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達人專欄

《畫槌錄》第二百三十八章 九老洞深行(2)

草士 | 2021-05-30 19:00:04 | 巴幣 0 | 人氣 58


第二百三十八章 九老洞深行(2)

袁昊察覺愈是深入九老洞中,那股冷冽寒氣便愈來愈盛,面前霧濛濛一片,本來開闊的洞口亦有些難行,所幸他手短腳短,尋常人難以行走的地方,或得彎腰或得爬行前進,但換作是他,倒也算不上多少阻礙。

行過不久,依圖紙上記載,應是來到九老洞第二段路程。

袁昊運起道氣,瞇著眼睹,往霧靄中凝望一會,只見前方洞口更加狹隘難行,僅有一個人身大小的窄道,僅得以爬行的方式繼續前進。且九老洞三段路程,就屬第二段路程最為錯綜複雜,如蛛網遍佈,要在毫無指引的情況下前進,尋著那位小琉璃師姐,實在堪比登天之難。

他愣在原地,面有難色,不停來回踱步,尋思道:「照這麼看來,我是不得依靠圖紙指引方向,但師太提醒過,這第二段路要是一個不小心,很有可能迷失其中,就再也找不到回路,該如何是好?」

便在此時,寒風呼嘯,伴隨一陣抽噎哭聲,時如狂亂起舞,時如輕輕徐拂,自那人身窄道而來。

袁昊吃了一驚,認出那哭聲就是适才聽見的聲音,忙叫道:「小琉璃師姐,小琉璃師姐!」卻未聞得回聲。隔了半晌,他臉上大是欣喜,心想果真如圓容師太所料,小琉璃師姐尚還活著,兀自不死心,喊道:「師姐,我是圓容師太派來的,好不容易進入九老禁地,妳快快回我一聲……」他話不及說完。

驀時寒風又起,豈料這回風中寒氣更勝至今為止任何一次,猶如萬劍穿骨,凜然冷氣,直刮得袁昊耳根生疼,呼吸一窒,牙齒格格作響,渾身發顫不停。他忙運道氣,催發「天玉蓮香丸」藥效,強壓下襲體寒氣,嘴中頻頻籲出熱氣,等了一會兒,還是不聞任何回聲,惟寒氣和哭聲不停增強增烈。

袁昊面目發疼,只感通體上下道氣流暢不順,手腳僵硬難動,心想不能再這般躊躇下去,要走便走,心念電轉,萌生一好計。

他壞笑一聲,深吸口氣,朝著那窄道,朗聲喊道:「龜爺爺的,峨嵋派算甚麼狗屁王八蛋?天底之下,我最瞧不起眼就是峨嵋派。圓如、圓容師太更是豬狗不如,上樑不正下樑歪,嘿嘿!怪不得有弟子誤闖禁地,受困當中,當真活該得緊!」

袁昊似覺不夠,隔了半晌,哈哈大笑道:「武律道盟之下,我總覺得峨嵋派只是女流之輩,憑甚麼和咱們好漢男兒相提並論?依我看啊,女孩人家乖乖留在家中,洗衣煮飯生娃兒,莫要再學咱們好漢兒出外闖蕩江湖,免得惹出事情,只會一昧埋頭痛哭。」

這話一落,袁昊特地等了好一會兒,側耳細聽,洞中寒風呼呼,卻再也沒有傳來半點抽噎哭聲。

再隔了好幾息功夫,寒風颯然,縫隙當中隱隱傳來聲音:「……峨嵋派才……你莫要……胡說八道。」

袁昊驚喜交集,笑嘻嘻道:「果然成了,成了!這傻妞兒師姐當真上了激將之法,嘿嘿,三歲娃兒都沒她如此好騙。」當下再深深吸口氣,朗聲道:「師姐,其實我是遵照二位師太之意,前來搭救妳的,妳人究竟在哪裡?」

那小琉璃頓了半晌,才斷斷續續道:「我……不……你不要……趕緊走……」

袁昊眉宇微挑,眼珠子一轉,忖道:「小琉璃師姐這是不相信我,要趕我離開九老洞禁地?哼!這傻妞兒師姐,二位師太如此鄭重讬付的事情,我袁昊豈能這般半途而廢?」

他不再猶豫,收好圖紙,將長劍和行囊揹負在後,拿了塊石子,俯下身子,匍匐爬入窄道,見窄道中霧氣時濃時淡,地道無數,盤根錯節,絕不能胡亂而行。他沿途拿著手中石子亂劃亂打,邊爬邊喊道:「師姐,我現在就去妳那兒,咱倆說點話,莫要停下了,我以聲循位,才不至於迷失此地。」

那小琉璃有些不滿道:「我……幹甚麼……」

袁昊料想她是想說幹甚麼要助自己一臂之力,哼了口氣,朗聲又道:「妳若是不肯幫忙,害得我白白死在洞中,那妳和濫傷無辜、作惡多端的大惡人,有甚麼區別?妳峨嵋派不是講眾身皆有佛門?好啊!好呀!妳好大膽子,居然想殺本佛尊,看本佛尊死了以後,讓妳惡有惡報,一輩子挨餓受凍,慘死洞中。待妳死後,二位師太定也會一輩子怪罪妳,不守派規,擅闖禁地。」

那小琉璃聽到「不守派規,擅闖禁地」八字,似乎被嚇得怕了,抽噎又哭,霎時之間,九老洞的徹骨寒氣颯然再起。寒風所經之處,就好比鳥哭猿啼,乍聽之下極是淒悼。

袁昊身在窄道,根本避無可避,直遭寒氣襲體,當下頭痛欲裂,鼻孔微張,手腳抽動不停,寒氣自緊咬的牙縫竄入口中,沖向咽喉,只待口水一咽下,喉嚨又幹又痛,渾身更覺不適。他屏住氣息,緊閉眼睹,勉勉強強道:「妳、妳若是再哭,我就當真要回去啦!圓容師太要我……我和妳說,快快出去,她一點也不生氣。」

果然小琉璃哭聲緩下,道:「師父她、她……你……」話聲依舊斷斷續續,寒氣勢頭也減弱大半。

袁昊察覺這九老洞的寒風頗有古怪,嘖嘖稱奇,他循聲辯位,右手右腳先動,接而左手左腳,四肢動得甚快。他邊爬心中邊想:「原來這位小琉璃師姐,是圓容師太的弟子,怪不得師太雖無救人之法,還是每朝每晚都要來到洞外,探這位師姐死活。」

這般你一搭我一回,袁昊總算沒有迷失方位,出了窄道,來到九老洞最後的第三段路程。

這第三段路程,是個裂縫狀的洞穴,只見四周石柱覆蓋一層薄冰,溫度愈來愈低,自洞穴溢出的寒氣更是動魄驚心,令人毛骨悚然。那洞穴窄縫僅能以側身行去。

袁昊想了一會,高聲朝裡頭喊道:「師姐,妳可在裡頭?」

小琉璃輕輕應了一聲,疑道:「你、你……你,真的是我峨嵋派師弟?此處可是九老洞禁地,師父和掌門素來不讓人進入,更別說是讓男子入洞。」聲音天真可人,已能聽得清清楚楚。

創作回應

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