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達人專欄

【無限恐懼2.0】Chapter‧25-6:團戰前的準備(上)

Luis | 2022-01-23 22:58:36 | 巴幣 3428 | 人氣 411


  一輪兌換後,眾人的強化基本上都已經完成了,也得到了各自稱手的武器,那麼接下來就該進入到喜聞樂見的試驗強化環節了,特別是不久前還只是普通人的林雨喬三人,他們可是迫不及待想試試看自己的強化能力和武器了。
  但就彷彿是某種不成文的規定一般,當一個團體中的大部分人都打算做某件事時,總是會有那麼一、兩個喜歡唱反調的傢伙存在,因此當中洲隊的眾人正處在對自己的新能力躍躍欲試的興頭上時,照慣例依然有那麼幾個人並不買帳。
  「我拒絕,我可沒那個閒工夫看你們的花拳繡腿表現,下一場恐怖片就是團戰了,我們在主神空間能待的時間可是只有十天而已,我還要加緊時間進行鍛鍊,就不陪你們玩扮家家酒的遊戲了。」第一個打槍的就是廖哥,再將自己的氣功強化到高級並且確認體內的變異血統沒有異狀後,他立刻就扭頭朝自己的房間走去,絲毫沒有要和大家一起的意思。
  「那個,非常感謝你們剛才救了我,你們是小河的戰友吧?以前他有和我提過你們,我知道小河的個性比較衝動,還請你們多多關照他了。」不過就在廖哥走開沒多久後,那名金髮美女卻是走了上前,向方才出手救了自己的艾利克斯和白楊道謝。
  「用不著客氣,只是舉手之勞罷了。」白楊笑了笑說道,艾利克斯也像金髮美女淡淡點了點頭,但就在幾人談話間,似乎是發現金髮美女沒有跟上,廖哥於是回過頭不耐煩地大喊了起來:「喂,女人,妳還要磨蹭到什麼時候?我要開始訓練了,一會兒還需要妳的幫忙,動作快點,別浪費時間了!」
  「來、來了!」金髮美女聞言後連忙應了聲,再和眾人又道了一次謝後,這個金髮美女才急匆匆趕上廖哥的腳步,接著便一起消失在了關上的門扉後。
  「呿,那傢伙是在跩個屁啊?我們可是好心邀請他的耶,甚至他的女人還是我們自掏腰包湊出兩個C級支線劇情贖身的,結果那傢伙連句謝謝也沒說就算了,居然還擺出這種態度,媽的,我真是愈看他愈不爽了。」看著廖哥就這麼拍拍屁股後走人的模樣,白楊忍不住碎念了起來,就算那傢伙是隊伍中和項羽同樣資歷的輪迴者好了,但這種絲毫不給面子的作風,依舊是讓白楊難以忍受。
  「好啦好啦,廖哥的個性就是這樣,你也不用太耿耿於懷了,事實上我覺得這樣反而是件好事,至少他已經沒有再刻意隱藏自己的真實想法了,人啊活在這世上,很多時候受環境所迫,或是為了迎合他人,我們往往只能被迫戴上面具,用虛假的臉孔去面對這個世界,久而久之,也就忘記自己原本的面貌了,廖哥說的話或許刺耳了點,但至少這是他發自內心的話,光從這一點來看就能證明他已經和過去不一樣了。」項羽笑了笑說道,似乎對於剛才的事情毫不在意一樣。
  「一個人不論有著多強的力量,若是連正視自己這件事都做不到的話,那麼他也就不能算是真正的強大了,只有當一個人能夠正視自己最真實的樣貌時,那時的他才能稱得上是強大。」項羽有感而發地說著,不知為何,他又想起了他在惡魔隊的複製體,那個男人估計也是在體悟到自己原來是多麼的弱小與無力後,才會有了那種為了變強而不惜一切代價的覺悟的吧?
  「正視自己…是嗎?」林雨喬呢喃著,雖然明白項羽這一番話並非針對任何人,但不知為何,一聽到他這麼說時,林雨喬的胸口依舊忍不住刺痛了一下。
  「唉,你這傢伙啊,有時候我都不知道該說你是神經大條還是樂觀過頭了,廖哥剛才可是當著所有人的面放話說要殺了你的啊,你難道就不擔心嗎?」然而白楊並沒有注意到林雨喬這細微的表情變化,他只是搖了搖頭,一臉無奈地對著項羽說道。
  「擔心啥呢?廖哥的個性我很清楚,一旦他下定決心,那麼就算是天塌下來也改變不了的,而且這樣也挺好的,有了一個明確的目標,廖哥的實力肯定也能成長的更為強大吧?就算最後真的是我輸了,那也只能說明是我技不如人罷了,我也輸得心服口服。」項羽隨口說道,順勢拍了拍白楊的肩膀大笑道「不過你放心吧,你隊長我可不是這麼容易就會被打倒的,變強!我也會繼續變強的,直到我們都強大到能夠從這個地獄離開為止!」
  「不,其實我覺得那傢伙說的話也不無道理。」正當項羽笑說著時,一直沉默的艾利克斯忽然開口了。
  「先撇開你們兩個過去的仇恨不談,如果只是單純為了鍛鍊的話,要是雙方的力量差距過於懸殊,那麼訓練的效果也會大打折扣,原因就在於強的一方必須要遷就弱的一方而無法放開手腳,而弱的一方也會因為對手的刻意放水,而無法知道自己真正的實力。」艾利克斯認真說道「在我們的組織中,過去也是用這種師徒制的方式訓練成員的,但是訓練了一段時間後,卻發現組織內特工的實力並沒有顯著的提升,就是因為兩者之間的實力差距太大的關係,我想那個叫廖哥的人也是基於這點,才寧可選擇獨自訓練,而不是和你們一起對練的吧?」
  「怎麼?連你也不打算來嗎?」項羽問道,艾利克斯聞言則是果斷搖頭。
  「沒錯,因為就我看來,整個團隊中目前並沒有和我實力相近的對手,要嘛是太強,要嘛就是太弱了,這樣的情況下與其和別人對練,倒不如自己一個人訓練更有效,而且別忘了,我是一名特工,過去我所受過的訓練全都是以取人性命為第一而設計的,如果真的要我參加的話,那麼不論和我對練的人是誰,我們倆其中之一肯定會出現死傷,那樣的情況肯定不是你想看到的吧?」艾利克斯說道,將那三把武士刀扣在了腰帶上,接著拿起高斯手槍調適了一會兒後,隨手便將其插入了大腿上的槍套裡「抱歉,我的說話方式比較直接,但這就是事實。」
  「不,我們不介意的…」綠箭和陳雨濤忍不住搖手說道,這可不是場面話,雖然這兩人還未解開過基因鎖,可從艾利克斯的身上,他們依舊能嗅到一絲不尋常的氣息,那是和他們截然不同的,是只有真正上過戰場,真正殺過敵人,真正見識過地獄的人才會有的殺氣。而這樣的殺氣居然連像陳雨濤這樣的普通人都能明顯感覺到,足以看出艾利克斯方才所言確實不假,如果真的要和他對練的話,那麼就必須做好可能會喪命的心理準備才行。
  「不過你們也不用太擔心我,光是要熟悉這些新武器的性能就要花上我不少時間了,再加上還有神崎給的那本特工密技要學,這麼算下來,十天的時間反而有些不夠了,估計這段時間我應該都會待在房間裡閉關苦修,哪也去不了了吧?」艾利克斯苦笑道。
  「是嗎?那還真是可惜了啊,我本來還期待能看到你當初的那一刀再現的呢。」但項羽卻是露出一副惋惜的表情說道,自從千鶴不在了之後,他就好一陣子沒看過如此精湛的拔刀術了。
  「沒什麼好可惜的,當初沒能一刀就砍了你,說明這一招還不夠完美,無法一擊斃命的刀是沒有使用的必要的,在我將這一招完善之前,我應該是不會再使用它了。」艾利克斯沉吟道,伸手搭在了腰間的刀柄上「總有一天,我會鍛鍊出真正無缺的刀的,到那時……」
  「呃,是我的錯覺嗎?怎麼感覺好像全世界的人都想殺了項羽一樣啊?」陳雨濤汗顏道。
  「這麼巧,正好我也有同樣的感覺……」綠箭也忍不住附和著,看著項羽還像沒事一樣似的跟艾利克斯聊天打屁的模樣,他就不禁為自家隊長的安危擔憂了起來。
  「習慣就好,這種情況以後還會出現很多次的。」白楊則是無奈的安慰著兩人道,一邊不著痕跡地瞄了身旁的神崎一眼,似乎想起了什麼不好的回憶。
  「嗯?幹嘛,我臉上沾到什麼東西了嗎?」似乎是察覺到了白楊的目光,神崎於是皺眉問道,嚇得白楊連忙揮手撇清道:「呃,沒有、沒有!我絕對沒有在偷看妳哦,哈、哈哈哈……」
  「是嗎?」神崎挑了挑眉,也不知信了白楊的話沒有。
  「好了好了,他們不來就算了,用不著勉強,我們還是趕快來試試看這些新武器和能力吧?想必三位應該都等不及了吧?到我家來吧,我的地下室裡正好還留有之前訓練用的場地,只要稍微改建一下就可以當作合適的強化試驗場了。」項羽話一說完,立刻像某個經常在網咖幫助翹家學生的優良市民一樣,熱情地拉著眾人來到了房間裡。
  轉場的過程就不贅述了,總之在項羽站在門前面壁思過了一會兒,加之把也想一起下來湊熱鬧的雨晴擋在門外後,眾人終於是來到了項羽家的地下室,而這裡也已經依照他腦海中的模樣重建完成了:一塊數千平方公尺的廣闊空地,一邊是茂密的樹林,明顯是為了給綠箭發揮他叢林戰專長而設計的;而在更遠處則是一整片遼闊的海面,海面上則立著幾個浮動的標靶,顯然是用來給陳雨濤的火炮練靶而設立的。
  「如何?這個訓練場地的設計各位還滿意嗎?」項羽得意地問道,而且考慮到隊伍中多出了兩個有著軍事背景的成員,在設計時項羽還特地參考了其他現實國家的軍事基地規格,就是為了盡可能做出一個符合綠箭和陳雨濤習慣的場地來。
  「很不錯啊,這個海、這個風,要是再來點黃沙的話,簡直都快讓我以為是回到坑子口了呢!」陳雨濤很是懷念的說著,一旁的綠箭也是忍不住點頭道,兩人似乎都回憶起了過去那段迷彩的歲月。
  「嘿嘿,可不是只有這樣而已哦,在這座訓練場中我還設置了不少機關,一會兒你們可得小心點啊!不要一不小心就弄到斷手斷腳了,我們的獎勵點數可是不多了。」項羽嘿嘿一笑道,似乎是之前訓練時被神崎的機關整出心理陰影了,這次就連項羽也玩起了機關陷阱來,只不過兩人聽聞有陷阱後非但沒有露出害怕,反倒像是被激起了鬥志一般。
  「陷阱是嗎?真是令人懷念啊,還記得當初在結訓週時,我們可是被那些魔鬼教官設得陷阱弄得不要不要的,有一次甚至還……」綠箭緬懷著說道,但他的話還沒說完,一旁的神崎卻率先打斷了他們。
  「嘿,阿兵哥們,沒時間讓你們回憶過去了,我們還有正事要做,我還需要收集你們的戰鬥資料,不然接下來很多計畫都進行不了了!」神崎不耐煩地說道,攤了攤手中一大疊的資料和筆記。
  「說得也是,那麼事不疑遲,我們趕緊開始測試吧,綠箭,就由你打頭陣吧!」項羽說道,帶著幾人走到了樹林間的一處空地,隨著他按下了手中的遙控器,幾個人形靶立刻就從地底冒了出來。
  「打靶是嗎?我明白了。」綠箭微微頷首,持著自己的新武器率先站上了射擊位置,雖說綠箭近一米八的身高已經十分高大了,可在手中那把近兩米的長弓面前,他依舊是矮上了一截,這也讓眾人不禁有些擔心了,擔心綠箭是否能拉開這把巨大的長弓。
  但這份疑慮在眾人看到綠箭從箭袋裡摸出一支箭矢,接著熟練地搭上弓弦後就隨之打消了,而且奇妙的是,隨著綠箭將箭矢搭上弓弦,一絲肉眼可見的氣流也隨之從他腳邊竄升,接著匯聚到了箭尖處,彷彿當綠箭拉開這把弓的同時,就連那無形的氣流也被一併綁在了弦上了。
  接著綠箭深吸一口氣,對著百米外的箭靶就是一箭射去。
  「!」霎時間,一股強大無比的氣流也隨著箭矢一道激射而出,這股氣流之龐大,就如同暴風過境一般,將沿路上的土地刨開了一層皮不說,就連不在綠箭瞄準線上的樹木也紛紛被這股暴風給掃過,枝斷葉落,甚至連站得稍遠的幾人都險些被這鎮暴風給吹倒了,怪不得這把武器的詞綴上會特別加註暴風二字了,當真是一箭射出猶如暴風過境啊,暴風‧千軍萬馬之名確實是當之無愧。
  而當這陣風暴稍歇後,眾人終於是能從落定的塵埃中看清楚東西了,只見一道張狂的痕跡一路從綠箭的腳下朝那個人形箭靶延伸而去,而那個箭靶別說是中箭了,根本是整個在爆風中被扯得稀巴爛了,這一箭的威力甚至還一路貫穿而去,直到在一處山壁上轟出個碗口大的孔洞後才勉強停下。
  「我靠,這威力也太離譜了吧?你射的是箭還是火箭炮啊?」陳雨濤見狀頓時傻眼了,他怎麼想像不到,那把看起來毫不起眼的弓居然會有這麼恐怖的破壞力。
  「威力是相當強大沒錯,只是…」項羽見狀也點了點頭,只是他的臉色卻沒有如陳雨濤那般震驚,反倒是有些失望。
  「只是同樣價位的高科技武器,一樣也能做到這種程度的破壞,甚至還能做得比這更好。」神崎淡淡說道,項羽則是附和地點了點頭,論資歷,他們都算是中洲隊的老人了,這暴風‧千軍萬馬的威力是強,但比這威力更強、價格卻更低的武器卻是比比皆是,就拿項羽之前使用過的微型核彈發射器為例吧,價格也不過才500點的獎勵點和一次C級支線劇情而已,就讓他狠狠過了一把用核彈洗地的癮,而這把弓的價格可是足足比核彈發射器貴上兩倍有餘,它的威力肯定不是只有這點程度而已。
  然而綠箭並沒有聽到項羽和神崎對自己武器的評論,他似乎還處在這把弓所帶來的震撼中,一時間沒有回過神來,只見他在原地呆愣了半晌後,這才像是突然想起什麼似的,急急朝著箭矢剛才飛出的方向跑去,幾人見狀連忙跟了上去,不多時便看到綠箭正站在一處山壁前,雙手使勁試圖從山壁上的孔洞裡拔出什麼東西,只是那玩意兒似乎卡得太緊了,即使綠箭已經使出了吃奶的力氣,依舊是拔不出來。
  「讓我來吧。」項羽走了上前說道,這才看到在那處孔洞中,居然還嵌著綠箭剛才射出的箭矢,而且這跟箭矢幾乎是整之插入了山壁裡,只剩下尾部的箭羽還露在外面,不難看出方才那一箭的威力有多強了。
  「只是以一個雙C級的傳說魔法武器而言,這樣的威力似乎還是太弱了啊。」正當項羽一邊感嘆著,一邊將這根箭矢從山壁中拔出來時,一陣喀的脆響忽然響起,下一刻只見無數道閃電狀的裂縫以這個小孔為中心綻開,向著整面山壁蔓延而去,過程中還不斷發出陣陣聽起來極為不妙的崩裂聲。
  「快跑!山要崩塌了!」神崎頓時心頭一凜,接著頭也不回地拔腿就跑,而項羽的感覺就更強烈了,他可是站在最前方,當山壁開始崩落的同時,一股強大的危險預感也隨著那些落石一起砸到了他的頭上,當下項羽也顧不得別的了,直接一把抓住了綠箭的胳膊,又一手提起了體力不行的林雨喬的後領,接著猛地就施展起輕功來逃命,這才在那處山壁崩落前,及時拖著兩人逃過了被活埋的下場。
  「呼,好危險,我還以為差點就要玩蛋了啊!」項羽重重吐了一口氣,將嚇得臉色蒼白的兩人放下後,這才有餘力回頭去看身後的景象,但這一看卻讓項羽頓時傻眼了,幾分鐘前在那裡還有著一座數十公尺高的小山的,但此刻,卻只剩下一地的碎石土塊而已了,如此恐怖的破壞力,就彷彿有人拿著大砲對這座山狂轟濫炸了一輪似的。
  而看到此景後,項羽也像是想起了什麼一般,連忙看向了自己剛才拔出的那根箭矢,只見這柄剛剛射垮了一座小山的箭矢此刻正安詳地躺臥在他的手上,從箭尖、箭桿乃至箭尾,絲毫未損……
  「呃,神崎,妳確定還要繼續嗎?」綠箭遲疑地問道。
  「當然,因為發生了點小意外的關係,我沒有收集到想要的數據,而且為了要測試出你戰鬥力的真正極限到底在哪,可不能只測試武器的威力而已,使用者的體力與反應力能否負荷得了,也是關鍵的因素之一,因此自然必須重來一次。」神崎定定說道。
  「沒錯,而且放心吧,這次我們已經做足了防護,所以安全上肯定不會有問題的。」項羽也拍胸脯保證道,對著站在一扇透明的強化玻璃後的綠箭豎起了大拇指。
  「你所謂的不會有問題,指的是只有你們而已吧?」綠箭苦笑道。
  經過了剛才的意外後,為了避免不必要的傷亡,神崎重新調整了項羽的地下室設置,原本的樹林已經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一條筆直的鋼鐵走廊,雖然沒有像電影《惡靈古堡》裡的雷射走廊那麼誇張,但這一路上她依舊設置了不少陷阱,箭靶也從原本的草人變成了合金製成的鋼板,為的就是要測試出在真實作戰的緊湊情況下,綠箭的命中率究竟如何。
  「從走廊的出發點到終點總共有五百公尺,路上一共有五十一個活動和非活動的標靶,還有一些常見的滾木和鐵絲絆網之類的障礙物,你必須要在兩分鐘內通過,而且必須要命中全部的標靶,準備好的話就開始吧!」神崎說道,不得不說在訓練上,她可是要比項羽專業多了,不只設計的場地完全符合軍規,就連時間也是掐得死死的,用軍隊的術語來講,整一個就是要操死你,完全不給活路的程度。
  「我知道了。」但綠箭見狀卻也沒有退縮的意思,眼前的困難反而激起了他的鬥志,隨著綠箭一個助跑從起點衝了出去,整個測驗也正式開始了。
  如果說剛才那一箭僅僅是展現了這把弓的威力的話,那麼接下來眾人所看到的,就是綠箭身為特種部隊的優異作戰能力了,他靈活的在各種障礙物間穿梭自如,跑動間甚至還能彎弓瞄準沿路上出現的標靶,普通人射箭光是要上靶都需要經過長時間的訓練了,而且還是在射手和目標物都處於靜止的狀態下,可綠箭不只能在跑動間搭箭射擊,他射出的每一箭更是全部精準命中了靶心,顯示綠箭不只有著優秀的運動能力,動態射擊的精準度也同樣令人讚嘆。
  兩分鐘的測驗就在綠箭最後一口氣射穿了兩層鋼板,並且精準命中了鋼板後方的標靶後結束了,而當綠箭提著弓從訓練場走下來時,他的呼吸才只有稍微急促一點而已,彷彿剛才只是去公園慢跑了一圈似的。
  「如何?測試的結果還行嗎?」綠箭笑著問道,這還是他們第一次看到這個平常不苟言笑的軍人露出如此表情的。
  「哇靠,兄弟你簡直太猛啦!我還是第一次看到有人能在那種狀態下射擊滿靶的,而且用的居然還是弓箭,有你這樣的本事,我看來再多敵人都會被你射成刺蝟的!」陳雨濤第一個衝了上前,抓著綠箭的肩膀興奮地說道。
  「確實,以一個沒有解開基因鎖和只是稍微強化了身體素質的輪迴者而言,這樣的戰鬥力確實十分強悍了,而且下一場電影的主舞臺還是在叢林裡,這應該是最適合你發揮的場地了,到時我們就看你的表現啦!讓我們好好見識一下你的實力吧!」項羽也稱讚道,順勢遞給了綠箭一罐運動飲料補充水分,後者也不客氣,接過後扭開瓶蓋直接一飲而盡。
  「謝了,不過我還需要多習慣一下這把弓才行,好了,我休息夠了,神崎,趕快開始下一階段的測試吧!」
  「不,你的測試已經結束了。」然而正當綠箭興致勃勃地想再玩一把時,一直安靜不語的神崎忽然放下了手中的資料,語氣冷淡的說道。
  「為啥?綠箭的表現不是挺好的嗎?而且再練一場,妳也能收集到更多的資料不是嗎?」神崎的回答讓綠箭當場就愣住了,不只是他,一旁的項羽和陳雨濤也紛紛表示不解道。
  「理由很簡單,你們自己看看他的雙手吧。」
  「雙手?」眾人聞言,下意識地將眼神往綠箭身上看去,他們這才發現自從綠箭回來後,他的雙手就一直插在口袋裡,直到被神崎點名後,他這才無奈地將雙手從口袋裡抽了出來。
  「果然還是瞞不過妳啊。」綠箭苦笑道,只見他的雙手居然已經鮮血淋漓一片了,右手三根指頭的指甲更是被掀了起來,而且綠箭的雙手不知為何正在瘋狂抽搐著,就像是觸電了一樣。
  「那把弓的威力是強,但是以你目前的身體素質,還無法完全無傷地駕馭他,這雙手就是證據,雖然我不是專業的醫生,但從你的情況來判斷,要是再讓你繼續拉弓的話,那麼不用十箭,你手臂的肌肉遲早會整個斷掉的,甚至還有可能會傷到骨骼,這也是我提前終止測驗的原因。」神崎正色說道。
  「靠,都傷成這樣了你怎麼不喊暫停呢?萬一拉弓的時候發生意外了怎麼辦?」項羽罵道。
  「不,我是想說身體還可以再撐一下的,而且大家替我們兌換強化和道具時已經花了不少獎勵點數了,這點小傷我想應該還不至於需要用到全身修復的…」綠箭支支吾吾地說著,可卻直接被項羽一記爆栗砸在了頭上。
  「別裝了,你的手已經抖到連筷子都拿不好了,這樣的傷勢怎麼可能還算小傷?獎勵點數什麼的再賺就有了,但命可是只有一條的,我寧可湊錢給你修補斷手斷腳,也不願意再看到你死掉一次,待會兒就給我去治療,聽到沒?」項羽碎念著,讓綠箭只能晃著頭上的腫包,無奈地點頭答應。
  「項羽說得沒錯,你的手臂受得傷已經十分嚴重了,現在是因為在主神空間的關係,所以還能及時治療,可萬一到了恐怖片戰場的時候呢?到時候受傷可不是一具全身修復就能了事的,而且萬一當我們需要你的支援,但你卻因為受傷而導致這一箭射偏了,或者更糟,射到其他成員的身上呢?」神崎說道,如果說剛才項羽還算是好說歹說的話,那麼神崎的這番話就等於是直接一巴掌將綠箭給打醒了,畢竟此刻他們已經是一個團體了,個人的英雄主義在這種情況下是毫無用處的,長年待在部隊中的綠箭更是深知此一道理。
  任務不是一個人就能完成的,而是必須要一群人合作才有可能!
  「明白了,等等結束後我就會去處理手上的傷,那麼神崎,告訴我吧,我接下來該怎麼進行訓練才好?」綠箭認真問道,看著手中那把比他還高的長弓,既然武器已經交到了自己的手上,自己就必須要想辦法駕馭這把武器才行。
  「從剛才的測驗結果來看,你射出的五十一支箭矢中,只有前二十發是整支穿透標靶的鋼板的,從第三十支開始,你的射擊速度、準確度以及穿透力就出現明顯下滑了,而最後一支箭矢雖然你一次射穿了兩層鋼板,但卻偏離了紅心五公分左右,嗯,真是有趣的結果,顯然你並不是傳統的遠距離站樁型射手,而是更擅長中近距離戰鬥的游擊手,雖然射程只有傳統射手的一半不到,但卻有著更強的機動性。」神崎看著資料上的數據嘖嘖道,她咬著筆桿思索了片刻後,這才抬頭繼續說道「總的來說,綠箭你現在最需要提升的,並不是戰鬥的技巧,而是維持戰鬥的體力,既然這樣的話,那麼就從最基本的耐力開始鍛鍊吧!」
  「從現在開始,我要你每天訓練手臂的肌耐力,務必要在最短時間內盡可能地增強你的手臂耐力,這樣也能提高你一場戰鬥時的有效射擊次數,畢竟誰也說不準這次遇到的對手會是什麼樣的傢伙,關鍵時刻能多射出一箭,或許就能多一分獲勝的機會。」
  「了解,訓練肌力是吧?正好我也有好一段時間沒練體能了,剛好能趁這個機會好好補強一下。」綠箭點頭說道,順勢看了看自己鼓起的二頭肌,似乎對於這樣的大小還不是很滿意似的。
  「除此之外,這把弓還有另一個問題,它射擊時附帶的暴風氣流威力確實是強,但你在下一場電影的主要任務是潛入敵陣後方進行破壞,就像艾利克斯說的,潛入行動最重要的就是隱密性,這把弓製造的破壞與噪音反而會導致你本來就有的隱蔽優勢瞬間消失。」神崎說道,綠箭對此倒是不置可否,畢竟他會選擇弓作為武器的原因,就是看上它無聲的優點,千軍萬馬的風暴可是和颱風過境沒兩樣的,帶著這玩意兒進行潛入滲透的話,只怕綠箭好不容易摸到敵陣後方了,一箭下去估計全世界也都發現他了,那還大費周章地搞得毛潛行啊?直接大喇喇地從正面進攻就好了。
  「沒錯,所以了,你的訓練除了最基本的體力外,你還必須要學會掌控這把武器的暴風才行,先不論威力如何,至少要做到能隨時開關的程度,否則你在下一場電影能發揮的影響力,至少會降低四成以上。以上,就是你這十天的訓練內容了。」神崎語畢,綠箭則是立刻答了聲遵命,同時默默將這些重點給記了下來,雖然聽起來十分艱鉅,但至少他已經知道接下來該做些什麼了,也算是在未來的道路上看到了一條前進的方向。一條變強的方向。
  「變強…是嗎?」綠箭喃喃著,看著手中的長弓,那弓身上雕刻的戰馬圖騰,彷彿隨時都會活過來,化為千軍萬馬奔赴戰場一般……

項羽:我原本也是個和你一樣的冒險者,直到我膝蓋中了一箭

創作回應

白煌羽
辛苦啦
2022-01-24 16:12:52
Luis
https://media.tenor.com/images/71cdba36e49c872403e4b91ba2bac54f/tenor.gif
2022-01-24 16:16:30
Bruce
L大新年快樂!辛苦啦,期待團練跟新恐怖片~
2022-01-24 19:56:57
Luis
禮拜五會再更新一篇 團戰的話可能要等等了
2022-01-24 23:28:29
笑笑歌
我之前有看過一個理論,如果要給弓箭手賦予屬性,其實是土屬性才是最恐怖的
2022-01-26 12:45:02
笑笑歌
土屬性有重力、硬度的屬性,弓箭手需要的正是穩定度,箭矢在射出時將重力影響降低,這樣精確性會大幅提升
2022-01-26 12:47:51
笑笑歌
然後再將箭矢的質量能提升多少就提升多少,這樣可以提升貫穿力、破壞力,想想都可怕
2022-01-26 12:49:33
追蹤 創作集

作者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