基因鎖的狀態也無法繼續維持了,最多幾分鐘的時間,她的身體就會連維持最基本生存的能力也做不到了。
  「都結束了…抱歉啊,項羽,當初答應要幫你復活其他人的承諾,可能是做不到了,假如你還有機會恢復神智的話。」明白這次估計是難逃一死了,神崎索性閉上眼,靜靜等待著死亡的到來。
  然而生命就是如此曲折,當你以為自己即將成功時,命運總是會冷不防地絆你一腳,讓你跌下山巔;相反的,當你以為一切已經萬念俱灰時,往往又會在山窮水盡的地方,看到一絲闌珊的燈火。
  「?」正當神崎平靜地準備迎向死亡時,她卻忽然聽到一陣重物墜地的聲響,神崎狐疑地睜開了眼睛,只見項羽不知為何正跪倒在地,他的身體不停顫抖著,臉上的五官也全都扭曲成一團,彷彿正在極力克制著什麼似的。
  「怎麼回事?」還沒等神崎搞清楚狀況,從項羽的眼神中忽然閃過一絲凶光,但奇特的是他卻沒有攻擊神崎,而是一頭狠狠撞在了地上,這一下頓時就讓神崎看傻了,因為項羽這一撞後還沒完,而是抬起頭,又繼續再接再厲的對著地板撞去,邊撞還邊嘶吼著,那瘋狂的模樣,就好像恨不得將自己的腦袋給撞碎一樣。
  「這、這是怎樣啊?」神崎愣住了,而項羽也沒有解釋的打算,只是一個勁的對地板使用著鐵頭功,在一連撞了好幾十下,連一邊的眼球和好幾顆牙齒都噴了出來後,項羽這才像是冷靜下來了,但接下來發生的事情就讓神崎感到
情況從糟糕變成難以理解了。
  「對…不起…對…不…起…猶…大……」項羽不停呻吟著,他的臉幾乎整張都撞碎了,不知是鮮血還是腦漿的液體正從他眼窩的空洞中汩汩流出,配上那陰森的聲音,這場面要是換作膽小一點的人見了,估計會當場嚇昏過去。
  但神崎可沒有嚇昏,她也沒有感覺到害怕,此刻充斥在神崎腦海中的思緒就只有一個而已,那便是疑惑。
  項羽在道歉,他為何要道歉?他向誰在道歉?是向那些被捨棄的新人嗎?還是向剛才失手錯殺的艾利克斯?又或是向正在鏡中世界,不知能否生還的白楊?
  但,以上問題對神崎的困擾都不及下面這個來的大:他媽的,誰是猶大啊?
  正當神崎百思不得其解時,一縷黑霧忽然從項羽的口中竄出,黑霧似氣體又非氣體,似液體又非液體,一從項羽的口中冒出後立刻在他周身盤繞了起來,彷彿有著生命一般。
  「嗚!」而就在這股異相發生的同時,神崎的心頭也忽然猛地一震,一瞬間她的身體居然動彈不得了,從她的喉嚨間也不停發出乾嘔聲,好像快要吐了一般。
  「這、這到底是…唔,哇!」正當神崎措手不及間,她忽然張大了嘴巴猛地嘔吐了起來,但她吐出的卻不是鮮血或酸水,而是一團團濃厚的黑霧,這黑霧和從項羽口中冒出的十分類似,一從神崎的體內竄出也立刻在半空中盤旋了起來,奇特的是,當這陣黑霧衝向半空中時,原本還算安分的纏繞在項羽身邊的黑霧忽然像是被燭火吸引的飛蛾般,也跟著朝半空中衝去,而神崎此刻根本無法動彈,只能眼睜睜看著兩股黑霧在半空中交會,如漩渦般交纏在一起,漩渦愈纏愈大,愈繞愈深,就連神崎的意識也彷彿被那陣漩渦給捲入,沉沒到了那深不見底的黑色大海中…
  這裡是一處廣袤的平原,在萬丈高樓仍未升起前,這裡曾經是一片綠草如茵、野獸互相追逐嬉戲的淨土,可如今綠草枯萎了,飛禽走獸成了一具具白花花的枯骨,就連原本對任何人都張開雙手歡迎的樂園入口,也被高聳的城牆與鐵鎖給封閉,不再如過去那般海納百川了。
  「這個是…」神崎愣住了,儘管眼前的景象明明是第一次見到,但在她的眼中卻有一股說不出的熟悉感,這裡的一草一木、一磚一瓦,都真實的彷彿自己曾經親臨造訪過一樣,而這樣熟悉感,過去神崎也曾經在某個奇特的夢境中體會過。
  「嗯?那個是?」還沒等神崎仔細打量四周的環境,一個畫面忽然吸引了她的注意,在其中一座深鎖的大門前,一群穿著奇裝異服的男女正聚集在那,他們的服裝各不相同,上頭也刺繪著各種龍鳳虎豹造型的圖騰,但儘管造型各異,這些人卻還是有共同點的,其一是他們全部無一例外都是黃皮膚的人種,其二則是這些人全都滿臉怒容,彷彿內心有著什麼深仇大恨一般。
  而被當作眾矢之的的,則是一男一女,男的同樣也是黃皮膚的人種,但他渾身上下都是可怕的傷痕,衣服也是破破爛爛的,手腕跟腳踝上甚至還靠著斷裂的鐵鍊,整個人彷彿剛從天牢中逃出來;而女的卻不同,她有著雪白的肌膚,身上也穿著蟬翼般的薄紗,一頭金色的長髮散亂的披掛在身上,卻遮掩不住深深刻在前胸與後背的烙印。
  「各位,請你們仔細聽我說啊!這個人並不是我們的敵人,她和我們依樣,也曾經都是被壓迫的受害者,我們應該給予她幫助才是!」
  「住口,夸,難道你眼睛瞎了沒看到她身上的烙印嗎?那是會帶來災禍的記號啊,你是想給黃族帶來滅頂之災嗎?」
  「不,不是這樣的!那只是因為白族的老傢伙沒能看出猶大的苦心罷了,請相信我,只要給我一次機會,我一定會證明她是對的!」
  「給你一次機會?你上次盜走飛煌一事,族長因為念在過去的情分,只判你流放而沒有殺你,就已經是給你最後的機會了!你如果還有一丁點羞恥心,就應該要永遠自我放逐才對,但你現在居然還敢厚顏無恥的出現在我們面前,難道你以為我們忘記你是如何背叛我們的了嗎?!」
  男子不停想勸說他的族人收留女子,然而這些人顯然已經被憤怒給沖昏頭了,不論男子如何苦苦相求,這些人完全聽不進他的話,一些衝動點的人甚至持著武器,作勢就要上前和他動手。
  「都給我住口!」就在情勢眼看著即將失控時,一陣低沉的大吼忽然響起,吼聲鎮住了沸騰的群情,這些人也在聞言後下意識地回頭看去,接著紛紛自動退到一邊,為聲音的主人讓開一條通行的路來。
  「夸,你不要太得寸進尺了,或許族長還在世時,你是他底下的得力戰將,但族長已死,現在的黃族是由我所領導,黃族的未來還輪不到你來決定!」說話的是一名體格壯碩的男子,他的肩上扛著一柄巨大的長弓,身上則是刺了九個太陽的圖騰,當他開口時,那些原本還憤怒不已的群眾全都不自覺的低下了頭,似乎十分懼怕男子似的。
  只是,神崎總覺得這個男子的容貌有點面熟,彷彿在哪裡見過。
  
  正當神崎思索間,群眾間也出現了新的狀況,夸一見男子現身,立刻便帶著女子急急走了上前,其他人見狀還打算阻止,可男子卻大手一揮,示意他們不要插手,接著逕自上前走到了夸的面前。
  「羿,幫幫我,我知道我們的理念始終水火不容,過去也經常因此大打出手,但現在的情況已經不同了,我在流浪期間走遍了整個大陸,也親眼見證了白族與黑族在這段時間飛速演進的成果,請相信我,那是你們根本無法想像的可怕進步!」夸看著羿集急說道,他相信,只要羿願意站在自己這邊,那麼其他人也肯定會以他馬首是瞻的。
  「飛速演進?哈!那些長翅膀的傢伙能進步到什麼地步?不就是只會模仿他們老子的模樣,造出一堆沒有思想的戰鬥魁儡而已嗎?這種東西來再多也不過只是紙娃娃罷了,有什麼好可怕的。」
  「就是啊,那些長翅膀的也就這點本事而已,更別說那些黑炭精了,上次看到他們時這些傢伙還忙著在沙漠裡蓋那些奇怪的金字塔呢,結果誰知道一場沙暴下來,不只是那些金字塔全毀了,就連那些倒楣鬼聽說都死了好幾千個,在沙漠中變成乾屍了呢!」
  聽著夸急切的說著在外面所見的一切,但周圍的人群卻絲毫不當一回事,他說得愈是急切,那些人就愈是肆無忌憚的嘲笑他,夸雖然傻但並不蠢,而這些人也絕非笨蛋,僅僅只是因為他們在牆內生活的太久了,久到已經對任何變動都感到麻木不仁了。說來諷刺,城牆雖然替他們帶來了安逸與繁榮,可卻阻隔了他們在逆境中求生求存的本能,當他們在牆內享受著豐衣足食的生活時,那些和他們在同一時期崛起的同胞們,卻早已在一個又一個生死存亡的關頭,進步到令人瞠目結舌的地步了,但這樣事實,除非哪一天闖入了他們的生活中,否則無論夸怎麼說,這些人是絕對不會相信的。
  「弈,看在我們曾經是兄弟的份上,你一定要相信我啊,現在還來得及,只要願意的話,我們絕對還有時間能夠趕上他們,幫幫我吧,弈!幫幫整個黃族!」自知無法說服那些人,夸轉而向弈求情,然而羿聞言後卻沒有答腔,只是神色冷漠地看著眼前窘迫的夸。
  「兄弟是嗎?」然而羿聽罷後只是微微一閉眼,他沉吟了良久,當他再度睜開眼睛時,已經猛地將鐵箭搭上了弓弦,接著一箭就射在了夸的腳邊。
  「羿!你幹什麼?」夸大驚,然而弈一箭射出後卻沒有收手的打算,而是又從箭壺裡摸出一根新的箭矢搭上弦。
  「剛才那一箭就是我的回答,念在你我過去的手足之情,這一箭是我故意射偏的,但如果你還繼續執迷不悟的話,接下來的幾箭我可就不敢保證了。」弈冷冷說道。
  「執迷不悟?你到底在說什麼,我是想幫你們啊!」
  「幫我們?呵呵,別笑死人了!你盜走飛煌是在幫我們嗎?和白族的間諜私通是在幫我們嗎?還有現在,你將一個被黑、白兩族追殺的禍星帶來,想將我們重新捲入戰火中,這樣的行為也是在幫我們嗎?去你的,你說啊!」
  聽著弈的咆哮,夸不由自主陷入了沉默,但弈的怒火卻像是還沒發洩完似的,搭著箭繼續大吼著:「你一直都是這個樣子,永遠都是那麼蠢那麼天真,只要有人在你面前裝得一副可憐的模樣,你就會為了他連命都不要,飛煌那次是這樣,這次也是一樣,你到底要到什麼時候才會學乖啊!要是讓你這樣天真幼稚的傢伙來當領袖,黃族早已經不知道被滅族多少次了!」
  「是,你說得對,以一個首領而言,我知道自己還不夠成熟,所以當眾人要推舉我當首領時,我才果斷拒絕了,因為我心裡很清楚,你比我更適合這個位置,由你來帶領,黃族也才能有更好的發展。」夸坦言道,然而語畢後又補了一句「但是用城牆將自己和外界隔離起來,對於個人或族群來說,絕對都不是一個正確的舉動,羿,外面的世界是很遼闊、變化是很迅速的,一直故步自封的話,只會讓我們與黑、白兩族的差距愈來愈大而已。」
  「颼!」然而夸的話才剛說完,只聽見一陣破空聲驟然響起,下一刻一柄銳利的箭矢幾乎是貼著他的腦袋掠過,銳利的風切在夸的臉上擦出了一條血痕,接著轟的一聲將他身後一座巨大的小山給夷為了平地,如此強大的破壞力甚至連在一旁看戲的神崎都被嚇了一跳。
  但夸的表情卻很平靜,他摸著從臉頰上緩緩滲出的血跡,眼神中彷彿有什麼東西隨著剛才的那一箭一併遠走了。
  「閉嘴!我才是首領,黃族的未來該怎麼做由我來決定,還輪不到你這個罪人在這裡發號施令!」弈嘶吼道,弦上又搭上了一支新的箭矢,而且他這次更是直接將弓拉成了滿月,顯然是完全不打算手下留情了。
  「羿,沒有必要走到這個地步的。」誇沉重地說道。
  「不,有這個必要!族長當初沒殺你已經是個錯誤了,只判你流放更是大錯特錯,不,我不會和他犯一樣的錯誤,我現在就要來導正這個錯誤決定所帶來的後果!」羿冷言道,弦上的箭尖直指夸的心臟,眾人見狀,也紛紛拔出各自的武器,對準了眼前不受歡迎的兩人,戰鬥一觸即發。
  卻不想,在這劍拔弩張的瞬間,夸非但沒有還手,也沒有擺出反擊的架式,而是雙手一攤,直接跪倒在地上。
  「好!你若想殺了我,我不會反抗,但請你們答應我,在我死了之後,你們會代替我保護她,絕不能讓她和她的成果落入那些追殺者的手中!」夸大喊道,拉著白膚女子的手一併跪下,試著做最後的求情。
  但夸的舉動非但沒有讓羿感到同情,反而是更加激怒了他。
  「站起來!夸,高傲的黃族人是不會隨便下跪的,你如果還有一點身為黃族的自覺,就給我站起來,你想在外族面前丟光我們的顏面嗎?!」羿咆哮道。
  「不,除非你答應我的要求,否則我今天就算是死,也絕不會挪動自己的膝蓋半步!」夸堅定地說道「羿,你要明白,族群的進步不是靠著驕傲就能達成的,只有接納和我們不同的人,才能明白自己的不足啊!」
  「夠了,你給我閉嘴!我黃族出了像你這樣的傢伙真是奇恥大辱,丟臉丟到天了!我已經不想再聽到你說的任何一個字了,你我的兄弟之情就到今天為止,從此以後,恩斷義絕!」羿大吼,怒氣騰騰的對著夸就是一箭射去,神崎見狀頓時緊張了起來,這一箭的破壞力她可是有目共睹的,剛才那一下羿只是警告性的攻擊,威力和精度都不高,但這一次他可是直接瞄準了夸的心臟,弓弦上的力更是拉到滿,一旦命中,絕對是非死即傷!
  「!」然而出乎神崎意料的是,這一箭並沒有射中夸,不是夸閃開了,也不是羿射偏了,而是就在那一箭飛來的瞬間,那名白膚女子忽然掙脫了夸的手,接著一個箭步擋在了夸的面前,用自己的身體擋下了這奪命一箭。
  「蠢貨。」羿見狀露出了冷笑,他這一箭可是連山脈都能射斷的,白膚女子光憑那纖細的身體又怎麼可能擋得住呢?
  果不其然,以白膚女子中箭的胸口處為中心,她的血肉開始以極快的速度風化裂解著,照這個態勢來看,白膚女子用不了多久就會變成一地比柴魚片還要細碎的粉末了。
  「已經夠了。」然而正當羿得意洋洋地看著自己這一箭所造成的效果時,從頭到尾始終沉默的白膚女子第一次開口了,她伸手握住了胸前的箭柄,接著一把就將整根箭矢給拔了出來,這一下不僅讓夸瞪大了眼睛,連剛才射出這一箭的羿也露出了錯愕的表情。
  因為就在女子胸前那個碗口大的傷口中,幾縷細小的肉鬚正在瘋狂蠕動著,這些肉鬚以極快的速度修補著女子的傷口,破裂的臟器重新長出,裂開的皮膚重新縫合,就連斷裂的骨骼也一點一滴的恢復如初,而且整個過程中女子連一滴血也沒流,這詭異的景象頓時就讓羿整個人獃住了,這…這傢伙還是人類嗎?
  「自我從樂園逃出後,這麼長的時間內,我一直在尋找一個能理解我的人,一個能承接我理想的後繼者,但顯然是我錯了啊,這千年後的世界和千年前,根本一點改變也沒有!」女子慘然放聲大笑了起來,她將手中的箭矢喀擦一聲折斷,身邊更是緩緩冒出了一層層金色的多邊形物質來。
  「猶大,妳…」夸正想說些什麼,但女子卻忽然單手一招,那層金色的多邊形物質立刻向四面八方席捲而來,這層物質雖然無形,但力量卻龐大無比,猝不及防下,夸整個人頓時就被掃飛了出去,餘威甚至將眾人身後數百米後的城牆都給轟穿,就連女子腳下的大地都像是被削皮刀刨過一般凹陷了下去,形成一個數千米深寬的真空空間。
  而羿等人因為隔得較遠,當女子發動攻擊的第一時間他們就立刻躲避,因此並沒有被直接波及到,但當親眼看見白膚女子爆發出的驚人實力後,羿的臉色瞬間就變得難看無比,尤其是當他們看見自己引以為豪的高聳城牆在女子的面前就如同紙糊的一般脆弱,一擊就破時,這些人的臉色頓時就變了,再沒有一開始時那般囂張跋扈。
  「這就是夸所說的,外面世界的變化嗎?」羿愣住了,他呆呆看著牆上那巨大的破洞,就如同第一次從管中瞥見天空一樣。
  「快、快住手,妳不需要這麼做的,我們可以找到別的解決方法,我可以說服他們的,不需要弄成這樣!」夸掙扎著從地上爬起,他試圖朝女子跑去,可跑沒幾步卻忽然像是撞上一堵隱形牆般停在了原地,夸絕望地敲打著那堵牆壁,但牆壁卻紋風不動,讓夸無法前進半步。
  「夠了,夸,你已經做得夠多了,你從以前就是這樣,只要看到有困難的人,你就算拚上性命也要去幫助他,從來不會在意對方的膚色、理念或陣營,你從以前就是這樣一個大傻瓜,一個願意為了任何人燃燒殆盡的大傻瓜啊!」白膚女子苦笑著,她的頭上浮現出了一輪光環,背後也隱約揮動著一對翅翼的輪廓。
  「為了幫助我,你已經犧牲得太多了,帶著我躲避白族的追殺者也好,為了尋找容身之處向黑族俯首稱臣也好,即使是現在,你寧可犧牲自己的性命,也要保住我那不切實際的夢想,真的夠了,你已經不用再勉強自己了,該是為你自己而活的時候了。」白膚女子瞥了夸一眼後淡淡說道,她的身體緩緩漂浮到了半空中,彷彿有一隻無形的大手托著她一般。
  「一直以來,都是你在幫助我,我從來都沒能替你做些什麼,那麼至少在我們分別前,夸,讓我幫你一次吧,讓我替你…叫醒這些被自大蒙蔽了雙眼的傢伙吧!」白膚女子語畢,背後的雙翼猛地一搧,整個人瞬間飛到了千米高的半空中,從這裡可以俯瞰整個牆內的風景,真是可惜了這一片寧靜繁榮啊。
  「妳想幹什麼?!」羿驚道,特別是當他看白膚女子頭上的光環忽然由白轉黑,背後更是長出了十三對的黑色羽翅時,羿臉上的表情就更加驚恐了,而夸則是絕望的跪在地上,滿臉的悔恨。
  「你們不是自以為高高在上嗎?不是瞧不起我們這些長翅膀的嗎?我現在就讓你們好好見識一下吧,外面的世界究竟有多麼廣大!」白膚女子語畢,從她的雙眼中忽然燃起了一紅一藍的異色光芒,那是比太陽還要火紅,比大海還要蔚藍的光芒。
  「睜大眼睛看清楚了,將你們今日所見的一切銘記於心吧,然後回去告訴你們的後代子孫,這個世界到底有多麼殘酷!」白膚女子吼道,單手一招,一個巨大無比的身影瞬間出現在她的身後,這身影是如此巨大,以至於底下的眾人在他面前就如同螻蟻一般藐小。
  而隨著巨大身影的雙眼閃過一道紅光,那圍繞在他周圍的金色多邊形物質頓時光芒大盛,向著四面八方席捲而去。
  「完聖體‧神之叛道!」


為自己而活,為自己勇敢

創作回應

悠傑
究極進化:神聖天女獸~
2021-12-07 21:07:36
Luis
https://truth.bahamut.com.tw/s01/202112/a3a3edf9110560ceda643ba77fbc2a9d.JPG
挺像的
2021-12-08 01:17:53
白煌羽
辛苦啦
2021-12-07 21:09:48
Luis
https://media.tenor.com/images/a1b621a368aaebecf4aebe8d641b88a1/tenor.gif
2021-12-08 01:18:03
小黃瓜小馬EX
小插曲:把一座城市轟掉
2021-12-07 23:35:55
Luis
小事小事 來根華子?
2021-12-08 01:18:30
顎大嬸
艾利克斯啊!!傷心難過想哭
2021-12-08 10:22:13
Luis
藍瘦香菇
2021-12-08 13:02:59
青藍雨天
艾利克斯又死了(毫無人性
2021-12-08 12:23:22
Luis
咦 怎麼說了又字
2021-12-08 13:03:52
追蹤 創作集

作者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