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劫仙萬事廟: 第九回《路上安全,為師等你……》2021/07/17

龍上哲哉 | 2021-07-18 00:25:20 | 巴幣 26 | 人氣 62


    小金等人離開後不久,村長和陽春閣老闆飛身來到春白雪身邊,兩人觀察了四周許久。
    「老肉乾,這附近看來,有大妖來過!你徒弟看來經過一場大戰!」村長摸了摸鬍鬚道。
    「村長,就別虧我了,這孩子已經能獨當一面,老夫時日也不多,也算是安心了。」陽春閣老闆,雙手負背道。
    兩人語畢就將白雪帶回了陽春閣安頓,此時的村長兩人並未就寢,依然談天說地直到清晨。
    醒來的白雪,覺得自己就像做了一場大夢,眼一睜開便看到兩位老人正在邊上喝茶聊天。
    「師父、村長!我睡了多久?」春白雪醒來摸了摸頭道。
    「年輕人,不久幾盞茶的時間而已,呵呵!」村長喝著茶道。
    「白雪,發生什麼事情,怎麼會倒在山中?」老闆喝著茶道。
    「我記不太清了。只知道跟人打了一架,還有什麼?小金、萬妖國之類的。」白雪撓了撓胸口道。
    「你看看床邊的東西,有沒有辦法,讓你想起些東西吧!」老闆指著床邊道。
    白雪看了看床邊的東西,貓形玉項鍊跟一塊石頭還有自己的劍。
    白雪拿起項鍊跟石頭,心中全部記憶清晰不再斷片,留下眼淚暗道:「我會變強,去接你們的……等我……」
    此時的阿然已經睡死,雖然不知道他是在哪一段睡著,不過春白雪根本不在意,把阿然安頓好自己便就寢了。
    隔日清晨,春白雪已醒,正在院內練劍,招招透漏著冷冽的劍意。
    伸著懶腰的阿然走出來道:「哈~春前輩,早~」
    「你小子,昨天聽到一半就睡著,要不是我看你可憐,早讓你睡大街了!」春白雪舞著劍道。
    「春前輩,我昨天是聽到村長來接你才睡的,其實我很多事情想問春前輩,不過你講得太起勁,根本聽不到我說話……」阿然揮著手道。
    「這樣……那也不怪你,你今天不就要離開了,準備去哪?回山上?」春白雪收劍在後看向阿然。
    阿然右手垂著左手道:「說到這個!春前輩,我們回家吧!」
    「臭小子,你是沒種回你家,讓我陪你回去?」春白雪嘴角一抽喝道。
    「這樣怎麼保護心愛的人,怎麼成為一個真正的男人?」春白雪拍著胸道。
    阿然一邊推著手一邊道:「春前輩你誤會了,我是說回你家去……我陪你回去。」
    「什麼?回我家?所以我才是那個沒種回家的人?」春白雪尷尬道。
    「我沒說喔!我只是想要幫春前輩踏出那一步,畢竟都十幾年沒回家了。」阿然比手畫腳道。
    春白雪默默的坐到了阿然身邊道:「或許我,一直逃避,一直欺騙著我們父母,也不敢去找小金。」
    阿然拍了拍春白雪的背默默道:「放心!這一次我陪你一起,你不再是一個人了。」
    春白雪給了阿然腹部一拳道:「小子給你臉了啊!早就想請你吃愛的鐵拳了。」
    阿然摀個腹部道:「春前輩,疼!我錯了。」
    「接受我愛的教育吧!」春白雪將阿然扁了一頓。
    被打成豬頭的阿然道:「春前輩我錯了,我已經感受到你滿滿的愛了……」
    春白雪拍了拍阿然的背道:「你明白了就好,東西準備準備,我們今天就出發吧!」
    「春前輩……你終於決定了嗎?那我現在就回廟裡收拾收拾。」阿然說完興奮的向廟裡跑去。


    一邊離開的阿然道:「前輩,記得事後要到廟裡面還願喔!」
`
    「這小子……」春白雪撓了撓頭道。
    阿然一路狂奔,目標七宿廟,寒河村的清晨,人潮很少也只有幾家攤販正準備營業,穿過村莊,過不久阿然來到七宿廟。
    阿然打開廟門,七宿廟這個他從小到大成長、工作的地方,他花了些時間,清潔環境,換了茶水,寫了張公告函貼在門上「廟祝公差外出,各位信徒自便,廟祝阿然。」
    臨走時,阿然跪在了青箕石像前,磕了幾個頭,看著石像,內心千頭萬緒。
    「師父、廉叔、青姨,很抱歉昨天對你們說了那些話,昨天聽完春前輩的故事,自己反省了很多,不該這麼任性,所以我決定接受春前輩的祈願,陪他回老家跟去找老婆。」阿然磕了頭道。
    「這一次是我第一次出村遠行,不知道什麼時候會回來,但是我十六歲以前一定會回來,我想藉這次的機會好好磨練自己的道心,總有一天我也會踏上修道之路,和春前輩一樣用自己的"道"守護著心愛的人。」阿然在磕頭道。
    突然石像前,空間被劃開一圈,丟了一包東西出來,圈內還聽得見一些熟悉的聲音。
    「小然兒要去旅行了,只帶那些東西夠嗎?要不要再帶一些東西?」青姨唸道。
    「你當他再也不會回來是不是,我當年下山什麼都沒帶,這一包夠他用一輩子了。」青箕無奈道。
    「不然,我跟然兒一起去吧!我也好久沒有去外面走走了。」阿廉開心道。
    「你傻啊!人家是要出去歷練,身邊帶保鑣的,還怎麼歷練?」青箕叫道。


「幾位老大,別吵了,不如我去吧!我可以的……」羽升心虛道。
「臭小子二號,從今天起你升官了,早上當廟祝,下午巡邏,好好幹。」青箕喊道。
「是~嗚嗚嗚嗚……」羽升委屈道。
    聲音此起彼落,不久後空間被關了起來。阿然一臉茫然,心中卻甚是歡喜,末寒居的各位對他的愛,是如此的溫暖。
    阿然檢查了包袱,一些衣物、一把刻有豹圖文的匕首、一本小說「風月採花錄」、一袋銀兩、一個刻有不明字樣的玉珮、一封信。
    「這小說,是怕我路上無聊可以讀?這玉珮上的文字看不懂……這匕首真好看!」阿然翻看著包袱裡的東西唸道。
    阿然拆看信封一看:「臭小子,為師沒有想很多,你不要覺得我會想很多,這本小說,你沒把它裡面的故事看完、練完,就不用回來了,這玉珮是你廉叔給的,收好,有什麼問題就把它秀出來,給對方看一看,我想沒人會對你怎麼樣,匕首送你了,十六歲以前沒回來就別回來了,直接回家去吧……」
    「師父!這小說名字怎麼好像怪怪的……「採花」……」阿然臉部一僵。
    阿然在石像前又磕了幾個頭,便離去了……阿然離開後青箕一人出現在了七宿廟門外,看著阿然漸漸離去,心中有些喜悅卻又捨不得。
    「路上安全,為師等你……」青箕一臉惆悵道。
    阿然興奮的朝陽春閣奔去,這是他第一次出村,所以興奮到快窒息,從來沒想過自己可以離開末寒居,到外地去。」
    阿然回到陽春閣,開門只見一個老人和村長與春白雪面對面喝著茶,春白雪一動也不動的,看起來很緊張。
    「呦~阿然來了,坐吧!村長有些事情跟你說……」村長向阿然揮了揮手道。
    「村長!好~」阿然恭敬的道。
    阿然坐到春白雪前輩身旁,這時的春白雪一直低著頭,好像刻意著躲著兩位老人的視線。
    「老肉乾,人都到齊了,可以開始說了吧!」村長喝了口茶道。
    「白雪!為師這麼多年一直暗中觀察你,自從那件事情之後,你整日意志消沉,為師也不知道該說你什麼……不過如今你走出陰霾,願意面對現在,為師甚感欣慰。」村長旁的老人道。
    「是!師父,讓您擔心了,真抱歉,您當初留了封信就說出去玩,讓我顧著陽春閣,我還以為你死了。」春白雪低著頭道。
    「混帳,你死了我都不會死,我只是去辦事情,再加上你那死樣子,懶得管你。」老人拍了桌子道。
    老人突然轉頭看向阿然道:「阿然!你長大了呢~當初看你在廟裡還像個小蘿蔔一樣,我叫昆是陽春閣的主人,白雪的師父。」
    「昆前輩好!」阿然看到春前輩被罵的狗血淋頭,心裡也害怕的不敢亂動。
    「這次我聽村長說,白雪要回家了,還要去找小金,我很開心,但是回家可以,小金還不能去找。」昆師父揮了揮手道。
    阿然疑惑道:「欸~為什麼不能找小金姊姊,不是就在萬妖國嗎?」
    春白雪打了下阿然的大腿示意別打岔,惡狠狠地看著他看,眼露凶光,阿然馬上閉嘴。
    「年輕人別急,小金的事情老夫這些日子也幫白雪出去打聽過了,現在萬妖國在元天大戰後早就鎖國,不對外開放很久了,以現在的白雪去那裡根本是自找死路,別說要帶小金回來了。」昆師父喝了口茶道。
    「這次你們倆回去,順便幫老夫處理一件事情,到黑河陸的天建閣,幫老夫將東西交給閣主。」昆師父拿了一封信,放在桌子上。
    春白雪急忙道:「為何要去天建閣,此地乃人族禁地,沒有特殊的令牌是不能進去的。」
    「白雪、阿然,這次的事情是機密,不得向任何人提起,老夫這有一木牌,到天建閣時便能進出。」昆師父放了塊木牌在桌上,上面刻有特殊的文字,跟廉叔給的玉珮有些相像。
    「年輕人們,這次的事情關係著元天大陸的安危,不能兒戲,如果你們能夠完成任務,待你們回來,老夫可以完成你們一人一個願望。」村長摸了摸鬍子道。
    春白雪作揖道:「師父吩咐,弟子豈敢不從,獎賞一事自然不敢索要。」
    阿然一臉矇逼好像捲入了大事情裡面,「呃~村長、昆師父,雖然不知道什麼事情,但是我凡人一個,如果要陪春前輩,一起去天建閣,可能九死一生,還是選其他人?」
    「阿然,你不用擔心,上次跟你師父說過這件事了,本來就是要交給你的,只是陪伴你的人從廉先生變成白雪,不過不礙事。」村長喝著茶道。
    「既然如此,你們就先回白雪老家看看,不急著去天建閣,但是越快越好,任務結束之後,愛去哪去哪。」昆師父喝著茶道。
    春白雪向村長和師父點頭作揖道:「是!弟子定會完成任務,不計代價,以謝兩位之恩。」
    現在阿然腦子裡,只想著自己師父竟然什麼都沒跟自己說,就要把自己派去人類禁地辦事情,一想就覺得,天底下怎麼會有這樣的師父,把自己賣掉。
    「兩位時候不早了,即刻啟程吧!」昆師父揮了揮手道。
    「是!師父、村長,請保重身體,白雪去去就回。」白雪作揖道。
    春白雪將信和木牌收入懷中,便和阿然啟程去往白雪老家位於海的對岸黑河陸-白亭鎮-春府。

創作回應

追蹤 創作集

作者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