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再一次再見 ep:6

竹林中宜吃香蕉和飯糰 | 2021-08-16 01:30:34 | 巴幣 0 | 人氣 63

路上穆凜遞給我一瓶礦泉水,「姐姐,這瓶水給你,等等有一段樓梯,要多補充水分喔!」
「謝謝。」他這種貼心的小舉動總是讓人覺得窩心。
前往神社的山路幾乎都是樓梯,為了安全起見,還要顧及其他前來參拜的人們,眠焉走在最前方帶路,我和穆凜一起走,而悠翔則走在最後。
葉片縫隙中透出的陽光印照在地面上,一圈一圈的光點隨風搖曳,熠熠生暉。山上的氣溫與平地的溫度相比,沒有平地的酷熱反而涼了一些,空氣也清新了許多,更加的乾淨和舒服。
放眼望去,山下的景色盡收眼底,遠方的風推動著波浪向前邁進,這一切是如此的真實,卻又顯得虛幻。
"原來由高處往下看的景色是如此美麗。"
我專注於看眼前漂亮的風景,沒有注意到前方樓梯少了一角,就這樣徑直的踩上去。
結果就是身體不受控制的往後倒,雖然著急地想抓住身旁的東西但卻趕不上。
站在身側的穆凜似乎想要伸手拉我,但動作遲疑了一下。
"咦?"
轉瞬間景物交替,我聽見他焦急的叫喊聲。
「姐姐!」
害怕地閉上雙眼,卻沒等到應該要有的疼痛感,取而代之,是身後的踏實感。
一雙有力的手把我牢牢抱住,耳邊傳來聲音說道:「站穩了嗎?還要靠多久?」
我這才反應過來,連忙轉身說道:「啊、對不起。」
抬眼一看,才發現原來是悠翔。
「謝謝你......沒受傷吧?」
「沒事。」
他冷淡的回應,卻用雙手將我挪到靠近山壁的一邊。
「你站這邊。別到時候又摔了,還要重新招人。」
「謝謝你......下次會注意的。」
雖然悠翔反應冷漠,但每次遇到麻煩好像都會幫助我,或許其實是個很友善的人吧。
還有點害怕的我在原地深呼吸了幾口氣,整理情緒。
為什麼剛剛穆凜遲疑了一下?
他......好像哪裡不太對勁。
正當我苦惱之際,眠焉關心的問,
「奈奈子,還好嗎?這座神社歷史悠久,道路是以前的居民建造的,樓梯也有些老舊,走路要小心一點才行。」
「姐姐不要只看風景不看路啦!嚇死我了。」穆凜也關心的說道。
他還是很正常的向我搭話,但剛剛那個畫面還是在腦中揮之不去。
「我沒事的,謝謝你們,繼續往前走吧。」
一行人繼續向著山頂前進,眠焉向我們介紹神社的歷史,還講述以前神明的相關事蹟,很快的,我們便抵達目的地。

山頂的占地其實不算廣大,在入口處蓋了一座暗紅色鳥居,往裡頭看過去,在淺白色岩石鋪成的道路兩旁種著一排排的梅花樹,雖然是在盛夏梅花未開的季節,但我還是隱約聞到了一縷清淡的花香。
一行人先向鳥居行禮,便沿著參道,走向一旁的手水舍淨身。
“這裡的建築都給人一種莊嚴神聖的感覺,原來神明居住的地方是長這樣啊。”
我們走向中間的主要建築,一棟木製的建築。在梁柱上有白色的粗麻繩懸掛在上面,下面繫著兩顆巨大的鈴鐺。
「這個鈴鐺是要做什麼用的?」
穆凜走上前搖了下麻繩,鈴鐺內的滾珠碰撞出脆耳的聲音:「這是要告訴神明有人來到神社,你搖搖看。」
我搖了幾下。
「就像是門鈴一樣的東西呢。」
「奈奈子,來這裡。」眠焉揮手意示我到他旁邊,他遞給我一枚五元硬幣。
「這個是....?」
「等等你參拜的時候要把這枚硬幣丟進那擺在前面的箱子,基本上跟著大家做就好。」眠焉拍了拍我的肩膀,要我放輕鬆點。
「好的。」
大家依序走向神社中央進行參拜,雖然我並不是很了解具體的參拜步驟,但是我照著身邊的人,有樣學樣的拍了拍手,向中間的錢箱裡丟了硬幣。
「我們在這裡要向神明許願,除了感謝他過去的照顧,還要希望未來能夠繼續受到祂的眷顧。」
眠焉讓我們向神明訴說自己的願望。
"願望嗎......那麼,我希望可以找回自己的記憶。"
我望向站在旁邊的兩人。
悠翔閉著眼睛低著頭,嘴裡不知道念著什麼,似乎有許多的願望要訴說。
反之穆凜則是呆呆著望著前方,看來已經許完願望了。
我突然又想到了一件事,便回過神繼續和神明許願。
"神明大人,還有一件事情,希望您可以讓我更加了解侍雨樓的人,讓我可以和他們好好相處......”
到這裡,我才心滿意足的上前搖鈴。

待我們參拜後,眠焉才走向前,並向神社說道:「這些就是新來的孩子們,麻煩您多加照顧了。」
眠焉朝我們看了一眼,面帶微笑地說:「我們在神社內逛逛吧!」
我們沿著神社四處走走繞繞。
除去之前看的的主要神社以外,周邊還有一些小攤販,大多都是販賣和這個神社相關的小物。
最後我駐足在一個販賣紀念物的小房子前。

玻璃櫥窗裡面擺滿了木製的矮盒,裡頭裝著許多各式各樣的布袋子。我小聲的說了一句:「這麼小的袋子能裝什麼呢?」
櫃檯的老奶奶笑了一聲,便說道:「這不是用來裝東西的,這叫做御守,不同的樣式有著不同的祝福喔!」
「原來是這樣,謝謝你告訴我。」
我看了各種樣式的御守,有消災的,也有健康和財運的。
「居然連愛情都可以守護嗎?」我驚訝道。
「當然,我們的神明大人是可以守護很多事物的。」
「……」
「小姐現在還沒遇到命中之人對吧?等你墜入愛河後便能理解為何要求愛情的守護籤了。」
「這樣啊......」我尷尬的笑了一下。
"神明大人還真是強大......"
最後我決定買一個幸運御守,希望能讓接下來的事情都進展的順順利利。
要結帳時意外發現悠翔也在排隊,好奇的我走上前觀察了一下,發現他買的是一個健康御守。
"健康......?為什麼要買守護健康的呢?難道他有什麼隱疾嗎?"
「幹嘛?」他冷冷問道,眼裡又是那平常可見的不耐煩。
"悠翔好像很不喜歡有人靠近他。"
「不,沒什麼事!」我轉過頭,不再與他對視。

大概過了半個時辰,準備回去時眠焉像是突然想起什麼,對大家說道:「你們先回去吧,我還有一些事要處理。」
雖然不知道他要做什麼,但畢竟是店長,所以大家只好乖乖聽話先準備下山。


待所有人都離開後,眠焉朝神社後庭走去,對裡頭說道:「他們已經回去了!咱倆來敘敘舊吧!」
從神社中飄出一縷白煙,將眠焉緩緩包圍,轉瞬之間,他早已不在那個神社,而是來到了一個無比寧靜且神聖的空間,此時,一名男子隨意坐在他對面,那是眠焉唯一一個交心的摯友。
「吾的摯友啊!」
那名男子穿著跟眠焉成套的浴衣,雖然表面上給人一種很隨性的感覺,但能從中感受到一股難以言喻的威嚴。
他抓了抓一頭的捲髮,開口道:「上次見面是60幾年前了吧,你怎麼看起來怎麼沒什變化?」
「你看起來也是沒有變啊,海鳴。」
他點點頭,像是在聽,也像是沒在聽,斜靠在榻上。
「話說回來,你今天帶來的那幾個小鬼頭,都是和之前不一樣的類型,很有意思的組合。」
「這是我這一次的『嘗試』。」
海鳴看著眠焉,他們認識相當久了,60年前分離時,他曾經哭著向自己說,再也不要對人類付出真心,可眠焉在人間活著的時間實在太長,難道一甲子的歲月讓他的價值觀也開始產生了偏差?
海鳴思考了許久才繼續說道:「啊對了,吾記得其中一個是人魚族吧!你也知道跟人魚族扯上關係很棘手吧?為什麼還要收留她?」
他一臉不解的注視著眠焉,而後者只是靜靜的舉起桌上的酒杯,淺嚐了一口,便將目光轉向海鳴。
「很有趣啊,不是嗎?」
「即使你知道接下來會因為她遭遇很多不必要的麻煩,也要收留她?」
「奈奈子現在已經忘記了一切,讓她轉移環境,離開那些痛苦的事物,不也是好事嗎?」
「你是真心想幫她還只是想看好戲?」
眠焉淺淺的一笑。
「不管我會遇到什麼樣的麻煩,只要她能讓我對這漫長的人生感到有趣一點,那這些都還算是值得。況且,我還很好奇她之後會做出怎麼樣的選擇......這些,都讓人覺得挺有意思的不是嗎?」
眠焉也許還不知道,但海鳴看出了他眼中綻放出了一絲的光芒。
他明白,眠焉只要一下定決心便不會改變他的決定,所以現在勸退也來不及。
海鳴無奈的嘆氣,接著一口氣把手中的酒杯一飲而盡。
「那就隨你高興吧。」海鳴沒再多說什麼。
接下來也就東聊西扯了一翻,從當時戰後村落的重建,到侍雨樓的落成。
六十年間錯過的身影,再次相聚,卻又要了該分離的時刻。
待最後一滴酒被眠焉飲入喉中,海鳴站起身。
「差不多該回去了,你們家小鬼頭們好像還在等你,我送到門口吧!」他整理了一下身上的衣服,便伸手將眠焉拉起。「說的也是,時間也不早了,有時間再見面吧!」眠焉向他的摯友告別,海鳴也投以微笑。
陣陣白煙再次出現,再次睜眼,眠焉已然回到了當初的神社,此時的神社伴隨著夕陽的餘暉,猶如西畫一般。
「是時候回去了呢!」眠焉這樣想著。

時間推回到幾個小時前。
我、穆凜和悠翔先行眠焉一步往山下走,經過這次的神社參拜,感覺與侍雨樓的大家都更熟悉了一些。
路上,穆凜問我:「你有恢復一點記憶了嗎?有想起一些人魚王國的事嗎?」
「人魚?」悠翔問道。
「對啊!難道你不知道嗎?」穆凜露出一些驕傲的神情,像是在炫耀一般。
現在想起,雖然很常在路上碰見悠翔,可我從來沒跟他提起關於我身分的事,因為每次見面幾乎都是在吵架......
「我因為失憶後被沖上沙灘剛好遇上了眠焉,所以就在侍雨樓工作了。」我回應悠翔。
他依舊是那張難以置信的表情。
「人魚族....我還以為那只是個傳說。」他喃喃自語道。
見他無法相信的樣子我也毫無辦法,畢竟我也沒有辦法在這裡變成人魚的樣子。
「......過了半個月,記憶到現在都沒有恢復,我很擔心家人們,他們是不是都很著急地在找我?或者甚至連找我都沒有......」有些失落感覺衝上心頭。
到底發生了甚麼事?接下來又會遇到甚麼事?我該怎麼辦才好?
「⋯⋯事情總會變好的。」
悠翔站在我身後,雖然聲音很小,卻傳達了過來,雖然聽出了他的不自在,但心裡頭反而有一些溫暖。
「姐姐,還是我們去海邊看看,那是你的家鄉,也是我們初次見面的地方,或許可以發現一些線索也說不定。」穆凜努力活躍這有點低迷的氣氛。
「海邊嗎......」想起前陣子我曾經也去過的海灘,那次因為不知名的恐懼而沒有找到任何有用的線索,說不定這次和穆凜他們一起去會有什麼新發現。
「嗯,之後有空大家一起去海邊玩吧!」
「應該不是去玩的吧......」悠翔在一旁小聲的吐槽我,但我沒有去搭理他。
「不說這個了,你們為什麼加入侍雨樓?」為了轉換心情,我將話題轉移到他們身上。
「眠焉招攬我進來的,沒有拒絕的理由。」穆凜微笑說道,但語氣卻有點冷淡,金色的眼眸沒有往常一般閃爍動人,或許他有不願為人知曉的苦衷吧。
我轉頭問悠翔:「那你呢?」
「需要錢。」悠翔簡短的說道。
「呵。」穆凜冷哼一聲,透露一絲絲的不屑。與往常溫暖的笑容相差甚遠。
我對穆凜的反應感到訝異,也不好意思多問,只好快速帶過這個話題。
「這樣啊~那希望我們的願望都可以快點實現吧!」我有點尷尬的說道。
「嗯!姐姐,一定要快點恢復記憶才行。」穆凜恢復往常的笑容,挽起我的手臂,親切地說到。
我感到些許不自在,又不知道說什麼,只好任由穆凜抱著自己的手臂。
悠翔看到這一幕皺了眉頭。
「回去吧。」悠翔邁開腳步走在前頭。
「啊!說的也是,我們快點吧!」想到那堆積如山的廚房工作,我加快腳步。
我們不再繼續聊天,怕發生上午的意外,專注的看著腳下的路。
不久後,我們就回到了侍雨樓,開始晚上的工作準備。

創作回應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