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達人專欄

《獻祭與輪迴》第一章、節錄至⮰⮳

猶昧由里 | 2021-09-30 19:50:01 | 巴幣 72 | 人氣 201


 「我已來日無多。」在他懷裡聽見的這番話,似自深海傳導而來,沉甸甸昏濛濛。
 
 感官滿浸悲切的我仍然閉眼假寐,黏稠的海水滋味湧上鼻腔,嗆得我胸腔作痛。
 
 他肯定以為我熟睡過去了。不願拆穿這份溫柔,於是我忖測他的意思動也不動的無聲哭泣。
 
 「明天嗎,今晚嗎。我的死期近在咫尺,妳也是他們亦然,棲住於無常世道之物終將一死。」他嘴裡的呢喃儼然成為遺言,徹底淹沒了我。
 ──節錄至倪葛狄之作《瑞伯恩》
 
 
 「又重看了一遍?」他悄然無息從背後竄出,逆著這片汪洋吹來的海風,倚在欄上將我環繞。
熄滅手機螢幕,我僅僅回矇朝他一笑。
 
 倪葛狄導演和任職劇本家的我是首次合作的商業夥伴,拍攝工作告一段落後,我們倆的心血來潮推引了這場長達14天的郵輪旅行始航。
 
 這幾天,我傾盡整個上午的時間賴在臥房的私人陽台,以葛狄歷年拍攝的電影佐味日光,我比想像中要來得早厭膩郵輪上的聲光娛樂。至今已經是第三天,我的活動範圍侷限於客房、餐廳兩點往返,今天醒來後更是睏得提不起勁,只好託他替我帶回咖啡醒醒腦。
 
 我哪裡也不去,卻樂此不疲,這是漫長拍攝後的難得長假。葛狄作為導演是身居國際之巔的知名人物,為了我的任性,他理去招牌的落腮鬍,把微捲的短髮留長至肩頭,對萬年相同裝束的人而言僅需如此就是十足的完美喬裝。
 
 人類不是適合長時間零距離生活的生物,失去距離的他人,只會隨著秒針的前進誘發出人類排異的本性,我們因而訂出幾項相處守則。
 
 一、以無法迎來明天的覺悟,珍惜這段時光。
 二、無論何時都將彼此置於首要位置,獨處時3C產品即為禁物。
 三、返回終點站前,絕不離開這艘郵輪。
 四、即便下一秒死去也不留遺憾。
 
 他卻在登船初日的傍晚打破了約定,突如其來的公務電話打斷我們當時難分難捨的嬉鬧,先前約法三章的相處守則不過是他配合演出的兒戲,葛狄滿面愧疚的道了個簡短的歉,隨即奔上陽台展開漫長的遠端會議。
 
 葛狄是馳名全球的導演,然而在我為他的新戲編寫劇本前,卻未曾留意過他的作品。我知道討厭鬍子被弄髒而隨身攜帶手帕的他,知道發現絕景就會不顧周遭全神感受大自然的他,知道不擅早起卻沒有起床氣一逕傻笑著賴床不起的他,知道談起真心話就會潤濕雙眼的他。但對他的藝術性和無以輕率脫口的內心裏層,我全都一概不通。與他並行時,我們的關係從旁人看來會是什麼樣子?
 
 在僅屬兩人的客房空間,我們時而斷續接唱歌謠、分享體溫、玩起沒有獎懲機制的遊戲、談論不著邊際的哲學,或是在彼此的瞳孔中迷失時間。
 
 我的愛無處宣洩,於是我一吻再吻他的臉龐,早晨萌芽的鬍渣、弧度完美的人中、心型的嘴唇。就如永動機制,這股狂戀總在熄滅之際再度復燃,直至我們筋疲力盡。
 
 不知何時,意識早被倦意吹飛到遙遠的夢鄉。搖曳的海波聲喚醒了我,身旁的他看來還睡著,於是我挪動身子用鼻尖貼近他的吐息,假想著自己仰賴著他的呼吸存活。
 
 「到外頭走走吧?」眼皮依然扣緊的他突然開口,像睡夢途中的囈語,咬字卻分明得足以讓人在反應不及之際還能清楚辨識,連睡醒時分後該有的鼻音也不見影蹤。
 
 睡去前尚與大海相互輝映的藍天已摻入些許雜色,日暮將近。我帶著順道出門用晚飯的心情,換了套較為體面的洋裝和他走上甲板,天空正讓燃燒的太陽渲染火光,這座緩速行進的人造孤島已然掩蓋在天幕之內。倚在船尾欄杆的我,受景色掠去的心神因為慣性定律被遠遠拋飛船外,時間的流動速度實在快得太過不可理喻。
 
 
 腳尖下捲起的浪花撞上船身,擬態為星辰的白色泡沫飛躍半空又沉落海底,我放空腦袋凝望這一切的和諧循環。我和身旁這男人乘上這艘船,往覆滿藹藹白雪的陸地前進,我們約好了要到那殉情。
 
 有些人說這是踏上外遇之路的贖罪或是懲罰,也或許有人會將此嘲諷為極端悲觀。「不過是搞了外遇,只要發自真心低頭認錯,總找得到活下去的辦法」。若這麼想就太不負責了,踏入不倫戀迷宮前我便決心已定,倘若迷失了方向也不會迷惘。不論獲得幾次洗心革面的機會,我都有自信重蹈覆轍愛上這位有婦之夫。
 
 只要半途捨去證件,在那片土地上沒有任何人認得出我們,在銀白色的深山裡,屍骨會被細雪溫柔掩埋再化入土壤,等到那時我們的愛才算真正意義上的合而為一。
 
 我們夾藏這危險的秘密通過安檢門上船。身旁的旅客無人知情,我為此感到興奮朝他竊笑,才察覺他胸前掛著的項鍊上懸著小小的相片盒。
 
 於是我以撒嬌為由雙手攀上他的胸膛,在他閃神之際撬開那銀製相盒。沒錯,裡頭藏著的相片,果然是他那和妻子極為神似的女兒,這幾晚隱隱發作的不安,總算在無形之中將我導至此。
 
 突然間渾沌的爆炸聲與我的盛怒一同響徹甲板,怒濤般的震動搖撼腳下,整艘船失了平衡在汪洋中央溺水了,抓緊身前的欄杆我才勉強得以穩住身子。
 
 「恐怖攻擊?」
 
 「連這種事也被我們遇上了啊...肯定是天譴。乾脆就選在這自殺吧?來,握住我的手,往下跳一切就結束了。」
 
 邁出箭步跨越鐵欄的他回過頭,向我伸出手。出生至今我從未有過如此貼近死亡的經驗,說好與他殉情的我此刻卻呆愣原地遲遲無法動作。
 
 我後悔了,和這人登上郵輪共度的這些時光全是錯誤,以命贖罪回歸潔白之身後的他,肯定能在千百年後在彼方與妻女團聚吧。
 
 而我,在縱身躍海後究竟會成為什麼?
 ──節錄至倪葛狄之作《項頸》
 
 
 我喜歡把他拍攝過的電影片段編寫成文字,他用影像堆砌出的世界觀,我想傾盡畢生所學以文謳歌。《項頸》中的主角,就是在這片無際蒼藍面前痛徹絕望的吧。不過,我的愛可沒她這麼半調子。
「笑一個。」他突然拿起手機朝我瞄準。
 
 「說好獨處時光不拿3C產品。」佯裝不悅的我一把攔截鏡頭,提出抗議。
 
 「不想為不牢靠的腦袋留下可視化的記憶?」雖然嘗試反駁,他仍依約放下遮住半張臉的手機。
 
 「美好正因為無法長久存在,才顯得美好。『美好』是人們對『稍縱即逝』留下的遺憾所投射出的情感。」語畢,趁四下無人,我湊上前誘請他共同吻飲下渾圓夕陽,日暮的絢麗僅只一瞬,短暫得眨眼即會丟失,想往骨子深處刻入彼此的我們,最終仍因承受不住暮輝自嘴角滿溢的光芒,只好無奈的笑著分開。
 
 「你看起來不像病入膏肓的人呢。」看著神采奕奕笑出酒窩的他,我忍不住挖苦。
 
 「妳看起來也不像馬上要死的人啊。」他的反諷逗笑了我。
 
 我們是剛協力完成影視作品的商業夥伴,是難以對外公開關係的戀人,也是祭品與神明的關係。
 
 和他初次接吻的夜晚,我得知他正與罕見疾病相殘共存的事實,那之後沒過多久我們便達成了協議──我要把這顆因他而雀躍顫抖的心臟移植給他。我替自己的餘命寫定劇本:結束這場郵輪之旅,我們就去登記結婚,接著我會遭遇事故般的自刎,之後就依造我的遺願捐贈出心臟給他。
 
 千百年前的中美洲存在過活人獻祭,人們將尚未停止跳動的心臟自胸膛取出,歡欣若狂地向太陽神雙手奉上。
 
 待到那日,我的肉身和你的靈魂就在真正的意義上合而為一了啊。
 ──節錄至上蒼之作《現實》
 
-
 
待續
 
-
 
後記:
 曾讀過太宰治老師一篇名為《葉》的文章,全文混雜著看不出明顯面後脈絡的小短文匯集成的短篇,一段一段的文字敘述,個別取自他從前作品中的某節段落,重組起這些看似毫不相干的情節段落,太宰治老師往文字堆埋入種子,以前所未聞的嘗試,注入期待想看看在讀者手中能開出怎麼樣的小說之花。
 
 那麼用脈絡可循卻又不那麼相干的小段落拼成故事又會如何呢?於是,我開始嘗試《葉》的手法,試圖在故事主線與不相干的小故事中往返,呼應現實與主角內心的掙扎。
 
 《獻祭與輪迴》在故事架構上,除了主線劇情以外,還節錄了一部部男主角導過的電影片段,來呼應女主角的內心世界,為了模糊現實與情緒面,刻意在切換進節錄段落前只留兩格空白來做曖昧模糊的區隔。這是篇沒有真正解答的故事,希望那些夜晚創作出的文字們,能在大家各自的解讀中,開出燦爛的文學之花。
 
 這次的嘗試,也許讓整篇故事讀起來有些混亂,感謝耐心讀完的各位。

創作回應

沫兮
期待新作!!! 還有恭喜上達人(?
2021-10-01 16:32:00
猶昧由里
耶~謝謝沫兮٩(•̤̀ᵕ•̤́๑)
2021-10-01 16:45:43
Der Sehen
文學性太高了!好刺眼,你就是文壇的明星嗎?
2021-10-01 19:50:43
猶昧由里
過獎了過獎了Σ(°Д°;
謝謝Der Sehen的回覆,希望你喜歡這樣的作品~
2021-10-07 09:58:05
ソケノ‧諾
在對話裡感覺有種不知道怎麼說的成熟感,可是很有畫面,只不過我這篇文章看得不是很懂(´・ω・`) 讀起來像是兩個片段的陳述,前兩個節錄像是一起接續下來的,而最後一個節錄不太清楚時間點
或許看完下一篇會有解答ww
2021-10-08 22:06:20
猶昧由里
這次想嘗試點不一樣的寫法,嘗試看看穿插虛構的電影橋段在故事情節裡面。最後一段節錄其實是女主現實發生的事,經常聽到人生入戲,因此在最後一段女主就把自己的人生戲稱為節錄了。
感覺讀起來很混亂,總覺得對大家不太好意思(つд⊂)
2021-10-13 14:26:06
ソケノ‧諾
看完解釋後有比較清楚了,謝謝~(゚∀゚ *)
2021-10-13 15:10:20
猶昧由里
不會不會~
2021-10-21 10:18:06
ソケノ‧諾
不過,如果能把和一樓所解釋的文章觀法,在文末做個後記寫一些講解,我想對大家在看這整篇時也會比較看得懂,我是看完由里給我的回應和一樓的回應才終於看懂文章編排的ヘ( ̄▽ ̄*)ノ
2021-10-21 12:38:54
猶昧由里
也是,我會找個時間加上後記的!
謝謝你的建議!
2021-10-22 14:41:49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