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達人專欄

劫仙萬事廟: 第三十二回《從今天起你就是我兄弟!》2021/10/18

龍上哲哉 | 2021-10-18 23:47:06 | 巴幣 116 | 人氣 93


    「現在開始會議,請各位魔將就位……」帶著兔子面具的女子說道。
    暗不透光的某處,伸手不見五指,時有陰風陣陣,突然的響指聲四周燈火漸漸點燃!
    「無聊!無聊!就不能早點開始遊戲嗎?我的刀在渴望著強者的鮮血!」帶著龍面具的男子說道。
    「尊者有自己的打算,今天找我們來應該是佈達下一階段的任務,先把你的菜刀收起來吧……」帶著白虎面具的男子說道。
    「呿!老龍啊!這麼久沒見你,還是扛著把菜刀,整天喊血喝?」帶著朱雀面具的男子調侃道。
    「老公雞!你倒是一張臭嘴,還沒被烤來吃!」龍面具男子怒回道。
    「都別吵了!尊者到了!別逼我把你們兩個嘴堵上!」帶著玄武面具的男子道。
    「呦!老烏龜,別緊張啊!我倆就是太久沒見敘敘舊,沒別的!」朱雀面具男子急忙解釋道。
    陰暗之處一道身影瞬身而至,周圍的燭火也被吹得一晃一晃,幾人中間突然多出了一位戴著猙獰惡魔面具的男子出現。
    眾人同時單膝下跪拜向此人,「參見無上墮天尊者!吾尊萬世無上!」
    「起來吧!」惡魔面具男子右手揮道說道。
    「吾尊萬世無上!」其餘的面具人起身喊道。
    「各位魔將!今天聚集在此,是接下來的計畫將有些變動,從進攻目標上界改為下界,先將戰力最弱且沒有支援的一邊解決。」惡魔面具男子說道。
    「尊者!為何!?上界人員布置早已完成,剩下就等血月到來,神主的力量降臨,我墮天將屠盡上界!」鳳凰面具男子驚訝道。
    「鳳凰!神主改變心意,祂想看看我們究竟值不值得降下恩賜,這次下界圍攻將會是考驗我們墮天能不能成為三界主宰的一戰。」魔鬼面具男子說道。
    「尊者!近來下界齊那家,已聯合諸多方勢力,構築修真者聯盟,其中有蒼龍神宗餘孽青箕為首、黑河鏢局羅令為首、羅那家的幫助,戰線會拉長,對我軍並不利!」白虎面具男子說道。
    「苟延殘喘!如今的齊那家已是風中殘燭、羅那家長年未戰安逸久了根本就沒幾個能打的!」玄武面具男子說道。
    「老烏龜!你別忘了!當年元天大戰,你可是被齊那家的天干部隊打得全軍覆沒,要不是我即時出現,你早給人煮王八湯了!」龍面具男子笑道。
    「年輕血氣方剛才中計!如今天干部隊早已不如以往!何況當年天干也只有活下一人,也就是現在的癸一人,我還有帳要找他算!」玄武面具子男子反駁道。
    「我才不在意你們當年如何,最關鍵的是這個青箕吧?當年區區七品一人鎮守仁帝都城,令我軍折損多位猛將,連我哥哥也是死在他手上,要不是右征將軍即時趕到,我一定會親手幫我哥哥報仇!」鳳凰面具男子怒道。
    「老公雞!我看你是傻了吧!當初你連五品都沒有!報仇!?就是去送人頭吧!蒼龍神宗,不用你說大家夥都知道,當初下界第一戰線,要不是當年的三位魔將與之同歸於盡,我們可能就死在太昊手上!」龍面具說道。
    「夠了!今天早你們來!不是來翻舊帳的!當年計劃不周全勉強開戰,打的不上不下,最後還是沒能收下三界,辜負了神主的期望!如今仙神派早已凋零,上界也沒幾個能打的,現任元天帝也不過是個小鬼頭,現下最要緊的就是將下界人員安排到位,在血月當天發動奇襲!」魔鬼面具男子說道。
    「屬下有一事稟報!」兔子面具女子說道。
    「說!」魔鬼面具男子回道。
    「近日有人發現!全組與齊那葶菀在一起,其中還包括天干癸、春白雪、青遠然等人,目前正在泉山山腰處,依屬下調查,此處曾有異火天降,或許有什麼奇遇也說不定,是否要先行下手。」兔子面具女子說道。
    「區區異火!不值得我們暴露消息,停止一切會暴露行蹤的行動,三個月後的十五號便是血月,三界將為我號令!」魔鬼面具男子說道。
    其餘面具人同時跪下,「吾尊萬世無上!」「吾尊萬世無上!」
    魔潭世界中,阿然運用著魔族功法修練著,一旁的魔祖側躺沉睡著……
    「魔祖爺爺!醒醒!爺爺!」阿然推著魔祖叫喚著。
    「啊!?怎麼了?臭小子你幹嘛?打擾你爺爺睡覺!」魔祖有些起床氣。
    「魔祖爺爺,我練完了!你怎麼教著教著就睡著了?」阿然說道。
    「年紀大了!容易走神然後就去跟周公下棋了,臭小子你練完了!那你試試看把你的氣一口氣釋放出來!」魔祖站起身活動活動全身。
    「好!我試試看啊!說好就算做得不好也不可以打頭啊!再打就笨了!」阿然有些不耐煩的看著魔祖。
    阿然照著魔祖所教的功法,擺弄著姿勢,一瞬間運轉全身靈氣,只感覺自己的腹部丹田位子,就像被什麼東西吸著,一股濃厚的靈氣爆發開來纏繞著阿然全身!
    「很棒嘛~才過沒多久就已經精實不少,看來你也是有些天賦的!」魔祖笑道。
    「魔祖爺爺!我一直有個問題,這個魔潭到底是什麼地方?感覺在這裡練功真的快很多!」阿然疑惑看著魔祖道。
    「這裡!?魔潭是我的靈海!也就是我的肚子裡面丹田的地方!就是我儲存靈氣的地方,你在靈氣這麼濃厚的地方修練當然快啊!」魔祖指著自己肚子道。
    「蛤!?你的肚子裡?幹嘛把我招喚到你肚子裡?」阿然冷汗直流道。
    「要打通魔族的血脈之力,最重要的是,以我的靈氣做為引子,所以招喚到我的靈海當然是最好的啊!」魔祖解釋道。
    「是這樣嗎?魔祖爺爺,我有點無聊了……可以讓我回去嗎?我有些事情還要辦,接下來還要趕快去天建閣完成任務,還要陪春前輩去妖國找老婆,最後在回寒河村。」阿然有些不耐煩道。
    「你要離開可以!但是你要跟我約法三章,三個月內必須要進行第二次覺醒、幫我去一個地方送個東西、別死!」魔祖手指比三說道。
    「三個月內要二次覺醒?那我是不是要三個月內達到五品嗎?可能其他兩個都沒問題,就這個有點困難!」阿然玩著手指道。
    「放心啦!我在你身上可是下了血本,三個月內五品絕對沒問題,只要你每天都好好練功,至於送東西你聽好了,我不知道現在那個地方長怎麼樣,但是我之前查過了,黑河陸最南邊外海有座島,據情報來說是叫花島,幫我帶一束玫瑰花去那裡,送給一個叫千殷的女生!記得不管死的活的都要親手交給她,跟她說是我送的!」魔祖有些害羞說道。
    「花島?沒聽過!玫瑰花是沒問題,不過我想問一句,這是不是爺爺你的老情人?」阿然有些戲弄的說道。
    「都是過去的事情了,不提也罷!反正記得一定要送到!下次如果你準備好覺醒,就心裡想個你魔祖爺爺,然後對空叫魔祖爺爺!我就會把你拉過來了!」魔祖揮了揮手說道。
    「魔祖爺爺!你還有什麼想說的嗎?我走了之後怕你無聊,你一次說一說!」阿然眼眶有些紅潤道。
    「你小子!?幹嘛眼睛這麼紅,是怎樣以後見不到了是不是?沒什麼好說的了,照顧好自己!魔祖爺爺沒辦法再幫你更多了!」魔祖拍了拍阿然的頭道。
    阿然頓時淚如雨下抱住魔祖,「魔祖爺爺!謝謝你!我第一次這麼近距離感受到血親的關愛,雖然師父他們都對我很好,但是感覺沒有像和魔祖爺爺在一起時,這樣的溫暖、放鬆!」
    「傻小子!珍惜眼下身邊的人,盡全力守護他們,魔族的孩子就要抬頭挺胸,爺爺也很高興可以見到你,我也不知道為什麼跟你在一起也特別放鬆,照顧好自己!去吧!」魔祖摸了摸阿然的頭,一陣白光閃過……
    昏昏沉沉的阿然緩緩睜開眼睛,破舊的天花板,身旁坐著刑戈。
    「這是哪裡?」阿然說道。
    「你醒了嗎?這裡是莊園裡面,你已經睡了一個禮拜了,你先躺著休息我去叫其他人。」刑戈說道。
    刑戈走出門外,「老大!春前輩!癸前輩!大夥!阿然醒了!」
    「什麼?阿然醒了?」葶菀的聲音大到相隔五六間廂房的阿然都能聽到。
    一陣奔跑聲接近,阿然躺在床上聞聲人到,「阿然!你終於醒了!我還以為你不會醒了,你把我們都擔心死了!」葶菀抱向阿然說道。
    阿然頓時有些臉紅,「喔~是嘛!真抱歉讓你們擔心了!謝謝你們一直守著我!」
    眾人也隨即趕到,「阿然!你終於醒了,我還怕你出什麼事情,我沒辦法跟你師父交代,我差點都要把你師父叫來了。」春白雪喊道。
    「你們都先讓開!讓我來看看!」刑寧推開兩人說道。
    「醒了就好!這樣阿戈也算是完成任務了!哈哈!」刑慚笑道。
    「……」刑戈站在門外只是靜靜看著。
    「阿戈!別在自責了,人都醒了!你也盡了自己所能,在放下了吧!」刑靜拍了拍刑戈肩膀道。
    「別煩我!」刑戈推開刑靜的手說道。
    「阿然小兄弟!看來你已經沒事了,真謝謝魔祖大人的庇佑!」癸開心笑道。
    「沒問題了!阿然身體一切正常!」刑寧比讚道。
    「阿戈你應該有話要說吧!」刑寧說道。
    此時刑戈走向阿然,「阿然!很抱歉!雖然我不知道你發生什麼,但一定跟我有關係,這場戰鬥是你贏了,改日我一定會到你師門去賠禮謝罪!」
    「沒事啦!反正我也知道自己會輸!別放在心上!從今天起你就是我兄弟!」阿然笑道。

創作回應

追蹤 創作集

作者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