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達人專欄

《獻祭與輪迴》第二章、番茄泥口味的情感

猶昧由里 | 2021-10-07 20:30:02 | 巴幣 252 | 人氣 151


「等我死後財產全都讓你繼承吧。」登上這座郵輪至今,已目送懸日西落六回。
 
「我們的關係要是被旁人知道,一定會被曲解成是我飢腸轆轆等著扒光你的錢。」有人說旅程若是過了一半,剩下的天數就會像溜滑梯般急速飛逝。
 
「既然我的遺產都被你囊吞了,可以說你才是貪圖戀人錢財的那方啊。」我側過身朝客房裡的全身鏡,折著手與晚禮服後方的拉鍊搏鬥,順道趁喘息的空檔用斷斷續續的低語,捉弄我那老實憨厚的戀人。
 
「是貪圖妳的臟器。」止步於腰際讓人心生煩躁的拉鍊,突然咻地一聲收攏晚禮服的兩側衣料升至頂端。他替我拉上了拉鍊,板著不苟言笑的正經表情呢喃。
 
攸關自我存亡的生死議題,說實話我並沒什麼實際感受,所以總能無關痛癢似的以此為樂放聲大笑。他卻不同,即便是將屋子弄得笑聲不絕的此刻,他也僅以禮貌性的淺笑作為附和。
 
這樣的他必須活下去。我無時無刻都能輕易說服自己為這男人獻身。
 
「糟糕,開會紀錄被我鎖在登船口的置物櫃裡。幫我記著,旅程結束提醒我去領。」他到處翻找行李的同時,朝我拋來寫有編碼的置物櫃鑰匙:「讓妳保管。」
 
看吧,他的生存目的比我要明確得多。他是能為工作而活的人,而我要是失去他搞不好就活不成了。
 
 
今晚,他預約了每日限量名額的海上法式餐館,我獲得的邀請函只有「有重要的事想和妳商量」短短一句口述預告。
 
服務生領在前頭走過光火稀薄的狹窄長廊,包夾走道的牆壁,如夜深人靜的海平面上搖曳的漁火般光輝點點。微暗中,我忐忑著心追逐他身著西裝的廣闊背影。
 
興許是光線不足的緣故,即使進到餐廳,空間感也無法正確感測自己正身處於怎樣的容器當中,我們在靠牆的角落入座,倚藉方桌中央的燭火照亮彼此的臉相視而笑,像繫著手一同墜入不見方丈的深海,卻仍憑藉指尖碰觸到的脈搏感受彼此。
 
我期待著他所預告的要事,甚至擅自將它幻想成感動人心的驚喜。
 
會是仿造魔術師從外套內領拉出花束的求婚嗎?還是擊破既往的務實,突然抖開信紙解剖心底的愛慕展示於我?除此之外,我想不到其他可能。主餐熱騰騰上桌之際,他深吸了口氣,掀開謎底:
 
「我們還是給彼此留點距離吧。」
 
我為百般期待的感動而醞釀的淚水,頓時收拾不起,全都轉化為苦痛浸藍了視野。無力支撐的頭頸向下沉沒,視角不自覺對上他面前的青醬義大利麵,我突然懷疑起自己的感官是否有異,於是再度回神仔細一看,捲成漩渦狀的義大利麵聳立盤心,本該被青醬料染綠的麵條,上頭竟蓋著厚厚一層鮮紅醬汁。
 
真不吉利,透白的漂亮瓷器都被弄髒了。
 
「啊!!!!!!!」不遠處駐點的女服務生無預警鳴起刺耳尖叫,數秒後別桌的客人和服務員也隨之譁然,騷動了起來。
朝眾人目光的中心點尋去,雙人座另一端的他左眼竟刺著叉子鮮血直滴,而叉子尾端握柄處連結著的肉色之物,正是我的手。
 
哎呀,我明明是如此愛你。
 
──節錄至倪葛狄之作《談愛訴憎》
 
 
看對向的他津津有味享用晚餐,昨晚看過的電影片段暗自在我的腦海重新播映。餘光閃來手邊銀叉子的銳利鋒芒,我當然不可能對眼前的愛人痛下毒手,縱然他前一刻才剛說出電影裡的那句台詞:
 
「我們還是給彼此留點距離吧。」
 
每日兩小時的私人時間,他說這是相處藝術裡所謂的距離美學,還迫切的提出要求希望從明天開始實行。
 
什麼也無力反駁的我,別開頭望去窗外黑得樣貌難辨的海景。他說這句話時句尾沒有上揚,意味著這並非具有討論空間的疑問句,而是向我知會他在一人會議中得出的結論罷了。
 
這段關係,我除了自己這身皮囊以外主導權全無。
 
拉回視線,不打算提出異議的我扯出個彆扭的笑容,希望他意識到我的不願。然而直至步出餐廳,他也只是心滿意足的稱讚餐點口味是如何細膩。我卻在二次回以笑容的剎那注意到了,沒有配戴飾品習慣的他,胸口閃爍出搖擺的白銀光芒。
 
 
那晚我們早早就寢,從鼻尖互觸到背向著背,沒過多久我們便各自落入了睡眠深淵,拋下彼此。當我再次睜眼,緊緊闔起的淺藍窗簾還是一面黑布,夜燈沒留半盞的房內色彩單調,看來這場睡眠沒能順利在早晨降落。
 
凌晨三點半,我在這不上不下的時間點清醒,獨自一人。
 
和我共同沉入睡夢的他失蹤了。回頭只見凹陷枕頭的瞬間,我就意識到了,他不會在廁所,也不會在陽台垂釣睡意。
 
追溯回幾小時前,我非常確定衝突沒有在不受察覺的情況下引爆,沒有爭吵也沒相互為難的不愉快,他為什麼要選在深夜離開?
 
厭倦在黑暗中和真相玩捉迷藏的我打開了照明,卻見到令人禁不住皺眉的景象。原先丟滿私人物品,渲染上濃重生活氣息的房間,竟然在短短的一覺之間變得寬敞空盪。
 
他一件行李也不留,從我身旁抽離自己存在過的氣息,拋棄我在萬物沉眠的深夜,這份寂寥龐大得毛骨悚然,導致某種不祥之兆隱隱在我悸痛的胸口深處蠢動。
 
該不會打自最初他就不曾存在過吧?我抱著最後一絲希望抱起床邊的垃圾桶,在垃圾堆中東翻西找,輕微潔癖的他習慣在睡前二度剔牙,那隻尾端被他凹得彎曲的牙線,卻怎麼樣也找不著。
 
心慌意亂之下,只好轉向科技用品求助,那雙顫抖的手沒辦法好好握起手機,我突然記不起他的電話號碼,看來是一時之間的衝擊鈍化了我的行為能力。
 
聽見門外若隱若現的漸遠腳步聲,我猛然回首。茶几上平放的藥包底部,壓著一張標記著我姓名的處方箋。多巴胺拮抗劑。
──節錄至倪葛狄之作《騙局》
 
 
凌晨四點三十六分,被尿意喚醒的我,坐在馬桶上茫然發愣,無由想起了這段電影環節。
 
郵輪之旅抵達終點站後的一週後,我將為他捐獻臟器永陷長眠。至少在所剩無幾的時日,我希望他能用濃厚的雙人時間來償還我的獻身。如今卻為了從我手裡奪回私人時間,先是作廢當初結下的約定,甚至和我沉重的眼皮聯手,竊取更多無可奉告的自由時光。
 
榨出這麼多的獨身時間,究竟要拿去支付些什麼?
 
親身演繹自己導過的作品,他戴著那條陌生的白銀項鍊,離開了。

創作回應

ソケノ‧諾
不同的...世界線? 思覺失調? 幻覺? 疑問好多w
2021-10-08 22:25:40
猶昧由里
節錄的部分都是男主角拍過的電影,在這裡就引用來呼應女主角的內心世界了。
2021-10-13 14:27:40
ソケノ‧諾
為了他奉獻自己的生命,卻從對方得到「我們還是給彼此留點距離吧」這段話,節錄裡的愛憤,在這刻的女主角心理,肯定是更多的失落感吧.. 有種痛心的感覺(´ `)
2021-10-18 16:35:01
猶昧由里
感覺寫作當下的內心世界被ソケノ看光光了!ソケノ講的這段話完全就是我當時的想法!
2021-10-21 10:25:17
ソケノ‧諾
這也代表由里寫的很好,能讓我深深體會到女主角的想法╰(*´︶`*)╯
2021-10-21 12:34:10
猶昧由里
謝謝ソケノ一直以來的肯定跟回饋(ง •-•)ง
2021-10-22 14:39:55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