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劫仙萬事廟: 第八回《此時的白雪回憶殺差不多了》2021/07/16(春雪回憶篇終)

龍上哲哉 | 2021-07-17 00:08:13 | 巴幣 34 | 人氣 75


    那日涼亭下的約定之日就在明晚……
    官試前晚,春白雪正準備熄燈就寢,深怕明天睡過頭錯過考試。躺在床上的春白雪意識漸漸模糊,即將進入夢鄉之時。
    窗外傳來熟悉的聲音拍打著門窗:「咚咚咚!小白!小白!是我小金。」
    意識忽然被抓回現實,春白雪連忙下床開窗,「小金!?妳怎麼傷成這樣?」
    看到傷痕累累的黑貓小金,春白雪急忙將小金抱到床上道:「我先幫妳包紮,妳別亂動。」
    欲往樓下向掌櫃要點臨時包紮物品,見狀小金化作人形,用盡全身力氣抓住春白雪的手,口中唸道:「救救孩子……救救孩子……」便失去意識倒在床上。
    春白雪見到小金如此著急,口中又唸道孩子,將小金包紮完傷口安頓好,一人提劍前往城東孩子們居住的街區。
    春白雪用著家傳身法「踏雪無痕」一路在青冠城中狂飆,穿梭在屋頂之上,用盡全力只為最快的趕到孩子們身邊。
    城東舊廟,一直是小金和孩子們棲身之處,春白雪站在門口沒有立即進去,而是在一旁隱匿著氣息靜靜觀察。
    廟內傳來,一個中老年人的聲音,似乎在勸說什麼:「孩子們!自古正邪不兩立,人、妖疏途,剛剛那隻貓妖叔叔已經幫你們把他趕走了啊?怎麼妳們還咒罵、打我呢?」
    一個稚嫩的聲音叫道:「小金媽媽才不是什麼妖怪!他是我們的媽媽,從小照顧著我們根本就沒有傷害過我們!妳才是壞人打傷媽媽!」
    隨即孩子們群起喝道:「就是啊!滾出我們家!你這個壞人!」
    春白雪腦中一閃而過,眼中這個人的身著打扮與口氣並不像壞人,並且修為不低於自己可能還在之上,或許自己可以不動武就把事情理清。
    春白雪故作鎮定,假裝自己剛回到家,一切事情皆不知曉,「孩子們!小白叔叔回來囉!」
    孩子們見到春白雪,以迅雷不急掩耳的速度,成團的躲在春白雪身後,頓時心中找到了依靠,才慢慢冷靜下來。
    春白雪見孩子們躲到身後,裝做不知所措道:「孩子們!這是怎麼了?家裡面來客人了怎麼沒見小金招待客人?」
    孩子們突然吼道:「小白叔叔!就是這個怪叔叔突然闖到家裡,還把小金媽媽打傷,還說媽媽是壞人是妖怪!」
    「孩子們!不可以沒有禮貌,這位道士叔叔可能誤會什麼了!你們先冷靜,交給叔叔處理。」春白雪轉過身安撫著孩子們道。
    孩子在春白雪的安撫下漸漸平復下來,沒有再對道士怒聲叫道。
    「這位道友,在下春白雪,是這幾位孩子的家人。不知哪裡誤會了,多有冒犯還請見諒。」春白雪拱手作揖道。
    身著獸皮製成的服飾,身上纏著一條金色的麻繩,目測四、五十歲左右,「小友,多禮了!貧道姓百名殆,捉妖人士,剛剛路過此地,驚覺妖氣,便進來降妖除魔,深怕孩子們受到傷害。誤會!誤會!」百殆拱手作揖道。
    「百道友,可見是什麼妖嗎?」春白雪冷冷地道。
    百殆摸著鬍子道:「據我捉妖多年的經驗,是隻五品貓妖,以能化為人形,留不得!」
    春白雪連忙假裝鞠躬道謝:「這樣說來,若不是百前輩今日出手,恐會出大事,春某在此多謝前輩大恩,來日定會報答前輩!」
    百殆笑著推著手道:「小友客氣了!捉妖本是我道天職,大恩不敢當,報答就更不敢要了!」
    「現在時候不早了,不如我送送前輩,幾位孩子也累了,是時候就寢了。」春白雪伸手向門外,恭送百殆。
    百殆點了點頭笑道:「也是!不打擾孩子們休息了!老道這就走。」
    春白雪讓孩子進廟裡休息,自己送百殆離開,送到街口。目送百殆離開走遠,才安心回到廟裡照顧孩子。
    「小兄弟,我見你身上沾染些妖氣,老道沒什麼法寶,這是我自己煉製的符寶,可以抵禦妖邪,尋常小妖不敢近你身,你且收下。」百殆從衣服裡拿出一個符紙著成的三角,塞給了春白雪便揮手離去。
    春白雪假意收下符寶,心想這老道,還想留後手,咱也不是傻子,這東西等等就給燒了。
    春白雪回到廟中,看到孩子們圍坐在一起,還有些驚恐,便上前安撫。
    「孩子們!沒事,小白叔叔在,媽媽現在也已經休息了,夜也深了,我們明天一早吃完早飯,就去找媽媽好嗎?」春白雪摸著孩子們的頭說道。
    孩子們稚氣的齊道:「好!小白叔叔。」
    春白雪安頓好孩子們以後,並不沒有回到客棧內,身上留著百殆的符寶,深怕有貓膩,靜待明日一早在做打算,便和孩子在廟裡過夜。
    孩子們從小就沒父母,是小金一個人扶養他們,並幫他們取名字,最大的叫大寶,依次序:大寶、小寶、二寶、三寶、五寶,除了大寶跟五寶是女生外,其他都是男生。


    孩子們從小就知道小金是貓妖,但對單純的孩子們來說,小金只是他們的媽媽,人、妖、獸、魔,又如何?他們不害人,還會幫助人,對自己好那就是自己的家人。

    年紀最小的只有五歲的小寶,躺在春白雪旁邊,小聲地道:「小白叔叔,為什麼那些道士動不動就說妖是壞人,媽媽明明就是好人。」
    春白雪轉身面對小寶道:「因為啊!那些道士,不像小白叔叔,願意花時間和妖族相處,他們從小就被教育人族、以外的種族都是壞的、不好的。」
    小寶嬌嫩的道:「那為什麼小白叔叔,就不會這樣,還很喜歡媽媽?」
    春白雪抓了抓頭害羞道:「那是因為,叔叔從小讀很多書,所以知道不能以偏概全,以貌取人,所以小寶以後也要好好讀書,這樣才不會像那些壞道士一樣,知道嗎?」
    小寶打著哈欠道:「知道了……叔…叔……」
    小寶說完沒多久便睡著了,春白雪看著孩子們,心中暗自許下,必要帶著這些孩子回到家裡,好好教育他們,並給予他們應有的愛。
    春白雪眾人睡下後,舊廟遠處一個樓頂上,百殆監視著春白雪眾人的一舉一動,他知道這姓春的很聰明,這中間一定有貓膩,準備伺機而動。
    隔日清晨春白雪帶著孩子們到街上吃早點,沿途經過市場看到孩子喜歡的都會買給他們,一路吃吃喝喝,有說有笑的,都忘記了自己還有官試要考……
    百殆見狀,一直暗中跟著春白雪,一刻都不敢離開,他知道慢工出細活,放長線釣大魚的道理。
    畫風一轉阿然一臉認真的神情,死盯著春白雪,集中精神聽故事,一刻都不敢鬆懈。
    「春前輩,後來怎麼了,你搞定那道士了沒?那什麼百殆根本就欠打,連小金姐姐都敢傷害。」阿然生氣的拍著大腿道。
    春白雪喝了口酒緩緩道:「百殆這道士,我用計終於是把他暫時拖住了,好讓我有時間回客棧找小金,那老道追了我一路,當我白癡不知道!我就跟他來個偶遇,既然暗的不行,就來明的。」
    「怎麼個方法拖他?都跟著這麼緊了,春前輩你快說麻?」阿然搖著上半身道。
    春白雪看阿然這撒嬌特別辣眼睛,揮了揮手道:「你個大男人衝我撒嬌,再這樣就滾出去,噁心死的,說故事的心情都沒了。」
    阿然叩頭道歉:「對不起,再也不敢了,春前輩請繼續!」
    春白雪摸了摸脖子上的貓型玉項鍊,「這百殆最後被我引到客棧附近,我借機跟他相遇,假意送他東西,把他的符寶也送還給他了,藉口自己內急,要去客棧借茅房,給自己爭取了極短的時間。」
    急忙回到客棧房間內的春白雪,看小金一人醒來坐在床前等著自己,便衝上前擁抱她。
    「小金,我時間不多,那個道士就在樓下,孩子們現在拖著他,等等我下去拖住道士,你趁機把孩子帶走,直接前往寒河村的陽春閣,把這個木牌給老闆看,他就知道了。」
春白雪說完將木牌塞給小金,便轉身下樓,他的時間不多。
    「小白……」小金或許有話想跟春白雪說,卻來不及說出口。
    春白雪回到百殆這邊,向百殆道謝,並跟百殆示意要請他喝兩杯,並且孩子今天在廟裡還有家事沒做,要先回去做家事,讓孩子先回廟裡去了。
    春白雪與百殆,來到一間城南的酒館,春白雪殷勤相待,心中默默期許著小金會帶著孩子們走,自己就算喝死在這邊,也要保孩子跟小金出城。
    「百前輩,請!晚輩想向前輩請教,這四品突破五品的法門。」春白雪一邊敬酒一邊道。
    「小友不急,且聽老道娓娓道來~」百殆敬酒道。
    兩人觥籌交錯之間,兩個時辰過去,日落西山,春白雪有些不勝酒力,便與百殆辭別,家中還有孩子們要照顧,不宜多飲,便與百殆道別,回到了客棧中。
    一路跌跌撞撞回到春來客棧,一進到房間,只見小金坐於床前,並沒有離開,此時的春白雪酒意全失,驚覺不對,坐向小金身邊連忙問道。
    「小金!妳怎麼還沒有走……為什麼?」春白雪握著小金的手,一臉疑惑問道。
    此時從床旁邊走出一位,與百殆一樣服裝,半臉紋身,黑色短髮的年輕男子,持著劍指向小金緩緩走出。
    「道友,莫要被妖孽迷惑了,貧道不戰,是奉師傅百殆之命前來幫助春道友的。」不戰一臉嚴肅道。
    春白雪一念之間,便出劍「陽春白雪」一瞬間,不戰未能來得及反應,手中劍已落下,忽然眼前一片黑,隨即暈倒,原來在陽春白雪一出招時,小金就已經準備好對不戰使用幻術。
    春白雪牽著小金的手,一路飛奔向城東舊廟,腳下身法,「踏雪無痕」飛快的踩向一個又一個屋頂,身後的小金,只是深情款款的看著春白雪,隨著他一起逃離。
    兩人到達舊廟以後,只見孩子們如往常一樣,在嬉戲打鬧,看到媽媽的孩子們也熱情地上前擁抱。
    「小金媽媽,妳回來了,我們可想妳了!」孩子們齊聲喊道。
    小金摸著孩子們的頭道:「沒事!讓妳們擔心了,媽媽是不會離開妳們的!」
    春白雪心想百殆老道還未察覺自己徒弟有異樣,決定抓緊時間帶著小金和孩子們趕快離開青冠城,回到寒河村,在自己地盤最起碼還有村長罩著,他們不敢亂來。
    春白雪向小金和孩子們道:「我們要搬家了,搬去叔叔的家,以後叔叔會教你們讀書寫字、醃肉乾、菜,還有練武、修道。」
    孩子們興奮的叫道:「好!小白叔叔一樣,武功高強,還會讀書寫字。」
    小金笑著和春白雪道:「以後就要多麻煩你了。」
    春白雪臉著紅道:「沒有~這是我應該的,我們趕緊走吧!」
    白、金二人帶著孩子們,路上買了馬車,一路從城東驅車趕往寒河村,以現在的速度,不停趕路也要在明天凌晨才能到的了。
    馬車上孩子們已經在小金的照顧下睡去了,春白雪一人驅使著馬車,一路趕往寒河村,只希望百殆老道不要追上來,越是這麼想,白雪心中卻越忐忑,總有股不好的預感。
    月黑風高,春白雪一行人距離寒河村已經不遠,在翻過一個山頭便能夠到達,此時風聲鶴唳,車內小金預感不對,連忙探出頭向白雪示意。
    「小白,有人來了,很近。」小金從馬車中探出一顆頭,頭頂上的貓耳,在月光的襯托下格外動人。
    春白雪摸了摸小金的頭道:「沒事~有我在,就算是死我也要護著你們!」
    小金看著春白雪的臉,久久無法自拔,眼前的這個人是她,妖生中最獨特,也是最愛自己的男人,她真希望自己能夠就這樣與白雪一起白首相依。
    忽然兩道黑影從一旁樹叢,飛出攔住馬車,白雪見狀立即停下馬車,準備迎敵。
    「春道友,怎麼能不辭而別呢?老道念在與您有緣,才特請徒弟相助,你卻將他打傷,這可不仗義啊!」百殆摸著鬍鬚一臉不屑道。
    春白雪摸著下巴調侃道:「我與百前輩素不相素,今日帶我家眷,搬遷回老家,這也要告知你?難道洞房也要找你一起嗎?」
    「你這畜生,敢這麼說我師父!」一旁不戰怒斥春白雪。
    百殆揮手示意不戰冷靜,「春道友言重了,這降妖除魔本是我道中人之天職,這攜家帶眷回老家,我們自然管不著,可那貓妖可是您的眷屬?」
    春白雪嘴砲模式已經啟動:「我老婆那叫一個騷,比貓妖還騷讓你們誤會真抱歉,之後請喝喜酒兩位一定要來啊!」
    馬車內的小金,臉紅的比蘋果還紅,這時的小金是世界上最幸福的女人,沒有之一,白雪得天獨厚的愛讓她,願意為他做一切。
    「這對姦夫淫婦,看我怎麼渡化你們!」不戰怒喝一聲突然出劍攻向春白雪。
    春白雪一招「寒心化雪」猛轉身躲過不戰的劍刺,繞到其身後反手砍向不戰,百殆見勢甩出身上的金繩,纏住春白雪的攻勢。
    小金突然飛身猛攻向百殆,欲攻其不備,百殆不慌不忙,一手拉繩,一手從身上掏出一張符咒射向小金。
    一到金光乍現,小金被金光眩目,一時間失去方向,雙手痛苦的遮住眼睛,才暫停攻勢。
    白雪掙脫金繩後,轉向百殆刺去,連續的突刺速度快如下暴雪般,眼前的劍刺不停逼退百殆十餘步以上。
    不戰眼見師父落於下風,從白雪身後突襲,卻被一旁的小金一爪,手臂留下深深的爪痕,血流不止。
    不戰受到小金的阻擋,白雪跟百殆有了更好的單挑空間,白雪的「春雪劍法」時如暴雪,時而初雪細膩,百殆逐漸招架不住。
    百殆見白雪四品巔峰的實力,在修道上雖比不上自己的五品巔峰,但那經年累月的劍法,可不是自己能夠比擬的,一招一式的精準,就向看透自己所有動向一般,死死咬住自己。
    百殆趁著白雪劍招空隙拉開三個身位,手掐指訣,突然金繩化棍,百殆決定拿出真格,原本只想勸退白雪,好拿到貓妖的妖丹助長自己修練,不想下死手。
    「老道,是不是老到不能動了,這幾百招下來,還沒看你出半招,可不要讓我啊!我可是真的想要殺了你的……」白雪冷冷道。
    百殆架起棍式平淡道:「春道友,小心了。」
    霎時百殆語畢棍以來到白雪眼前,招架不及,直接被一棍打在臉上飛了出去,直吐鮮血一口。
    「小子,這棍可還不是全力呢~」百殆嘲諷著白雪道。
    春白雪緩過身子重新架起劍式,「老頭,你總算肯認真了嗎?」


    百殆笑而不語,一個瞬步,再次身未到,棍先到,白雪這次將專注度提到最高卻還是遭到一棍子擊飛。
    百殆老道快得離譜,現在的春白雪完全跟不上,只能被單方面虐殺,他必須想想辦法,決定出奇招。
    春白雪嘴砲模式上線:「老頭你這棍法,比劍法還好,不適合當道士啊!還是改行當和尚吧!」
    春白雪打不過就嘴砲,連跑帶砲的不停激怒著百殆,讓百殆不停朝自己進攻,儘管白雪已經漸漸能夠掌握,百殆的速度,但一棍棍打在身上,白雪明白自己可能撐不了多久。
    一旁的小金,對上不戰小道士,小金雖一開始被不戰的捉妖法寶,弄得很痛苦,但階級擺在那邊,不戰區區三品修士根本不是五品小金的對手,幾個回合下來不戰還是敗下陣,死在了小金的貓爪下。
    戰況情勢一轉春白雪一邊逃跑,一邊想辦法拖延住百殆,好讓小金能夠盡快來幫自己,不過百殆的實力懸在那邊,一棍棍的打在白雪身上,肋骨斷了不知道幾根,痛的已經沒知覺,臉吃了幾棍,漸漸越來越腫遮住了視線,只剩下右眼看得到。
    百殆與春白雪的游擊戰,很快在白雪的一聲慘叫中結束了……大字倒在血泊中的白雪,胸口一道大口子,鮮血如柱。
    聞聲趕到的小金,只見百殆手持白雪的劍沾滿著鮮血,倒在一旁的白雪,讓小金怒火中燒,一招貓爪攻向百殆,卻被金繩禁錮住無法動彈,白雪血流不止意識漸漸模糊……
    白雪意識回憶起過往的種種,開始各種回憶殺,反殺的號角即將響起,過去被趕出家,到寒河村與村長悟道,每日不懈怠的修練,最後的青冠城與小金相識,時間很短幾年過去。
    「小妖精,就別費力了,你男人已經死透了,還是乖乖順了我,我會讓你死的舒服一點。」百殆一臉斜魅的道。
    小金在地不停掙扎喊道:「白雪!白雪!老頭你做夢,白雪死了我也不會獨活的,大不了同歸於盡!」
    百殆用劍抵著,小金脖子道:「別做傻事!好不容易修練到了五品,那個妖丹可不能隨便說爆就爆!老夫還指望他衝擊六品!」
    「你們這些狼心狗肺的道士,只會為了一己私利,濫殺無辜。」小金留著眼淚道。
    「與其變成你們這種垃圾的養分,我寧願神形俱滅,陪我相公一起去。」小金含淚怒喊道。
    此時的白雪回憶殺差不多了……一道道回憶、執念、堅定化作道光,從白雪身上散發而出!
    「什麼?這小鬼這種時候要渡劫嗎?鬼門關都進去半個身子了!還想抵抗?」百殆持劍準備給白雪最後一擊。
    「白雪!白雪!我來陪你了……」小金一邊唸道一邊催動著自己的妖丹。
    「小子!別怪我!這都是為了除魔衛"道",只能怪你倒楣,愛上這小貓妖!」正當百殆刺向白雪胸口之時,突然道光乍現,遮蓋住了百殆視線。
    白雪最後回憶殺讀取完畢,好戲上場!
    白雪身負道光,緩緩站起,一手把劍奪走,一腳踢飛百殆。怒喊道:「道域展開:『春雪詠蘭』帶著BGM,四周景象產生變化,原本的黑夜突然明亮起來,春暖花開之像,映入眼簾,忽然天上飄下片片霜雪,漸漸覆蓋綠意盎蘭的大地。
    小金見到白雪展開道域,心中一喜,淚水悲歡交加,停下催動妖丹,「白雪!你沒事吧!」
    「呦!小金,我告訴你,這東西比什麼法術、法器還好用,我現在感覺自己超級強!」白雪向小金比劃著肌肉,身上的口子已經癒合只留下一大條傷疤。
    「可惡!這小子不是才四品巔峰而已,盡有如此道心,能夠展開道域,難道是天賦道域?」百殆不甘的喊道。
    白雪劍指著百殆喊道:「不!這是愛的力量!你這種老頭這輩子是不會懂的。」
    小金:「………帥不過三秒。」
    「天賦那種東西,我從來就沒有,我只知道努力不屑的鍛鍊,就如雪般,一年可能就只下那一次,我努力的雕刻自己,就是為了在最後一場雪,送給大地最美的一場雪。」白雪眼神銳利的看著百殆道。
    百殆收回小金身上的金繩化為棍,向白雪發起最後的衝鋒。
    「小子這是你逼我的!」百殆以最快的速度衝向白雪揮出金棍。
    白雪游刃有餘的接下所有棍招,不停的反擊在百殆身上,這時的百殆身上口子少說百道。
    「老頭,怎麼樣?我的愛!強嗎?」白雪調侃道。
    百殆身上鮮血不止死盯著白雪沒有說話,「……」
    白雪舉起劍收入腰中做出拔刀術的姿態,準備發出最後一擊!
    「小子,這是最後一擊了!去死吧!」百殆突然全身金光乍起匯入,周身靈脈匯入金丹之中,小腹前浮出一枚四紋金丹。
    百殆將金丹附於金棍之上,剎那間金棍不斷伸長變大,看不到盡頭。
    四周因道域而佈滿著雪,頓時空氣安靜了下來,彷彿可以聽見萬物的聲音,這一刻白雪拔劍,砍向百殆,一瞬之間,百殆人頭落地,連最後的絕招都沒用上,便消逝在世上。
    「春雪晚來。」白雪斬落百殆頭顱後,甩下手中劍血,只有一滴。
    小金看到白雪贏了,興奮的跑向白雪擁抱他:「小白,你剛剛好帥!」
    「是嘛?我也這麼覺得,道域什麼的,太貓逼了。」白雪摸了摸小金的頭道。
    瞬息間,道光縮回春白雪體內,四周又回到一片黑暗,月高掛於空,彷彿一切如夢如幻,三息之後白雪倒下,意識漸漸模糊,聽的到小金的叫喚與一絲陌生人的聲音。
「醒醒小白。」「他沒事。」「跟我到萬妖國吧!」「現在的人界根本不是妖待的!」「小子!你老婆我先幫你顧著了,等你好了就來萬妖國找她吧!」
    白雪進入睡死模式……
    「小白!沒事吧!醒醒小白!」小金抱著白雪喊道。
    突然遠方幾道身影出現,飛向小金這邊!
    「小姑娘,他只是體力透支睡著了!他沒事的……」身邊跟著兩位隨從,一位身穿著獸皮武服的白髮、赤腳、猴尾的一個大妖道
    「我是萬妖國的,左夷將軍,吳祁,你相公剛剛的道域很是強硬,道心看來不遜於七品靈尊,我們剛剛在旁邊看他對你示愛,說這是愛的力量,差點沒笑道岔氣。」吳祁忍笑道。
    「將軍好!小女凝蘋,叫我小金就可以,這是我相公春白雪。」小金作揖道。
    「你相公,可能真的很愛你,才有辦法在四品巔峰的時候展開道域,這個除非是天賦道域,一般不常見。」吳祁一臉認真道。
     「小金,跟我回萬妖國吧!以你相公的實力沒辦法保護你,你們兩個在一起只會很痛苦,搞不好哪天相公被人直接殺了都可能。」吳祁看著小金道。
    「將軍,這我知道,可是我相公現在傷重,我想陪在他身邊。」小金看著春白雪道。
    「放心!你相公因為剛剛的道域,傷都好了,再說了,你陪在他身邊,以後一定還會有那種捉妖人,來抓你回去,取妖丹。」吳祁指著小金腹部道。
    「將軍,如果跟你回去,我還能再見到我的孩子們跟相公嗎?」小金看向馬車和白雪道。
    「當然可以,我們只是先將你保護起來,等你相公實力在強大一點,就會接你回去拉!不然你把孩子也帶來也可以啊!」吳祁比手畫腳道。
    「既然如此,那我能留個訊息給我的相公嗎?」小金手脖子上握貓型玉項鍊道。
    「當然可以,你乾脆留封信給他吧!快點喔!不然等等有人發現這邊的動靜趕過來,可不好處理了。」吳祁抓了抓頭道。
    小金將手貓形玉項鍊放在白雪手中,用靈力在石頭上,刻了「萬妖國,孩子,小金,來找我。」幾個字放在白雪懷中。
    「搞定了!出發拉!小的們!起駕回國!」吳祁手指了指馬車跟小金道。
    小金坐上馬車,兩位隨從扛上馬車,隨吳祁身後,返回萬妖國。

        各位道友好,今天是春雪回憶篇終章,我個人對於春雪,就是個普通人的代表。對於阿然來說會是一個很好的榜樣,謝謝各位道友的收看,《道心不死,涅槃再生。》我們下回見。

阿然:師父快看,春前輩好牛。
阿七:就這叫帥,還什麼愛的力量,隔壁棚的純愛戰神都比較猛。
阿廉:難得會看到阿七忌妒人。難得~
青女:認真的男人,真帥。
村長:年輕人,果然還是年輕的好!呵呵!
圖山:賣肉乾的,逆襲?
林訊:這刀法教嗎?想學....
青染:有哥當年那味!
羅那雪:哪味?
風靈:是愛情的味道~
小金:相公超帥!
春白雪:真的嗎?我也這麼覺得...

創作回應

追蹤 創作集

作者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