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往
大廳
小說 達人專欄

《與蘿莉魔王的糟糕事》〈藏不住的雪白大饅頭〉

狼尾 | 2021-05-22 23:22:10 | 巴幣 34 | 人氣 530


    藏不住的雪白大饅頭


    又是,無聊的一天。

    紅緋一如既往地穿著黑色小禮服、一如既往地趴在床上晃腳ㄚ子、一如既往地抱怨好無聊等等。

    認真來說的話,真的沒有事情可以做嗎?

    答案不需要思考,甚至用反射動作就可以得到結論。

    但是,那些事情有意義嗎?

    所有的人與事都會隨時間逝去,消彌於歷史的洪流之中。

    歷史的傳承經過人為的干涉變得相當不可靠,有的時候紅緋自己都搞不清楚,是自己記憶中所經歷的是真,還是人類留下的史書是真。

    不過哪些都沒有意義,百年過去,又有誰還會記得刻骨銘心的愛情,又有誰知道,當初開疆闢土的本意。

    「都是沒有意義的。」紅緋如此說著。

    她必須把這幾萬年的精華告訴她所重視的人,或許可以把對方拉到跟自己一樣的高度。

    「意義來自於妳怎麼去看她。對我來說,人就算死去一定會留下什麼東西。」

    看著米娜閃閃發光的綠色眼眸,她也報以微笑。

    什麼都不懂呢,真好。

    米娜,身為人類方的菁英,最初的目標是殺掉紅緋。

    雖然個性上轉變的點都很奇怪,但是就各方面來說,她是個相當好的伴侶。

    「妳還想殺掉我嗎?」紅緋說。

    「首先要能回到原來的世界,然後我會跟七聖提出同盟協議,到時候,哼哼哼,看妳還敢不敢小看我!」米娜邊說邊捏起紅緋的臉頰。

    海神七聖,前些陣子因固執的想法與紅緋大打出手,落敗以後莫名地可以容許紅緋的存在,時不時把自己的名言掛在嘴邊。

    經歷過一些事情以後,紅緋喜歡跟對未來懷抱希望的人來往。

    認同對方的幼稚,在某種程度上能把自己的思想降維到與對方同等,藉此重新體會世界的美好。

    紅緋覺得自己的思想已經到了前所未有的高度,凡人只看到眼前,最多後兩步、五步,自己則是看到人類無法想像的距離。

    就這樣,紅緋醉入莫名的自我優越感之中。

    「妳幹嘛笑得這麼噁心。」米娜說。

    「呵呵,我就像孤高的狼、翱翔的鷹,邁向無一孤寂的路。」

    說完紅緋意識到原始的衝動突然襲來,食慾、性慾、睡慾必定要優先滿足。

    紅緋隨手扯開有著孔雀圖案的餅乾包裝袋,一片接著一片吃了起來。

    「話說,每次都是這幾樣零食,再怎麼吃都會吃膩的說。」

    米娜隨手拿了一片放入嘴中,「還記得我們剛到這裡的時候嗎?連一隻兔子都不敢處理,啊,當然現在也是敬謝不敏啦。」

    「七聖那傢伙一定把好吃的東西都藏起來,『要知道,這可是祭祀本座的供品,也就是獻給神的敬意,光是魔物能夠觸碰已是天大的福氣。』這樣說。」紅緋口氣學得維妙維肖。

    抱怨的同時餅乾被紅緋吃了個精光,她隨手把空包裝丟出窗外,伸手往桌子旁一抓,抓了個空。

    「小……小白!」紅緋驚恐地說,「零食……零食都不見了!昨天明明還在的呀。」

    她翻了個身趴到地上細細觀察,「食物憑空消失,可憐美少女陷入空前絕後的生存危機!未知的勢力在黑暗中蠢蠢欲動,這是新腳色加入的徵兆!必須趕快準備的說!」

    米娜笑瞇瞇地從後面架起紅緋,將她拖到窗戶旁。

    「告訴我,妳看到了什麼?」

    「垃圾,很多的說,是誰這麼沒有公德心。」

    米娜把紅緋架到廚房。

    「現在,妳看到什麼。」

    「爐灶、鍋子、黛安不知道為什麼走來走去……好痛痛痛痛!不要壓我的後腦勺,脖子!脖子快斷啦!」

    「現在,妳看到了什麼。」

    「嗚嗚,我什麼都沒看到。」

    「那就對了……」

    米娜溫柔地把紅緋放到地上,後者知道風雨欲來,連忙正坐待訓。

    被制約了,堂堂魔王經過這些日子的相處,已經被人類米娜管的服服貼貼。

    甚至知道什麼時候對方會生氣,要趕快進入受教模式,避免接踵而來的懲罰。

    如果被紅緋往日的對手看到,恐怕會極大地造成自尊心受創。

    花費巨量的人物力均無法除去的敵人,竟然因為一件小事而低頭!如此地在驚愕中羞愧。

    米娜說,「質能守恆,可是我在妳身上卻找不到。吃得這麼多,那些熱量都到哪裡去啦!」

    紅緋捏著下巴做出思考的動作,然後指著自己的腦袋,「當然是補充到我聰明的小腦袋裡面囉。不要踩我的頭……」

    「我們不是說好,食材剩下三天份量的時候要補充嗎?現在廚房空蕩蕩的,妳看黛安的樣子明顯在找吃的,別跟我說妳忘記了!」

    「等一下。」紅緋正色道。

    「妳還有什麼話要說?」米娜有些被嚇到了。

    眼神朝上瞪視的火紅眼睛加上低沉的聲音,紅緋想要說什麼?想要做什麼?

    踩住紅緋頭頂的腳忍不住微微顫抖。

    是因為相處久,習慣了?忘記了?

    還是這傢伙又想要……

    如果真的是這樣的話,自己會在也承受不了──

    紅緋認真地說,「白襯衫下面只穿內褲是超棒的說,而且能看見縫的形狀更是妙不可言,只可惜是藍白條紋的。」

    果然!做一次乞丐就永遠是乞丐!

    米娜好像聽到頭裡面有什麼東西斷掉的聲音。

***

    「也不用下腳這麼重吧,竟然把我踩在地板上……」

    紅緋揉著鼻子朝著目的地飛去。

    雖然不會造成傷害,但是五感還是有的。

    目的地是望海樓,海神的居所。

    望海樓被廣大的白芒草原包圍,中心是座巨大建築,雪白的牆面、寶藍琉璃屋瓦。

    看上去相當的氣派,尤其由正門進入時要先經過足球場大小的廣場,上百層的階梯、最後是數十層樓高的巨大木門。

    雖是海神的居所,卻坐落於陸地之上,正如宮殿的主人個性,雖是海神卻把管轄的範圍擅自延伸到陸地。

    紅緋仰望著宮殿心想,「她這麼好管閒事,沒被眾神追殺也是奇蹟的說。」

    她等了一陣子,等不到出來迎接的奴僕。

    「奇怪,通常我還沒降落,那兩個小鬼就會跑出來大放厥詞的說,今天怎麼這麼安靜?」

    紅緋繞著望海樓轉了幾圈,裡裡外外不見人影。

    「都沒有人,也就是說……」

    機不可失,紅緋立刻跑到石木桌旁,準備大肆收刮。

    石木桌是七聖的寶貝,材質似木非木、似石非石,色沉褐,上頭有精美的雕花,莫約兩平方米大小,能夠開啟信徒與神明之間的通道。

    講白了就是信徒供品直達超便利歡樂送。

    過去的食物均由七聖的奴僕──千景千響準備給紅緋,儘管數次抗議給的東西重複性過高吃的很膩,但雙子仍以「七聖大人」優先作為理由搪塞紅緋。

    「大人不在不過接下來,是我的時代的說。」

    紅緋拍拍石木桌,「我要油悶鴨胸!」

    什麼動靜也沒有。

    「真奇怪,上次她們拍拍桌子東西就出來了……啊,我知道原因了,東方的神東方的供品,我真是越來越佩服我的聰明才智的說。」

    紅緋重新擬定作戰計畫,準備好一長串的菜單,避免等一下沒東西出來讓自己看起來像個傻瓜。

    「脆皮烤鴨!涼拌鴨賞!煙燻焦糖鴨!鴨肉飯!」

    興奮自信的聲音迴盪在宮殿中,什麼東西都沒有出現。

    紅緋雙頰羞紅,不斷拍打石木桌,「快點出來,快點出來!」

    毫無動靜。

    「這東西難道要跟七聖有關的人才能使用嗎?嚴格來說我也是呀,她是我的手下敗將耶。」

    紅緋邊說邊拍打石木桌的各個部位。

    就在她哇哇亂唱自編歌曲時,手碰到一個軟軟的東西。

    「這……這是?」

    不知道剛好拍到寶貝的敏感部位,誠意感動上蒼(?),石木桌上出現一個蒸熟的白色發酵麵糰──饅頭。

    「真是具有東方特色的料理,可惜的是本小姐才不想吃這種乾巴巴又沒味道的麵粉糰,快給我肉呀!」

    紅緋小手連擊,啪啪啪!

    石木桌一陣抖動,又一個饅頭出現在桌上。

    「其實你是聽的懂我的話吧?連續出現之前沒看過,又難吃的食物,這樣的機率有多小呀!」

    石木桌毫無動靜,接著又噴出兩個饅頭、六個、十二個。

    「喂喂喂……不會吧?」

    饅頭大量噴發,石木桌搖身一變變成白色泉眼,乳白色的洶湧散發獨有的麵粉香氣在宮殿中蔓延開來。

    「可惡,壞掉了嗎?又不是90年代的電視機,拍一拍就好拍一拍就壞。」

    紅緋雙手透出橘光,高熱傳遞的輻射令她裙襬邊的裝飾微微燒焦。

    「俗話說的好,不想要的東西燒掉就對啦!」

    紅緋雙手往石木桌堵去,理想中噴出來的饅頭會被高熱點燃,燃燒殆盡。

    但事實卻是,高速噴發的饅頭快速帶走紅緋雙手的熱量,不但點不著,還把擦過手掌的饅頭烤得恰到好處。

    「好香……不對!糟了!」

    紅緋魔法攻擊不成就該試試物理攻擊,兩者其一必有奇效。

    紅緋高高起一屁股往桌子中心坐去,饅頭噴泉不但沒有被堵住,紅緋的小禮服還被灌滿饅頭。

    「好燙好燙!為什麼饅頭是剛蒸熟的啦!」紅緋急忙挖出衣服內的饅頭,但是看著位置剛好塞在胸部位置的饅頭……

    她默默地把兩個饅頭位置擺正,柔軟的饅頭剛剛好撐起迷人的隆起。

    紅緋輕咳了一聲,不知道是要敷衍別人還是轉移注意力,「咳咳,事情有輕重緩急,現在還是解決問題要緊!」

    紅緋抓起桌腳倒放桌子,壓不住。換一個方法。

    抓幾個饅頭往嘴裡塞,瞬間覺得自己蠢翻天,這種速度最好吃的完。

    怎麼辦,怎麼辦呢?

    剛好紅緋眼角的餘光看到一隻蛟龍造型的木雕。

    蛟龍木雕的模樣定格在威風的一瞬間。

    蛟龍騰空而起,奔天攀雲之勢,怒目圓睜、血盆大口、如匕首般鋒利的白牙,意圖掌握虛亦或是粉碎萬物的龍爪揮舞著。

    令人感受到沉重的壓迫感。

    「有了!」

    紅緋把雕像拖到石木桌旁,蛟龍威風凜凜的畫風遽變。

    變成好像是被人類發現偷吃冰箱裡面的香腸,嚇到跳起來的貓咪。

    「怎麼看都像是偷吃被抓到的蠢蛋,太完美的說。」紅緋自我安慰著。

    紅緋左看、右看。

    沒人!

    不用管木雕到底能不能使用寶貝的邏輯性了!反正它站在桌子旁邊,根本就是現行犯。

    再怎麼樣都不可能賴到自己身上,因為自己根本沒出現在望海樓中!

    饅頭已經淹到腳踝處啦,溜之大吉先!



    回到住家處。

    紅緋原本想要趕快躲回房間假睡,營造出剛才被米娜唸完飛出去繞一圈後偷跑回去睡覺的假象。

    也就是完美的不在場證明!

    根據紅緋對米娜的了解,米娜很少像自己一樣沒事賴在床上。

    保持忙碌、持續學習,米娜常常掛在嘴邊。

    紅緋從氣窗偷偷鑽進屋內。

    很好,沒看到黛安,大概是跑去森林找漿果吃了。

    小白的話……果然,真是閒不下來。

    正如預料一般,米娜正在書房內,一臉殺氣地盯著白砂岩做成的黑板。

    上面寫滿奇怪的符號與數學公式。

    米娜用炭筆小心翼翼的在其中一個公式後面加上負號,然後發出煩躁的聲音,用沾濕的刷子把負號刷掉。

    放回刷子的時候不小心把刷子掉在地上,她彎腰把刷子撿起來。

    被襯衫下擺擋住的畫面顯露了出來。

    紅緋心中充滿著滿滿的感謝之情,小白真的有把自己的話聽進去。

    「而且還馬上換成白色的,唉呀,這可真是……最喜歡妳了。」紅緋心想。

    她輕輕地轉開臥室門把,打算偷偷躲進去營造不在場證明。

    米娜要是發現紅緋偷懶,頂多是些常規處罰,但要是七聖知道紅緋把望海樓弄得一團糟,這件事恐怕要被七聖掛在嘴邊消遣一輩子。

    紅緋手指才剛碰到門把,身後立刻傳來急躁的腳步聲。

    米娜抓著一瓶看起來很不妙的藥水跑過來,看到是紅緋以後大吐一口氣。

    「什麼啊,原來是妳。為什麼不從大門進來呢?」

    「這……這個……我……」

    「這個嗎?」米娜舉起手中的藥水,「這是癢癢水啦,因為之前白猿會偷跑進來……」

    米娜一臉疑惑地盯著紅緋胸口異常的隆起,「妳被蜜蜂叮了?」

    「沒……沒有呀。」

    米娜嘆了一口氣,逕自把手伸進紅緋的胸口中。

    「欸?小白……今天怎麼這麼主動。」

    「因為妳身上的味道。」

    米娜湊近紅緋的身體吸了一口氣,這個舉動令紅緋渾身一陣酥麻。

    紅緋感覺米娜的手指在自己胸口處游移,但是感覺卻不如以往明顯。

    瞬間胸口一涼,米娜竟然把小禮服扯下,兩團柔軟的白色物體彈了出來。

    然後掉到地上,幾個彈跳以後,不動了。

    「果然是蒸麵包的味道,妳又再玩食物了!」

    紅緋在心中叫苦連天,她完全忘記胸部塞的那兩塊饅頭。

    突然出現的食物證明自己去過望海樓,這下子連硬掰的機會都沒有了。

    米娜不知道紅緋剛才幹了什麼好事,雖然玩食物是壞習慣,不過拿回來就好。

    「先吃飯吧,肚子餓扁扁啦。」米娜說。

    這個時候,遠處傳來一陣低沉的悶響。

    兩人互相交換眼神以後,跑出房屋一探究盡。

    白色,大量白色的饅頭噴發,看起來就像是白色的蘑菇雲。

    「那是什麼!?」米娜無法理解眼前發生的奇景,「這個味道……是蒸麵包!」

    米娜是英國人,對她來說,用水氣蒸熟發酵麵糰的料理就叫做蒸麵包。

    紅緋講話的速度快的跟機關槍一樣,「欸哈哈,真是奇妙的說。這個世界有很多我們不了解的事情,更何況我們連是不是還在地球上都不知道,這個是異世界的自然景觀啦,哈哈哈。」

    「紅緋?那個方向是望海樓喔。」

    「啊!原來如此,一定是海神七聖與她愉快的小夥伴們搞砸了,我早就說……小白妳的表情看起來很恐怖喔。」

    「紅!!!緋!!!」

    「現在不是揍我的時候,快看後面!」

    白色的饅頭海嘯席捲而來,紅緋連忙抱起米娜飛到空中避難。

    「到底發生什麼事了?」

    眼見事情一發不可收拾,紅緋只好把今天的經過一五一十地說出來。

    「揪四醬子,可噗可以不要再捏偶的臉惹。」

    紅緋小心地揉著發紅的臉頰,像是揉麻糬似地。

    「妳聽過一個故事嗎?」

    米娜愁眉苦臉地把那個恐怖的故事娓娓道來。



    很久很久以前,有一個小男孩。

    他很喜歡吃一種叫做饅頭的點心,可是每天的點心都不一樣,有時候是銅鑼燒,有時候是燒餅,偶爾才會輪到饅頭。

    他很喜歡饅頭裡面的甜豆子泥更是令人欲罷不能。

    妳是說日式饅頭吧?那個我也很喜歡的說。

    安靜聽我說完!

    然後呢,咳咳。小男孩很希望每天都能吃到饅頭,於是他跑去找從他書桌抽屜跑出來的藍色聖杯,萬能的許願機。

    只要提供銅鑼燒就能無限運轉下去的萬能許願機。

    他許下了願望,聖杯回應了他的要求。

    能讓食物無限增生的聖水。

    小男孩把聖水滴在饅頭上,很快的恐怖的反應開始了。

    饅頭從一個變成兩個,兩個變成四個,只要不吃完饅頭,饅頭就會永遠永遠地增生下去。

    小男孩不停的吃,不停的吃,終究追不上饅頭增生的速度。

    真拿你沒辦法。最後藍色聖杯邊抱怨邊拿出太空火箭,把饅頭帶往宇宙的深處,這才阻止地球被饅頭淹沒。



    米娜擦去額頭上的冷汗說,「好險宇宙的膨脹速度超過光速,我們才不會死在饅頭宇宙中。」

    「所以我們只要把石木桌丟到外太空就行囉?痛痛痛,噗要再捏偶啦!」

    「先不提失去石木桌我們吃什麼,妳可別忘了,我們被關在小世界裡面,這裡是有隱形牆壁跟透明天花板的。依現在麵包漲潮的速度,再過一個小時,我們就會被麵包擠死啦!」

    「還沒呢!那是七聖的寶貝,她一定能阻止石木桌噴饅頭的!」

    「不,我不能。」

    冷酷的聲音從上方傳來。

    七聖不知什麼時候來到此地,水藍色的眼睛透著滿滿的不耐煩。

    「七聖!那是妳家的石木桌啦!不能也得能!」紅緋先發制人,把錯推的一乾二淨。

    「我不能阻止石木桌,但是有挽救事態的方法。把饅頭全部吃光就可以了。」

    「「全部?」」

    「希望始作俑者可以拿出誠意來。」

    「不不不,就算妳瞪著我說話,就算真的是我搞砸的,這麼多也是吃不完的說。」

    此時饅頭已經淹沒平原,成為白色的汪洋大海。

    「還有另一個方法。」七聖抬起玉手,「讓石木桌接觸我的手指就可以了。誠心誠意地貶低自我人格向我道歉,就算是邪惡愚蠢的魔族,我──海神七聖,也不是不能幫妳解決事態。」

    「為什麼都要以禍是我闖的來進行假設啦!」

    紅緋陷入極大的抉擇之中。

    她不想要在七聖面前低頭,更何況是承認錯誤以後還要附加自嘲式的道歉。

    根本侵門踏戶,太過分了!

    「快點,再拖下去,米娜的實驗室會被饅頭壓壞的。」

    七聖表面上善意提醒,實則施加壓力。

    米娜這才想起自己的實驗室,慌張地抓著紅緋的衣服說,「快點道歉。」

    「好啦,對不起我不該亂動妳的東西。」

    米娜捏住紅緋的臉頰,「自我貶低的部分呢?」

    「是啊,我等著呢。」七聖補刀。

    七聖雖然很討厭有人未經許可擅動自己的物品,但最重要的是,讓她在米娜面前丟臉。米娜看到紅緋的愚蠢以後,或許會改信奉真正的神。

    打從一開始七聖就待在宮殿藏身於水氣之中,當她看見紅緋亂拍石木桌的時候,心生一計。

    既可以教訓紅緋別亂動別人的東西,又可以嫁禍給她,一箭雙鵰。

    於是七聖暗自啟動石木桌。

    反正饅頭挺難吃的,信徒供奉累積上千年的饅頭總算是派上用場。

    想到這裡,七聖忍不住露出微笑。

    紅緋低著頭,喃喃說道,「我……」

    「嗯?」七聖歪了一下頭。

    「妳太過分了!好久沒打妳屁股,忘記誰才是勝利者了嗎!?」

    「海浪……海浪來了!」米娜失聲尖叫。

    在對話的時候,事態越發嚴重。

    饅頭海捲起千層浪花,形成數十公尺高的巨浪席捲而來。

    而站在浪頭頂端的是,黛安!

    她穿著泳裝站在倒放的石木桌上,有模有樣地衝著饅頭浪。

    因為石木桌本身還在變出源源不絕的饅頭,因此饅頭浪的高度迅速爬高。

    從注意到饅頭海浪到決定逃跑這幾秒鐘,饅頭浪已經高了好幾十公尺。

    「塊陶啊!」米娜嚇得不停扯著紅緋的衣服。

    被成噸的饅頭壓死可以說是極為搞笑的死法,再怎麼樣都要避免這個結局發生!

    紅緋說,「牙齒咬緊!不要咬到舌頭喔。」

    「什麼?」

    米娜馬上就知道那個「什麼」是什麼了。

    紅緋猛地把米娜往高空拋去。

    米娜只聽到耳邊風生呼呼作響,心臟好像還停留在剛才的位置,背後一片冰涼。

    「紅緋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米娜並沒有配戴金屬環,所以沒有任何飛行的能力,將由數十近百公尺的高空自由落體。

    「只是想看一眼就回屋子,怎麼會變成與蒸麵包的生死大戰啦!」

    米娜一咬牙,張開雙手雙腳,身體呈現大字形,希望增加迎風面積減緩墜落速度。

    下面是蒸麵包構成的,或許摔不死人……

    正在思考之際,一望無際的饅頭瞬間消失,露出堅硬的地表。

    「紅緋!!!!!!!」

    「我在這裡的說!」

    紅緋趕上米娜下墜的速度,在千鈞一髮之際救下。

    「嗚嗚嗚,為什麼要把我丟下!」米娜不停地搥打紅緋。

    「對不起啦,我要阻止饅頭呀。」

    頂著如暴雨般的拳頭,紅緋解釋著。

    要說服固執的七聖相當困難,必須要付出極大的代價。

    剛好小笨狗踩著石木桌衝浪而來。

    七聖自己說,只要碰觸到石木桌就可以阻止饅頭浪潮。

    因此紅緋先騰出雙手,然後用超級速度抓著七聖去碰石木桌,接著再飛回來拯救米娜。

    三個步驟在短短一瞬間流暢解決。

    兩人緩緩降落在石木桌前。

    七聖翹腳坐在桌上惡狠狠地瞪著紅緋。

    「不肯認錯的話,我也有我的方法,給我記住。」說完,帶著石木桌消失了。

    「哈,跟搞笑反派一樣的台詞的說,她又能奈我何呢。」

    解決問題以後,紅緋整個人都輕鬆了起來。

    不管怎麼說,她不但思想維度超前所有人(神),隨便就打了個大獲全勝,果然天底下沒有什麼新鮮事。

    無聊啊,太無聊了。

    紅緋看著米娜露出微笑心想,「所以這些人對我來說無比的重要,因為沒有意義,所以才把每一天都過得愉快才行。不然,精神會崩潰的說。」

    「妳在笑什麼,很噁心耶。」米娜被看得渾身不自在。

    「沒有啦,我只是覺得,很幸福。」

    冷不防地心靈發言讓米娜有點慌張,「很幸福?為什麼呢?」

    「五百年以後,我認識的每一個人類,知道的每一件事情都會離我而去,儘管放眼整個時間都是沒有意義的。」

    紅緋緩緩抱住米娜,撫摸著她的頭髮,在她的耳邊說,「但是在這個當下足夠好,這樣就夠了。謝謝妳,小白。」

    本來平靜的一天被搞得一團亂,整件衣服與頭髮被吹得亂糟糟。

    原本想要發作。

    可是,紅緋溫柔的話語軟軟地傳近耳裡,溫暖的氣息清搔著耳朵。

    唉……再怎麼說,至少紅緋阻止蒸麵包危機,還救了自己。

    紅緋是真的把自己放在心上,而且,跟七聖對抗的時候還挺帥的。

    算了,就原諒她吧。

    突然,胸前尖端傳來一陣燥熱與酥麻。

    「啊!紅緋……妳幹嘛啦。」

    「摸起來硬硬的說,剛才丟那一下讓妳很興奮齁。」

    米娜好像聽到頭裡面有什麼東西斷掉的聲音。

    當天晚上,紅緋不但被禁止進入小木屋內,七聖狠下心來只願意提供饅頭給紅緋吃。

    「這有什麼意義嗎!」紅緋咬了一大口饅頭,感覺口腔裡的唾液迅速被吸乾,苦不堪言。

    「妳不是說什麼都沒有意義嗎?既然如此,吃的好不好都無所謂吧。」

    「我不要吃一個月的饅頭!!!」

    「還有!窗戶外面妳亂丟的垃圾要清理乾淨,不然妳就永遠自己睡覺吧。」

    「對不起我錯了的說,欸──等等,不要離開啦,我明天會清理乾淨,不然我等一下會……拜託不要把我關在外面,我馬上清理乾淨啦!」





狹縫干涉
Copyright © 2016-2021 WolfTailP. Allrights reserved.



想請問大家,習慣看巴哈舊版版面還是新版版面?

創作回應

五夜的午日❀いつよ
我看介面是都可以~
2021-05-23 14:45:04
狼尾
嗯嗯,謝謝回覆。
2021-05-23 14:48:43
白煌羽
哈哈饅頭
2021-05-23 18:04:40
狼尾
饅頭
2021-05-23 18:22:25
追蹤 創作集

作者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