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達人專欄

【耽美古風】紅顏魔尊 第二章 龍靈-2

天墨羽愁(AZI) | 2021-04-23 00:53:59 | 巴幣 6 | 人氣 131

連載中紅顏魔尊
資料夾簡介
世間各個指他問罪,近年惡鬼暴增、滅門離奇身亡、生人莫名昏迷不醒、屍鬼遊街等等等……全都扣在他頭上。 紅顏昂首望天問帝君,男子聲音輕柔:「乾本尊屁事!」

長廊光火明亮卻毫無溫度,大殿後除了那溫泉,只有一間內房,這房並不是用來睡覺的,連個床都沒有,房門在卿雲君進入室內的同時自動關上,陰冷的火焰照亮空間,無數酒罈擺放各處全都尚未拆封,卿雲君看著紅顏走了一圈,這才從中選了一罈放在中央的石桌上。

卿雲君打量周圍酒罈,桃花釀佔據了三分之二,「您還是喜好花釀酒。」

「取得方便罷了。」紅顏摸著酒罈坐上石椅,也讓卿雲君坐下,他也不打算拐彎抹角,直言問:「天庭有三位至尊、上千神官,為何天玄帝君要本尊討伐區區鬼王?」

卿雲君垂眸片刻,不知從何說起,數十年來妖魔亂世,紅顏魔尊的名聲早在凡間傳遍各處,甚至成了鄉間裡嚇孩子的小曲,就算帝君知道魔尊在山裡悠閒不做亂,可仍有不少神官認為全是魔尊的存在妖魔鬼怪才會如此放肆;再者,帝君靈氣不如以往甚至逐年衰退,不少神官就認為該盡快討伐仍在凡間遊蕩的魔神!

聽聞至此,紅顏也明白帝君時限將近,想必三位至尊與眾神也都心知肚明……

「所以怕本尊心懷不軌奪帝君之位?」紅顏嗤笑一聲,「所以天玄除了讓本尊培養那倆龍靈,順便討伐鬼王做點功德,堵那些神官的嘴?」

「反了。」卿雲君搖頭,「是討伐鬼王,讓那些神官忌憚您,那倆小傢伙才是順便,天庭早試過降伏鬼王,但都失敗了。」

「連三位至尊都無法?」紅顏秀眉緊皺,「那鬼王什麼來頭?」

「不是至尊無法,是碰不著面,只要鬼王發現至尊靈氣,隨即逃之夭夭,鬼王無名,不知從何而來,毫無定所,凡間遊蕩難以追蹤。」卿雲君解釋,「幾日前前去降伏的神官靈氣受損,幾乎都降了修為。」

紅顏聽聞忍不住一臉嫌棄,「真沒用。」

「這不是最嚴重。」卿雲君抿嘴,臉色不是很好,緩緩心緒才緩緩說道:「這鬼王不僅吃食生靈……幾位神官慘遭吞食靈氣,連同盛元武神都……」

紅顏眉頭緊皺,「元」是天相帝國每一任天皇上任字號,盛元年也是三十年前的天皇,在生前受到敬仰,不管是修靈或武都是算優秀,死後在天庭上有一神官職位,並以年號取名——簡而言之這盛元與卿雲君是同一時期成了神官,是舊識,關係極好!

想想當年紅顏與盛元還有過一面之緣,但與他無關。

不過……

「方才還說千位神官要前來收押本尊?」紅顏想起在前廳時的對話,這麼一說天庭神官該降階的都降了,哪有多餘能力來收押他?

卿雲君姍姍一笑,眼裡看不出任何虛心,「小神不過轉達帝君聖言。」

「行吧,本尊都答應了。」紅顏翻了白眼,起身時推了推手邊酒罈,「這罈藥酒拿回去給天玄帝君。」

卿雲君伸手將酒罈捧在懷裡,低頭瞧了瞧,「藥酒?」

這裡到處都是桃花釀,香甜淡酒,這種美酒不送,居然送藥酒?

「千年藥草,靈氣渾厚,肯定有助天玄帝君。」紅顏說著,邁步走向門口,房門自個兒的打開,回首發現卿雲君仍在原地不動,方才那罈酒也被他收進乾坤囊中。

「小神可否再要罈藥酒?」卿雲君說話同時,從乾坤囊裡拿出了個金制寶物,小巧精緻,像個手鐲,上面刻著咒術。

紅顏吸口氣,擺擺手,也隨便他了,「你又做了什麼東西?」

「易容鐲,您出山進村肯定得幻化模樣,但變不了外貌,這能幫您換個臉,只要帶在身上就行。」卿雲君一邊說著走到成堆酒罈前,毫不客氣地收了兩罈在乾坤囊中,便將寶物給了魔尊,留下兩小麻煩就這麼回天庭去了。

又是幾日過去,生靈仍然未醒,倆小神見魔尊不管他們三不五時往大殿外頭跑,就是鬧個雞飛狗跳,拿著這些在大殿外頭遊蕩的妖魔練練手,但持續不了多久,精疲力盡才倖然回殿修身養息。

燐楚來時手裡捧著各種花集結成一束,第一眼見到這倆小神滿臉嫌惡,這魔尊大殿為何孩子越來越多了?

然而玄陰玄陽第一次見妖王很是好奇,圍繞在他兩側直勾勾的盯著,但這是在大殿內,他們也不敢又再魔尊面前亂來,也就沒有像剛來時那般胡鬧。

「怎麼回事?」燐楚被繞得煩,臉色不好,腦門青筋直跳。

「玄陰玄陽,去後頭淨身,兩刻後回來靜坐。」紅顏板著臉,口吻嚴厲,倆小神這才停下動作,雙雙頭也不回的往殿後跑去。

燐楚將花束放在軟榻旁,很自然的坐上,身上染著花香,衣著乾淨整潔,「天庭派神官來過?」

紅顏嘆息,長話短說:「卿雲君來過,凡間鬼王肆虐,帝君派倆小龍神跟隨本尊降伏。」

「鬼王?天庭是沒神官了?」燐楚狐疑,方才瞧那倆隻修為都不高!

紅顏瞧了他一眼,不打算解釋太多,「待生靈修眠結束,本尊就出山。」

燐楚知道他並不打算與自己多說太多,自個兒拿了酒壺替彼此倒了酒,片刻的沈默,老妖王也瞞著事沒說——不過他不怕紅顏起疑心,畢竟一直以來他也不是天天往魔尊大殿跑,短則一週來一次,有時一個月也不來,賞花那天之後他回到自己的殿中,從身旁小妖們聽聞了一些事情。

凡間出現鬼王早有所耳聞,當下他也不覺得有什麼,若說帝君至高,其次就是至尊,再來就是修為不一的神官們,這些神官分成許多,民間香火旺盛自然功德越多更是助於自身修為;所以區區鬼王靈氣根本比不過這些神官,只是個在孤魂野鬼中自稱為王的小嘍囉,但當他知道這鬼王吃食生靈,培養屍鬼,那就不可能只是所想那般弱小!

對此,親自調查一番,果真在一偏僻村莊發現成群屍鬼,各個面色死白,兩眼倒掉,甚至連軀體都已經開始腐敗惡臭撲鼻,更能隱約在穢氣之間察覺一絲奇怪的靈氣,正當他打算摸進村莊時剛好撞見至尊下凡只好躲藏起來,渾厚的靈氣令他渾身上下的血液沸騰,更是壓迫得令他忘記呼吸,遠遠望去至尊身穿淺金色的神袍,眉目清秀,舉止溫文,而那杏眸中不失嚴肅。

當下成群屍鬼見到至尊宛如發瘋似的咆哮,受到威脅張牙舞抓就往至尊身上撲去,就在燐楚驚愕這些屍鬼的模樣時,至尊手指捏訣在空中筆畫,淡然的呼了口氣:「急急如律令——」

只有一瞬間渾厚靈氣衝向前方,成群屍鬼立刻倒了一半,各個在地上詭異的扭動身體掙扎,更多的屍鬼冒了出來全往至尊的方向蜂擁而去。

景象更讓人寒毛直豎,噁心至極。

此時至尊毫無慌亂,雙手向下一攤,憑空出現一把靈琴散著淡淡青絲,錚錚作響,立即彈起滅魂曲!

燐楚只得腳底抹油趕緊溜!沒能調查到什麼就算了,差點遭到波及!

紅顏發現老妖王俊朗的臉皺在一起,看起來很是懊惱也不知道在想些什麼,他沒有探究只是啜著桃花釀等到倆小神淨身回來,就讓他們在軟榻上靜心打坐。

雖然是這麼說,玄陽不時動來動去,搞得連玄陰都被他影響,伸手輕輕握住玄陽的手,倆小神兩手交握,這才讓玄陽的狀態好一些,紅顏觀察倆小神的靈氣流動,一邊與燐楚飲酒玩花。

「沒想到你還得指導神官?」燐楚玩味的道,整理著成堆花束,一朵朵分類開,同時紅顏就隨意的拿了一朵野花,在手裡把玩。

「至少得讓他倆練到能自保。」紅顏說,將花抛在玄陰盤坐的腿上,後者不為所動,滿意的點頭,又拿了一朵拋向玄陽。

反之玄陽渾身怔了一下,困惑的低頭看著腿間的一朵金黃色菊花,又抬頭看向紅顏。

「靜心!繼續!」

玄陽心裡一驚趕緊重新閉上雙眼。

「為何?」燐楚問,捧起一小束開得美豔的紅玫瑰遞給他,「好看不?」

「好看。」紅顏接過,滿意的捧在懷裡也不怕花莖上帶著刺,玫瑰清香令他心情愉快,「你可聽過什麼鬼王?」

「這幾天在殿中有所耳聞。」燐楚點頭道,「食生靈、奪凡軀、造屍鬼。」

「鬼王能練屍鬼,那他是如何從凡軀奪生靈?」紅顏話中有指,目光看向身旁的悠,輕觸生靈稚嫩的臉蛋,「凡人會因為意外、重傷而失魂,受到驚嚇魂魄盡失是不可能的。」

「盡失?」

「唯獨人魂留在凡軀。」紅顏凝視著那流動的靈氣,「他的兩魂七魄都在這兒。」

三魂七魄,三魂分成天魂、地魂、人魂,天歸天、地歸地、而人魂守死去之凡軀,七魄可指七情六慾亦可指凡軀五根臟腑;紅顏同樣擁有二魂七魄,天庭要他天魂歸天,地府則要他地魂歸地,而他的人魂守生前凡軀,得以掌控他天賦異稟的靈氣。

但百年前他不願意,任何至尊與神官都無法說服,他躲藏隱匿將近十年,天玄帝君親自下凡才下聖言不再勉強,唯一條件就是不能害人,最後他變成了魔神。

燐楚聞言這才驚覺:「他跟你一樣,所以你才幫他?」

「不,他不一樣,有歸處。」紅顏懶洋洋的依靠軟墊躺下,手指一下沒一下的摸著悠細柔的髮絲,「而本尊肉體早在百年前落入塵土。」

玄陽悄悄瞠眸,此時玄陰也察覺兄弟分心,互相對視。

「那您的七魂是如何留下來的?」玄陽不解其問。

「帝君說凡人死後七魄盡失。」玄陰歪歪頭道。

紅顏無奈的瞧著兩小神,很顯然他們根本很難靜心,才說幾句話就坐不住了。

「凡人臨死前所產生的情感成了執念,執念若無得到釋懷或者心安,就有可能成了危害的存在。」紅顏耐心的解釋著,纖細的手指指了指天,「同樣擁有七魂的神官保有在凡間的情感,以解決凡間俗世,再者本尊生前修為已過上品,自然死後能成神官。」

倆小神驚訝得瞠目,一會兒玄陽便開口:「那您是怎麼死……」

「住口!這是你們該問的嗎!」燐楚忽然怒斥,使得倆小神一怔垂頭不語。

是怎麼死的?又是為何不成神官?

紅顏並沒有多大反應,只是拍了拍燐楚,順勢坐起身子,雙掌向下一攤屢屢紅絲從掌心蔓延,逐漸化成一把靈琴,他不如方才那般慵懶,此時坐得筆挺,纖細的手指撥動琴弦,輕柔長音,靈氣渾厚。

倆小神聽見琴聲宛如催眠使心緒安定,玄陽向前挪動身子更靠近紅顏一些,目光直勾勾的看著他手中的靈琴,發現與曾經見過的不太一樣,魔尊的琴是呈現暗紅木色,上頭弦線同樣染著紅。

「德賢至尊也會樂中琴術!」玄陽說,轉頭看向玄陰,「但色澤不同。」

「嗯。」玄陰點頭,不像玄陽性致高昂,雖然好奇,但更多的是戒備。

「你倆雖靈氣十足,玩心重心難靜,不懂掌控,肆意外洩,沒一會兒就精疲力盡。」紅顏輕輕的彈奏幾個音節,這話讓倆小神為之一愣,「別以為本尊丟著你倆在外頭玩鬧就什麼都不知。」

「你還真要教他們啊?」燐楚無奈搖頭,「你這是養虎為患!」

「這是以備後患,免得成了鬼王食物,楚王可知鬼王還會吞食神官靈氣?」紅顏不疾不徐,手指隨著緩慢節奏彈了一小節,悠美的琴聲使心靈平靜,玄陽不知不覺跪坐筆直,目光跟著紅顏的手指移動。

「難道他想成邪神?」

紅顏只是與他對視一眼,意指怕是如此,邪神跟魔尊一樣都是屬於不受天庭地府所管,眼前龍靈如此稀有,靈氣渾厚純正,若是不盡快讓這倆小神有自保能力,恐怕只會成了鬼王吃食的目標。

天玄帝君恐怕也是因為如此才將他倆派來,就目前為止鬼王還不敢來挑戰魔尊。

「你倆面對面坐正,調息靈氣,透過雙手互相調和。」紅顏說著,看著倆小神聽話的照做,但忍不住心中嘆息,他美好的悠閒時光啊……

——未完——


<任何無授權轉載,都同意台灣是國家,以及願意走法律途徑給予作者賠償,中國大陸相關責罰由非法轉發者自行承擔。>

我,忘記更新了XDDDDD

創作回應

更多創作