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達人專欄

【無限恐懼2.0】Chapter‧24-7:楊之道

Luis | 2021-10-18 03:09:56 | 巴幣 6216 | 人氣 304


  正當項羽毫無預警地陷入暴走時,戰場的一角,一處崩落的水泥土塊忽然晃動了起來,接著就見一把如同魚骨造型的利劍忽然從中穿出,隨著一聲悶哼聲從水泥塊堆底下傳來,那柄劍刃猛地向下一畫,在一陣四散的火星中,瞬間就將整塊厚實的水泥塊砍成了兩半。
  「碰轟!」就在這塊水泥被砍斷後,一隻手臂忽然從那堆殘骸中升了出來,然而是另一隻握著劍柄的手,不多時,一個渾身灰僕僕的人便從那堆殘骸中狼狽地爬了出來,正是差一點被活埋的白楊。
  「咳、咳!媽的,終於得救了,好險,我還以為這次真的要完蛋了!」白楊一邊咳嗽著,一邊手腳並用地從廢墟堆裡站了起來,他的懷裡還揣著正瑟瑟發抖的黑峰,只是這隻靈貓的模樣已經和幾分鐘前大相逕庭了,原本烏黑發亮的毛皮變得死灰,鬍子也變得白花花一片,甚至連原本漂亮的貓眼瞳孔此刻都是灰濛濛的,就如同患上了白內障一樣。
  就在白楊奮力從那堆廢墟中脫身時,黑峰也虛弱地發出了一聲哀鳴,白楊聞言連忙將動作放輕,深怕一不小心就讓已經很虛弱的黑峰受傷,要不是他付出了自己的生命與體力,白楊此刻說不定還只能半身不遂的倒在那動彈不得,在那種情況下,白楊就連動根腳趾頭都有困難了,就更不用說是在這場突如其來的大樓坍塌中倖存了。
  「怎麼樣,你沒有哪邊受傷吧?」白楊緊張地查看著黑峰的情況,幸運的是除了沾了一鼻子灰外,黑峰似乎並沒有被那些落下的水泥塊砸傷,只是在白楊檢查的時候不高興地扭動了起來,還打了個噴嚏。
  「喵嗚──」
  「鼻子被堵住了所以很難呼吸嗎?抱歉啊,現在情況緊急,一會兒有時間的話我在幫你清乾淨吧!」白楊歉然道,替黑峰抹去了鼻子上的灰塵後,這才有時間打量起四周一片斷垣殘壁的景象。
  「不過到底是怎麼回事啊?這場電影不是鬼怪片嗎?但剛才那種情況,我還以為是來到怪獸片或是災難片了呢!」白楊嘖嘖道,雖然他已經很明白不能小看恐怖片中的敵人,但白楊還是難以相信,一個鬼魂居然有辦法做到這種程度的破壞。
  「喵──」
  「啊,我知道。」
  就在白楊四下張望時,黑峰忽然發出了一聲不尋常的低鳴聲,這是貓科動物在感覺到威脅時特有的聲響,而也幾乎是同一時間,白楊後頸的寒毛忽然一根根倒豎了起來,接著反射性地便扭頭看向了某個方向。
  從那個方向,白楊可以感覺到一股從未有過的危險氣息傳來,這和鬼魂或幽靈那種毛骨悚然的危險不同,而是更加純粹的危險,就如同看著一把巨斧迎面劈來一樣,要不是白楊竭力克制住內心的恐懼,他說不定早就被這股危險的感覺逼瘋了。
  「真是可怕的氣息,明明還隔了一大段距離,但我總有種彷彿隨時都會被殺死似的錯覺。」白楊深吸了一口氣,在命格「無懼」的作用下,這才勉強穩定了心神。
  「沒時間在這磨蹭了,雖然不曉得剛才那是什麼東西,但八成和那個鬼魂脫不了關係吧?而且貌似我剛才還聽見了項羽的叫聲,他們說不定已經在和鬼魂戰鬥了,我得馬上趕過去才行!」打定了主意後,白楊也不遲疑,抓著鯊骨劍就朝方才那陣危險預感傳來的方向奔去。
  「喵──喵嗚!」然而黑峰的反應卻有些奇怪,他彷彿感覺到了什麼非常恐怖的東西似的,正蜷縮在白楊懷裡瑟瑟發抖著。
  「你怎麼了,黑峰?」白楊疑惑道,他還是第一次看到黑峰害怕成這副模樣的。
  「不對勁,就算是之前遇上鬼魂的時候,黑峰也只有露出警惕的表現而已,絕對沒有怕成這樣,莫非…剛才那股危險的來源,其實並不是鬼魂嗎?」正當白楊暗自想著時,他的眼角忽然瞥見了一個熟悉的身影,白楊的心頭一凜,連忙向那個身影急急跑去。
  「喂!你沒事吧?振作一點啊!」白楊緊張地大喊著,那個身影不是別人,正是之前和他們一起進入商場的艾利克斯,只是此刻他不知為何居然躺在了這個鬼地方,身上還被一大堆建築的殘骸給壓住了,白楊費了一番工夫後,這才將艾利克斯從殘骸堆下給弄了出來。
  「這…」可當看見了艾利克斯胸前的刀傷後,白楊的臉色頓時就唰地變得慘白,這一刀極為凶狠,直接就刺穿了艾利克斯的胸膛,而且從刺入的位置和他身下一大灘未乾的血跡來看,這一下八成連他的心臟都被捅穿了,白楊小心地伸手探向了艾利克斯的鼻尖,讓他驚喜的是,雖然十分微弱,但白楊依然能感覺到一股微弱的氣流正在流動著。
  「他還活著!」白楊一驚,連忙將所剩不多的急救噴罐全部用上,接著將身上的衣服一把扯了下來當成繃帶,在一陣勉強及格的緊急處理後,白楊終於是將艾利克斯的刀傷包紮好了,雖然他的樣子和幾分鐘前比起來並沒有好到哪去,但至少最迫切的失血問題算是被解決了。
  「妙手回春已經不能用了,不過放心吧,只要到了項羽那,他肯定能用內力替你續命的,你要堅持住啊,艾利克斯!」白楊說道,連忙將艾利克斯給扛了起來繼續趕路,而隨著他離那處地點愈近,白楊腦海中的危險預感也愈發強烈,他甚至能夠感覺到腳下傳來一股不尋常的震動,耳邊更是不時聽到陣陣非人的嘶吼和咆哮聲,種種異相都讓白楊忍不住繃緊了神經,這是何等強大的壓迫感,白楊每前進一步都感覺快被這股戰鬥的餘波給吹垮了,項羽那傢伙究竟是在和什麼樣的敵人戰鬥著啊?
  「那是?」又往前走了一陣後,白楊眼前的景象忽然開闊了起來,不只倒塌的殘骸少了許多,就連他的正前方都出現了一個方圓近百米的坑洞來,就好像剛才有一枚隕石墜落在這裡似的,而就在那個坑洞裡,白楊眼尖的看到了一個全身冒著金光的人影正和好幾個黑影纏鬥著,不用說,那肯定就是變成超級賽亞人的項羽了!
  「終於找到你了,項羽,我馬上就來幫…唔?!」白楊興高采烈地正要衝過去時,從一旁的廢墟中卻忽然冷不防地伸出了一隻手,直接就將白楊給抓了進去,這一下直接就將白楊給嚇出了一身冷汗,當場便激烈掙扎了起來。
  「冷靜點,白楊,是我。」然而就在白楊還在胡亂掙扎著時,一陣冷靜的女聲忽然傳來,這一下也讓白楊瞬間冷靜了下來,接著順著聲音緩緩轉過頭去。
  「神、神崎?」白楊愕然道,看著剛才一個鬼拍肩差點把他嚇死的元凶,不是別人,正是我們的神崎。
  「沒錯,是我,你別發出那麼大的聲音,會被發現的。」見白楊冷靜下來後,神崎這才鬆開摀住他嘴巴的手,接著一臉痛苦似的靠著牆坐了下來。
  「發生什麼事了,神崎?這裡怎麼變成這樣,還有,正在跟項羽戰鬥的那些東西是什麼?是那個鬼魂嗎?」白楊皺眉道,隱約發現了事情有些不對勁。
  「情況有些複雜,你還是自己親眼看看吧!」神崎苦笑道,順手向著戰場一指,白楊也不含糊,在將艾利克斯安頓在一旁後,這才小心翼翼地從殘骸的後方探頭看出去。
  「那個是…項羽嗎?」白楊愕然,那個人絕對是項羽沒錯,從他周遭散發出來的金色鬥氣也毫無疑問是超級賽亞人的特徵,只是…那種整個頭髮變成劍山一樣的造型,還有臉上明顯少了兩撇眉毛的特徵…
  「我操,這不是超級賽亞人第三階段嗎?我還以為那只存在於漫畫裡而已,沒想到項羽居然已經能夠變身成這種狀態了嗎?!」白楊興奮地低吼著,他可是《七龍珠》的忠實粉絲,自然明白這個狀態下的超級賽亞人戰鬥力有多強,只是這種過去只在漫畫或動畫中看到的景象,此刻卻是活生生地在他眼前上眼,那樣的震撼力簡直不是筆墨可以形容,明明和戰場隔了幾百公尺,但白楊卻能清楚的感受到項羽揮出的每一拳、踢出的每一腳之間的力道,這股磅礡的力量別說是那些躲在鏡子裡的鬼魂了,估計整個輪迴世界也沒有多少人能正面抵擋吧?至少白楊是這麼認為的。
  然而見到項羽使出如此強大的力量,神崎的臉上卻是一絲開心的感覺也沒有,這就讓白楊很是奇怪了,他再仔細打量起了項羽的戰鬥,很快發現了不對勁。
  首先是項羽的模樣,雖然平常項羽在戰鬥時總是一副不要命的樣子,但那基本上是建立在項羽還想活命的前提下,絕對不是像現在這樣,就連白楊這樣的門外漢都看得出來,項羽的動作很明顯不如過去時那般靈活了,雖然力量是強上了不少,但沒有同樣精準的控制能力也是沒用的,就如現在項羽這般的情況一樣,與其說他是在戰鬥,不如說項羽是在宣洩破壞的衝動,對,他那瘋狂的模樣整一個就是打算將眼前所看到的東西全部摧毀掉似的。
  其次,那些有著人類外表的黑影又是什麼?一開始白楊還因為他們的動作太快而沒看清楚,可隨著他愈發集中注意力,那些黑影的外貌也逐漸清晰了起來,他們都有著人類的外表,雖然有著不少生面孔,但其中也不乏白楊認識的人。
  「那不是廖哥嗎?還有千鶴跟黃鵲?這怎麼可能,他們不是應該已經戰死了嗎?」白楊吃驚道,可他絕不會看錯的,那正和纏鬥在一塊的正是廖哥沒錯,此刻的他也變身成了超級賽亞人,也和項羽一樣渾身散發出金色的鬥氣,只是廖哥的金色氣焰和項羽比起來明顯弱上了許多,兩人交手了一陣後,廖哥也被項羽逮住空隙,一個勾拳轟飛了出去,這一下頓時讓白楊看傻了眼,因為項羽不僅是把廖哥打飛而已,在他飛出去的同時還順勢轟出了一枚巨大的氣功彈,威力之大眨眼間就將廖哥轟得連渣也不剩了。
  但這一下也讓項羽出現了空隙,就在那枚氣功彈脫手的同時,黃鵲的子彈忽然從遠方轟到,不偏不倚的貫穿了項羽的胸口,與此同時,千鶴也如鬼魅般出現在了項羽身後,手中的刀刃一劃過,毫不廢話的就是切開了項羽的脖子。
  「嘎嗷──!」這一下頓時就讓項羽痛吼了起來,可詭異的是,明明挨了兩記足以致命的傷勢,可項羽的動作非但沒有停滯,反而愈發狂躁了起來,他身上的傷口也瞬間就以肉眼可見的速度癒合了起來,接著項羽單手一抬,朝著黃鵲躲藏的掩體就是一記氣功波轟去,在一陣劇烈的爆炸聲中,直接就將黃鵲連同她躲藏的掩體給轟沒了,接著項羽回身又是一拳抓去,試圖將躲在自己身後的千鶴給揪出來,和廖哥比起來,千鶴的動作明顯迅速了不少,項羽才剛轉身,千鶴就已經迅速遠遁躲了開來,只是她似乎低估了項羽的爆發力了,千鶴才剛跳開沒多遠,一掌握到她位置的項羽便立刻衝了上前,對著千鶴就是一拳揮去,後者見狀連忙舉刀架在了身前,試圖擋下項羽的攻擊,然而面對一個三階的超級賽亞人,只憑一把武士刀是無法擋住,在一陣碎裂聲中,千鶴的武士刀連同握刀的雙手瞬間就被打斷了,項羽的手臂直接摜入了千鶴的胸口,隨著他手臂上的肌肉一陣鼓起,一股強大的氣頓時在項羽掌中匯聚,接著猛地爆發了開來,瞬間就將千鶴的身體炸得四分五裂的。
  「嗷──!」而在一口氣解決了攻擊他的三個中洲隊的成員後,項羽彷彿仍不滿足似的,他仰天發出一陣長嚎,接著轉頭便又朝其他幾個人影飛撲而去,那瘋猛的態勢,就彷彿要將眼前的一切全部摧毀殆盡般。
  「這、這到底是怎麼回事啊?」白楊簡直看傻眼了,完全搞不懂眼前到底發生了什麼事。
  「耐心點,仔細看。」神崎提醒道,伸手向前一指,白楊順著她的指尖看去,正好看見在戰場上,一面鏡子正懸浮在那,詭異的是,就在項羽剛殺死那三人後,從這面鏡子裡忽然湧現出了一陣黑霧,這些黑霧一竄出立刻匯聚成了人形,當項羽一把將一個手握飛斧的人形給撕成兩半時,不久前才被殺死的千鶴三人已經從那陣黑霧中毫髮無傷的走了出來,在另一個拿著左輪手槍和手臂上套著骷髏造型護手的人形掩護下,再度朝項羽發起了進攻,而後者見狀也發出了一陣咆哮聲,嘶吼著就迎了上去,雙方再度戰成了一團。
  而就在項羽和一眾鬼魂混戰時,白楊和神崎也簡短地交換了下情報,不多時,神崎就根據白楊提供的資訊拼湊出了眼下的狀況。
  「首先,那些東西並不是鬼魂,雖然可能具有一定程度的靈類生物特性,但真要說的話,這些東西應該是安娜根據項羽的記憶,所創造出的中洲隊成員複製體,至於目的,自然是要將我們阻擋在現實世界中。」神崎說道,用手指在地上不停比劃著。
  「確實,如果他們的來源是項羽對過去同伴的記憶的話,那也可以說明為何不論怎麼消滅,他們都還會重生的原因了,因為這些傢伙根本不是鬼怪,而只是項羽過去的記憶罷了。」白楊點頭道,雖然他在主神空間已經和各種亂七八糟的敵人戰鬥過了,但和記憶戰鬥還是頭一遭,白楊猜想,要想完全消滅這些敵人,估計可能就只剩讓項羽忘記過去夥伴的事情這樣的方法了。
  「不錯的想法,但很遺憾我們現在的情況根本無法辦到,先別說我們要怎麼讓那傢伙失去記憶了,項羽那傢伙現在已經完全失去理智了,我們根本無法靠近他一步。」神崎聞言則是果斷搖頭道,透過白楊之前告訴她曾經在鏡中世界封住了項羽身上黑氣的經過,神崎猜測,那所謂的黑氣應該就是隱藏在項羽潛意識中的惡魔了,安娜自己也透露過,她就是隱藏在所有人類內心中的原始本能,那麼換句話說,不僅是項羽,包含他們在內,所有人的心裡也都潛藏著一個惡魔,就等著適當的時機從意識的深海中破冰而出而已。
  那麼有趣的來了,如果重視同伴的項羽,其最大的心魔就是同伴本身的話,那麼自己的心魔又是什麼呢?神崎暗暗想著,忍不住感到一絲好奇。
  「那些事等以後再說吧,我們的時間已經不多了,主神給我們的任務可是有時間限制的啊!」白楊的話與忽然打斷了神崎的思緒,他也不廢話,從黑峰的身上將命格無懼取出後,小心翼翼地便將這隻困頓的靈貓安放在了神崎身邊,而黑峰雖然試圖想站起,可早已被妙手回春抽乾生命能量的他根本動彈不得,只能哀傷地看著白楊轉身離去。
  「慢著,白楊,你想幹什麼?」神崎見狀,連忙叫住了他。
  「我要去把項羽那傢伙叫醒,之前我曾經封印過他的業障一次,只是當時因為情況緊急,所以我的封印咒下得並不牢靠,這一次我一定要徹底將其封印住!」白楊定定說道,咬破手指將鮮血塗抹在身上,那鮮紅的咒字瞬間形成了一道道堅固的血咒,將無懼牢牢固定在了白楊的心口處。
  「等等!這麼做太危險了,之前在鏡中世界你雖然能和項羽打成平手,但那是因為當時的你只是以意識體的形式存在罷了,哪怕受到再多傷害也不會影響到肉身,但現在可是在現實世界,他的恐怖力量你也看到了,一旦被揮到一拳,白楊,你的肉體絕對會當場粉身碎骨的!」神崎制止道,畢竟白楊和她一樣,都是死過一次後好不容易復活的,可不同的是,神崎還有一次在主神空間復活的機會,但白楊的機會卻是早已用掉了,一旦在這裡死了,那就是真正的死亡了!
  「沒時間了!我之前曾經就見過和項羽類似情況的人,用我們的話來說,這就是所謂的走火入魔,項羽的精神估計已經完全被心中的懊悔與憤怒給佔據了吧?被那些過去沒能救下夥伴的憤怒給佔據。」白楊咬牙說道,看著正和過去的夥伴鬼魂們纏鬥在一起的項羽,縱使身上被刀砍出無數傷口,被子彈貫穿了好幾個彈孔,被血色的火焰腐蝕的連手臂的白骨都外露了,但這些傷勢別說是阻擋項羽了,反而像是將他的精神往更加瘋狂的懸崖推落一般,讓項羽變得愈發瘋狂。
  這種恐怖的模樣,簡直就和白楊的師傅曾經告訴過他的地獄鬼神──阿修羅一模一樣。
  「從嗔怨中誕生,以嗔怨為食,最後就連自身也終將被嗔怨所吞噬,這就是所謂的修羅之道,也是一條無法回頭的殺戮旅程。」白楊喃喃自語著,握著鯊骨劍劍柄的手都用力到發白了,此刻的項羽就如同一隻被憤怒的刺網給罩住的野獸般,他愈是想掙脫束縛,就愈是被網上的倒刺給刺得愈深,若是不盡快阻止的話,那麼項羽的心神遲早會被心中的幻象給壓垮,徹底迷失在憤怒中的。
  「我知道你很心急,但現在的你根本就幫不上忙,先不說項羽能不能認出你了,光是要穿過那些鬼魂的包圍就不是件簡單的事了,而且別忘了,就算你真能讓項羽恢復理智,我們也沒有足夠的時間再去摧毀或是奪取鏡之根源了,到那時我們就真的完蛋了!」然而神崎不愧是見過大風大浪的人,情況愈是絕望,她的頭腦卻愈是清晰,一番話更是將白楊給點醒,是啊,如果完成不了主神的任務,那麼等待他們的依舊是全員抹殺的結局啊。
  「那妳說我們到底該怎麼辦才好?難道就這樣乾坐在這邊什麼也不做嗎?」白楊焦急的說著。
  「當然不可能了,先不說時間不站在我們這邊,坐以待斃也不是我的風格。」神崎聞言果斷說道,眼神忽然變得銳利起來「況且,目前的情況事實上對我們是有利的,真正被逼到絕境的,反而是安娜啊!」
  「怎麼說?」白楊不解,畢竟現在擋在他們面前的可是一群怎麼打也打不完的鬼魂軍團啊,更別提還有一個不分敵我、全都先揍一頓再說的項羽正在附近大肆破壞了,白楊還真看不出來情況到底哪裡對他們有利了。
  「你仔細想想看,那些中洲隊成員的鬼魂實力是強,那麼安娜為什麼在召喚出這些鬼魂沒有和它們一起攻擊,而是自己躲進了鏡子中呢?畢竟那些鬼魂再強,但終究也只是項羽過去的記憶罷了,戰鬥力的上限大概也就那樣,也沒有任何的戰術思維,純粹只是依靠項羽過去殘留的記憶驅使行動而已,如果安娜真打算在這裡將我們一網打盡的話,就不應該在召喚出那些鬼魂後離開,而是留在現場指揮進攻才對。」神崎冷靜地說著,白楊聞言也扭頭看向了戰場,確實就如神崎所言,即便戰場上廝殺激烈,但如果細心觀察的話,便會發現這些鬼魂彼此間幾乎沒有任何配合,他們僅僅是一個接一個上前與項羽交戰,然後又一個接一個的被幹掉,與其說是這些鬼魂在圍攻項羽,倒不如說它們是在當給項羽練拳頭的沙包還差不多。
  「真的和妳說的一樣呢,這些鬼魂根本一點默契也沒有,完全就是一個車輪戰的情況嘛,但這和我們現在的處境有什麼關係嗎?」白楊還是不解。
  「有!而且關係大了,別忘了,安娜並非真正的鬼魂,說穿了,它就只是人類意識集合體的具現罷了,要想在現實世界中現身,它就必須要有能夠用來承載自身的容器才行!」神崎定定說道。
  「承載自身的容器?對啊!那些被鬼魂抓進鏡中世界的人!」白楊愣了愣,忽然一拍額頭說道,是啊,沒有比經歷過無數恐怖片的輪迴小隊成員更適合作為安娜意識的容器了,他們的心志早已透過數不清的殺戮而被鍛鍊得比鋼鐵還要堅毅了,就如同強大的命格只會選擇天生氣場強大的宿主棲身一樣,有著鋼鐵心志的輪迴小隊成員,簡直就是為安娜這樣狂暴的意識體量身訂做的絕佳豪宅。
  「而這個容器的第一人選,自然就是項羽,這就能說明為何同樣是輪迴小隊成員,有人被凶鏡鬼魂殺死,有人卻是被拉進了鏡中世界一樣,那些被殺死的人正是因為意志太過脆弱,無法成為容器才被殺害的,只有如項羽這樣經歷過無數次戰鬥的人,其心志才足以負荷的了安娜狂暴的意識。」白楊說道,但很快他便發現了一個問題,那就是自己明明已經把項羽從鏡子裡弄出來了,為何安娜還有辦法出現在現實世界呢?它應該已經沒有容器了啊。
  「不,還有一個人被困在鏡子裡,而那個傢伙就是安娜最後的堡壘,也是我們能否活過這場恐怖片的關鍵!」神崎定定說道,手上拿著一只破損的化妝鏡。
  「那個叫林雨喬的新人,她正是安娜最後的意識載體,殺了她,安娜就連在鏡中世界都無法存在,只能化為意識體重新回到人類的集體潛意識中了。」神崎嚴肅的說道。
  「慢著,妳說林雨喬?原來她還活著嗎?」白楊吃驚道。
  「沒錯,事實上,如果我猜得沒錯的話,林雨喬應該就是導致這一切變異的原因了,安娜曾經說過,為了入侵主神空間,它需要有足夠的人類作為容器才行,之前它能夠在現實世界中存在,就是因為同時囚禁了項羽和林雨喬的精神,而剛才被你們兩個在鏡中世界那麼一搞,肯定讓它耗損了大量能量,更失去了作為容器之一的項羽,逼得它只能利用項羽的記憶創造出鬼魂困住我們,而自己卻逃回了鏡中世界。」神崎冷靜地說著「而現在,就是我們解決它的唯一機會了,進到現實世界中,把作為容器的林雨喬殺死,如此一來,我們或許就能得救了。」
  「可是,就算我殺了她,我們也還是需要破壞鏡之根源啊?假如殺死了林雨喬,可是卻沒有足夠的時間去破壞鏡之根源的話該怎麼辦?」白楊問道,神崎聞言並沒有馬上回答,而是沉吟了片刻後忽然開口:「白楊,你曾經說過當一個人的情緒達到極限時,就有可能會產生出命格對吧?」
  「沒錯,確實是這樣,而且不僅僅是人,舉凡天地間的動物、植物,乃至於器物,都有可能因為長時間吸收日月精華的影響,而演化出各種不同的命格。」白楊點頭道,例如某本相當著名的古典小說中,就有一顆石頭經過上百年天地靈氣的薰陶,而從石頭中誕生出一隻猴妖的情節,雖然這或許只是小說家筆下的故事,可在白楊眼中看來,這其實就是凡物升格成超凡的過程,其重大意義不下於一個修真者修成正果。
  「這樣啊,那麼…我或許知道我們要上哪去找鏡之根源了。沒錯,我有個計劃了。」神崎喃喃自語道,嘴角忍不住勾起了一抹弧度來。
  「真的嗎?」白楊驚喜道,迫不及待想看看神崎這次要怎麼絕地大翻盤。
  「沒錯,我知道該怎麼度過這場恐怖片了,雖然這個過程依舊是要我們拿命去賭,而且機會只有一次,但如果成功的話,那麼不僅我們能回到主神空間,甚至…還有機會得到一筆龐大的獎勵!」神崎嚴肅的說道,伸手扶著一旁的殘壁,顫巍巍地站了起來。
  「都到這個地步了,妳也不必說這些場面話了,時間不多了,距離主神的時間限制只剩下四十分鐘左右了,要幹什麼就快點動手吧!」白楊急切的說道。
  「好,那麼仔細聽好了,計畫是…」
  「等等,這個計畫…也算我一份。」正當兩人交談間,一陣低沉的嗓音忽然傳來,他們順著聲音的來源看去,赫然看見原本因重傷而昏迷的艾利克斯居然已經醒了,正用刀撐著身體,努力想站起來。
  「艾利克斯,你的傷還不能亂動啊!」白楊正想阻止,卻見艾利克斯一把推開了他,接著牙一咬,果斷便撐起了身體。
  「用不著管我,反正就算傷得再重,只要還有一口氣在,那麼都能在主神空間治好對吧?現在你們肯定需要每一分能用上的力量吧?所以快說吧,計畫是什麼,時間不多了!」艾利克斯沉聲說道,白楊和神崎一陣面面相覷,兩人的臉色雖都很是無奈,可也確實如艾利克斯所言,眼前的情況只靠他們兩人就想突破,還是太過吃力了,無法可想之下,神崎也只能接受艾利克斯的提議,接著便將她的計畫說了出來。
  而就在三人短暫的開著作戰會議時,底下的戰局也悄悄起了變化,雖然一開始面對眾多鬼魂的圍攻,項羽看似是站盡了上風,甚至每次交手都能消滅掉好幾個鬼魂,可他的體力畢竟不是無限的,隨著鬼魂們不斷在項羽身上留下傷口,他的體力也以極快的速度被消耗著,他身上的金色氣焰逐漸黯淡,動作也不若剛開始時那般迅速了,就算項羽仍舊有著一擊消滅一個鬼魂的力量,但明眼人都看得出來,戰局的天秤已經朝著對項羽不利的那一端傾斜了。
  「嘎嗷!」果不其然,當項羽雙手將一個手持飛斧的青年鬼魂撕成兩半的瞬間,他的胸前也瞬間露出了空隙,就在這麼一個空檔,一道血色的火焰箭猛的便擊中了項羽的胸口,雖說這道火焰的貫穿力不及黃鵲的生化狙擊槍,但那股血焰卻有著極強的腐蝕性,頃刻間便將項羽胸前的血肉燒掉了好大一片,強烈的劇痛瞬間就讓他發出了嚎叫來。
  與此同時,廖哥的鬼魂忽然從一旁衝了上來,趁著項羽還在嚎叫時,廖哥扣住了他的手臂猛一用力,只聽見一陣令人作嘔的骨碎肉裂聲,項羽的左手直接就被擰斷了,這一股劇痛頓時就讓項羽更加瘋狂的嚎叫了起來,可就在他舉起另一隻手臂打算揍飛廖哥時,一柄細長的利刃忽然從他腳邊的影子中猛地刺出,接著就見千鶴如同水鬼一般從那處陰影出浮現而出,先不說這和某個女鬼從古井裡爬出來的模樣有八十七分像,她這一刀可是精準的刺進了項羽手臂中肌肉和骨頭的連接處,瞬間就讓項羽的手臂無力的垂了下來,這還不只,當千鶴一從陰影中現身後,她立刻握著刀柄一扭轉,只聽見一陣破風聲劃過,項羽的另一條胳膊眨眼間就被砍飛上了半空中,熾熱的鮮血頓時噴濺一地。
  雙手被廢,可以說直接就讓項羽的戰鬥力掉到一半以下,但那些鬼魂的攻勢卻還未停止,就在項羽瘋狂嘶吼著時,六顆左輪手槍的子彈和一發遠程的狙擊彈猛地就轟來,直接將項羽的胸膛貫穿而過,特別是那一發狙擊彈,直接就將項羽一半的肺葉給轟沒了,血肉和斷裂的肋骨飛出,而他的嚎叫聲也愈來愈微弱,身上的金色氣焰更是忽明忽滅的閃爍著,彷彿隨時都會熄滅一般。
  「不妙!再這樣下去項羽會被幹掉的!」見戰況急轉時下,白楊連忙大吼了起來。
  「開始行動,想辦法救下項羽!他是我們計畫中的關鍵,絕不能讓他死在這裡!」神崎見狀也不含糊,她連忙站起身來,順勢將別在腰帶上的兩支針筒遞給了身後的兩人。
  「這是我跟法蘭肯斯坦那個老傢伙要來的新式藥劑,據說是專門開發給戰場上的士兵使用的,不過還在實驗階段,持續時間也不長,但總比沒有好!」神崎語畢,自己也拿出了一根一模一樣的針筒刺在了大腿上,兩人見狀,紛紛有樣學樣地做出了一樣的動作,隨著針筒中冰冷的試劑流入了血管中,一股強大的興奮感頓時湧入了他們的體內,那是腎上腺素過度分泌的結果,讓他們暫時感受不到傷勢帶來的痛楚,只有源源不斷的戰鬥慾望。
  「解開基因鎖吧,從現在開始不用顧慮任何後果了,我們要在兩分鐘內完成第一階段的計畫,否則,我們都會死!」神崎眼神茫然地說道,手上提著兩把短槍,一旁的白楊也早已做好準備,他將鯊骨劍揹在背後,手裡也握著手槍,而艾利克斯的模樣更是誇張,他直接進入到基因鎖第二階段的程度,渾身的肌肉不自然的膨脹著,和一旁體型沒有太大變化的兩人相比,艾利克斯完全就像個小巨人似的。
  「我們上!」隨著神崎一聲令下,三人立刻自躲藏的廢墟中衝了出來,目標正是被鬼魂壓制著動彈不得的項羽,而就在他們行動時,那些鬼魂也沒閒著,其中一個手上裝著骷髏槍的鬼魂站在項羽面前,槍口上正閃動著一縷血色的火焰,看那模樣,分明是打算趁項羽瀕死之際給他最後一擊。
  「阻止他!別讓他開火!」神崎吼道,白楊聞言連忙舉起手槍,可那個鬼魂的動作卻比白楊快了一步,一道血色的火焰箭從他手裡的骷髏槍射出,而且那飛射的軌跡很明顯是瞄準項羽的頭部開火的,一旦這一下射中,那什麼也不用說,項羽肯定會直接去見上帝的。畢竟就算體內的G病毒恢復能力再強,連腦袋都沒了的話,那麼也不用玩了。
  「嗷!」然而情況的發展卻出乎他們的意料,就在那道火焰箭飛來的同時,項羽忽然張大了嘴巴,從他口中發出的除了又一聲嚎叫外,一枚耀眼的能量球也極快的速度匯聚在了項羽口中,眨眼間這枚能量球就已經聚集的如同籃球一樣大了,伴隨著項羽發出一聲嘶吼,這枚由純能量構成的球體瞬間化為光束激射而出,和飛來的火焰箭對撞在一起,起先那血色火焰的腐蝕能力還能抵擋項羽的光束,可隨著項羽釋放的光束愈發強大,火焰的腐蝕能力也逐漸跟不上了,終於,在項羽的一聲大吼中,那枚火焰箭完全被他發出的光束給轟散了,這股龐大的能量在擊中了那個鬼魂的同時也跟著爆炸,眨眼間就將那個鬼魂轟得連渣也不剩。
  而在轟出這一發光束後,項羽忽然猛地一個頭槌就砸向廖哥的鬼魂,一聲悶響中,那個鬼魂的腦袋頓時就被砸了個稀巴爛,接著項羽忽然抬起腳一蹬,猛地就朝千鶴的鬼魂掃去,隨著他在地上劃出一條巨大的溝壑來,這一腳直接就將千鶴的鬼魂攔腰掃成了兩半。
  「嗷──!」一眨眼不到而已,項羽不但強行將必死的局面給扭轉,甚至還一口氣反殺了三個鬼魂,而雖然他的雙手已斷,但這顯然無法阻止項羽破壞的慾望,他扭頭看向了不遠處的其他鬼魂,再度嚎叫著,樣態瘋猛地撲了上去。
  而在不遠處看著這一切的三人,全都不約而同地陷入了一陣尷尬的沉默中。
  「我靠,是嘴砲。」白楊楞楞說著。
  「妳剛才說要救誰來著?」艾利克斯無奈的問道。
  「那個笨蛋…我總有一天會被他給氣死。」神崎一臉頭痛的摀著臉說道,但她很快便提振起了精神,雖然不知道項羽還能維持這樣的狀態多久,但他愈是在這邊抓狂破壞,他們就有愈多的機會能夠接近那面鏡子,而現在,三個鬼魂剛被殺,其他鬼魂也正在跟項羽纏鬥著,正是他們突破的好機會!
  「計畫不變,朝著那面鏡子繼續前進,艾利克斯和我負責掩護,動作快,時間不多了!」神崎吼道,接著也不管兀自抓狂的項羽,便往那面懸浮在戰場中央的鏡子飛奔而去。
  但就在幾人奔向那面鏡子時,一個青年鬼魂卻忽然出現在了他們面前,這個青年頭上戴著白色毛帽,手上則把玩著一柄細小的手術刀,低著頭,看也不看迎面衝來的幾人。
  「又有鬼魂出現了!」白楊吼道。
  「我知道,你只管繼續前進,我會幹掉他!」艾利克斯喊道,舉槍就要朝那個鬼魂射去,那個鬼魂見狀後立刻單手一招,一道漩渦狀的氣流瞬間從他的掌心擴散,形成了一個球形的空間來。
  「慢著,這個能力是…糟了!」神崎見狀頓時心頭一凜,她的腦海中瞬間浮現了項羽曾經提過的一號人物,一個當她不在時曾經替中洲隊出謀劃策的人,而神崎雖然沒有親眼見過這個傢伙,但卻也聽過他的外號:死亡外科醫生!
  「不妙,你們快點離開這裡!」神崎吼道,艾利克斯雖然不明白發生了什麼事,但特工的本能讓他嗅到了危險,當那個球形空間依出現時,艾利克斯立刻雙腳猛地一蹬,整個人頓時就跳起了近十米的高度來。
  然而白楊的反應卻沒有艾利克斯這麼迅速,就在艾利克斯脫離了球形空間時,那個青年鬼魂已經舉起了手術刀,神崎見狀忽然一把抓起了白楊的後領,解開基因鎖一階的力量全力爆發,居然一口氣就將白楊給扔飛出了十多米遠外,雖然這一下將白楊摔了個七暈八素,但下場至少比待在這個空間裡來得好。
  隨著那個青年鬼魂的手術刀猛地一劃,整個球形空間內的東西瞬間被斬成了兩半,而神崎雖然已經用最快的速度躲避了,但仍舊逃不出這個空間內,隨著一陣刀光劃過,神崎的一條手臂頓時飛上了半空中。
  「神崎!」看見神崎被砍倒在地,白楊瞬間發出慘叫來。
  「別管我!你們儘管前進就對了,我會想辦法拖住這傢伙的!」神崎大吼著,按著空蕩蕩的衣袖搖晃著站起了身來,這就是項羽曾提過的手術果實的能力嗎?真是恐怖啊!
  「但是妳…」
  「我說了別管我!照著我們計畫的做就對了,艾利克斯,快帶白楊離開這裡,離得愈遠愈好!」神崎吼道,也不管自己掉在地上的手臂,她舉槍朝那個青年鬼魂開火,後者見狀又是一招手,下一刻他的身影瞬間消失了,取而代之的,在青年原本還在的位置則是突兀的出現了一塊建築殘骸,而青年卻早已來道神崎身後,接著握緊了手術刀就朝她的後背刺去。
  「不!」這一刀有沒有刺中,白楊並不知道,因為艾利克斯落地後忽然一把將他扛起,接著便頭也不回的向著那面鏡子的位置跑去。
  「放開我!艾利克斯,神崎她…她還在那裡啊!」白楊大吼著,試圖從艾利克斯的掌控中掙脫。
  「閉嘴!你忘了我們的計畫了嗎?我們的計畫就是要用盡一切辦法把你送到鏡子那邊,就算我和神崎之中有誰倒下了,這個計畫也不會改變的!」而艾利克斯吼了回去,同時腳下不停地飛奔著「這就是任務啊,不論你願不願意,不論有多少人會因此而死去,你都只能不停前進,因為你還有任務要完成!」
  「我…我明白了,放我下來吧,我會自己走的。」白楊原本還想說些什麼,可當他看到艾利克斯一臉鐵青的模樣時,他便明白,自己已經沒有機會回頭了,於是神色黯然地說道。
  「我明白你不願意拋下同伴,但很多時候我們都是不得已的,為了完成任務,有時要犧牲的不僅是性命而已,還有人性,我們…小心!」艾利克斯正說到一半時,一股危險預感忽然從他身後襲來,艾利克斯反射性地將白楊推開,接著抽刀就回身砍去。
  「喀!」只聽見一聲金屬斷裂聲,艾利克斯手中的長刀瞬間斷折,而從他的肩膀上,一道細細的血痕正迅速擴張,接著綻放成一簇簇的血花來。
  「這是…」艾利克斯吃痛地摀著肩膀,看著正蹲在不遠處的一個青年鬼魂,青年的手上正抓著一柄雙刃開鋒的飛斧,另一手則是輕鬆地接住了迴旋飛來的另一把斧頭,剛才就是這東西砍斷自己的刀子,還差一點削掉他半邊身體的吧?
  「?!」就在艾利克斯一臉警戒地看著青年的動作時,又是一股危險預感從他身後傳來,艾利克斯反射性地扭頭看去,赫然看見一個頭戴寬邊帽的老人鬼魂正站在自己身後,老人的手上沒有握槍,而是低垂在腰間的槍套旁,如同老西部片裡的牛仔一般,不用任何拙劣的威嚇動作,光是站著不動就足以散發出懾人的殺氣。
  「快跑!」艾利克斯見狀,反應也是十分快速,他抓著只剩半截的刀子,接著便奮力朝著眼前的鬼魂衝去,那個青年也同時擲出了手中的飛斧,瞬間在地上轟出了一陣爆炸的煙塵來。
  至於艾利克斯究竟能否在飛斧和子彈橫飛的戰場中倖存,就不是白楊能夠知道的了,白楊唯一知道的,就只有不斷前進而已,這已經是自己這場恐怖片以來不知第幾次拋下同伴逃跑了,懊悔、自責與憤怒早已不足以用來形容他的心情,但白楊卻始終沒有停下腳步,他很清楚,神崎和艾利克斯犧牲自己來保住他的性命,可不是要他死在這裡的。
  他還有任務要完成,他的戰場另有他處──進入鏡中世界,摧毀鏡之根源!
  而那個目標近在眼前了,只是在那之前,白楊還有最後一道關卡要跨過。
  「要進入鏡中世界,就只能透過瀕死時靈魂出竅的一瞬間才有可能…」白楊站在那面鏡子前,他掂量著手中鋒利的鯊骨劍,若有所思地看著鏡中自己的倒影。
  「但那種能讓人假死的子彈已經沒有了,我也不會讓人靈魂出竅的法術,那麼,唯一能進入鏡中世界的方法就只剩下一種了,我得再死一次才行,而且這一次,很有可能也是最後一次了!」白楊深吸一口氣,握緊了鯊骨劍的劍柄,尖銳的劍尖則抵住了自己的胸口,那劇烈跳動的心臟處。
  「開玩笑的吧?妳要我們保護這小子不被鬼魂殺死,就只是為了讓他在鏡子前自殺嗎?」
  「沒有別的辦法了,白楊曾經進入過一次鏡中世界,只有他熟悉那個空間的規則,更何況,假如我的推測沒錯的話,那麼或許只有白楊才有這個能力,能拯救中洲隊免於團滅的命運。」
  「可是這種計畫未免也太
  「夠了,別再說了,我會做的,但是我有一個條件
  「什麼條件?」
  「那就是
  「沒錯,那個條件就是,大家…都不可以死!項羽也好,神崎也好,艾利克斯也好,林雨喬也好,這所有的一切,我都要守護!」白楊深吸一口氣,握著鯊骨劍的手忽然不再發抖了,就如同他第一次為了保護同伴,面對強大的敵人挺身而出時那樣。
  「死亡從來都不可怕,可怕的是懷著愧疚與遺憾死去,如果以我一人之命,能夠救整個中洲隊於水火的話,老天爺,這條命你就盡管拿去吧!但,我要讓你知道,我們的命運從來就不是注定好了的,今天要死在這,是我自己的決定!」
  「看著吧,我要讓你知道,我的命運向來操之在我,我命…由我不由天!」白楊嘶吼道,握著鯊骨劍猛地便刺進了自己的胸膛,瞬間,一股難以言喻的劇痛襲來,伴隨著一陣淒厲的血箭從白楊的傷口處噴出,那面鏡子忽然劇烈震動了起來,那潑濺在鏡面上的血跡更是散發出了一陣光芒,這陣光芒如同絲線一般,密密麻麻地纏繞在了白楊的胸口,和他逐漸微弱的心跳合而為一。
  與此同時,主神那肅穆的聲音也在白楊、神崎與艾利克斯的腦海中同時響起。
  「完成隱藏支線劇情:打破鏡界,中洲隊全隊成員獎勵點數2500點、C級支線劇情一次;完成者獎勵點數3000點、C級支線劇情兩次。」
  「中洲隊主神空間功能解鎖,開啟鏡中世界通道,可耗費獎勵點數與支線劇情進入其他輪迴小隊所在之電影場景,效果持續至當前輪迴小隊隊長死亡。」
  「中洲隊成員:白楊,突破精神臨界值,獎勵點數800點,D級支線劇情一次,補全一階基因鎖殘缺片段,提升解開二階基因鎖機率。」
白楊的意志正在接受考驗......貓奴
白楊:尛?

創作回應

悠傑
這場恐怖片結束白楊要升天了,出來看上帝
2021-10-18 11:56:43
Luis
白楊:又升天啦 欸 我怎麼說又?
2021-10-18 12:17:35
伊努勒●羅斯卡特
Success so clearly in view,or is it merely a trick of the light?
2021-10-18 12:27:10
Luis
Impressive
2021-10-18 13:00:19
白煌羽
辛苦啦
2021-10-18 15:13:56
Luis
https://media.tenor.com/images/bcbb279dee67e5a9d6a22238977a1591/tenor.gif
2021-10-18 15:33:03
好想養咖波
可以去其他隊的場景....中洲隊要起飛摟~~
2021-10-18 17:55:41
Luis
項羽:我今天開門來是為了打死各位 或被各位打死的
2021-10-18 18:03:28
北極熊
看完之後好希望大家趕快復活
2021-10-18 23:42:37
Luis
快了
2021-10-18 23:57:10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