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達人專欄

印度神話同人系列-荒唐之神(80)

Cynthea | 2021-06-11 23:02:05 | 巴幣 4 | 人氣 94


  戰爭陷入一段膠著期,這本在烏沙納斯的預料內,直到今天火神阿耆尼出現,一掃阿修羅士兵,大敗敵方,烏沙納斯沒料到天神竟會這麼早派大將出場。

  本來烏沙納斯以為天神會想與他一般,拖延時間,他想再把釘骨術教給更多人,讓阿修羅再多些準備的時間,本來這場戰本是為了恫嚇對方而打;他本以為,提婆族是想利用達剎仙人苦修,許下對天神有利的願望,苦修需要時間,表示他們暫無計可醫,他們必會更想打拖延戰才對?

  而他只需要在達剎仙人苦修完成前,了結戰爭!

  但天神卻派了大將阿耆尼出來!那豈不表示要逼他使用「商吉婆尼」?

  「所以,你以為呢?」烏沙納斯召來月神錢德拉,想聽這個天界叛徒者的意見。

  「我對達剎想許什麼願,沒興趣。」荒唐之神不愧是荒唐之神,連在戰爭期還是這副樣子。

  烏沙納斯皺眉問他:「你就不怕,阿修羅輸了,到時你跟你的小美人會落到什麼下場?」

  一提到塔拉,月神瞳孔漸縮,稍稍收起輕挑的態度,他回答:「若是她死了,我會同她一起……」

  「一起?哼!月神錢德拉,還是我該叫你『蘇摩』?你以為我看不透你在玩的把戲嗎?」烏沙納斯邊說邊走向他,目光凌厲盯著他,後又瞇著眼,重重冷笑一聲。

  月神現在還是「阿修羅蘇摩」的樣貌,看見烏沙納斯的態度,他只反問:「你是不是太緊張,有點神志不清了?」

  「你到現在還不肯坦白?我告訴你,你會後悔一輩子!」烏沙納斯重重用枴杖敲地,他還在留給月神機會坦白。

  月神卻是表面按兵不動,心裡卻全是一個強烈的念頭……

  月神唯一落在烏沙納斯手裡的把柄,就是塔拉。

  她被關在一座由碧綠湖水蓋起的水牢裡,只要塔拉醒著或是錢德拉在的話,她就不能出那個牢寵。

  規則下的越簡單,就能越不費力造出一個牢固的大牢,連靈力高強的天神都不能輕易破解;故,要想救塔拉,月神勢必要請別人幫忙,別的「天神」幫忙。

  他與太陽神蘇利耶聯手,請太陽神去救塔拉,自己願意留在阿修羅當雙面諜。唯一讓月神意外的是,多年的戰友,太陽神還是選擇先回去請示祭主仙人,畢竟月神已經沒有信用了……這他只能接受!興許祭主仙人覺得顏面盡失,就不要塔拉了……他抱有一絲期待。

  結果,太陽神帶回消息,說他會去救塔拉,然而祭主仙人要求月神再多做一件事,只要辦到了,他的背叛可以將功折罪……

  烏沙納斯還在叨叨說話:「你可知,天帝因陀羅已經被人救走?」

  「與我無關。」月神果斷回答,但月神心裡猜想是「賈安塔」做的,他很早就猜出他的身份。

  「無關又如何?救回天帝,天神可是大大提升了士氣,如今連本該死去的『月神』也復活,我看毗訶波提(祭主仙人)鐵定樂壞了。」烏沙納斯自顧說著,好像完全沒發現月神的異樣。

  祭主仙人對月神下了一個困難的命令,換他以塔拉威脅他。

  都是一樣的卑鄙!

  月神潛伏在這兒夠久,他的機會也來了,他趁著烏沙納斯還在長篇大論時,偷襲他!

  「取來『另一個叛徒的首級』,把烏沙納斯除去!從此,老師便不再問你的罪。」月神回想當時蘇利耶這樣告訴他。

  尖銳只稍稍劃到烏沙納斯的左臂,原來他早有防備,可是月神馬上再度襲擊,月神的個性就愛戲弄人,戰鬥時,能夠耍得敵手團團轉或是招式華麗地一招制命,都屬於他十分擅長近身戰,體術上比長期做軍師的烏沙納斯實力更上一層。

  「你這是決定要站回提婆族的立場上了?你以為你的族人會放過你?以為那女人的丈夫會原諒你?」烏沙納斯不斷對他喊話,卻遲遲不叫喚護衛進來。

  「住口,你整天只會拿塔拉威脅我,又比誰好到哪兒去!」月神此刻滿臉殺意,將所有的不滿全往眼前上砍去。

  「錢德拉!」烏沙納斯被逼得設下結界護住自己,這樣做會削弱靈力,在明日使用「商吉婆尼」時,恐怕效力會差一些。

  月神又將落下一劍,烏沙納斯的結界被他打至彈到一邊,他吐了一口血,然後說了一句讓月神聽不明白的話:「我的女兒……也在你的計畫範圍嗎?」

  「不。」月神不明白,此時問這個有什麼意義,他也沒興趣再問,舉刀再攻。

  「那……便好。否則,我絕不原諒你。」烏沙納斯正面擋下了,又吐一口血說:「你的攻擊我受著,為著我拿你心愛的女人威脅你,聊表歉意。」

  「喔。」月神語中還是充滿冷意,攻擊沒停下的意思。

  「我與毗訶波提不同,我不會只把你當棋子……你真以為,他會放過你?」烏沙納斯想再勸他。

  「不放過,又如何?」月神的回答,太過冷淡,烏沙納斯這才有些明白。

  原來他不想活了……

  「那你又是為何非要聽他的話,致我於死?你大可逃走不是嗎?」烏沙納斯臉色蒼白問著。

  「這不關你事。」

  「錢德拉!你以為贖罪後,自我了斷很高尚是嗎?我告訴你,你想得太容易了!你必須繼續爭下去,否則你會後悔!」烏沙納斯終於打算提刀抵禦,雖然還是節節敗退。

  「我與她,分開後,這世上再也不需要滿月。」月神說。

  「你不要她了!是你自己放棄的,我沒想到你會如此膽小,只敢爭這一時,卻不敢爭一輩子!」

  月神不再搭話,很專心地在進攻上,他同時也很懷疑對方,為何不嚷人進來?雖然他也有本事對付就是了。

  「錢德拉,你冥頑不靈,沒膽子去爭你的女人,那我問你……若是你的女人腹中有你的孩子呢?這樣你也無所謂嗎?」

  金星之主烏沙納斯的武器,除了法術外,還很擅長蠱惑人心,他的話終於打動對方,他深知月神是個好籌碼,必要使他心甘情願為阿修羅而戰。

創作回應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