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達人專欄

《畫槌錄》第二百四十章 天玉蓮香丸

草士 | 2021-06-01 19:00:02 | 巴幣 0 | 人氣 64


第二百四十章 天玉蓮香丸

小琉璃聽袁昊說話油嘴滑舌,又生氣又好笑,玉手一揚,作勢就要打袁昊屁股,但她素來心腸極軟,只板起臉孔,絕不下手打人。只見她鼓起臉,道:「小朋友,你要是再胡說八道,休怪我真的打你屁股啦。」

袁昊摀住自己屁股,道:「妳、妳不是老人家老前輩,那妳發色又是怎地回事?莫非是吃了甚麼怪東西,生了甚麼怪病?」

小琉璃頓時面有哀色,重重歎氣,雙手合十道:「小朋友你不要胡說,這是觀世音菩薩降下的科罰。我擅闖九老洞禁地,違悖峨嵋派先祖定下的規矩,實在罪無可赦,每在洞中過上一日,頭髮便白過一天,整整一個月過去,頭髮盡數由黑轉白。唉,這定是菩薩在責難我的罪過。」

袁昊滿腹疑竇,他身為瀛海島民,崇尚道家之道,對武律法則嗤之以鼻,更不篤信神佛之物,如今說甚麼觀世音菩薩顯靈,簡直是無稽之談。但峨嵋派自古源於佛家一流,數百年來在武林間樹立威望,猶如武者鼻祖般的存在,要辯駁他們信佛之理純屬荒謬,實在不是易事。袁昊當下眉宇大蹙,向小琉璃打轉一圈,低沉不斷。

他瞧不出半點端睨,只靜靜想道:「龜爺爺的,甚麼神啊佛的,那究竟是存在還是不存在,他人是信或是不信,我自然毫不關心。不過我又該如何解釋小琉璃師姐的發色?本來的黑髮變成白髮,就算我說那是怪誕奇事,她一個信佛之人,怎地肯相信?」

小琉璃見袁昊臉上愈發陰沉,只當他是心中害怕,靜靜笑道:「小朋友,這是觀世音菩薩的叮囑,是我該一輩子承擔的罪過,你用不著在意。話又說回來,想不到你一個孩子,內力竟如此深厚,适才我聽你聲音傳到此處,還以為是哪方前輩高人。」

袁昊一愣,心道:「我連少沖境武者都不是,怎地內力深厚了?」想了想,答道:「師姐,我只是個執者境武者,沒有內力。」

小琉璃也不管袁昊喚她「師姐」,但見她驚疑一張俏臉,道:「沒有內力?不,不!你、你若是沒有內力,怎麼可能毫髮無傷來到深處?啊,你這壞小子,是不是又想說謊騙我?」說著,臉色微微一板。

袁昊拼命搖頭道:「師姐,我沒有,我沒有騙妳。妳自己搭脈瞧瞧,我當真只是個執者武者。」

小琉璃半信半疑,伸手把了袁昊的脈,過得半晌,臉上一陣茫然,道:「真是執者二脈,但是,你境界這麼低,是如何可能……」

眼見小琉璃滿臉糾結,袁昊眼珠子一轉,追問道:「師姐,妳是如何在洞中待上整整一個多月?」

小琉璃聞言,打量冰窖一圈,道:「如你所見,九老洞禁地的寒氣,都是因這冰窖所致。在我受困洞中時,意外尋到此處,可是那石床、石桌、石橋早就存於此地,不知有多少年月,想來這裡曾是九位賢老的故居,必是九老中的某位先賢,花費大量人力,打造出的隱密之地。」她面容一緩,接著道:「這冰窖往下行去,有個地底小湖,湖中魚兒不少,多虧如此,我雖不至於饑餓死去,卻是再難逃出冰窖。」

袁昊道:「師姐,妳用不著擔心,地圖的話,師太她老人家給了我一份,我把它放在外頭,咱們只要過了窄縫,定能照原路出洞。」

只見小琉璃搖搖頭,面有苦色,道:「我嘗試逃出去很多次,第二段路程的地道早已讓我摸透,不過每次想逃,皆是無功而返。」

袁昊道:「這是為何?」心想這九老洞最困難莫過參差錯落的地道和寒氣,區區寒氣連他都能忍受下來,小琉璃師姐武功比他還高,又已熟絡地道構造,照理而言,應該沒有出不去的理由。

小琉璃指著通透厚實的冰,道:「這冰窖是用萬年寒冰打造而成,就算歷經百年,僅僅是少部分融化成水,這等厲害的寒冰,導致九老洞變得人人皆怕的險惡之地,風刀霜劍,寒氣逼人。沒有一定程度的內力修為,是挺不過洞中寒氣。」

袁昊指著自己道:「可是……」話未說完。

小琉璃搶道:「不錯,但是你安然無事闖進來啦,這令我好是不解。小朋友,你究竟是如何進來的?」

此話一出,袁昊眉頭深鎖,捫心自問:「師太讓我吃了峨嵋派丹藥,或多或少能抵禦寒氣,不過她老人家又說,這洞中寒氣對峨嵋派弟子極為不利,師姐她就算吃了丹藥,也不一定能撐著出洞。」想了許久許久,都快想破了腦,還是搞不明白自己為何能無事進入洞中。

他低吟一會,見小琉璃師姐打了個呵欠,眼皮半瞇,一副想睡模樣,憶起圓容師太說過,九老洞就屬夜裡寒氣最強,非得提起精神抵禦寒氣。想來小琉璃師姐這一個多月以來,夜裡獨自和寒氣交戰,他心下歉疚,趕緊拿出那天玉蓮香丸,道:「師姐,這是圓容師太要我轉交給妳的丹藥,能助妳抵禦寒氣。她老人家先前讓我吃下一粒,確實很有效果。」

小琉璃目光流轉過來,嘴中「啊」的一聲,本來半瞇眸子登時瞪得老大,好似詫異難忍般,雙手捧住袁昊的手,道:「這、這不是天玉蓮香丸?」

袁昊眨了眨眼,道:「是啊,師太要我轉交給妳,讓妳快些服用。」

小琉璃喜色難掩,又叫又跳,頻頻道:「太好了,有救啦,有救啦!」她沒好氣捉了袁昊,捏捏他臉頰,道:「既然有這救命法寶,你怎地不快拿出來?」

原來當時圓容師太讓袁昊所服下的「天玉蓮香丸」,乃是以連香樹的葉片、木蓮之梗慢火熬煮,並和諸多藥草混合提煉而成,主要之能根本不在治療內傷和抵禦寒氣,而是短暫增強武者體內的內力、道氣貯存量。換句話而言,袁昊之所以能抵禦九老洞寒氣,全是托增強的道氣所福,小琉璃會誤以為有高人前來,同樣出自此理。

圓容師太闖蕩江湖多年,閱人無數,多多少少理解袁昊這等人的性子,要是如實說出「天玉蓮香丸」的真正功能,只怕他會心有不舍,不肯老老實實服下,是以才謊稱是抵禦寒氣、治療內傷的丹藥。儘管出家人從不打誑語,但若是一心為人所好的謊言,也就無傷大雅。



六月到了,可悲的紓困金,連一毛也領不到。不愧是超級綠色。

還是寫小說實在。

創作回應

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