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達人專欄

【耽美古風】紅顏魔尊 第一章 察覺-3

天墨羽愁(AZI) | 2021-04-12 21:21:13 | 巴幣 2 | 人氣 136

連載中紅顏魔尊
資料夾簡介
世間各個指他問罪,近年惡鬼暴增、滅門離奇身亡、生人莫名昏迷不醒、屍鬼遊街等等等……全都扣在他頭上。 紅顏昂首望天問帝君,男子聲音輕柔:「乾本尊屁事!」

紅顏睜開右眼看向北辰王,對方同樣也抬眼對視,該收尾了!

不,對紅顏來說就是大吃特吃!

兩人加強靈氣,琴音放大數倍。

「吭——」琴聲之間藏著詭異音節,又是連續吭吭做響,北辰王這才察覺不對勁!

瞬息之間,冤怨之氣脫離亡魂,全聚集在紅顏周身,薄唇勾出滿足的笑意,闔眼吸氣。
合奏不能停,北辰王咬牙切齒看著他吸食冤怨,分心之際無意間彈錯音節,眾多冤魂齊齊向他望去,目光各個惡寒。

「啊——」令人悚慄的慘叫聲此起彼落,無數燒成焦炭的冤死鬼張牙舞爪的衝向北辰王,紅顏驚覺,心急之下寒氣四散,鎮住冤魂,手指加快,硬生生接過了主導權。

「錚——」最後的音節迴盪,冤怨之氣幾乎消散,北辰王起身就要往他的方向邁步,然而這人早不在原地,而地面上那把木琴上的蠶絲線全斷了!

知道天相帝國的琴音暗號!還能吸食冤怨之氣!

北辰王目光如炬從沒想過上品階級的習魔之人,竟然敢大搖大擺的進村吸食!

他絕對會親自降伏此人!斬下首級!丟入墳火!灰飛煙滅!

紅顏站在林間,恢復一身鮮紅衣袍,邁步而去,隱蔽在層層林間。

*

這半個時辰裡,待在花海的燐楚一臉嫌棄的看著悠捧著花瓣時不時發出:「喝!」、「起!」、「哈!」、「飛吧!」等等詭異的音效。

一刻過去,花瓣小山仍然無動於衷。

「夠了!夠了!吵死了!」燐楚怒斥,受不了他在一旁喧鬧,動手一輝,悠小手裡的花瓣紛飛。

悠瞠目結舌,花瓣全落在身上,稚氣的臉股成球,怒道:「你幹嘛!」

「一點修為都沒有還想運用靈氣,魔尊就是在打發你!」燐楚戳了戳悠的腦袋,很是輕蔑。

「胡說!」悠生氣的撥開他的爪子。

燐楚嘆氣,無視毛躁的食物,端起酒碟這才放在唇邊就被悠奪走。

「這是魔尊的酒!你一直喝!魔尊等等喝什麼?」悠憤憤不平,昂著小腦袋很是高傲。

燐楚空蕩的手握成拳頭,「要不是紅顏,本王就把你吃了!」說完,動手要取酒甕,那小妖長尾巴一捲變奪走了,蹦蹦跳跳的躲到悠身後。

「吃裡扒外的傢伙!」燐楚火冒三丈,雙目眨眼間變得赤紅,「吃不了生靈,不如拿你來解饞?」

一妖一魂看著他面色巨變,嚇得渾身發抖,尤其小妖趴伏在地不敢輕舉妄動。

「你、你不可以吃掉小蜥兒!」悠鼓起勇氣將小妖護在身後,對上那恐怖的雙眼頓了頓:「否則……」

小妖眨眨眼,感動不已,沒想到這生靈居然想要保護他?

「否則?」

當小妖眼睜睜看著妖王抓起生靈,臉上佈滿青筋,頓時就絕望了……

悠緊抓胸前的大手,也嚇死了!

「否則我要告訴魔尊!」悠掙扎的晃動小腳,「說你欺負我!」

林間窸窣聲響妖魔鬼怪躁動不安,倏然間妖王面色恢復,轉頭望向村莊,細小琴聲迴盪,一道無形的陣在上空形成,大手一張放開了悠,「待著。」

悠摔在地上,小妖擔心的靠了過來,抬首間,燐楚早不在原地。

「呼……嚇死人了……」悠洩了口氣,卻被小妖鄙視。

誰讓你惹妖王生氣!

「不過,到底要怎麼運用靈氣?」悠坐在地上,雙手環胸思索,「小蜥兒知道嗎?」

小妖修煉尚未成熟還不會說話,眼珠子轉了圈,放下酒壺便趴在地上閉上雙眼,呼吸規律。

悠歪著頭,「你累了?」

小妖瞠目睨視,尾巴不輕不重的甩在悠的後背。

「不是?」悠坐直了身,只見小妖重新閉上眼,尾巴也跟著呼吸的速度左右擺動,忽然間明白小妖的意思,盤好小腳,也跟著閉上雙眼,靜坐冥想。

燐楚站在林間仰望,琴聲變得清晰,不遠上空許多冤怨瀰漫,傾刻間捲起了漩渦,他便知道紅顏這是去了村莊吃食!

壯觀!

琴聲結束時,冤怨之氣蕩然無存,不久熟悉的氣息迎面而來,只見紅顏目光狠戾,臉色鐵青。

倆妖魔並肩而行。

「飽食一頓,為何愁眉苦臉?」

紅顏冷冷地瞥了他一眼,「臭。」

燐楚一怔,下意識的聞聞自己,沒有異味,甚至染了一身花香,「什麼?」

「凡間瘧疾,斷絕病根,活燒生人。」紅顏說著,秀眉緊皺,「那味道染了一身。」

原來是在說自己啊?燐楚恍然大悟,傾身靠近嗅了嗅,果真染了一點氣味。

紅顏扒開他的臉,生氣道:「滾!」

「那有什麼!回殿洗身不就得了!」燐處笑道。

紅顏嘖了聲,「本尊要帶點花回去!」

「整片花田給你摘回去也行!」燐楚信誓旦旦的拍胸,「放滿整座大殿,日夜都香。」

紅顏思索片刻,想像自己的殿內放滿花,確實美輪美奐,但摘下來的花存放不久,沒幾日就成一片狼籍,「算了吧。」

「女子不都喜歡這般裝飾?」

紅顏聽聞咬牙切齒:「你竟視本尊為女子?」

燐楚眼眸微瞇,認真道:「錯了,是本王見過最美的人。」

「哈!」紅顏皮肉不笑,「本尊每日要七七四十九朵,不多不少,日日更換,你能辦到?」

「當然能!」

紅顏白了他一眼,不想再跟他說話。

一回到花海,小小生靈雙手捧著花瓣雀躍地奔向紅顏,抬頭燦笑,「魔尊!魔尊!我會了!」

「嗯?」紅顏挑眉,完全忘記自己交代的課題——就如燐楚所說,就是在打發他。

只見悠閉上雙眼,收起了原本嬉鬧的模樣,再次睜眼時,掌心裡的花瓣像漩渦般飛起,然而只有一下子全落在地上。

這才短短半個時辰,就能運用靈氣屬實不錯,不過這點靈氣完全不能讓他穩住魂魄。

「有待加強。」紅顏伸手本打算拍拍他的小腦袋,忽然又收了手,「本尊要回殿沐浴,在這之前不許碰觸本尊,去收拾吧!」

回去時,悠整路垂頭喪氣,燐楚倒是讓自己的手下摘採不少鮮花送去魔尊大殿,殿中一處流水潺潺散發熱氣,天然溫泉池中放了不少鮮花。

紅顏脫下衣袍,裊裊熱氣遮蔽身形,沒入暖泉中忍不住呼出一口長氣,腦袋依靠岸邊閉目養神,此時溫泉池逐漸混濁,陣陣漣漪,血色蔓延,飄在水面上的鮮花瞬間枯萎黯然。

一抹身影出現於岸邊,悄悄的坐了下來,手指輕觸紅顏緊皺的眉心。

「這次去哪了?」輕柔的男音詢問著,「染了一身穢氣。」

「德賢至尊閒來無事,又來這兒瞧本尊沐浴?」紅顏閉著眼,無比慵懶,「凡間瘧疾,天庭不知?」

德賢至尊輕輕一笑,「你出山了。」

「是啊,來了興致。」紅顏美眸微睜,凝視德賢至尊,霧氣使得他面容不清,紅顏知道他每次都選在這時相見是故意的,只見德賢至尊手捻著訣對著溫泉呼出一口氣息,指尖輕點水面,頃刻間溫泉恢復原樣,變得清晰乾淨。

紅顏舒服哼聲,重新閉上了雙眸。

片刻寂靜,德賢至尊緩步離去,聲音輕輕迴盪於室內:「若要出山,千萬小心。」

為什麼呢?紅顏不明白,也許是因為看不清樣貌對德賢至尊毫無厭惡感,但為何總在吃食冤怨之後替他淨化一身穢氣又毫無所求?

「你究竟想要什麼?」他對著霧氣詢問著,卻只有潺潺水聲的回答。

——未完——

<任何無授權轉載,都同意台灣是國家,以及願意走法律途徑給予作者賠償,中國大陸相關責罰由非法轉發者自行承擔。>

創作回應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