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達人專欄

劫仙萬事廟: 第三十一回《沒道理!質疑你爺爺啊?》2021/10/15

龍上哲哉 | 2021-10-15 22:03:52 | 巴幣 16 | 人氣 61


    魔潭之中,魔祖面對熟睡的阿然,苦惱的神情喃喃自語著……
    「你說這合理嗎?上萬年來,我就從來沒出手幫過任何一個人覺醒,就這小子哪裡值得我出手?」魔祖摸著下巴碎唸著。
    「沒道理!真沒道理,我怎麼就這麼輕易出手了,這樣可不像我!等這小子醒了我一定要好好跟他聊聊。」魔祖自言自語的做出決定。
    「不過這小子是哪一家的魔族,看起來有點面生,近年來覺醒的魔族大多是老人,平均覺醒年齡在五十到六十歲之間,這小子怎麼看連二十都沒有……」魔祖自問自答著。
    「我堂堂魔祖,超脫之身煩惱這麼多的嗎?沒道理!沒道理!」魔祖一邊撓著頭一邊唸道。
    就在魔祖沉浸在自我交流時,阿然緩緩恢復意識,只感覺有些虛弱,漸漸睜開眼睛。
    「魔祖前輩!我死了嗎?這裡是地獄嗎?」阿然孱弱的問道。
    「喔~阿然你醒了,我還怕你醒不過來呢~這裡是魔潭你還沒死不用擔心,覺醒成功了,只是我想跟你聊聊天,趁你肉體還沒清醒這段時間正好。」魔祖微笑道。
    「那就好!我還有沒完成的事情不可以這麼輕易就死掉……」阿然摸了摸自己身體說道。
    「小子你剛覺醒完,神識還很弱,就不用起來了,躺著聽我說,我問什麼你答什麼,不清楚、不知道,就搖頭,知道就慢慢說!」魔祖拍了拍阿然的頭說道。
    「好的……魔祖前輩,你問吧!知道的我一定如實相告。」阿然回道。
    「這個……你父母親哪一方是魔族?是哪一家的魔族知道嗎?柯那、羅那、齊那中的哪一個?」魔祖問道。
    阿然只是搖了搖頭,呆呆地看著顛倒過的魔祖。
    「這樣……那下一個問題,幾歲、幾品的修為、師父是誰?」魔祖期待的神情問道。
    「今年滿十六、二品、東方七宿『青箕』。」阿然回道。
    「你師父是蒼龍神宗的青箕?奇怪了他沒傳你宗門裡的功法嗎?你身上的靈氣完全不是這麼一回事,反而是一種很新、從未見過的功法……」魔祖說道。
    「阿然,你有什麼想問你魔祖爺爺的嗎?好不容易來這邊一趟,就我在問問題實在不像聊天。」魔祖說道。
    「不知道~我現在腦子裡一片空白,只記得自己頭很痛,然後身體像是被燒過一樣,之後就不記得了……」阿然回答道。
    「好!既然這樣魔祖爺爺在幫你一把,不然我實在沒辦法好好跟你聊,你跟塊木頭似的!」魔祖點了點頭,將阿然扶起成盤坐的姿勢,右手放在天靈蓋上。
    「這會有點刺激,不過一下子就好了。」魔祖催動靈力,一時間魔潭之水開始圍繞著阿然旋轉,漩渦越轉越快,只見魔祖雙眼發光,魔潭之水開始從頭注入阿然體內。
    「好癢啊!這是什麼?」阿然奇癢難耐道。
    「忍一下!我在幫你把靈脈打通,你的肉體不在這,透過神識輸送靈氣的方式,會需要比一般打通靈脈的靈氣還要多一倍!」魔祖解釋道。
    「打通靈脈?這是強行幫我進階嗎?魔祖爺爺,這怎麼好意思?」阿然苦笑道。
    「放心!我怎麼說也是你的曾好幾代的爺爺,給自己孫子東西應該的,正常十六歲的修道者,天資高的也有四品、正常也有三品、最低劣才是二品,就我看下來,你是根好苗子,到現在才二品,那個青箕看來是沒被你爺爺教訓過。」魔祖一邊解釋一邊為阿然打抱不平。
    「魔祖爺爺!所以我也有可能成為絕世高手嗎?像是天帝那樣的人!」阿然興奮問道。
    「當天帝有什麼好的!要也是當魔帝!真的要說你的血統,也只有四分之一的仙族,魔族就佔一半!」魔祖說道。
    「可是我聽人家說魔帝都不是什麼好人,像是現任魔帝就是個連同族人都狠心斬除的人,我不要做魔帝。」阿然否決道。
    「那是柯那家拋棄信仰,轉投向其他信仰,你看其他家魔族有這樣嗎?不過我也不能做什麼,眾生平等!到了我這個境界,你就明白了!」魔祖解釋道。
    「那魔祖爺爺你是什麼境界!?感覺爺爺比我師父還強!」阿然好奇問道。
    「我嗎?超脫吧!如果按照現在的品階,比你那什麼天帝在高個兩階吧!」魔祖笑道。
    「什麼超脫?怎麼沒聽過!最高不是天帝那個等級嗎?神尊等級!爺爺你是不是唬我不懂事?」阿然懷疑道。
    「你臭小子!質疑你爺爺啊?我都活了上萬年了!你那個天帝活得有我久嗎?我一隻手就可以捏死他!」魔祖生氣道。
    「真的假的爺爺!你活了上萬年?那你怎麼看起來那麼年輕?怎麼保養的可以教一下嗎?」阿然邪笑道。
    「我既然是超脫,當然超脫一切,外表什麼的只要自己喜歡想變什麼都可以!」魔祖解釋道。
    此時魔潭之水漸漸恢復平靜,魔祖將手收回說道:「好了!靈脈已經打通了!怎麼樣!沒那麼難過了吧!」
    阿然站起身子,活動活動手腳,「魔祖爺爺!感覺身體比以前還要輕,而且更有力氣!重點是以前那種身體裡靈氣運轉卡頓的感覺也消失了!就是肚子這邊有點脹脹的。」
    「正常過幾天就好了~回去之後記得!每晚月亮出來就打坐運氣十回,養成習慣!久而久之你不用刻意去運氣,也會自行運轉。」魔祖雙手插入兩邊袖子道。
    「趁你現在閒著也是閒著!先運個十次給你爺爺看看!」魔祖說道。
    「是的!魔祖爺爺」阿然高興喊道。
    破舊莊園內,躺在床上的阿然突然渾身散發濃厚的靈氣,一旁照顧的葶菀突然被驚醒。
    「癸大哥!阿然出事了!快來啊!」葶菀大喊著。
    眾人紛紛奔向阿然所在的廂房,濃厚的靈氣距離十尺之外皆能感受的到。
    「小姐!屬下來了!」癸率先抵達廂房,見到阿然此番景象,一時間感覺有些熟悉。
    「癸大哥,阿然這是怎麼了!?覺醒不是成功了嗎?現在這又是怎麼了!」葶菀抓著癸緊張問道。
    其餘人隨即趕到,「發生什麼事了!阿然這是怎麼了!」春白雪問道。
    「老大!要我先用琉璃光先壓制嗎?」刑寧說道。
    「小寧沒事!依我猜測這是血脈覺醒之後的正常反應,靈氣的擴散,單純是身體的靈海無法儲存,身體自然的機制。」刑慚安撫道。
    「刑兄明鑑,阿然目前的神色十分放鬆,依刑兄所說,可能是身體自然的機制,請各位放心!」癸說道。
    「小菀!妳先去休息吧!這裡交給我好嗎?」春白雪安撫著葶菀說道。
    「春前輩!癸大哥!阿然就交給你們了……」葶菀神色憂傷的走出廂房。
    「春兄!癸兄!阿然小兄弟就麻煩兩位了!一切都怪我家阿戈,實在慚愧!有可以幫上忙的地方一定要告訴我們!」刑慚恭敬行禮道。
    「沒事的刑兄!覺醒只是巧合,並非阿戈小兄弟的問題,謝謝全組各位,癸某謝過了!」癸回禮道。
    「時候也不早,我們就先回房休息了……」刑慚說道。
    幾人離開了廂房後,只剩下刑戈一人並未離去,像有些話想說卻難以啟齒。
    「阿戈小兄弟,還有什麼事情嗎?」癸問道。
    「癸前輩!我知道你說覺醒是巧合,但如果正常情況下是不可能無緣無故覺醒的,我知道是自己一再刺激著阿然才導致他的覺醒,我想為阿然做一些事情,雖說不上賠禮,就當作給自己慚愧的心一個交代。」刑戈雙手合十恭敬道。
    「阿戈!不要太過自責,阿然是個打不死的小強,這點小事對他來說就像吃飯一樣。」春白雪安慰道。
    「盡然你想為阿然做些事情,那就交給你照顧吧!」癸說道。
    「謝謝兩位前輩成全!請兩位前輩先去休息吧!」刑戈感謝道。
    白雪與癸離開後,刑戈只是坐在阿然床旁,默默地誦經念佛,為阿然祈求平安。
    「臭小子!怎麼運氣運這麼久,是不是平時都在偷懶沒練功啊?」魔祖盤坐於地問道。
    「魔祖爺爺!我平時練功可勤了,不然怎麼在幾個月內晉升二品!」阿然回道。
    「正常人運氣十次也沒你那麼久,你練的到底什麼功法?」魔祖不耐煩道。
    「風月採花錄……」阿然有些害羞說道。
    「啥?採花錄?你師父給你練這什麼破功法?」魔祖一臉疑惑道。
    「不行!這樣你就算再練一百年,頂多是個小小六品修士,停讓你爺爺給你教兩招。」魔祖揮手道。
    「蛤?這樣不好吧!魔祖爺爺,我未經師父的同意就亂練其他功法,會被罵的……」阿然連忙擺手道。
    「我教你的只是魔族很基本的運氣功法,根你原本的功法根本不會有什麼衝突,而且效率、效能都會很明顯的提升,你練功速度只會更快,而且不會有走火入魔的可能,因為你的體質、血統就是如此契合這門功法,就本就屬於你,別廢話仔細聽我說,好好練!」魔祖一手刀劈在阿然頭上喝道。
    「疼啊!魔祖爺爺!我練!我練就是了!奇怪每個人都不能好好說話嗎?」阿然一邊擺好姿勢一邊碎唸。
    「你說什麼?」魔祖斜眼看向阿然道。
    「沒有魔祖爺爺!我們開始吧!」阿然冷汗直冒顫抖說道。
    隨著魔祖一邊講解一邊指導阿然修練,時間不知過去了多久,在魔潭之中兩人的互動就像一家人般,有說有笑訓練著。



各位道友好!因家中事故,下禮拜開始將會不定期更新,造成不便還望各位海涵,在此致上深深的歉意,也感謝各位對劫仙萬事廟的支持,我們下回見。《道心不死,涅槃再生。》

創作回應

追蹤 創作集

作者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