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達人專欄

《畫槌錄》第二百三十九章 小琉璃

草士 | 2021-05-31 19:00:02 | 巴幣 0 | 人氣 55


第二百三十九章 小琉璃

袁昊笑道:「師姐,妳困在九老洞如此久,不識得我那也不奇怪。」他刻意不說自己是今日才來拜入峨嵋派門下的新弟子,有意要訛詐這位師姐。

哪裡知道小琉璃哼了一聲,反駁道:「你吹牛,我誤闖九老洞禁地,正好一個月又一十七天,距離本門的收徒大日,大抵不過數天左右。你必然是今年新招進來的弟子,對不對?」

袁昊聞言,心底微微一驚,想不到這位小琉璃師姐待在天寒地凍的深洞如此多日,兀自記得外頭的時間,連收徒大日都算得清清楚楚,一語就道破袁昊的謊言。

他暗暗佩服,忖想:「這位師姐原來不是只會哭。不過說來也對,人家就算膽子小,哭得唏哩嘩啦,好歹還是圓容師太的弟子,本領自然不會差。」

那小琉璃聽袁昊沒有應答,只道他是被自己說中實情,揭穿身分,心底有愧,因此不敢再出聲,冷冷哼了一聲,道:「這位朋友,雖然不曉得你是如何闖入九老洞禁地,又如何打聽到我的事,但你就是把我救了出去,按照咱們峨嵋派派規,擅闖禁地者,是要逐出門派,我身為峨嵋派弟子,絕不容情面。你這聲師姐,還是快快收了回去!」

袁昊翻翻白眼,歎了一聲,順著她語氣,道:「小琉璃姑娘,我擅闖貴派禁地,本非自願而為,如今捨身救妳出去,一來是有人所讬,別人讬付的事,男兒漢大丈夫說一不二,豈能不說到做到?二來我尚未拜入峨嵋派門下,這聲師姐,自然是隨口叫叫,倘若非要按照派規,也拿我毫無辦法。」心想二位師太親自答允了我的事情,要我救妳出去洞外,難不成她倆說的話,還比不上墨守成規的派規?規則是死的,人是活物,只需花點功夫,修改派規不就得了?

袁昊爬入第三段路的窄縫,側身一試,他身形大小剛好能通過,眼見窄縫中尖石磊磊,孤身過去倒是無礙,只不過身上長劍、行囊等物通通沒辦法帶去,思量一會兒,塞了兩塊饅頭,將長劍、行囊放在窄縫旁,逕自鑽入窄縫。

只見窄縫中後有尖石,前是石壁,袁昊身子緊貼石壁,只感透骨奇寒,胸前冰冷一片,實在難以呼吸,加之九老洞寒風的根源,就在窄縫後頭,是以寒風都是于此吹向洞外。他眼、耳、口、鼻四處又是疼又是麻,哪怕有峨嵋派煉製的天玉蓮香丸,兀自難以抵禦,方行了幾步,手腳已然不聽使喚。

那小琉璃隔了一陣,吱吱嗚嗚道:「這……我、我……你、你擅自闖入禁地,按照規矩,反正就是要受罰。你……你不能賴皮耍賴!」

袁昊邊爬邊潛運道氣,上下兩排牙齒緊緊咬住,嘴中籲出的氣則化成茫茫熱氣,他爬到中途,雖是漸漸疲憊不堪,氣喘如牛,依然不甘示弱道:「那好,小琉璃姑娘,反正妳我都已闖入禁地,咱們就一塊受罰,妳說好不好?」

小琉璃聽袁昊聲音愈來愈近,似嚇了一跳,道:「你、你打算過來這邊?不行,別過來,別過來!你不可以過來。」

袁昊哼了一聲,忖道:「憑甚麼不可以過去?我大費周章跑來救人,我想去哪便去哪,妳這臭尼姑管得著?」當下起了好強之心,理也不理,竟是愈爬愈快,不一會功夫,眼前忽有亮光乍現,瞇眼再爬,總算爬出第三段窄縫。

袁昊不知在洞中待上多久,陡然見亮光一出,不禁瞇起雙眼,難以見物。他雙腳一落地,尚未踩穩,登覺滑溜異常,腳下一踉蹌,向旁滑了一步,所幸他手往石壁一伸,及時撐住身子,這才沒摔得四腳朝天。

待雙眼複明,袁昊睜眼一看,這不看還好,一看卻是大感驚駭。

只見眼前竟是一片雪白世界,所見之物,無一不通透幽寒,四周牆上、地上、洞頂全是由厚冰打造而成,儼如是個冰窖。惟那石桌、石椅、石床、石橋看來格外突兀。雪窖有一端緩緩傾斜,側旁有個小排孔,應是為了排掉融冰而用。

袁昊總算明白過來,為何九老洞中會有寒氣肆虐,他自小從未見過冰窖之物,大開眼界之餘,更是喜色難掩,東溜西走,左看右盼,摸來摸去,確實都是貨真價實的厚冰,心底百般困惑,暗暗忖想:「這地方究竟為何要造冰窖?又是誰打造出來?九老洞有這等奇妙異地,二位師太可知不知道此事?」正當他思緒紊亂。

忽聽身旁有人不安道:「住手,住手!你可別敲壞這些冰,這些冰乍看厚實,天曉得是不是真堅固,要是你一個不小心,連整個冰窖一同敲壞那該怎地辦?」

袁昊笑嘻嘻敲了敲那厚冰,道:「小琉璃大尼姑,我花費大把氣力,不辭辛勞跑來救妳,我一個小孩子玩一會兒,又有甚麼不妥?」他循聲看去,見身旁來人並非如想像中是名尼姑,微微一愣。

只見面前的小琉璃,還不過十七來歲左右,卻有一頭如皚皚白雪般的銀白長髮,明眸皓齒,臉有三分英氣,七分知性,襯著穠纖合度的身段,實是個絕麗美人。她一身峨嵋派青衣,右袖破了個口子,露出大片大片的白皙嫩膚。她上下打量袁昊,道:「沒想到真是個孩子,真是怪了,師父她老人家怎地會派一個孩子過來。」

袁昊瞧著她那頭銀髮,驚疑道:「妳……呸,原來妳是位老前輩!我、我還以為……」

小琉璃聽到那「老前輩」三字,長眉一皺,怒道:「好呀!竟敢胡說八道,我哪裡像老前輩?你莫要以為自己是個孩子,我就不打你屁股了。」

袁昊退了一步,滿臉疑色道:「妳、妳怎麼不是尼姑?妳當真是二位師太要找的小琉璃師姐?」

小琉璃沒好氣道:「峨嵋派有出家、俗家二分,咱們派內本來不會強求弟子,一切隨緣隨心。還有,小琉璃是我小名,你莫要隨口胡叫。」她這話說畢,瞧了袁昊好一會兒,隔了半晌,才道:「小朋友,你今年幾歲?」

這回換成袁昊心有疑慮,突然恍悟,道:「十三左右,如妳所見,本人懵懂無知,心地善良,堪比白雪純潔的孩子。妳要是想偷打我屁股,那便是胡打小孩,可沒大人樣啦。」

創作回應

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