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再一次再見 ep:10

竹林中宜吃香蕉和飯糰 | 2021-09-05 00:53:48 | 巴幣 10 | 人氣 56


「啊~一不小心就太認真了……也是時間差不多該回去。」眠焉扭著他早已浸濕的衣角像我們走來,後面跟著穆凜和維斯雅。
「都是老闆偷用法術讓海浪增高我們才變成這樣的!」穆凜拖著他的泳圈,開始收拾東西。
「哈哈哈,但是我玩得很開心喔。」維斯雅乾脆的脫掉上衣,露出在下面潔白的肌膚。
「沒有人在問你這個。」
「真是很冷淡呢……」
悠翔見大家開始往回走後,也放下戒心跟了上來。
「我們回飯店先洗個澡再出門吃飯吧!」眠焉正想要轉身走回飯店時,小白突然開口:「好的,那我在此宣布秋原悠翔選手為剛才比賽的優勝者。」
一瞬間所有人的目光都集中到了悠翔身上,我頓時發現,所有人當中只有他全身是乾的,一滴水都沒有。
大家似乎都忘記剛剛其實是在打賭比賽來著。
悠翔漠然地看向大家,「所以晚餐是誰請客?」
「是眠焉大人。」
「怎麼會是我呢?」
「因為您是第一個全身濕透淋成落湯雞的人。」小白一臉認真的說道。
「啊……既然是這樣,那我也只能接受了。」眠焉微笑了一下,似乎沒有不愉快的樣子。
「咦!那姐姐不就要親吻悠翔了嗎?!」
「欸?!!等……等一下!」我都忘記這件事了,心臟突然狂跳起來,臉也不受控制的開始發熱。
悠翔的表情也相當錯愕,看來剛剛確實沒有認真聽大家後半部的打賭,不知道有這個「獎勵」。
「……」他的臉紅了起來,但是馬上搖搖頭恢復冷靜的樣子。
「抱歉…,我不是很喜歡別人的觸碰。」
雖然是預料之內的回答,但沒想到被拒絕了還是會有點小小的失落。
“算了,我也是很早就猜到了,什麼吻嘛!哪有隨便把別人的初吻當作獎勵的。”
穆凜不屑的看了悠翔一眼後也回頭向飯店的方向走去。
「……?」看來穆凜沒有贏下比賽讓他很不開心的樣子。
維斯雅興趣富饒地盯著穆凜看了一會兒,突然轉頭對著悠翔說道:「那可以把這個機會讓給我嗎?畢竟我和你同一隊的嘛,勝利應該是共享的吧?」
「哈……?」
「你難道不知道公主的吻相當珍貴嗎?一般人可不會白白拒絕的喔。」
「維斯雅!」越聽感覺越不對,我趕緊制止了他,「別開這種玩笑了!」
「我沒開玩笑啊?一直都很認真喔。」他朝著我眨了眨眼。
「……」他這樣看著反而讓我又緊張起來。
“這種情況到底要怎麼處理比較好啊!”
「……我沒有要讓出去的意思。」悠翔的眼神向我掃來,表情看起來相當凶狠,「別發呆了,快走吧。」
「好……好的!」我趕緊跟上他,維斯雅在我們身後無奈的笑一下後也跟了上來。
“為什麼突然生氣?剛剛看起來明明還很開心的。”
“男人心,海低針啊~”我在心裡默默地嘆了一口氣。
梳洗完一翻後,眠焉帶大家到了一家高級的西式自助餐料理店,裡面有五花八門各式各樣的料理,看得我眼花撩亂,不知該如何下手。
「既然是我請客,自然要讓大家吃到好東西,不用客氣,儘管吃吧。」眠焉滿臉笑意地看著所有人。
他如此反常的樣子讓人有些意外,直到後來我們才明白為何當時他笑得如此開心,但關於如何讓我們後悔給他請客這件事又是另外一個故事了。
一行人滿臉痛苦的抱著肚子走在回飯店的路上,只有眠焉和小白一臉若無其事地在欣賞城市美麗的夜景。
「吃的太撐了……好不舒服……」穆凜靠在一旁的路燈上,看起來確實好像很想吐的樣子。
「衡量自己的實力可是很重要的。」
「被擺了一道……」悠翔神情痛苦的給維斯雅攙扶著。
我也是吃的有點多,剛剛不應該把所有沒看過的食物都拿了一次,沒想到根本吃不完……,不禁為自己的大意搖搖頭。
但看著他們走在前面蹣跚的背影,我不禁會心一笑。
原來,有人陪伴是這樣溫暖的感覺。
夏末的海風吹動著我的髮絲,不知不覺已經走回海灘。
現在海面已經一片漆黑,伴隨著海潮聲的只剩下寥寥幾盞燈坐落在海灘的小路上,看起來有些孤寂。
我停下腳步,現在似乎有甚麼在那裡等著。
「奈奈子?」
「你們先回飯店休息吧,我還想在這海灘上走走。」
「姐姐,需要我陪你嗎?」穆凜擔心的看著我。
我搖了搖頭,露出一個微笑「不用,大家都很累了,我只是想再看一下這海灘,等等就會回去。」
大家似乎有點不放心,但在我的推辭下,還是回去飯店了。
「自己小心點。」悠翔離開前叮囑這句話。
我脫下涼鞋,赤腳著走在這白色的沙灘上,雖說只有岸邊幾盞燈並不是很明亮,好在今晚的天氣相當不錯,沒有太多雲覆蓋住月亮。
潮水聲此起彼落,此刻感覺相當平靜。我依舊沒有想起任何的回憶,但現在總覺得和維斯雅一樣,放下過去的自己開始新的生活好像也是個不錯的選擇……。
“這樣真的可以嗎?”
突然有個聲音在腦海中響起,脖子上的貝殼項鍊突然沉重起來。
我將它拿出放在掌心上,在月光的照耀下,純潔無瑕的粉色回應的這柔和的光芒,正淡淡著發著彩光。
“現在只有這個東西可以證明我的身分。”
不自覺的握緊了雙手。
“說不定它的存在就是為了讓我忘記過去,開始一段新的人生。”
正當我猶豫的看著它時,突然聽見了某處傳來呻吟的聲音,我馬上轉頭一看,但是在視野可見範圍內沒有任何一個人。
「有……有人嗎……?」
回應的只有海浪拍打在岸上的聲音。
四周無人的情況下,我打了一個冷顫,莫名的有些害怕。
「會不會是我聽錯了……」就在這麼想的同時,腳踝突然被一雙冰冷的手給抓住。
「呀啊啊啊!!」我連忙想要逃開,卻不慎摔進了沙中,手上的貝殼項鍊從手中滑落,膝蓋和手臂上多了許多擦傷,看起來很是狼狽。
「請…請你救救我……」聽見了這嘶啞的聲音,這才冷靜下來往後看看到底發生了什麼事。


但接下來的景象卻讓我一句話也說不出來。
只見一個男子上半身趴在海灘上,下半身泡在海水中,看不清樣貌,身上有許多被利器刺出來的傷口還不斷再滲血,剛剛就是這個人抓住了我的腳踝。
看著這慘不忍睹的樣子,我開始顫抖。
「唔……啊……」他痛苦地想要爬上岸,但身上的傷口裂開,身下的白色沙灘早已被染紅。
「救救我…」這時我才發現,那根本不是一個人,他是人魚!
“為什麼人魚會滿身是血地出現在這裡?!”
「?!」我的頭突然開始痛了起來,彷彿要裂了一般劇烈的疼痛。
「哈…哈……」我大口喘著氣,想要伸手去撿起剛剛掉落的項鍊,那名人魚似乎也注意到我的不對勁,他努力的抬起頭想看清我的樣貌。
「您……您是……!」他很努力地想要拼湊出完整的一句話,但所受到的傷實在太重,從他嘴裡又吐出了一大口血水。
「啊……」儘管我很想幫忙,但全身卻完全不聽使喚無力的癱坐在地上。
人魚嘴巴一張一合,他將手朝我這伸過來,不知道是在招手還是在揮手,最後支撐不住癱到在那血泊中。
「快……逃……」這是我從他口中聽到的最後一句話,腦袋混亂到沒辦法做出任何反應,不知為何頭上的劇痛絲毫沒有要停下來的意思,淚水不斷從眼中溢出,看著那被染紅的海水,熟悉的感覺浮了上來。
周圍彷彿傳出了各種嘈雜的叫喊聲,聽起來像是尖叫聲;又像是哭喊聲;又像是吼叫聲;又像是……開懷大笑的聲音。
“我…我到底為什麼會在這裡……”
“好冷⋯⋯好可怕⋯⋯”
“好可怕好可怕好可怕好可怕好可怕好可怕好可怕好可怕好可怕好可怕好可怕好可怕好可怕好可怕好可怕好可怕好可怕好可怕好可怕好可怕好可怕好可怕好可怕好可怕好可怕好可怕好可怕好可怕好可怕好可怕好可怕好可怕”
突然所有的聲音都離我遠去,視線裡逐漸模糊,我就這樣失去了意識。

創作回應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