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劫仙萬事廟: 第十回《凡人入道,十六未破。》2021/07/18

龍上哲哉 | 2021-07-18 23:35:15 | 巴幣 26 | 人氣 59


    春、然二人接到村長與昆師父二人的委託,刻不容緩的向寒河港出發,搭船前往黑河陸的忘河港。
    搭上船後的兩人,選了靠近船頭的位置,看著海景一邊聊起了天。
    「春前輩,我在聽故事的時候,就想問你了,什麼是道域。」阿然一臉疑惑道。
    春白雪不耐煩道:「我說你小子,是真的什麼都不懂欸!跟在你師父身邊那麼久都沒學到什麼?」
    「我師父從小到大很少跟我說修真世界的事情,都只是讓我像個平凡人一樣。」阿然有些低落道。
    「或許他有自己的考量,不過他既然願意給你那本小說,又叫你讀、練完,應該是覺得時候到了。」春白雪猜測道。
    「或許吧!『風月採花錄』怎麼看都不像本武功祕笈……只能試試看了。」阿然抱著頭望向天空道。
    春白雪拍了拍阿然的道:「別想那麼多了,既然你師父不跟你說,那做前輩的就好心教教你吧!」
    「多謝春前輩,果然春前輩比師父可靠些……」阿然揮著手道。
    「我們從基本的開始,一般修道分為九品,再上去就是飛升成仙之後證道成神。」春白雪認真的向阿然解釋著。
    在元天大戰之前,凡人修仙除了特殊的體質,或是本身祖上有和仙族融合過,不然完全沒有機會修仙。
    在五百多年的大戰結束後,各界的人數大幅少,許多族群的融合也漸漸變多,人仙、妖仙、魔仙諸如此類的混血,帶動了凡人或是原本無法修仙的族群,就此得到休道的門票。
    「原來是這樣啊!師父就曾說過青姨運氣好,先天體質關係才有辦法修道。」阿然右手敲左手道。
    「我們現在這些凡人可以修道,還真要謝謝元天大戰,不然一輩子也就幾十年就過去了。」春白雪看著海景接著道。
    大戰之前基本修道的種族也就只有仙、魔、妖、靈獸,神就是神沒有什麼修道的問題,各族也都生活在一個大陸,元天大陸,那時還沒有像現在分成三個陸。
    各界各族都有自己的領袖,人族-仁帝、仙族-玄上、魔族-魔尊、妖獸-妖帝、神族-元天帝,以及最特殊神的分支「魔神族-墮魔」。
    「我聽師父說過神族本來就是魔族和仙族成神之後上去的,只是後面互相仇視猜疑,才會以發大戰。」阿然點了點頭道。
    「大戰究竟為什麼?也只有當時的那群人知道,神終究還是逃不過七情六慾。」春白雪感嘆道。
    「神掌管世間萬物,卻因為內鬨導致,各界民不聊生,那根本就不配成為神。」春白雪一掌拍在了船的邊上。
    大戰後期六位領袖,決定停戰,並且討論出最好的方案,好讓天下太平,不再四處煙火不斷。
    和議之後決定將元天大陸一分為三,青州陸、黑河陸、赤山陸。除了赤山陸上是專門劃給魔族的以外,其他陸都分給了人、仙、妖獸。
    此次最重大的改變,就是將原本的五界生活的空間之外,再額外創立了新的空間,現在我們生活的就是原本五界一起生活的空間,現在被稱為下界,仙、魔界生活的中界,神族生活的上界。
    「握草!這麼複雜……」阿然吃驚道。
    「不會啦!快結束了,這五界歷史聽過有映象就好,畢竟都離我們很久遠了。」春白雪道。
    「接下來說的連接其他空間界的通道,就是我們要去的地方天建閣,掌管三界通訊、資訊、傳送的地方。」春白雪比手畫腳道。
    「再下界,就只有兩個地方通往其他空間界,一個就是凌虎天閣中的天建閣,另一個就是赤山陸的魔族冥河殿。」春白雪略帶嚴肅道。
    阿然聽得入迷,春白雪講得傳神,初次瞭解修真世界的阿然深深被迷住,無法法自拔。
    「歷史說完了,我們說說修士的事情吧!」春白雪在阿然面前揮了揮手道。
    阿然一時沒有反應過來:「蛤?喔!前輩請繼續,聽得太入迷了……」
    「你小子好像對修真很有興趣,那我就接著說啦!」春白雪摸了摸下巴道。
    上述說到修士分為九品,最後飛升和成神,修道界傳著一句話「凡人入道,十六未破。」說的就是修道最佳年齡在十六歲之前,而且要是處子是最好的。
    「小子你幾歲啊?還是不是處子啊?」春白雪一臉戲謔的道。
    阿然看了看下面急忙道:「我今年才剛要十六,當然還是處子啊!」
    「逗你的!緊張啥?難不成有心上人?」春白雪盯著阿然道。
    「才沒有!我很單純的!才沒想過那種事情……」阿然此的臉比蘋果還紅。
    春白雪拍了拍阿然的背道:「年輕人,害什麼羞,這都是人之常情,我接著說啦!」
    一品入道,練的是體主要打通身上的全身經脈,將七竅全部打開,然後生成真氣。
    二品築道,經脈通了之後就是要強化,主要就是奇經八脈,八條靈脈相通完全充沛真元後,便會在丹田匯成靈湖。
    三品道道君,靈湖會開始像體內的六顆靈丹灌輸靈氣,分為:日、月、星、靈、陰、陽,最後六丹都充沛靈氣,匯聚成虛丹便是四品靈君。
    四品之後便要凝聚自己的金丹,每個人的金丹會有不同的型態與龍紋數,金丹的凝聚必須配合九九十一難,不斷證明道心堅定才能夠打磨它,最後形成自己所想的型態與龍紋數,型態不限,龍紋數不知道,有聽過一條都沒的,也有聽過多道數不清的。
    「這金丹可不是隨便就能凝聚出來的,我當初可以吃了不少苦才成功的。」春白雪揮著手指道。
    「正所謂金丹即"道"本心,一旦丹成便不能在改變道,接下來的道途都必須堅定本心,不然會走火入魔,後果不堪設想。」春白雪比著腹部位子道。
    「那春前輩的,金丹是什麼的樣子?想看!」阿然好奇地看著春白雪的腹部。
    此時春白雪,催動全身靈氣,匯入金丹之中,一片愛心形狀的雪花片浮出,散發著和善的感覺,有些溫暖夾雜著絲絲寒氣。
    「吶~這就是我的金丹,我的"道"。」春白雪炫耀道。
    「欸~好普通,好像不怎麼厲害~我以為會在更帥一點。」阿然不屑道。
    春白雪收起金丹,一拳尻向阿然的頭喊道:「臭小子,不可以隨便嫌棄人家的道。」
    阿然摀著頭連忙道:「疼啊!春前輩對不起,我錯了,你這金丹是我看過最獨一無二的。」
    「你小子算了吧!現在才想抱大腿,晚了~」春白雪哈著拳頭喊道。
    兩人在一陣吵鬧之後,不久船員通報即將到達忘河港,請各位乘客下船的訊息,兩人便結束打鬧,準備下船,此時正午剛過。
    「請各位依序下船,小心腳邊謝謝!感謝搭乘!祝各位順心!」一名身穿旗袍打扮正式的可愛小姊姊招呼著船客。
    春、然二人跟著隊伍緩緩下船,阿然不停的看向四周,第一次來到黑河陸讓它好奇心大發,向是脫韁野馬,不受控跑到各個攤位看熱鬧。
    「小子,別跑遠了,我先去買兩匹馬,我們等等在前面驛站集合,天黑前要趕到春府。」春白雪向阿然喊道。
    「好!春前輩,這裡太多新奇沒看過的東西,我要給師父們帶點伴手禮活去。」阿然揮了揮手道。
    春白雪獨自一人朝著驛站走去,一路上懷念起了過去的時光,這個熟悉的地方,也是曾經孕育的自己。
    驛站門口,停了幾輛馬車,上面插著「黑門鏢局」的旗幟,只建一個熟悉的身影從驛站中走出,後面跟著幾個人,春白雪腦中一閃,此人「羅令!」
    春白雪走向羅令鞠躬作揖道:「羅大哥,多年不見,能夠在此遇見您,巧!」
    羅令看了看春白雪,一時間沒有認出來,腦中不斷回想這人好像在哪看過,後面的人說道:「這不是十年前,那個鏢嗎?羅老大!」
    羅令頓時恍然大悟:「春府小少爺!好久不見了!自從十年前送你到寒河村後就沒再見了!」
    「聽你家裡人說,你在城裡考了個官職,混得還不錯,現在看你這樣怎麼感覺,是被炒魷魚要回家了嗎?」羅令打趣道。
    春白雪揮著手道:「羅兄說笑了,我其實也沒考上官職,那是我欺瞞了父母,這些年我都在勤加練武、修道。」
    「是這樣嘛!也好畢竟人生是自己的,選什麼路自己想好就好。不知道春老弟,可要回春府,我們剛運完鏢正要回鎮上,可以捎你一程。」羅令抱拳道。
    春白雪回禮道:「那就麻煩羅兄了,我還有個夥伴這次陪我一同,是我一個後輩,沒見過世面帶他出來看看,稍後就過來了。」
    羅令拍了拍春白雪肩膀道:「不急!我們還有些東西要處理,稍後在這邊集合吧!十年不見看到你的眼神也銳利不少,應該沒少吃苦。」
    「羅兄說笑了~人在江湖走,哪有不挨刀,都是一些瑣事。」春白雪道。
    「既然這樣,我跟兄弟們先忙了,等等見。」羅令揮了揮手指示手下道。
    春白雪作揖道:「羅兄慢走!晚點見。」
    羅令與手下離開後,春白雪見到阿然正在一攤賣著,雜貨的攤位正殺著價,便過去看了看。
    「老闆,就我在鐵匠鋪裡幫工那麼久的經驗,你這塊不是黑鐵,是烏鐵!怎麼能賣這個價格。」阿然據理力爭的跟攤位老闆討著價。
    「不可能!這可是一位七品修士,從黑雪山裡挖到的,小子你不要不懂裝懂啊!」攤位老闆喊道。
    「不是!你這烏鐵比黑鐵還貴,我好心跟你說!怕你吃虧了!你還兇我!好心沒好報!」阿然不解喊道。
    春白雪見勢搭向阿然肩膀道:「你在這啊!老闆不好意思,我兄弟還小不懂!」
    「走走走!別打擾我做生意!」攤位老闆揮手喊道。
    春白雪一邊拉走阿然,一邊跟他講解這裡不是寒河村,不是每個人都向村裡人一樣好說話。
    「真奇怪,他明明可以賺多一點錢,還要這樣!」阿然邊走邊唸道。
    春白雪搭著阿然肩膀邊走邊道:「這世界跟你想的不一樣,每個人都深怕自己被別人騙,何況你還是個外地人。」
    「還是寒河村好,這裡的人怎麼都怪怪的…」阿然嘆著氣道。
    春白雪拍了拍阿然肩膀道:「我剛剛遇到老鄉,他願意載我們回去春府,在前面驛站等著我們呢,你有沒有買到什麼自己喜歡的東西?」
    「真的嗎!也太好運!這裡的東西都還好,不知道你家那邊有沒有其他好玩的。」阿然抓了抓頭道。
    兩人一邊閒聊一邊向驛站走去,遠遠就能看到羅令一行人已經準備好要出發了,正等著兩人。
    「抱歉羅兄,來晚了,剛剛去找這小子,花了點時間。」春白雪作揖道。
    「沒事春老弟,我們也才剛準備好,上車吧!」羅令道。
    阿然作揖道:「初次見面,我姓青名遠然,叫我阿然即可。」
    「阿然小兄弟不用多禮,來者是客,不必太拘泥。」羅令道。
    「謝過!羅前輩了!」阿然道。
    黑門鏢局兩輛馬車,不久後便啟程趕往白庭鎮,第一輛馬車內坐著羅、春、然三人,其餘人都坐上了第二輛,一上車阿然可能昨日折騰太久,累了就倒頭睡去。
    「羅兄,小弟一直有一事不解,當初就是家父是怎麼委託你們將我送去官試的!」春白雪疑惑道。
    「這事就玄了,當時我還只是小小鏢師,剛好收到你這一鏢,說要當個人保鑣,但只要保護到他醒為止即可,這是我人生第一鏢,運的就是人,我也是挺摸不著頭緒的。」羅令撓了撓頭道。
    「一般如果作保鏢,都是保護人為主,但是你是被迷暈然後帶來給我,叫我把你當貨運,就我也不知道……」羅令道。
    春白雪抖了抖嘴角道:「沒想到是把我當貨,運去官試,我那父親算是夠狠了。」
    「春兄弟別擔心,畢竟一路上你的安全還是沒問題的,畢竟你中了迷魂煙,沒有個一兩天根本不會醒,只能把你當貨運了。」羅令拍著大腿道。
    「不過羅兄,十年不見,就成總鏢頭了,想必是有大作為吧!」春白雪道。
    「我也是最近,才上任的,前任總鏢頭在走鏢時被魔族給砍了,就只好有我接手了。」羅令冷冷道。
    「魔族?怎麼會在此地撒野。」春白雪疑惑道
    「你有所不知,就在五年前左右開始,不知道哪裡來的山賊,是個魔族領頭,最近在玄江縣一帶劫鏢,老鏢頭就是被這群人暗算死的。」羅令道。
    「魔族山賊?可有什麼異常嗎?」春白雪摸著下巴道。
    「這魔族山賊,據消息所知,是被赤山陸趕出來的,可能是被流放,在黑河陸也沒辦法,只好幹山賊的勾當。」羅令無奈道。
    「既然如此,還是多多注意吧!如果可以我也想陪你們一起去把這魔族山賊挑了。」春白雪嚴肅道。
    「春兄心意,我領了,改日你事情辦完了,我們號召些人把這些山賊給挑了。」羅令拍著胸道。
    春、羅二人相談之間,太陽也漸落西山,一旁的阿然睡的正香,負責駕馬的手下,向車內的幾人示意,白庭鎮就在不遠即將抵達了,請幾位準備準備。

        各位道友晚安,感謝大家一直以來的支持,小說故事一直漸入佳境,未來也請各位多多支持,不妨留下您的心得感想,讓哲某可以在更精進、成長。「道心不死,涅槃再生。」我們下回見

創作回應

追蹤 創作集

作者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