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劫仙萬事廟: 第七回《蛤!?貓在說話?》2021/07/15(春雪回憶篇2)

龍上哲哉 | 2021-07-15 23:59:15 | 巴幣 26 | 人氣 62


    「沒想到!村長這麼厲害,還能指導你修練!」阿然摸摸下巴道。
    春白雪喝了口酒道:「村長,他很厲害的,可不是我們小修士可以了解的強大。」
    「那春白雪前輩,你去青冠城裡考試,後來發生什麼了?以你的才智,沒有狀元也有個榜眼。」阿然好奇道。
    春白雪放下手中的書本輕嘆道:「你看我還坐在這,就知道我還是沒參加到考試,這不就回村裡賣肉乾麻……」
    「怎麼會沒參加到考試,你突然反悔了?」阿然驚訝道。
    春白雪掀起了上衣,只見一道一公分寬的傷疤,由右胸到左腹,可以想像出當初傷地有多重。
    「春前輩,這是發生什麼事情?這傷也太深了吧!」阿然瞪大眼睛道。
    春白雪放下衣服,揮了揮手道:「這傷就是當初我去城裡考試弄出來的,也因為這傷我躺了一個月,半隻腳進都了鬼門關。」
    「發生什麼事情?以春前輩那時的修為,就算遇到危險,也應該能順利逃脫吧!」阿然抓了抓脖子道。
    在阿然的步步追問下,春白雪終究將事情的原委道出,這彷彿才是他心中深藏已久的心結。
    二十五歲壯年的春白雪,時隔五年再次踏上,自己的官試之旅,褪去的稚氣,化為了堅定的心,隨他一同來到「青冠城」。
    此時距離官試還有兩天,春白雪決定在接近官試場的客棧住下,以防自己睡過頭,又沒參加到考試。
    此次的考試對春白雪來說,至關重要,這是作為春家人的使命,完成家主所給的任務,然後衣錦還鄉。
    春白雪走入一間客棧名為「春來客棧」,一樓廳內坐著許多修士、江湖人士,這個看著春白雪兇神惡煞,上下打量,貌似在緊盯獵物般。
    「小二!住店隨便一間房就可以了~」春白雪挑了一個角落的位子坐了下來。
    小二端著茶水走來:「來呦!客官住店地字三號鑰匙先給您了,要點些菜嗎?今日有上好松阪豬跟自釀白兒子,各來一斤?」

    「好啊!各來一斤,松阪用烤的吧!」春白雪語畢給了小二些銀兩,獨自喝著茶觀察著其他人。
    客棧內的修士與江湖人士交頭接耳,不時拿著一張懸賞單比手畫腳,看似在謀劃些事情。
    「客官您的烤松阪豬,白兒子一壺,慢用啊!」小二放下東西正轉頭離開。
    「小二等等,跟你打聽個事情,這些人手中都拿著張紙,每個都像在謀劃什麼的,我外地人好奇……」春白雪又拿了些碎銀給小二問道。
    小二見錢眼開收起銀兩回道:「客官你有所不知,這青冠城過兩天舉行官試,城裡來了大大小小的人,其中就些達官貴族的少爺,身上是穿金戴銀。」
    「這少爺穿金戴銀的,跟那懸賞單有什麼關係?」春白雪不解道。
    「客官不急!這穿金戴銀的,身上那一定有寶貝,自然就有人覬覦,而那懸賞單上的,便是大盜「偷天貓」。」小二說完坐下倒了杯茶喝下。

    小二緩了緩接著道:「這大盜「偷天貓」傳聞連仁帝的東西都偷過,什麼大羅神仙都偷過,那些富家弟子就怕自己身上寶貝不見,就發這懸賞令。」

    「這我都知道了!謝拉小二,你忙去吧!」春白雪又拿了些碎銀給小二,請小二給他弄張懸賞單,還有弄把劍。
    春白雪這心想,或許都這是命,到哪都有岔子,希望自己不會遇到什麼麻煩,所以還是請小二弄把劍防身。
    吃飽喝足的春白雪,在自己房內安頓好,翻看著懸賞單,只見「偷天貓」不像人族,應該是妖族。
    「偷天貓」頭戴兜帽,蒙著面、頭頂一對貓耳,最大的特徵可能只有金髮了,身高一米六,懸賞一千兩黃金不論生死。
    春白雪心中只想著,趕緊考試後回家,這懸賞單純粹就是給自己個警惕,離這貨遠點,珍惜生命。

    正當春白雪持著劍,收好懸賞單,窗外一直有東西在拍著窗,「咚咚咚~」打開窗一看是隻黑金相間的黑貓聞到我包袱內的小魚乾。
    「這都被你發現,這我原本是要自己吃的……小傢伙你叫啥名啊!」春白雪拿了幾條魚乾給黑貓吃,摸著牠的背說道。
    此時黑貓突然開口:「小金~」突然開口的黑貓,讓春白雪一時以為自己聽錯,若無其事的繼續摸著黑貓。
    「欸!我說人類,我叫小金,你叫啥?你這魚乾很好吃欸!哪買的?」黑貓一邊吃著魚乾說道。
    春白雪默默的退了幾步,「蛤!?貓在說話?」
    只見小金舔了舔手,跳到一旁的椅子上,趴著對春白雪道:「我是隻貓妖會說話很正常啊~給我摸摸背吧!別大驚小怪的。」
    「正常人看到貓,本能上都覺得牠不會說話,這很正常吧……」春白雪一邊摸著小金一邊道。
    「人類!你到底要不要告訴我你叫什麼名字?這樣我怎麼報恩。」小金看著春白雪道。
    「我姓春名白雪,玄江縣白庭人。」春白雪摸著小金道。
    「這樣吧!白雪,你今天請我吃大餐,我「偷天貓」絕對不會虧待你的。等著蛤!」小金伸個懶腰,便跳窗而出。
    春白雪:「……」
    「這貨還真的是「偷天貓」……這下看來要完,誰不餵,偏偏餵個大盜,還說要報答我,這不是把我往火堆上推。」春白雪揉了揉太陽穴道。
    春白雪自從遇到偷天貓後,整日都在客棧房內沒有出去,專心的看著書,深怕自己出去可能會遇到不好的事情。
    傍晚時分,春白雪想起青冠城內晚上都會有街市,裡面的東西五花八門,可熱鬧好玩了!
    「出去動一動筋骨吧~這可能是我最後一次來青冠城了,要去開開眼界,這夜市是怎麼個厲害法。」春白雪持著劍,戴上貴重物品便離開了客棧來到夜市。
    青冠城的夜市,有著諸多商販,不停用捉人眼珠的表演與商品,來吸引客人消費,什麼胸口碎大石、油炸人手都沒事,蒙眼射飛刀也有一些沒看過的商品、絲織品、甜品。
    「這夜市東西還真多,不愧是青州陸最繁榮的城市,到前面看看去!」春白雪左顧右盼的感受著歡樂的氣息。
    此時春白雪抱著劍,正準備四處張望時,隱隱約約看見暗巷內一處隱蔽處,有著幾位江湖人士與修士共四名,正包圍著一個女子。
    「偷天貓,妳以為裝扮成這樣我們認不出你嗎?妳現在可值錢了,乖乖讓爺幾個帶回去。」一位粗曠的江湖人士手持大刀開口道。
    一名金色頭髮身穿白色絲綢的漂亮姑娘道:「我不是偷天貓,你們認錯人了,小女凝蘋。」
    一位修士舔了舔嘴巴,「小姑娘這青冠城最近可是有大盜出沒,晚上一個人可是很危險的,不如道爺送妳回家?」

    「妳們不要過來!再來我就喊人了!」凝蘋喊道。
    此時春白雪,拔劍一躍跳入人群,守在凝蘋面前,劍指修士眾人。「各位兄弟,這麼多人欺負一個小姑娘,不好吧……」
    「你小子是老己,敢壞爺幾個的好事,看刀!」粗曠的江湖人士大刀千金劈向春白雪。
    只見春白雪,一個身法躲開大刀,回擊一劍抵住這粗人下巴,「服了吧!不服就砍了你!滾!」
    春白雪一腳踹開粗人,劍指其他同黨喝道:「誰要不服,我現在就可以送他回老家,別再讓我遇到你們,滾!」
    突然四人之中的修士道:「小兄弟,在下上官白,也是修士,太玄門弟子,三品巔峰,今日就讓我領教一下您的劍法。」上官白一柄黑劍出鞘,擺出劍指架招。
    春白雪喝道:「就你這淫賊,還配自稱修士!看劍吧!」
    上官白率先發難,瘋狂向春白雪進攻,左劈橫砍突刺,都被春白雪一一接下,只見春白雪只守不攻,上官白攻勢漸弱。
    霎時春白雪看準破綻,「陽春白雪」一劍招出手,由下而起突刺向上官白的下巴後停下。
    「怎麼樣?還不服嗎?要是我真出手你都不知道死幾次了。」春白雪眼神銳利的像把刀,隨時都想要把上官白給殺了一樣。
    上官白看情勢不對,收劍和春白雪作揖道別:「不知前輩武藝高強,多有冒犯,還請大人不記小人過!」
    「滾吧!別再讓我看到你們!」春白雪收劍揮了揮手道。
    上官白:「是!那前輩我們後會有期。」
    上官白招上眾人離開了春白雪的視線後,春白雪看著自己身後的姑娘,「凝姑娘,沒事吧!最近城裡比較危險,人雜了些還是等官試結束後再出來吧!告辭。」
    「欸!等等……你小子是真傻還是假傻,忍不出我?」凝蘋突然右手一揮身上衣服變成黑色俠盜服,頭頂也多了對貓耳。
    白春雪見狀,摀過臉假裝沒事要離開……「姑娘你認錯了……」
    此時偷天貓凝蘋一手拉著白春雪耳朵道:「好啊!我是有毒是不是認不得嗎?」
    「偷天貓大俠,我自然是高攀不起了,撒手!撒手!」春白雪喊道。
    凝蘋撒了手道:「這還差不多!」
    「你這演哪齣,突然被幾個大漢,圍在小巷裡。」春白雪揉了揉耳朵道。
    凝蘋右手一揮換回了一開始姑娘的樣子,牽著春白雪讓跟著她,一臉很開興的樣子,春白雪看了臉紅一些,畢竟第一次跟女生牽手。
    「這是要去哪阿?」春白雪被拉著道。
    「等一下你就知道了,我不是說要報答你嗎?」凝蘋一邊小跑拉著春白雪一邊道。
    凝蘋拉著春白雪一路,穿過夜市來到了,一個小湖旁邊有座小涼亭,可以遠遠看到夜市那邊正放著煙火。
    「這什麼地方,挺漂亮的,又安靜。」春白雪看了看四周道。
    凝蘋看著遠方的煙火,沒有回答春白雪的問題,兩人也就如此靜靜的比鄰而坐看著煙火直到結束。
    「這裡是城裡最安靜的地方,平時我都會在這裡的小涼亭上面睡覺,可舒服了。」凝蘋伸了伸懶腰道。
    春白雪無奈道:「凝蘋姑娘,所以你帶我來你睡覺的地方是要?報答我?」
    凝蘋突然臉紅叫道:「你瞎說什麼呢?人家可是大家閨秀,這思想怎麼這麼污。」
    「抱歉,我沒有別的意思,我只是好奇報答是什麼,我沒有多想。」春白雪搖了搖頭淡定道。
    凝蘋突然變成黑貓,跳上了涼亭的樑上,手裡從涼亭屋頂的一角裡面拿出了一個袋子,丟給了春白雪,便又化為人形坐回原來的位子。
    春白雪接到袋子打開一看喊道:「這啥?這麼多珠寶首飾!?」
    凝蘋摀住春白雪的嘴小聲道:「白癡!小聲點,這個是早上我從那些富家公子身上順來的,覺得配你身上還不錯就給你留著。」
    「蛤?你偷人家的東西送給我,不就把罪名丟我身上嗎?這不能拿……」春白雪把袋子推給凝蘋。
    凝蘋又推了回去道:「反正這些富家弟子也不缺這些,你就收著,不然我真的沒法報答你,只能以身相許了……」
    「這袋我收下了,姑娘自重。」春白雪收下袋子,拱手作揖道。
    凝蘋打著春白雪肩膀道:「怎樣本姑娘,不合你胃口是不是?」
    春白雪一邊躲著凝蘋一邊揮手道:「我就一個窮書生,不敢高攀,不敢高攀啊!」
    凝蘋突然停手臉頰微紅,輕輕說道:「窮書生又怎麼樣,我覺得你比那些模狗樣的人好上幾千倍。」
    「謝謝!姑娘稱讚,這還是我第一次怪肉麻的。」春白雪摸摸肩膀道。
    凝蘋不發一語看著旁邊地上,小臉還是有些微紅,不停玩著頭髮,略顯出彆扭。
    「凝姑娘,沒事吧?」春白雪再凝蘋面前揮了揮手道。
    凝蘋突然驚醒轉身離開道:「喔!我沒事,叫我小金就好,凝姑娘怪怪的,既然這樣今天就散了吧!」
    春白雪突然拉住凝蘋的手道:「妳要去哪?又要去偷盜嗎?那樣很危險,外面太多人再找妳了。」
    凝蘋雙手握住春白雪的手道:「你想要我去哪?捨不得我拉?」
    春白雪耳朵突然紅的蘋果一樣,縮了手道:「我不是那意思,我只是不希望妳再做什麼大盜了。畢竟妳一個小姑娘,也總不能一直這樣。」
    「我也不想做大盜,但為了那些可憐的孩子,我不忍心。」小金坐到涼亭裡向春白雪慢慢道來。
    「我怎麼說也是個五品的貓妖,外面那些小修士根本拿我沒辦法,而且我會去偷那些東西,都是為了城裡的孤兒,他們都住在城東的破舊街道內,從小沒有父母,很可憐。」小金看著春白雪說道。
    「所以妳一直都在劫富濟貧?多久了?」春白雪有些驚訝道。
    「是啊!畢竟我自己也是在那個街道內出生的,從小也都是吃別人剩的東西才活下來,當大盜也兩三年了。」小金玩著頭髮時不時偷瞄春白雪道。
    春白雪突然捉起小金雙手道:「不要再做大盜了,妳真的打算一直這樣下去嗎?萬一有一天來了一個六品以上的修士,真的會死的!」
    小金看著春白雪堅定的眼神推開道:「我知道很危險,這或許就是我的道,是這些孩子讓我有了修道的念頭,一直督促著自己,要成為孩子們的靠山。」
    「小金,為什麼不把孩子們送給人家,這樣也比較有保障,何必如此辛苦。」春白雪攤手道。
    小金搖了搖頭道:「青冠城裡的人根本就不會想要這些孩子,我早就試過了,但沒有一個人是真心對待孩子,大多帶回去當僕人,遭受不平等的待遇。」
    「小金,妳願意相信我嗎?過兩天官試結束,帶著孩子們和我走吧!離開這鬼地方!回我家裡跟我一起照顧孩子吧!」春白雪眼神堅定地看著小金。
    小金突然一陣鼻酸,這麼多年來第一次有人對她說出這種話。「好的!春公子……」

    「叫我白雪就好,或是小白、小雪,都可以。對了那些孩子多少人?」春白雪開心的道。
    小金有些害羞的道:「好的,小白……五個人。」
    春白雪不然站起,雙手叉腰道:「既然這樣,小金,兩天後等我考完試後,晚上在這裡集合我帶妳們回我家,妳給我的這袋,就給孩子多買些東西吧!這兩天就別出去偷東西了,忍忍吧!很快就可以離開這裡了!」
    小金眼眶泛紅落下幾滴淚,突然從春白雪身後環抱他,「小白,謝謝你!謝謝~」
    「嗯!我一定會保護好妳跟孩子們的!那麼先散了吧!回去整理好東西。明天見!」春白雪解開小金的手,幫她擦了擦眼淚,便離開回去客棧了,小金也回到東城街道去找孩子們。


各位道友好,今天不跟大家廢話太多,今天整點乾貨。目前已經第七回了,我預計我可以在第二十回之後開始發功。可以好好期待一下,也就是下個月開始就會穩一些了,感謝各位道友的支持,哲某感激涕零。最後《道心不死,涅槃再生。》我們下回見。

創作回應

追蹤 創作集

作者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